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道灵途〕〔永序之鳞〕〔紫阳剑帝〕〔我师兄实在太谦逊〕〔神霄九宸〕〔三界云天〕〔风氏纪元之天忌〕〔武道横空〕〔天命神魔之战〕〔斩云纪〕〔重回大明之还我河〕〔我的冥妻〕〔异世三国〕〔木榤:重开天门〕〔命运之传说旧约〕〔临神传〕〔诸天游魂系统〕〔种田在无尽海域〕〔凰途似锦〕〔乱世末路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逆流二零零二 第三十三章 蝴蝶效应
    你看怎么样?

    我能怎么样?

    你都这么说了,我又能怎么样?

    尽管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在现在,陈飞无计可施。

    这可是他家去提的媒,现在人家同意跟你做男女朋友,你却要反悔……你是故意拿人家姑娘的终身大事去消遣的吗?

    若真这么做了,李秀同志就算不把他生吞活剥怕是也差不了多远。

    而且自家在村里就彻底臭了,连亡父的坟被人刨了泄愤都不是没可能。

    唯今之计,只有先乖乖应下来,将来再说。

    可……怎么会这样?

    陈飞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开头,却有完全不一样的结局?

    为什么别的都没变,独独辛海玲变了?

    不明白,是真想不明白。

    ……

    “我觉得这个可以有,你说得对,就这么着吧,先处处看。”想不出答案的陈飞充满怨念地回应着。

    “那就好。”辛海玲的声音听起来挺开心。“那我就先回去了,以后呢……嗯,我这次从江南回来,是家里不让我在呆在南边了。他们说我一个姑娘家早晚要嫁人生孩子的,还是留在家里上班的好。

    这几天家里请了人,在县城一家织布厂里给我找了个工作,我打算过一段时间去上班。你呢?”

    陈飞用鼻孔长长出了口气,神情有些无奈。

    幸好天太黑,对面的辛海玲看不出来。

    “我啊……我也要去县城,干什么还没想好,估计这几天就会去。”

    “那感情好。”辛海玲继续很开心。“那我们就不用天南海北了。这样,我本来想等凉快一些再去的,既然你这几天就会去,那我也早点过去。”

    “额……好的吧。”

    “你有手机吗?”

    “我……”

    “我买了,你要是没有的话尽快买一个,联系很方便,反正你现在也不是没有钱。我把我的号码给你,你可收好。”

    ……

    辛海玲走了,陈飞捏着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愣愣着不着声。

    尼玛号码都已经写在纸上,根本不用你记……

    这说明人家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

    怎会这样的呢?

    此时独自一人,他便继续想了起来。

    某一刻,想到了辛海玲的那句话——

    “反正你现在也不是没有钱……”

    苦苦思索的他陡然恍然大悟,然后猛地一拍大腿。

    他并未拿错剧本,辛海玲仍是那个辛海玲。

    一切原因都是出在他自己身上!

    曾经辛海玲为何要拒绝并且羞辱他?

    因为他家穷,那现在呢?

    失而复得的三万七不算,人家看中的不是这个,而是另外一笔三万七。

    之前在县城与辛叔一起吃饭时,为了让贾大贾二相信自己,他曾装过一把嚣张的哔。

    当时他很张狂的说自己只用四天时间就挣了三万七,还说自己不把这点钱放在眼里,将来有更多的三万七等着去赚……

    辛叔可是辛海玲的堂叔,正好又是替他上门提亲的媒人,那怎么可能不把那一幕说出来?

    于是他全都明白了。

    怪不得辛海玲说先不定亲,而是处处看能不能培养出感情,原来是想借此探他的虚实。

    若真是随随便便就能挣几万的人,那自然是有感情,没有感情也必须有感情。若是发现是在吹牛……反正也没定亲,呵呵。

    好重的心机!

    ……

    回到家,李秀同志仍是一脸紧张,见他回来,立刻迎了上来。

    在得到已经成了男女朋友的答案时,已经四十多岁的李秀险些像个小孩一样蹦了起来。

    于此时的她而言,今天是双喜临门,且都是大喜,让她对未来有盼头了,能不兴奋到失态么?

    陈翔也很开心。

    陈飞只得装作自己也很开心。

    装着装着发现似乎有人在打量自己。

    转头一看,发现是袁婷。

    袁婷笑了笑,随即低下了头陪儿子玩。

    “睡觉吧睡觉吧,天不早了。”陈飞挥了挥手。

    “就一个空调,妈你去床上跟袁婷母子一起睡,我和陈翔睡凉席上。”

    ……

    灯灭了,耳边是几道均匀的呼吸声,除此之外万籁俱寂。

    陈飞一直睡不着,始终在想着辛海玲的事。

    倒不是为其发愁,这没什么好愁的,将来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分分钟解决。他想得是,自己的重生已经改变很多人该有的选择,就如辛海玲,再如赵成贾家乃至父子绑架犯和许瑶。

    这些被他改变命运轨迹的人还会再影响另外的人。

    蝴蝶效应?

    这么影响下去,将来的社会会不会面目全非?

    这不能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时间越久,他前世的经验便越不起作用。

    或者说也不用太久,就说现在在家里,他已经改变了辛海玲,那还会改变其他人吗?

    比如……叔伯姑姑家?

    二姑今天的莫名其妙是为什么?

    事后越想越会觉得奇怪,因为二姑今天的出现太过不合情理。

    事若反常必有妖!

    那个老光棍……

    老光棍是本村人,现在应该是五十岁左右,一直未能娶到老婆。在老妈守寡后,一直觊觎老妈。

    寡妇门前是非多,这种事是免不了的。

    老妈骂过好几次,甚至有一次还用锄头把这货的脑袋敲得鲜血直流,但事后仍跟狗皮膏药一样,总是粘着。

    这笔两万七的高利贷,是老光棍捣的鬼。在这一事里,他家吃了大亏。

    当初为了筹钱,老妈焦头烂额,不得已之下只能去借高利贷。可没想到的是,知道他家缺钱到必须要借高利贷的老光棍竟与借债的人串通好,以借债人的名义放出了这笔钱。

    借债人说,因为你家的偿债能力实在太差,为防风险,必须要写明可以随时提前要账,且你家没人担保,还要以唯一还算值几个钱的房子和宅基地作为抵押。

    当然,如果未到期就要钱,利息是不收的。作为对等,他家也可以提前还钱,利息按实际产生的算。

    走投无路的老妈不疑有它,毕竟从她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要求,便写了欠条把钱借了过来。

    谁能想到这是老光棍挖得坑?

    在那一世,过了没多久,是他刚将刘老妇照顾到出院回来后,老光棍便已发动,拿着欠条跑来,以债主的身份逼债。

    要么立刻还钱;要么跟其一起过日子;要么立刻把房子腾出来抵债。

    老光棍一辈子没娶过女人,自然没有孩子,挣得钱没怎么花过,攒了一辈子倒也有几万块钱积蓄。

    在老光棍开始逼迫后,二姑和四婶破天荒的一起出现在家里,用各种好话劝妈妈嫁给老光棍。

    陈飞一直怀疑这两家是与老光棍联手了,但没有证据,并不确定。

    如果以“有罪推定”原则来推断的话,那么今天的二姑……

    来了总共也没说几句话,且基本都是废话,真正的重点好像只有那三万七?

    所以,是不是的确这两家与老光棍联手,二姑今天是来探虚实的?

    毕竟,架着大喇叭的面包车喊了一天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