刚刚更新: 〔女主林辛言男主宗〕〔云安安霍司擎免费〕〔校草怎么还不和我〕〔儿子是重生的反派〕〔穿越七零做知青〕〔别动我的剧本!〕〔我错绑了男主的万〕〔神探班纳特[综名著〕〔小龙女游记[综神话〕〔唐诗薄夜〕〔红楼之黛玉后妈不〕〔男主今天也没渣[快〕〔闲观儿媳们争奇斗〕〔他从地狱里来〕〔公爵小姐的幸福生〕〔帝国败家子〕〔九洲劫〕〔末世纪元流浪者〕〔文学世界探险记〕〔以此星之名拯救诸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第249章 会试结束(一更)
    春闱整整需要九日,顾明卿只能等在外面,不断在心里祈求着唐瑾睿能考出一个好成绩。

    再说唐瑾睿进了考场后,他的运气还算是不错,没有被分到臭号,还分到了一个比较不错的位置,离臭号比较远。但是考棚还是显得有些陈旧。

    唐瑾睿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考棚,心里想着,他可得在这里面待上整整九日啊。

    当拿到试卷的那一刻,唐瑾睿凝起心神,开始认真答题,这卷子关系到他未来的前程,让他不能不慎重对待。

    燕锦在皇宫里,忽然想起如今是会试的日子,心里默道,唐瑾睿还参加了这一次的春闱,希望他能考一个好成绩吧。

    要说燕锦这几年对唐瑾睿倒是愈发的满意。唐瑾睿时不时地就能给他一些惊喜,给他增添一点助力。一次两次的可以说是巧合,但是次数多了,燕锦也不能不多想。

    燕锦在心里捉摸着,是不是唐瑾睿真的是他的福星呢?

    一产生这个想法,燕锦就想笑了,他什么时候也开始信起这些了。

    无论如何,会试开始了,转眼又结束了。

    等到会试结束的那天,顾明卿就在考棚外等着唐瑾睿。

    考棚的大门开启时,一下子涌出许多的考生,但是顾明卿就是能在第一时间在那么多人里找到他。

    在顾明卿看过去时,唐瑾睿也很快心有感应,察觉到顾明卿的所在。

    唐瑾睿在人群中挤了一番,很快来到顾明卿身边。

    顾明卿跟唐瑾睿上了马车,回到院子后,热水是早就准备好了,唐瑾睿先去沐浴。

    沐浴完,顾明卿又端出了早就准备的燕窝粥和松软的糕点,在考棚里肯定都没吃好,先吃些易消化的东西,这对唐瑾睿有好处。

    唐瑾睿吃得津津有味,在考棚里只能吃干巴巴的干粮,味道真心不好。

    还有连着九天都没能洗澡,唐瑾睿只觉得浑身都像是捂出了一股酸味。幸好,现在天气冷,总归还是能忍一忍的。

    吃饱喝足后,唐瑾睿开始说起他会试的情况,“我运气很不错,我没被分到臭号,离臭号还很远。”

    顾明卿挑挑眉,唐瑾睿的运气是挺好的,乡试没被分到臭号。现在会试仍然没有被分到臭号。

    “有一个在臭号的考生就倒霉了,忍了三天,然后臭得受不了,就被抬了出来。那时候我看到被抬出来的考生,心里还真是有些戚戚然。”

    会试三年一次啊!若不开恩科,你可就得等三年。

    这还不是因为才学原因考不中,完全就是被臭号熏的,这运气——

    不过科举有时候很大一部分也是要靠运气的,你运气不好,也真是叫人无话可说了。

    “试题难吗?相公你做着都有把握吗?”

    唐瑾睿笑道,“娘子,我考完乡试,你可没问过我这个啊。”

    顾明卿潋滟的水眸划过浅浅的笑意,“我是看相公你面无异色,我猜你这次考得应该还可以,所以才问的。相公你要是不想回答,那也没事。”

    “题目比较难。”

    顾明卿挑挑眉,不说话。

    “不过我做那些题目还是挺有把握的。我有信心,我考得不会差。”

    “考完了,现在对相公你来说,最要紧的就是好好休息。既然会试有把握,那就好好准备殿试吧。”

    唐瑾睿也是如此想的,他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成绩如何,得看批卷子的考官了。

    在会考完的第二天,苏劲松就急匆匆地来找唐瑾睿,“唐兄,你还记得自己回答的内容吧。赶紧的,把你的试卷写一份。”

    苏劲松说着,把手里的会试试卷递给唐瑾睿。

    会试都完了,这考题当然不需要保密了,现在就是满大街传都没事。

    当然,要是会试前传出来,那就是大事了。

    科举舞弊,每一次都是要死一大片人。

    唐瑾睿看着面前的卷子,眨了眨眼睛,“苏兄,你这是做什么?”

