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帝神尊〕〔天降鬼才〕〔反式攻略手册〕〔我真的不想无敌了〕〔王道寒〕〔魂之泰斗〕〔龙婿大丈夫〕〔重生的金手指呢〕〔狂武斗尊〕〔万界仙王〕〔我的毒功已天下无〕〔从柳树开始进化〕〔灵元灭世〕〔天价小毒妃〕〔儒雅随和的我不是〕〔异世的逆袭〕〔开局召唤黑影兵团〕〔坠苍穹〕〔听说我渣了美人师〕〔堕圣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逆流二零零二 第十六章 升腾的光明
    这个原因与家里陡然出现的变故有关。

    许瑶同母异父的弟弟今年十七岁,去年初中毕业,没能考上高中,在学校时就不怎么学好,成了闲杂人员后更是成天与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在不久前终于遭到了报应,被人给设了局,一夜赌输了三十多万。

    家里自然是拿不出这么多钱的,许营根本就没本事,否则当年也不至于打光棍,但钱总得还,否则那些混混还不知会做出来怎样的事,那只能把主意打到待价而沽的许瑶身上。

    可惜出二十六万六千六的那户人家已经找到了媳妇,病急乱投医之下,许营只能退而求其次,挑了一个在现阶段出价最高的,便是二十三万八千八。

    许营懊不懊恼不提,就说如今已经定过亲了,过不了多久婆家就会把许瑶娶进门。

    许瑶对此抱着的是无所谓的态度,嫁就嫁吧,反正她早就对自己的未来死心了。就像当年她的妈妈为了她牺牲一样,如今的她也只能为了妈妈弟弟和锁在身上的一些桎梏牺牲自己。

    只是钱仍然不够,她的彩礼钱和家里可怜的积蓄再加上所能筹到的所有钱,还差四万左右的缺口。

    这种因为赌欠下来的债,再加上这样的家庭,连农村里的高利贷都没人肯借。

    四万块可不是小数目,偏偏家里能想的办法全想遍了,许瑶这几天一直为此头疼,觉睡不好上班还各种恍惚。今天下午接到妈妈打到厂里的电话后,她顿时吓懵了。

    竟然……绑架?

    而且还是图财害命?

    疯了!

    自然是疯了,这种事怎么能做?想都不敢想的事。

    可却做出来了,而且是父子俩联手。

    许营当然是死不足借,她恨死了这个父亲,可弟弟怎么办?妈妈又怎么办?

    还有那个被绑的人,人家又招谁惹谁了?

    她懵了好长时间又愣了好长时间,才终于拿定了计策。

    请了假后她搭上了回家的车,等下车时天已经黑了。从镇上往家赶时又变了天,雷电外加暴雨,打了没有准备的她一个措手不及。

    到家时已经彻底淋成了落汤鸡,随便往哪一站都是一滩水,好在这时是盛夏,倒也感觉不到冷。

    许营和弟弟都不在家,说是二人一起出去找人算账去了,只有妈妈一人蹲在门外屋檐下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看得许瑶鼻子一酸。

    妈妈连灯都不敢开,因为她害怕。

    可许瑶记得起初的妈妈不是这样的,那时妈妈很有主见。然后渐渐的,唾弃羞辱艰辛困难家暴与时间勾结在了一起,不仅改变了这个女人的人生,也改变了性格,让她成了一个懦弱到遇到陌生人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可怜女人。

    许瑶蹲了下来,将手放上了妈妈的肩,柔声安慰道:“妈,别怕,有瑶瑶在,你看看瑶瑶,瑶瑶长大了。”

    可怜的女人缓缓抬起了头,抽泣着道:“瑶……瑶瑶,他们要杀人,妈阻止不了,现在这样……这可怎么办啊,天要塌了啊。”

    许瑶轻轻吸了一口气,继续柔声道:“没事的妈,让瑶瑶来处理。你现在回屋去,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也不知道我回来过。”

    陡然有一只手紧紧捏住许瑶的腕,捏得很紧,险些让许瑶痛出声来。

    “妈,你这是干嘛啊?”

    “瑶瑶,你告诉妈,你是不是想要放了那个人?”

    许瑶抿了抿唇,无奈笑了笑。

    尽管变得胆小懦弱,但妈妈还是很聪明的啊,一猜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上学时老师也都说她聪明,这一点随妈。

    “妈。”她耐心地解释着。“他们疯了,难道你也要跟着一起疯吗?你知不知道,如果让他们拿到钱杀了人,是什么罪?”

    ……

    “这可是恶性案件,是要枪毙的啊。弟弟虽然是未成年人,但这么大的罪,咱们家又没有关系,起码会判个几十年,那一辈子就毁了。

    如今只能趁着他们不在悄悄地把那个人放了,之后那个人肯定会报警的,如此就是未遂罪。这种罪即使判,未成年人也就是个几年罢了,还可以让他在牢里反省反省自己,免得将来再犯这种要命的错误。”

    “可……那你爸呢?不管他怎么对你不好,终究是他的饭把你喂大的,你也跟着他的姓,不能不管他的啊。如果把那个人放了,等一报警,你爸就会被抓起来,就算不会枪毙,也得坐几十年的牢,那他这辈子就得在牢里度过了,咱们这个家也就散了。”

    许瑶默默看了一眼,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就算是血脉相连相依为命的母女,在立场不同时,想法也会南辕北辙。

    在她的眼里,许营是一个恶魔。但在妈妈的眼里,许营终究是丈夫,哪怕是没什么感情的丈夫、经常家暴的丈夫,依然还是丈夫。

    “妈,这会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我且问你,弟弟与他,你选择救哪一个?我加上弟弟和他比呢?你又选择哪一个?”

    “瑶……瑶瑶,你……你别逼妈妈,你把你加上干吗啊?这是要把妈逼死吗?你知道你是妈妈的心头肉,妈妈最在乎的人就是你啊。”

    “不是的妈,我知道你在乎我,但弟弟我是肯定要救的,我不可能亲眼看着他走上绝路,所以我肯定要把这个人放了,这就是我说把我加上去的原因。”

    ……

    “没时间了妈,他们随时都可能回来,你要记住,把人放了还好说,若是真让他们把人给杀了,不管说什么都晚了。

    到那时,你口中的家才是真正的散了。”

    ……

    对于许瑶母亲这样的女人来说,女儿儿子自然比那个不称职的丈夫重要。

    首先是女儿,其次是儿子,最后才是丈夫,那这个选择题不难做,无非是情感上难以接受罢了。

    在把母亲连哄带推弄进房里后,许瑶走向了自家后面放杂物的房子。

    对许瑶来说,这大概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可以打碎许营施加在她身上的桎梏的机会。

    下午接到妈妈的电话后,她想了很久,最后心底慢慢升起一丝光明。

    若是可以选择,谁愿意由人将自己的终身像个货物似的卖来卖去?

    千载难逢的机会!

    雨仍在哗哗下着,许瑶推开了门,一股热气扑面面来,让她不由自主地捂住鼻子。

    太难闻太恶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万族之劫〕〔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