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末路〕〔无上丹尊〕〔邪性老公太霸道〕〔女王大人饶命啊〕〔星宿天神〕〔恶魔就在身边〕〔战锤神座〕〔我成就了无敌至尊〕〔灵毅传〕〔焚天龙尊〕〔假装自己是魔王〕〔远征之王〕〔浪打桃花〕〔沧元图〕〔逆天灵变〕〔安晴传说〕〔史上最强人王〕〔我真的很强啊〕〔氪金女仙〕〔仙武医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逆流二零零二 第十二章 好像……不太对
    哗得一声,一盆水当头泼下,陈飞终于醒了过来。

    眼前一片漆黑,头很疼也很晕,脑子里就像一盆浆糊。

    我在哪里?

    发生了什么?

    “识相的就赶紧把密码交出来,否则你自己知道要面临什么。”

    那个老男人的声音,然后记忆如潮水一般涌进脑子里。

    不用费脑筋回忆了,已经都明白了。

    被挟持然后打晕,最后带到了这里。

    感觉黑是因为眼睛被蒙着,什么都看不到。

    我晕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候?

    自然是不得而知。

    他努力回想着当时的情形。

    记得被打晕前,老男人的匕首仍是顶着他的咽喉的,另一只手则是触着他的腰。如此说来,老男人不是一个人,还有另外的同伙,否则根本腾不出手。

    是因为这笔三万七的横财而被其起意、最终落到这等境地的吗?

    看起来是的,因为所有线索都指向这里,他被挟持后的第一反应也是如此,毕竟自己没有仇家。

    这种事最令人无语,因为让你防不胜防。

    谁能想到走在大街上都能被绑架?

    但是……

    “跟你说话呢,装什么死,知道你醒过来了,我数到三,再不开口不要怪我动手了。”

    声音很暴戾。

    “一。”

    陈飞耷拉着脑袋,对亡命之徒的话听若未闻。

    此时他开始觉得,虽然看起来是这样,但有些地方好像不怎么对。

    虽然两世为人,他都从未跟绑匪这等亡命之徒打过交道,不知道这些人的心理状态与行事方式,但这并不妨碍他可以站在绑匪的角度上去思考。毕竟绑架并不是一个多有技术难度的职业,若愿意且有必要,谁都可以做,区别只在于成败罢了。

    那么如果是他,会选择绑自己这么一号人吗?

    他觉得不会。

    三万七是一个大数目却又不是一个大数目,在这临海县,能拿得出这么多钱的人不少,能拿得出比这钱多得多的人也比比皆是,那么在已经将钱存在银行卡里的前提下,为何还要绑他?

    有必要吗?

    绑谁不是绑,反正是亡命了,为何不干一票大的?

    值得吗?

    还是知道自己背景简单,家里只有个没见识的老妈和未成年的弟弟,没人懂怎么去追究一个大活人莫名其妙失踪?

    问题是如果真是如此,绑匪又是怎么知道的?

    绑架要么是寻仇,要么是寻财,他很肯定,自己与这老男人不相识,过往不可能有交集。

    所以……到底是寻仇还是寻财?

    如果是寻财的话,显然是从彩票店里得知他得到这笔横财的消息,那为何不选择在自己去银行的路上动手,而等到自己存好钱才出手?

    难道直接拿现金不好,非要无故给自己增加一个逼问密码的难度关卡?

    “二!”

    陈飞继续听若未闻。

    此时他被绑在一根类似于柱子的物事上,全身都被五花大绑,手脚更是重点照顾,也就只有脑袋可以转动。

    周围很安静,除了老男人的声音,不再有任何声响,这说明自己不是在空旷的地方,最有可能是在室内。

    只要还没活腻,那么脱身就是他这种处境的人孜孜以求之事。

    于他而言,首先得要弄明白对方的真实动机,即究竟是不是只为财而来。

    尽管脑袋很疼也仍如浆糊一般,但生死关头,由不得他不强行让脑子疯狂运转着。

    彩票店……银行……这是不是可以说明,绑匪并未第一时间准备好、或者说是在等人通知?

    看上去的确是为了财,但如果是寻仇,会是怎样?

    可他没有仇家!

    或者说,以他的经历与所结识的人,即使有些小龃龉,也远不至于如此。

    但……真的没有吗?

    贾三算不算?

    贾三……

    “三!”

    ……

    “行行行,装死是吧!”

    ……

    “噗……啊……”

    ……

    这等情形,殴打逼供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一脚踹在肚子上,那翻江倒海的痛感和痉挛,让陈飞痛苦地哀嚎起来,但仍是一言未发。

    若是可以蜷缩,他早已蜷成一团。

    “我还就不信了,倒要看你嘴有多硬。”

    听声音,老男人似乎有些着急。

    似乎不是经验丰富的惯犯?

    ……

    “爸,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打死他的。”

    “那你说怎么办,不打他怎么可能把密码逼出来?”

    “不是……这样吧,你先出去歇歇,让我来试试。”

    “也行,不过你要注意点,别忘了这小子很狡猾的,可别上了他的当。”

    “放心吧,他被这么绑着,再狡猾又能怎样?”

    ……

    一个很年轻的男声,听起来似乎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原来是“上阵父子兵”。

    也就是说,在大街上挟持他的人是父亲,而在垃圾场旁打晕他的是儿子?

    那么,这里是不是二人的家里?

    不管是哪里,就算当时他晕了,但想把这么大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带到这里,终究得要有缜密的筹划。

    这说明了什么?

    还有所谓的狡猾,老男人说别忘了他很狡猾,按这意思,二人是了解过他的,但临时起意的人怎么可能会了解他、并且说出这种说词?

    ……

    仍旧耷拉着脑袋的陈飞用急促的出气吸气才缓解痛感,让自己能集中注意力思考。

    “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图得是财,而且已经走到这一步,那不拿到密码取到钱我们是不可能罢休的。”

    在老男人离开后,年轻男子走到陈飞面前说了起来。

    “你无非是怕说出密码后我们卸磨杀驴。但你也得搞清楚,我先前就说过,我们图得是财而不是命,抢劫不是死罪但杀人肯定是死罪,这点我们还是拎得清的。

    如果你把密码交出来,那我们自然不会再为难你,把你蒙着眼扔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就此你好我好,于你而言不过是破财消灾罢了。但如果你不说密码,我先前也说过,拿不到钱我们不可能罢休,因为我们冒这么大风险为得就是钱。

    如果你始终油盐不进,那我好话说尽之后就会动手,到时哪怕真失手打死你,你也就只落得个死,我们既然敢做这种事,当然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所以你自己掂量吧,你可以选择尽快把密码告诉我、让我取到钱然后恢复你的自由;也可以选择硬扛。

    硬扛会有两个结果,一是你最终扛不住,落下一身的伤或是残疾之后再交,至于另一个结果是什么,不用我说你也心知肚明。

    你觉得呢?”

    听到此处,陈飞终于抬起头,尽管什么都看不到,但仍是下意识地看了年轻男子的方向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