    “唐兄,你赶紧把你的答案写下来,然后我带回去给我祖父看看啊。我昨儿个晚上就把我的答案默下来给我祖父看过了。我祖父说了,答得还不错,如果主考官满意的话,名次可能比较往前,或者中途出什么意外,名次会比较落后。但是我这次高中是没问题了。”

    苏劲松高兴啊,十年寒窗苦读,其实何止是十年,早就超过十年了,最期待的不就是金榜题名吗?

    唐瑾睿心下感动,说真的,苏劲松除了利用过他那么一次,其他时候,苏劲松对他真的是很好,可以说是真心相待,“苏兄,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太劳烦苏阁老了。我——”

    “劳烦什么劳烦,我祖父每天要看的东西不少,多看唐兄你的一份试卷,不算什么。唐兄你就写吧。或者唐兄你考累了,要不你念,我帮你写。”

    唐瑾睿自然是拒绝的,哪里能让苏劲松帮他写。

    唐瑾睿见苏劲松坚持,于是也不多说什么,才考完,唐瑾睿对自己写过什么,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只是默写,不用思考,唐瑾睿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就把试卷都写完了。

    苏劲松当即就要拿着试卷回去,唐瑾睿却道,“苏兄,还是留下来喝一杯薄酒吧,不必如此着急。”

    唐瑾睿开口了,苏劲松也就顺势留了下来,顾明卿早就料到唐瑾睿会留人,因此吩咐巧巧准备了下酒菜。

    苏劲松一直留到入夜,才离开。

    苏阁老也才从内阁回来。

    听到苏劲松来找他,苏阁老挑挑眉,吩咐人让苏劲松进来。

    在得知苏劲松的来意后,苏阁老有些无语,他对唐瑾睿可真是上心。

    苏阁老也不多说什么,接过了苏劲松手中的卷子看起来。

    原本是含着一丝的不以为意,但是在看到唐瑾睿的卷子后,苏阁老的神色逐渐变得凝重。

    苏劲松心里一凛,“祖父,是不是唐兄的卷子有什么不妥?”

    苏阁老摇头,“没有。只是唐瑾睿出乎了我的意料。虽然一些想法还是比较稚嫩,甚至可以说幼稚。但是以他的年纪,能想到这些,的确算是很不错了,比你强。”

    苏劲松听苏阁老说唐瑾睿比他强,他是一点也不难过,“唐兄本就出色。唐兄在乡试时就超过我,在会试时再超过我,这也不奇怪。”

    “你倒是能看得开。”有多人就是输在看不开,嫉妒上。

    苏劲松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祖父,那唐兄这次会试能不能——”

    “能,而且名次绝对不会低。孙德仲那人,我很清楚,最是古板严谨的一个,这次他出的会试题目就跟他的人人一样,严谨古板。所以这样的试题,你想答得很出彩,比较难。但是想答得很糟糕,也有些问题。

    这时候就能看出你的水准功底了。一般而言,能被看好的,成绩就不会差。”

    苏劲松这才放心了,打算明天就去找唐瑾睿说这个好消息,相信唐瑾睿一定会很高兴的。

    苏劲松第二日就去找了唐瑾睿,跟他说了苏阁老的评价。

    唐瑾睿虽说原本就对自己挺有信心,可是在听到苏阁老的评价后,他最后剩下的那一点不安的情绪也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

    “真是太麻烦苏阁老了。”

    “不麻烦。唐兄你就是太客气了。”苏劲松说着,又兴致勃勃道,“唐兄,我祖父说你比我强。要是换一个人,我心里指不定不服气,可是对唐兄你,我心里服气的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在见到唐兄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觉得唐兄你是个好的,将来一定会很有出息的。”

    唐瑾睿失笑,“苏兄,我觉得你是因为我给你提了醒,所以才处处看我好吧。其实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好的。”

    苏劲松不服气了,“唐兄。你别笑。我是跟你说心里话。我感觉我这次的预准肯定准的。”

    唐瑾睿憋住了笑,但是脸上还是露了几分笑意,“苏兄,冒昧问一句,你做过几次预准,然后又准过几次?”

    苏劲松的表情顿时尴尬起来。

    唐瑾睿也知道见好就收,说起其他话题,“苏兄家里,最近如何?”

    说起家里的事,苏劲松脸上的笑意散了几分,“我家?我家还能如何,就那样呗。我祖父看重我,家里其他人就是想对我做什么,也只能憋着!要是被我祖父知道他们敢对我动手,有的他们好看!

    我那继母最近的日子可不好过,她贪了我娘的嫁妆全都拿了出来,她出生不显,嫁妆不丰厚,之前靠着我娘的嫁妆,日子过得滋润,如今就捉襟见肘起来。不过我一点也不担心她没钱花,我娘的嫁妆没了,苏家公中可是有钱的,还有我父亲的俸禄也全都在她的手里。不过我父亲的俸禄就没多少。”

    苏劲松说着,又感慨了一句,“世上的继母都是坏心肠,她们迟早都会有报应!”

