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世臣下〕〔太古丹尊〕〔我家娘子超凶的〕〔重生后我成了死对〕〔承微妙笔〕〔豪门暖婚:影后不〕〔校园重生之王牌少〕〔无限防御〕〔银子太多怎么办〕〔HP之达力的逆袭〕〔我能看见战斗力〕〔冰与火之魔山〕〔圣斗狂神〕〔斗圣逆武〕〔最强融合传说〕〔异界魔武〕〔大帝之召唤千军〕〔沧神途〕〔不成名就回家继承〕〔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逆流二零零二 第十九章 漂亮的过肩摔与不一样的许姑娘(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
    扑通一声,一位警察叔叔用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毫无防备的贾三狠狠摔在地板上。

    然后是锃亮的手铐,咔嚓一声。

    贾三终于清醒了过来。

    原来不是做梦……

    怎么会这样……

    贾三懵了,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

    再抬起头,一言未发的陈飞仍在冷笑。

    贾三终于痛苦地嚎叫起来,开始拼命地挣扎。

    他知道被抓走是什么后果。

    然而怎么可能跑得掉呢?

    不仅跑不掉,反而因此得到了两位警察的特殊“照顾”,于是嚎叫声变成了哀嚎。

    病床上的刘老妇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她自然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

    本来她是不愿意儿子这样做的,不过她年纪大了,说得话没人听,儿子做出的决定根本改变不了。而且她自问除了这样,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也就默许了。

    只是没想到,这还没多久,自己最担心的事竟就成了现实。

    见儿子不仅被警察铐了起来,还被“照顾”了好几下,听着儿子痛苦的嚎叫,失魂落魄的刘老妇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

    她的腿上打着石膏,还不能走路,于是一路滚到警察的脚下。

    下一刻,刘老妇抱起一位警察的腿。

    “警察同志啊,我儿子是冤枉的,都是这小畜生小杂种,他冤枉陷害我儿子,你们可是国家的人,不能上他的当啊,他还想要毒死我……”

    当然不会有任何人搭理像个笑话似的刘老妇,在将贾三制服后,被抱住腿的警察帅气地轻轻一甩腿,然后二人押着贾三离去。

    这一通嚎叫基本上惊动了整个楼层,此时门前已经挤满了穿着病号服的吃瓜群众。

    陈飞觉得……嗯,不管在哪个年代,国人爱看热闹的天性都是一样一样的啊。

    他本想立刻跟着警察离开,毕竟还要回去录口供什么的,可没想到刘老妇被“甩”了后,又把目标转向了他。

    只见刘老妇紧紧抱住他的腿,歇斯底里地嚎叫道:“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这个小畜生小杂种,赶紧去让警察把我儿子放了,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蹲了下来的陈飞打断了刘老妇的嚎叫,打了个响指后戏谑说着。

    “自作孽不可活知道不?

    早就跟你说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报。现在报应来了,爽不爽?

    记住,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是你一手造成的懂吗?

    要不是你眛着良心讹我家的钱,你儿子至于这样吗?

    是你亲手把你儿子害成这样的!

    还要不然……呵呵,要不然是怎么样呢?我倒要看看你能怎样。”

    说完后陈飞站了起来,也想学先前警察叔叔的帅气甩腿,可他的腿现在一点力气也没,险些摔倒出糗,只得用力扒开那犹如鸡爪一般的双手,鄙夷地呸了一声后追向已经离去的警察。

    神清气爽。

    倒是未想到,竟然在不经意间把老不死的这一局给解了,再也不用费心如何去翻案了,只是这代价也未免太大了些。

    刘老妇在一边捶着地一边嚎啕大哭。

    王老爷子在幸灾乐祸地微笑。

    ……

    雨后初睛,凉风习习,不仅带来了清新的空气,也一扫夏夜的闷热。

    重新回到镇上的派出所后,陈飞才知道那对父子也已经被抓住了。

    效率这么高?这是他的第一想法。

    然后才知道,原来不是效率高,而是有两个女人来报案,与他这个是同一案件。派出所当即就派了警察去了村里,把才回家不久、正如无头苍蝇一般满世界找人的一对父子给活捉。

    两个女人……里面肯定有一个是救他的女孩儿,于是陈飞又问了几句,知道这两个女人是母女,其中一个确实很年轻,名叫许瑶。

    许瑶……挺好听的名字。

    喂喂,你说你藏着掖着有啥用呢,不还被我知道了?

