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里调婚〕〔陆地键仙〕〔道长去哪了〕〔剑道第一仙〕〔剑剑超神〕〔穿为回城知青女配〕〔祖宗饶命〕〔清穿之娇艳媚人〕〔我家店里什么都有〕〔重生梦联网〕〔我,上门女婿〕〔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乡间轻曲〕〔摊牌了我真的是菜〕〔木叶养猫人〕〔废土追凶者〕〔万古最强丹祖〕〔长生有术〕〔青龙鉴〕〔乱世栋梁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第297章 对燕锦的满意(一更)
    莫老太爷不知道的是孝康帝对皇太孙的所作所为不是没有触动,只是他始终是下不了决心,真的废了皇太孙。

    莫老太爷离开不久,孝康帝就派人去宣皇太孙。

    孝康帝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穿着明黄色锦袍,腰束白玉带的皇太孙,这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啊!从那么小的一个婴儿长到那么大,如今他也当父亲了。

    皇太孙有些摸不准孝康帝的想法,于是低着头,默默不语。

    孝康帝盯着皇太孙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收回视线,“最近在忙什么?”

    “启禀皇祖父,孙儿最近在忙皇祖父交代下来的差事,其余时间都在陪着锋儿和芷澜。”

    燕建锋是蒋芷珊给皇太孙生的嫡长子,而燕芷澜则是顾明月为孝康帝生的长女。现在皇太孙有一子两女,但他最疼爱的还是燕建锋和燕芷澜两个。

    听到曾长孙和曾长孙女,孝康帝的眼里划过一丝柔情。

    孝康帝对燕建锋也是喜爱的,时不时都让人抱过来,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

    人老了,就越心软,对孩子更是如此。

    孝康帝原本对皇太孙真的是失望至极,可是听到皇太孙提起燕建锋和燕芷澜两人,他的心又有些软了。

    “朕听说楚家那嫁进莫家的丫头最近病得很严重啊。”

    皇太孙心里一凛,他当然知道孝康帝说的是谁,楚家嫁进莫家的人除了楚菁外,还有第二个人吗?不!没有了!

    皇太孙本就因为楚菁的身体在一日日好转而感到烦闷,更担心康氏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这几日,皇太孙在东宫就一直在发火,谁能想到孝康帝这时候会提起楚菁。

    皇太孙忍不住想,孝康帝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特意提起楚菁?还是孝康帝全都知道了,知道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他差点害得楚菁丧命?

    一时间,皇太孙的心里闪过许许多多的想法,但他脸上丝毫不露,“孙儿也听说了这件事。好在那位莫三夫人的身体据说已经恢复了,没什么大碍了。这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孝康帝感慨道,“是啊,楚家那丫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说来楚家也就只剩下她和楚浩然两个了。朕虽给了楚家爵位,但这都两年多了,楚浩然也不知道在哪儿,甚至连楚浩然现在是生是死也没人知道。好在楚家那丫头还在。楚家总算还有人。”

    皇太孙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深,这无缘无故地反复提起楚家人做什么?皇太孙不相信孝康帝仅仅只是有感而发。尤其是在他刚吩咐人对楚菁下手后的敏感时刻,皇太孙心里觉得愈发不对。

    “皇祖父说的很是。楚家忠心报国,当初在边关,孙儿的确是有些辜负楚家人。现在楚家只有那位莫夫人在。孙儿也希望那莫夫人能一直好好的。这样也能稍微弥补一下孙儿的愧疚之情了。”

    孝康帝紧紧盯着皇太孙,似乎是想看到皇太孙的心里去,“你真的是如此想的?”

    皇太孙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惊呼道,“皇祖父,孙儿在您面前哪里敢有任何隐瞒。孙儿向来是实话实说。”

    陈忠低垂着眉眼,不禁觉得好笑,皇太孙还真是好意思说,还实话实说呢!

    孝康帝的心沉了沉,“你是皇太孙,虽说只有皇帝才有金口玉言的资格,但你作为储君,其实你的话的分量也不小。既然你都说了楚家那丫头以后会好好的,朕也相信那丫头会好好的。”

    这话敲打的意味太明显了,皇太孙不禁愈发紧张起来,总觉得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孝康帝却显然没了再继续开口的心思,在皇太孙心烦意乱时,挥挥手,让皇太孙退下,“你下去吧。陈忠,朕那儿不是有新上贡的极品血燕,拿一点给皇太孙带回去。”

    陈忠很快去拿了血燕交给皇太孙。

    皇太孙吩咐身边的下人接过血燕,然后低声问道,“陈公公,皇祖父是怎么了?孤怎么觉得皇祖父今日的每句话似乎都别有深意?”

    皇太孙说着,从身上取了一枚玉佩递到陈忠的手里,陈忠也不看皇太孙都给了什么好东西,一拿到手就放进宽大的袖袍里,压低了声音,“殿下,皇上得知莫家那位夫人身体出了问题,前段时间不还传那位莫夫人即将命不久矣吗?