    唐瑾睿却道,“苏兄,我知道你运气不好,摊上了一个恶毒的继母。可并非世间所有的继母都是坏的,你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

    “也是我一时激动了,说错了话。还请唐兄见谅。世间的确是有好的继母,只是坏的那个让我摊上了而已。说白了,也就是我的命不好。”

    “苏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苏兄小时的确是受了不少挫折磨难,但是如今熬过去了。我相信等待苏兄的定然是一片光明前程。”

    苏劲松看着唐瑾睿一脸诚恳的表情,心里一动,笑道,“我还不如唐兄能看得清楚明白。”

    转眼间,会试的成绩出来,唐瑾睿金榜题名,得了第三。苏劲松只得了个第二十名。

    苏劲松对他的名次感到十分满意,也真心为唐瑾睿考中第三而高兴。

    冷梦凝这里也关注着会试成绩,得知唐瑾睿高中,第二日就给顾明卿下了帖子。

    顾明卿欣然赴约。

    “明卿,你马上就是进士娘子了,我先在这里给你道喜了。”屋内的下人早就打发下去了,所以冷梦凝说着就要起身给顾明卿行礼。

    顾明卿当然不会让冷梦凝给她行礼了,笑着虚扶冷梦凝,两人携手坐到炕上。

    冷梦凝这才真心实意地给顾明卿道喜,“明卿,你可算是熬出来了。等到你相公给你挣个诰命夫人回来,你也不算低嫁了。当初你就是嫁到高门大户,但是也难嫁给嫡长子。那嫡次子未必是个上进肯读书的,等分了家,以后日子会怎么样,那还不一定呢。”

    顾明卿一愣,她知道冷梦凝这是在为她抱屈呢。

    “你以为我还一直惦记着嫁到高门大户?我以前就没想过,现在更不会。现在的日子很好,我也很满足。人啊,贵在知足。”

    冷梦凝见顾明卿是真的不在意,这才换了个话题,“希望你家相公能得个状元,到时候你就是状元娘子了,可威风了!”

    “能不能考中状元,还要看皇上。我相公能在会试上考中第三,这个成绩,我已经喜出望外,很高兴了。多得我就不敢想了。会试考中第三,再差也不会得个同进士。只要不是同进士,别的我也就不在意了。”

    冷梦凝笑道,“你可真是宽心。要是换个人,肯定没有你这样能看得开。不过这也就是你的性子。”

    顾明卿想起一件事,“梦凝,我跟你打听一件事。”

    冷梦凝道,“你说啊。”

    “我前些日子不是去了承恩寺,给我相公上香祈愿吗?我听说承恩寺的竹林很不错,我就去了——”

    “你说你去了承恩寺的竹林?”冷梦凝一脸惊悚地看向顾明卿。

    顾明卿点头。

    “你不知道那儿是鬼林啊?到了冬天,压根儿就没人敢去的。你的胆子倒是大。你没在那里看到什么吧?没染上什么——”

    顾明卿没好气地打断冷梦凝的话,“你看看我像是有什么的样子吗?况且那竹林冬日有鬼的消息,十有八九是假的。你想想怎么就冬日有鬼,其他季节就没鬼?难道这鬼还要看季节才出来?那里一点事情也没有。

    不过我去的时候有个老夫人在泡茶。那老夫人泡的还是武夷山的大红袍。”

    “那老夫人人是谁啊?武夷山的大红袍,就只有祖父得了一点点,真的是一点点,也就我祖父能喝。”

    顾明卿道,“不知道。那老夫人不曾说她是谁。我就是好奇那老夫人的身份。不过我猜那老夫人应该是将门出生,她说她曾经在边关杀过大凉人。而且她手上有武夷山的大红袍,我相信她的身份肯定十分高贵。”

    “皇上手里是有武夷山的大红袍,也赏赐给了臣下。但是有好几家得了赏赐,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顾明卿也就是那么一问,听冷梦凝说不知道,她也就不多问了,“你也别皱眉想了。我也就是有些好奇罢了。那老夫人说以后还会见面的。到时候我就能知道那位老夫人的身份了。想来那位老夫人的身份绝对不低,看她的谈吐举止,身上隐隐散发的威势,还有她拿出的武夷山大红袍。这些无一不表明她身份贵重啊。”

    冷梦凝上下打量着顾明卿,直把顾明卿看得奇怪,好笑道,“梦凝,我说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看你有福气啊。明卿,我真心觉得你挺有福气的。你说说不就是去承恩寺上个香,你就能遇到一个身份不凡的老夫人。我听你的意思,那老夫人还挺喜欢你的。可见你是个有福气的。”

    顾明卿噗嗤一笑,“既然觉得我有福气,那你是不是要离我近点,多沾点我的福气啊?”

    顾明卿的话完全就是打趣了。

    冷梦凝还真的一本正经地伸手去摸顾明卿,就是应了顾明卿的话,沾福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