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末路〕〔无上丹尊〕〔邪性老公太霸道〕〔女王大人饶命啊〕〔星宿天神〕〔恶魔就在身边〕〔战锤神座〕〔我成就了无敌至尊〕〔灵毅传〕〔焚天龙尊〕〔假装自己是魔王〕〔远征之王〕〔浪打桃花〕〔沧元图〕〔逆天灵变〕〔安晴传说〕〔史上最强人王〕〔我真的很强啊〕〔氪金女仙〕〔仙武医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逆流二零零二 第二十八章 想做个好人咋这么麻烦?(感谢aninca的打赏)
    “这个……”陈飞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指了指正卖力吹着风的空调内机说着。

    “这个其实真没必要,我的情况我家的情况你不是没见到,确实没有多少帮助你的能耐。所谓无功不受禄,你这礼太大太重了,咱们非亲非故的……我受不起,一会把钱还给你。”

    “但你别误会。”他紧接着说道:“我不是要把你拒之门外的意思,若有力所能及之处,能帮一定会帮,至于这礼,只能说好意心领了。”

    袁婷终于抬起了头,微摇了摇头后笑了笑。

    “不是的,你也误会了,这不是用来请你帮忙,而是用来谢你上次的恩情的。”

    “嗯?”

    “是这样,上次多亏有你提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这算是谢礼吧,与现在的麻烦无关,你把钱还给我我也不会要。”

    陈飞微微一笑,心道不管这说法是真心还是以退为进,反正麻烦来了,偏偏你拒绝不得。

    “要不你给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袁婷蹙着眉看了陈飞一眼,又拍了拍腿上的儿子,眉间揪心的神色很浓。

    “上次你跟我说过之后,我偷偷跟他联系过。他并不知道,还很为此震惊,因为平时非常非常小心,他也不知道是怎么被他妻子看出了端倪。

    于是他开始留意,甚至反过来调查他妻子,最后终于知道确实在怀疑他,甚至找了人跟踪他。

    所以真是多亏你的出现,若不是你,我和他都还被蒙在鼓里,如此就算再小心也肯定早晚会露馅,到时可就麻烦了,那个女人可不是一个善茬。”

    陈飞点了点头。“那你跟他……他……他叫什么来着?就是你的那位?”

    他才发现自己连那个木匠老板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

    “他叫孙广。”

    “嗯,那你是如何应对的呢?与孙广还会偷偷摸摸的见?”

    “肯定不啊,这种情况哪还敢见?”

    “既然如此。”陈飞皱了皱眉。“那你说的麻烦是怎么回事?都已经这样了,怎么还会有麻烦?”

    “麻烦……自然是跟他妻子有关,是他请去调查他妻子的那个人,一不小心反而被他妻子给发现抓住了,当即把他给供了出来。”

    陈飞愣了愣,嘴角情不自禁地抽了抽。

    “就是说……本来孙广的老婆并不确定有你的存在,现在这么一搞,等于是把你曝光了?”

    “对。”袁婷无奈苦笑着。“他老婆的脾气很暴躁,是个很霸道的女人,他向来怕老婆,让他向东绝不敢向西。被供出来后直接锁在家里,如今已经联系不上他,我怕他可能扛不住压力把我也供出来。

    偏偏他老婆娘家有个亲戚是个干部,权力挺大。一旦把我供出来,那即便搬了家,怕是也可能被查出来,还有我不可能总是呆在新租的房子里不出来,万一被撞到……所以不得不先一步带着儿子逃离县城。

    可决定离开时才发现,我竟然无处可去,娘家和能去的亲戚家……还是可能会被找到,我不能连累别人。

    最后走投无路之下想到了你,便顺着你身份证上的地址跑了过来,毕竟再怎么查也不可能查到你这里。”

    这番话听得陈飞目瞪口呆。

    这尼玛……这个过程是在拍谍战片吗?

    不过以那位河东狮在那一世的表现,袁婷的小心谨慎非常有必要。否则一旦被找到,很可能仍发生与上一世一样的惨剧。

    袁婷母子死于暴怒的河东狮之手,发狂的木匠老板孙广先弑妻后自杀,区别可能只在于死亡地点和死亡方式不同罢了。

    兴许都会死得更惨?

    那现在……

    正想着时,厨房那边的李秀大声喊了起来。

    “陈飞,收拾桌子吃饭了。”

    陈飞便站了起来,向着袁婷温和道:“你说得对,只要不被人知晓并传出去,那我这里确实不可能被人找到。暂且先住着吧,以后我们再好好讨论讨论。”

    仍是与之前一样的想法,不管袁婷怎么破坏了河东狮的家庭,总不能真看着先是这对母子、然后那对夫妻都死于非命。

    尤其是这个小男孩,看得人心疼。

    大人们作得孽与他何干?他犯什么错了?

    马丹,想做个好人咋这么麻烦?

    ……

    午饭是在装了空调的东卧室里吃得,搬一张小桌子和几只小凳子就行。吃完饭后,几个人都陷入到无所事事的状态。

    烈日当空的大中午,哪怕是勤快到了极点的李秀,也不敢去田里干活。

    这个时候的活计基本上都来自于稻田,但稻田里都是水,本来温度就高,水被一晒,附近真真如蒸笼一般,人会连气都喘不过来,随时有可能中暑。

    收拾完碗筷,没过多久袁婷的儿子终于闹了起来,是到了午睡的时间了,于是李秀让袁婷带着儿子睡上了自己的床。

    至于她自己,则是拿了一张凉席铺在地上,与陈飞娘俩坐在了上面。

    李秀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地瞄向吹着风的空调内机。

    陈飞知道自己老妈的关注点什么。

    空调可是电老虎,这个平时连四十瓦灯泡都舍不得开的女人能舍得这么用电?也就是有袁婷母子在,否则绝对是宁愿汗流浃背,哪怕是热到夜里睡不着觉,也不会舍得把空调开着享受。

    他可是记得,有些要替人从早到晚做上一整天才拿十五块钱的活计,老妈都是抢着去干。

    光是电费就能让一天的钱白挣,怕是换成谁也舍不得用吧?

    钱啊,仍是钱闹得。

    陈飞本想把还有三万七的消息告诉她,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现在还不适合说,这里涉及到太多东西,不能打乱计划,等上两天吧。

    不过光是带回来的三万七千块,就已经让老妈喜极而泣。

    李秀怔怔看着陈飞摊满在凉席上的三百七十张红通通的毛爷爷,久久没有说话,眼眶中噙满了晶莹的液体。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更何况是一个独自支撑着家庭的寡妇?

    这么多钱呐,险些把她压垮的钱,让她对未来已经失去信心的钱,就这么失而复得了……

    ps:感谢aninca的打赏,感谢不尽,破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