    皇上听了那消息后,还伤感了许久。皇上心里怕是挺惦记着莫家那位夫人的,毕竟她是楚家的女儿不是。皇上也就是心里烦了一点,所以想找人说说话。皇太孙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孙儿。皇上心里有什么烦心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您,所以就跟您说了。”

    皇太孙眯着眼睛,试探道,“只是这样?”难道不是知道是他对楚菁下手了?

    陈忠一脸奇怪的表情,“殿下这话说的可真是太有意思了,老奴怎么就听不懂了?不是这样,还能是哪样?老奴一直跟在皇上身边,别的不敢说,但是这些小事,老奴还是能看得清的。”

    皇太孙死死盯着陈忠,他却面不改色,任由皇太孙打量。

    过了片刻,皇太孙才慢悠悠收回视线,笑道,“皇祖父一直由陈公公伺候,怕是一刻都离不得陈公公。陈公公赶紧回去吧。”

    陈忠打了个千儿,就回去伺候孝康帝了。

    等陈忠回来后,孝康帝问道,“没多说什么吧。”

    陈忠立即回答,“皇上放心,老奴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孝康帝又问,“他给你什么好东西了?”

    陈忠立即把皇太孙方才送的东西拿出来,说实话,他刚才就没看,不过从形状来看,应该是一枚玉环吧。

    陈忠拿出来后,果然是一枚玉色极好的碧绿玉环,价值绝对是低不了。

    孝康帝看了一眼,笑道,“这东西果然不错,他既然给你了,你就自己拿着吧。”

    “老奴谢皇上赏赐。”

    孝康帝不再看陈忠,而是近乎自言自语,“一个人怎么能变得那么快?小时候明明是那样的可爱聪慧,人也伶俐,朕对他寄予了多大的希望啊。朕一直以为,他会跟他父王一样,会是大晋最出色的继承人。但是现在——”

    每当孝康帝说这样的话,陈忠就只静静听着,他是绝对不会傻乎乎地开口发表什么意见。别听孝康帝对皇太孙仿佛有多么多么失望,那失望之情几乎都溢于言表了。可是自己的孩子,只有自己能说,要是别人说了,孝康帝的心里肯定会不痛快。

    陈忠才不会傻乎乎地冒头呢!那是傻子才会干的事情!

    “你说朕该不该废了皇太孙?”

    陈忠对此,绝对是不会发表任何意见,“皇上是一国之君,皇上自会做决断。”

    孝康帝笑了笑,“你就是个老滑头,从小就是。算了,问你做什么,你说该,朕不一定废,心里指不定还怪上你。你要是说不该,朕又会疑心你被皇太孙收买了,无论怎么回答,你都不对。”

    “老奴只是个奴才,别的不懂,只懂伺候皇上。只是——”

    “只是什么?你伴在朕身边也几十年了,有什么话就说。”

    陈忠动了动嘴巴,老眼里浮现了晶莹的泪光,“只是老奴想说一句,老奴心疼皇上您啊!老奴就是一阉人,不懂什么所谓的国家大事,但是老奴一直伺候皇上,所以知道皇上您好不好。

    自从两年多前,皇上您就时不时吃不好,睡不好,偶尔半夜都会醒来叹气。也就是最近有了莹嫔娘娘,您听着莹嫔娘娘的歌声,这才睡了几个好觉。老奴看着圣上您这样,真的是心痛啊!”

    孝康帝抬手拍了拍陈忠的肩膀,“你的心意,朕都明白,你是个好的。连你都知道心疼朕,可皇太孙呢?当年边关大败,朝臣提议废他。朕为了他压下了多少奏章,甚至将那些极力要求废皇太孙的臣子都贬谪了。朕都为他做了多少。可他呢?”

    孝康帝说着,声音都不禁哽咽起来,“他若是能长进一点,朕也不会如此伤心了。朕就不懂了,那么多的国家大事,他不去理会,眼睛居然盯着一介后宅妇人!他到底是想做什么!有时候朕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一直保着这样的皇太孙,等他登基,是不是真的会葬送了大晋的江山社稷!”

    这话陈忠就不敢接了,只能闷闷低着头,由着孝康帝自己说。

    可能是发泄了一通,孝康帝的心情好了不少,“去把瑞郡王喊过来。”

    陈忠当即派小太监去宣燕锦。

    没多久,燕锦就到了。

    燕锦来后,孝康帝也不说话,只是盯着燕锦,这个孙儿不是从小在他的膝下长大的,但他不否认,除了皇太孙外,他最欣赏的就是燕锦。

    燕锦突然被孝康帝喊过来,又被孝康帝用着这样古怪的眼神打量,只觉得有些怪怪的,但他也不敢多说什么,任由孝康帝打量着。

    好一会儿,孝康帝才挥手招陈忠,后者附耳过去,孝康帝在他耳边小声吩咐了一番。

    很快,陈忠就取了一堆写满了字的纸,燕锦不知那是什么,只是静静等着孝康帝吩咐。

    “看看这文章。”