    嘿嘿……

    可母女……难道是一家四口?

    倒还真大概率是,如此可真有意思了。

    怪不得许瑶没跟他一起离开,原来家里还有个老妈。如果把老妈扔下不管,那么那对父子回来后,应该会以为是其放得人,到时很难说会发生什么。

    虽然是妻子和母亲,但亡命之徒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都不稀奇。

    可是……不对。

    主动报案!

    默默想了一会后,陈飞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是怕老妈受牵连。

    想得挺周全的嘛,心思挺缜密。

    一个明辨是非的姑娘,一个敢做敢为的姑娘,挺好的姑娘。

    此时的他自然不知道这一家人之间的曲折和许瑶的辛酸。

    ……

    此时陈飞口中明辨是非敢做敢为的许瑶许姑娘正带着她的老妈在压公路。

    已经是下半夜了,夏天总是这样,雨水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边雨才停没多久,那边一弯下弦月就已出现在夜空中。

    “瑶瑶,你告诉妈,你弟弟真坐不了几年牢吗?”

    “妈,都跟你说了几次了,我是能骗你还是能坑我弟啊?放心吧,他是未成年人,判不了几年的,正好用这个机会让他反思自己,否则将来指定吃子弹的命。”

    “那就好那就好,只是你爸……”

    “他你就别想着了,这是他自作自受,活该,没人能帮得了他。”

    “你这孩子,他再怎么说也是把你养这么大、你叫了二十年的爸的啊,而且他不也是为得你弟么,要不是你弟捅出这么大窟窿让他走投无路,他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的啊。”

    “为得我弟?”许瑶一声嗤笑,扭头看了一眼与她并排行着的母亲,说道:“妈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在我眼里,不管儿女长成什么样,父母永远是第一责任人,甚至是根本责任人。

    因为基因、成长环境、教育方式全都是父母给的选的,那儿女成不了器能怨得了谁?

    这事要怨只能怨他自己,你也有责任,太惯我弟了。所以与其说许营是为得我弟,不如说他是在为以前的自己买单。”

    “瑶瑶你……唉,算了,已经这样了说什么都没用。对了,瑶瑶啊,你弟还欠的四万块钱要不要还了?”

    “这还还什么还!”许瑶再次一声嗤笑,嘴角露出了一丝快意,也带着一丝讥讽。“那些杀千刀的畜生要真有胆量,就让他们到牢里要钱去吧。”

    “可是如果他们找到咱们……”

    “没有如果!”许瑶斩钉截铁地回着。“这个家我都不要了,你都跟我去县城了,他们到哪去找我们?妈你放心,我上个月拿了八百块钱工资呢,明天我不住厂里了,去租个房子,以后我养你,我养得活你。”

    一阵良久的沉默后,又有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

    “瑶瑶,妈妈觉得你今夜跟以前不一样了,好像变得……变得……妈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就是很厉害的样子。”

    许瑶眯起好看的双眼看了看夜空中挂着的明月。

    不一样了……么?

    是啊,的确不一样了,终于摆脱噩梦了,那怎么还能跟以前一样?

    “嗯,厉害就好,那将来咱们才能不被人欺负啊。”

    ……

    “妈咱们得走快些了,离县城还有二十多里地呢。”

    ps:那啥,如果有人在看的话……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绝对一番〕〔小阁老〕〔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