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灵变〕〔安晴传说〕〔史上最强人王〕〔我真的很强啊〕〔氪金女仙〕〔仙武医生〕〔万古神婿〕〔无敌从神级掠夺开〕〔我又被诸天大佬穿〕〔斗圣逆武〕〔虚空神域〕〔最后一代邪帝〕〔大炼器师〕〔我真不是反派大佬〕〔猎魔法师〕〔异界小卖铺〕〔狼啸游龙〕〔艾贝尔的黎明〕〔血魔龙神〕〔穿成魔王大人手中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逆流二零零二 第四章 三零四
    这是陈飞感到难办的地方,便是老妈已经在六神无主之下乖乖认了责任,赔偿的两万块也已经给了刘家,就连医院的钱,在问过医生、知道花费大概在一万七左右时,也已经一次性把钱交给医院。

    这意味着他要是想翻案,先莫说想让老不死的自己承认极难,几乎不可能,就说就算其承认,但想这等人把已经吞下去的钱再吐出来……官司也绝对有得打了。

    是真有得打,因为即便是法官,碰到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家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所能做的,只能是目前尽人事听天命外加出气,将来慢慢玩。

    “你给我闭嘴!”他陡然冷冰冰地向刘老妇喝了一句。

    紧接着立刻变了张脸,笑眯眯地向着王老头继续道:“王爷爷啊,我只问您一句,昨天咱们在谈论善报恶报的时候,是谁不敢听下去、打断咱们的呢?您觉得这说明了什么?”

    王老头愣住了。

    陈飞接着又道:“还有尊老爱老,这确实是应该的,但却不是绝对的。因为人渣在变老后并不意味着其不再是人渣,首先她仍是人渣,其次是人,最后才是老人,这个主次顺序不能搞混了,因为这决定了别人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她。

    一个倚老卖老、注定要扒皮抽筋下油锅的人渣,凭什么得到别人的尊和爱?

    我举个例子,就一个,我一说您就明白了。

    您看啊,您住院了,您的儿女,换着班的没日没夜伺候您。但她呢,住了几天院了,除了最开始入院,之后莫说伺候,您可曾见过她的儿女来探望过哪怕一次?

    儿女是父母的镜子,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儿女,能教出这样薄情寡义的儿女,还看不出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番话再次让王老头愣了一会,之后虽然没有说话,但看着刘老妇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满满的唾弃与鄙视。

    这也让刘老妇有苦说不出,因为陈飞从始至终,半个字都没扯讹或撞,但却让她比扯到更难受。

    说得都是人家看到的实情,撒泼都找不到借口。

    到最后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你妈答应过的,调解协议里也写明了,你要把我伺候到出院。你现在要敢不认,我就打电话喊我儿子女婿过来跟你慢慢算账。”

    陈飞大口把剩下的粥和馒头都吃完,然后拍了拍手。

    “行啊,你去喊,我等着。现在不奉陪了,我得出去办事。至于你的早饭……我可没说不给你吃,不过医院里的早饭太差,不配你吃,要吃也只能吃我从外面买回来的。”

    他特意把“从外面买回来”这几个字咬得极重。

    想吃我的早饭?

    嘿嘿,慢慢等着吧。

    ……

    出了医院,太阳已经升了起来,他先找到一家离医院最近的彩票店,仔细看了一会,然后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那一世有没有不知道,但现在这里确实有,可以买单场竞猜,这省去了买外盘的麻烦。

    看了赔率后,他算了一会。

    今晚举行的三四名比赛的赔率是,棒子胜2.25,哈士其胜2.88,偏向于棒子一点。

    2.88,还算不错。

    不过明晚决赛的赔率有点惨,虽然日耳曼人4.33,但问题是赢不了啊,冠军桑巴的赔率才1.8。

    即便他把全部身家都压上去,最后也才7273块钱。也就是说,至少还需要六千块本金,才能把自己砸出来的窟窿填补上。

    想了想后,他决定先压一千,毕竟这一天保不准有要用钱的地方。

    此时足彩店里已经有不少人,大概有十几个,大都是在谈论之前以及今晚的比赛,真下手买的并不多,而且也只是以几块十几块为主,最多一个才买了五十块。

    对于这些人来说,买球更多是休闲,而且以这时的条件,这等小县城里,也不会有多少人有一掷千金去赌球的经济实力。

    至于那些谈论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以看好棒子为主,比赔率所显示的倾向更大。

    看着他放在桌子上的一千块,卖彩票的大姐看了他好几眼,眼神很是怪异。

    “你确定要买土耳其赢?”

    “对。”

    “你确定要买一千?”

    “对。”

    大姐再次抬头看了他一眼,鼻子还嗅了嗅,眼神有点疑惑。

    “好。”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陈飞的身上,毕竟这是一个脸上还带着些许稚气、看衣着很是寒酸的小青年。

    正常的人家应该没有拿不出一千块的,但拿得出不代表会拿来赌球,而且还是一个这样的人……

    陈飞笑了笑,在众人的目光中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彩票店,不过并没有回医院,而是凭借着记忆,在县城的街头走了起来。

    这时候没有那么多的轿车,满大街都是摩托车电动车,还有很多拉客的脚踏三轮车。

    “来来,小伙子,去哪里啊,要不要送一送啊?”

    很熟悉很温馨很亲切的景象,很多年未经历过了。

    自然是不要送的,又不是没有腿,哪有这闲钱去坐车?

    ……

    他曾在县城里工作过,时间便在把那老不死的给伺候到出院之后,那时家里的事也终于了了。然后母子二人一合计,觉着一没家境二没学历三没手艺的,这将来怕是老婆都讨不到。于是妈妈托了一个亲戚给他找了一份工作。

    就在县城里的一家门面,学得是电焊手艺,早七点到晚八点,中午休息一小时,每天十二小时工作时间,没有周末和节假日,没有工资,包吃包住,每个月给一百五十块生活费。

    就这样,他学了一年,之后才出了远门,然后命运轨迹才改变。

    当年那个苦啊……

    如今对他来说,这份工作经历对他没有任何帮助,但在这工作期间发生的一件事却对现在的他极有帮助。

    就在他才去没几天,就在他学手艺的门面的楼上,发生了一件当时轰动整个县城的命案。

    原来楼上住着一个被包养的小三和其生的孩子,不知怎地被原配查到了,于是找上门。接下来便是一番惊天动地的争吵和斗殴。

    最终的结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据警方的通报,是情绪激动的原配失手把护母的孩子打死了,然后小三也死了,再然后赶过来的男人红了眼,活生生把原配掐死,最后男人自杀。

    四条命。

    这个男人在县城里名气很大,本来是一个木匠,娶了一个虽然娘家条件挺好、但性格很彪悍的娘们,一直是气管炎。

    在娘家的帮助下,木匠创办了一家生意很好的家具厂。许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又许是在妻子身上感受不到女人的温婉,家庭实在是不幸福的,便包起了小三。

    可惜最后一同命赴黄泉,令人唏嘘无比。

    记得那生意很好的家具厂在夫妻二人离世后又撑了两年,之后因经营不善倒闭破产。

    那间小三租的房子也成了凶房,一直到陈飞离开都未能租出去,之后他就不知道了。

    他记得那间房子,曾跟着看热闹的人上楼去看过,不过未能看到里面的样子,警察封了起来。

    三零四。

    第二单元,三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