    孝康帝一声吩咐,陈忠很快拿了孝康帝说的文章递给燕锦。

    燕锦接过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唐瑾睿”三个字,再大体浏览了一下整篇文章,不禁好奇道,“这应该是殿试的试卷吧。唐瑾睿考中了探花,不过孙儿怎么记得唐瑾睿的试卷好像据说是被不小心烧了。”

    “记忆不错。不过这卷子没有被烧,好好在朕手里。先别问这些,把这篇文章看了再说。”

    燕锦敛起心神,飞快看起唐瑾睿写的文章。

    燕锦越看,眼睛越亮,他对唐瑾睿所写的内容感到十分满意。

    燕锦眼中的满意没有逃过孝康帝的眼睛,在燕锦看完后,他才问道,“看你的样子,你很欣赏这篇文章了。”

    燕锦收起试卷后回答,“启禀皇祖父,孙儿的确是很欣赏唐探花的文章。可能唐探花的文章写得不是多么的花团锦簇,文藻华丽,但是他所想表达的内容,孙儿是赞成的。对大凉这样狼子野心的敌人,咱们就只能打!”

    孝康帝没赞同,也没反驳,只是问道,“你就那么想打?锦儿,你似乎很喜欢打仗啊。”

    燕锦坦然回视孝康帝,一字一句道,“启禀皇祖父,孙儿并不喜欢打仗。”

    孝康帝好奇道,“不喜欢?你的样子可不像是不喜欢。”

    “孙儿的确不喜欢打仗。因为一打仗,劳民伤财是少不了的。”

    “那你为何支持打大凉。”

    燕锦回道,“那是因为不喜欢打是一回事,但是大凉必须打!大凉狼子野心,一直觊觎着大晋地大物博,他们就是最凶狠的野狼,而大晋在他们眼中就是最大最美味的肉,他们恨不得从大晋的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不,不止是咬下一块肉,他们恨不得将大晋这块肉全都吃掉!

    面对这样的敌人,如果不能将他们彻底打趴下,大晋危矣!孙儿最赞成唐探花在试卷上所写的一句,朝臣赞成以和为贵,不断给大凉金钱粮食,这无异于是养虎为患,万不可取!孙儿也是这样的想法。”

    孝康帝淡淡说了一句,“唐瑾睿感写,你倒是也敢说。”

    “锦儿,你有把握将大凉打趴下吗?”

    燕锦铿锵有力地回答,眼底折射出属于他的野心和蓬勃朝气,“孙儿有把握!要想将大凉彻底灭掉,那难度极大,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大凉人生活在茫茫草原上,逐水草而居,形成一个又一个部落。那么大的草原,咱们根本不可能将草原上所有的部落全部消灭。

    所以大凉只要留下一点火种,他们就会再次逐渐成长。这一点,咱们暂时没法子改变。虽然是暂时,但孙儿相信,终有一日,咱们一定能想到法子,彻底消灭大凉这个隐患。不过现在说这些似乎是有些早了,现在需要做的就时彻底将大凉打趴。

    两年多前,边关大败,十万大军几乎全都葬送在边关。大凉人长驱直入,几乎直入大晋腹地。大凉人尝到了甜头。尝到了甜头的狼,他们是不可能变回想吃草的羊,他们只会更加蠢蠢谷欠动,想要再次从大晋获得好处。为了不被欺负,为了让百姓不受大凉人的践踏,就必须将大凉人打趴,打到他们害怕!”

    孝康帝静静看着慷慨激昂的燕锦,这时的燕锦仿佛一团炽热的火焰,几乎要冲入云霄。看着这样的燕锦,孝康帝似乎也被他感染了,甚至就是心如死灰的人,被这样的“火”点燃,可能也会死灰复燃。

    年轻可真是好啊!年轻才能有这样的活力,这样的理想,这样的冲劲。

    曾几何时,孝康帝也是这样的,只是年纪大了,他的那些所谓的理想,活力还有野心,就渐渐趋于平淡,他甚至变得有些贪图安稳。

    比如在皇太孙废立这点上,孝康帝不就是如此吗?

    孝康帝深吸一口气,将心头繁乱的情绪压下。

    燕锦说完后,才有些惴惴不安,“孙儿言辞无状,还请皇祖父恕罪。”

    孝康帝摆摆手,“没有,你说的很好,朕没有觉得你哪儿说错了。”

    燕锦心里一动,他忍不住多想了一点,孝康帝的意思是不是代表着他的主战也是打大凉。

    燕锦觉得这很有可能!就凭孝康帝一直留着唐瑾睿的试卷,甚至还对外宣称不小心被火烧了,由此就可见一斑。

    就在燕锦想法纷乱时,孝康帝起身来到燕锦身边,抬手拍了拍燕锦的肩膀,语气里含着欣慰还有淡淡的鼓励,“有这样的想法很好,但是有想法还不够,还得去做。锦儿,你还年轻,你能做的事情很多。但是朕老了,有些事情,朕做不到,或者是下不了决心,但是你们年轻人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