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末路〕〔无上丹尊〕〔邪性老公太霸道〕〔女王大人饶命啊〕〔星宿天神〕〔恶魔就在身边〕〔战锤神座〕〔我成就了无敌至尊〕〔灵毅传〕〔焚天龙尊〕〔假装自己是魔王〕〔远征之王〕〔浪打桃花〕〔沧元图〕〔逆天灵变〕〔安晴传说〕〔史上最强人王〕〔我真的很强啊〕〔氪金女仙〕〔仙武医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逆流二零零二 第十七章 七彩祥云
    陈飞没有说话,他觉得开门进来的应该是绑匪,想来是对质完回来了。虽然他现在已经实在无计可施,但仍是不甘心,想要看看能不能从对方话语露出的蛛丝马迹中,再找出可以让自己利用的地方。

    他默默地等着,竖着耳朵听着。

    片刻后,他感觉到自己被绑着的手似乎被某个很滑腻的东西触碰到了。

    是手?沾着水的手?

    紧接着是绳子被扯动,还有耳边传来的一句话。

    “别紧张,别动,也别说话,我是来救你的。”

    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感觉二十来岁左右,很好听。在此时的他听来,更仿似仙乐奏响一般。

    陈飞的脑子顿时一阵晕,若非有绳子绑着,怕是会出糗摔倒。

    我我我……竟然真盼到奇迹出现了?

    有人来救我了?

    果真有人脚踏七彩祥云来救我了?

    我不用再被折磨、也不用死了?

    我能再见到老妈了?

    我的天呐……

    只是瞬间,他就感觉到自己的眼眶中情不自禁地有泪水流了出来。

    喜极而泣!

    有生之年,他终于真正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原来人在喜悦惊喜到了极致的时候,确实是有可能会哭的。

    有多少年……没有流过泪了?

    ……

    此时已经是夜里,虽然不知道具体时间,但感觉夜已是挺深的样子,加上此时风雨交加,真真是伸手不见五指,让陈飞就连站在对面的女孩儿的模样都看不清。

    风雨打着他的脸,那雨啊,说是如瓢泼一般也不为过,陈飞贪婪地吮吸着落到自己嘴巴里的每一滴甘露。

    真是舒坦。

    虽然气候很恶劣,但在此时的陈飞心里,他只有一个念头。

    人生真美好,世界真美好!

    “快走,他们随时都可能回来。你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走到一条河边就没路了。然后往右转是一条水泥路,再顺着路一直往北走,大概三四里的样子就会到公路,从公路往西一直走就可以到镇上。”

    救他于水火的女孩儿说话了,陈飞点了点头,回道:“嗯好,但是……你不跟我一起走的吗?难道你想留在这里?”

    许瑶想了想自己的情况,苦笑着摇了摇头,尽管对面站着的人应该看不到,因为她也同样看不清对方。

    “我有我的打算,你不用管我,走你的便是。”

    陈飞有些好奇。

    他觉得这个女孩儿肯定是绑匪的家里人或者至少是关系极亲密的人,否则不可能知道他被绑架,更不可能如神兵天降一般救了他,那么当已经做出了这种吃里爬外的事,你不走是等着被算账吗?

    但对方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有些不为自己所知的隐情,当然还是尊重她的意思为好。

    “好的,我还有一个问题,便是你叫什么呢?或者说将来我要怎么样才能联系上你呢?要知道你救了我,我肯定得要报答你也是想要报答你的,”

    许瑶看了一眼,心道如果你知道我是绑你折磨你的人的女儿和姐姐,那你还会说出这种话吗?

    “不必了,我又不是为了你的报答救你的。我们不认识,想来以后也不会认识,就当你是自己逃出去的,我没存在过,就这样。”

    陈飞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又挠了挠头,诚恳说道:“你不肯说也随你,我尊重你,但我可不能真当你没存在过。这样,我叫陈飞,将来你碰到任何事都可以找我,不过我家里没有电话,我也没有手机,只能通过邻居家的电话联系上我,号码是……”

    他一连说了三遍号码,然后追问道:“记住了吗?”

    许瑶哭笑不得地用手背擦了擦鼻子,没好气地道:“记住了记住了,你快些走吧,别再墨迹,可别忘了他们随时都可能出现,我也还有事要处理。”

    陈飞便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后,埋头向着风雨下的黑暗走去。

    他没有说‘谢’字,自始至终都未说过,因为大恩不言谢。

    即便他知道救他的这个女孩儿是绑他的人的女儿和姐姐,也不会让他对这个女孩儿的态度有丝毫改变,因为一码归一码,那两个人的罪过与她一丝一毫都没有,而且她也的的确确救他于水火。

    他发过的“誓言”还没多久。

    许瑶目送了片刻,随后转身回到了屋里。

    她当然知道等许营和弟弟回来自己会遭殃,但她现在还不能走,或者说是不能一个人走。

    否则也不用亲自回来,直接打个电话报警不就行了?

    妈妈还在的啊,如果直接报警,那妈妈可能会被以包庇窝藏这种罪名带走,这是她不能承受之重。所以只有自己回来把人放了,然后再把妈妈带去派出所报案。只有如此,才能让她可怜的妈妈置身事外。

    至于母女俩将来所会受的非议,则不是现在要考虑的,而且她也不在乎。

    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可在乎的?

    只要弟弟将来能理解她的良苦用心,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

    陈飞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黑暗中走着,风雨打着他的脸,但心头却是火热的。

    身体仍是挺疼,不过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除了脑袋上的伤之外,别的地方大概都是淤青以及皮外伤这种,问题都不大。

    至于脑袋,现在头仍是晕,估摸着是轻微脑震荡,这也可以坚持。但脑子这玩意儿难说的很,怕就怕有脑出血,那可就不好说了。

    总还是得先安全,然后尽快做个检查。

    这一段路啊,如果是正常时候,根本就不算什么。可现在这身体状态,再加上天气和所需要的警戒,走得是异常艰难。

    那对父子还没回来,也就是说,随时有可能在路上撞见,这是不得不防的。

    现在看来,下午时自己挑拨的那番话简直是至关重要,若非如此,他肯定撑不到女孩儿出现。而且如果不是用那些说辞把二人都弄走去找贾三对质,即使女孩出现也无法救他。

    果然是自助者天助之。

    好在一切都结束了,接下来轮到我了。

    狗r的贾三!

    狗r的绑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