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末路〕〔无上丹尊〕〔邪性老公太霸道〕〔女王大人饶命啊〕〔星宿天神〕〔恶魔就在身边〕〔战锤神座〕〔我成就了无敌至尊〕〔灵毅传〕〔焚天龙尊〕〔假装自己是魔王〕〔远征之王〕〔浪打桃花〕〔沧元图〕〔逆天灵变〕〔安晴传说〕〔史上最强人王〕〔我真的很强啊〕〔氪金女仙〕〔仙武医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逆流二零零二 第三十七章 夺眶而出的泪(感谢书友16071013的打赏)
    来得是二姑是四婶,那副嘴脸落在陈飞眼里,好不恶心。

    坐在堂屋里,屋梁上吊着的沾满黑灰的大吊扇有气无力地转着,带来聊胜于无的风。

    椅子上的陈飞面无表情地听着二姑四婶你一言我一语劝着老妈改嫁。

    这与前世不一样,记得前世是老光棍先得意洋洋地拿着那张老妈摁着手印的高利贷欠条过来逼宫,之后才是二姑四婶出面相劝。

    现在想来是因为老光棍以为有了“内应”,这才让这二人先过来劝劝看能不能得手。

    此时他没有表态,一句话都未说,因为没有插嘴的必要,毕竟老妈不可能同意。

    李秀很诧异,也很恼火。

    两年前都把话说成那样了,此时这二人却来这一出,是闹哪样?

    既然谈到这种事,李秀当然不会客气,狠狠回怼了几句。

    虽然闹过,但你正常来,仍当你是客。可你要是不拿自己当外人,我岂能容你放肆?

    我在自家遭到这么大困难都没找你们,谁给你们的勇气和资格跑我家来说这种话?

    你们现在算老几?

    这让二姑四婶的颜面被削到满地都是。

    陈飞微微弯了弯嘴角。

    他觉得,大概是老光棍跟这二人打过包票——

    成你m的成!

    “二姑四婶。”觉得差不多了的陈飞终于开了口,声音和脸色都淡淡的,什么态度都看不出来也听不出来。

    “不拿杀手锏出来是不行的,回去吧,有人懂我的意思。”

    很模棱两可且猜不透意思的话,让二姑四婶面面相觑。

    李秀亦是如此,皱着眉一脸狐疑地打量着她的儿子。

    面面相觑的那二人说了两句场面话后,终于灰溜溜地离去了。李秀便开始问了起来,表情很是严肃。

    “陈飞,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她们要来?她们这又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有多少事在瞒着你妈?”

    陈飞没有说话,而是站了起来,搬了张椅子走到后墙前,然后站在椅子上把挂在墙上的父亲的遗像取了下来。

    父亲……永远这么年轻!

    封着相片的玻璃一尘不染,显然老妈是时时擦拭的。

    李秀与陈翔都震惊地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陈飞的举动。

    陈飞微微笑了笑,把遗像轻轻放到李秀手中。

    笑容有些哀伤。

    “妈,今晚咱家有事,极重要的事,什么都别问,全看我的就行,你就捧着爸的遗像坐在这里,别动。”

    ……

    “听话,乖。”

    ……

    “妈,你就相信我好不好?”

    说到此处,陈飞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

    李秀想是意识到了什么,点了点头后,眼睛开始慢慢变红。

    “陈翔。”陈飞转过头。

    “你去找二伯和大姑,这两家只要在家的人,请他们全过来,记住是请,你懂我的意思。”

    ……

    陈翔走了,老光棍等人一时半会还未到,毕竟走路和商量都需要时间。暂时无所事事的陈飞便蹲在门口默默看着抱着父亲遗像一动不动的妈妈。

    某一刻,他站了起来,向着遗像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重重磕了三个头。

    ……

    两万七,在那一世,哪来的钱还?

    把房子腾出来……那娘仨住哪?

    这是家啊,是父亲留下来的家啊。

    在真正被逼上绝路的那个夜里,大概是意识到了什么的老狗凄厉吠了一夜。

    这是父亲抱回来的狗,养了好多年了。

    深夜里,在这凄厉吠叫声中,在四十瓦灯泡的昏暗灯光下,走投无路的娘仨在父亲的遗像下抱头痛哭,无助、绝望、撕心裂肺。

    这是陈飞永世都无法忘怀以及释怀的一刻。

    在很多年后,他在想起老黄狗的吠叫时,觉得如果这个世界真存在灵魂,那想来是父亲回来了。

    父亲啊父亲,你是不是知道家里有难、知道最爱你的女人被你的姐姐和弟弟家算计,这才回来?

    如果真是你,那你看到这一幕,会如何着想?

    ……

    “爸,别憋屈了,看儿子怎么给你出气。”

    终于,泪水夺眶而出。

    ……

    李秀拼命抿着唇,目光像是要杀人,全身在不停颤抖。

    ……

    不过,在那一世,虽然老妈在走投无路以及权衡利弊之下已经决定同意改嫁,但最终仍是没让人得逞。

    柳暗花明。

    也正是因为此,他才未能知道原来这事竟是自己的亲婶子和亲姑姑捣得鬼。

    两万七,不是舅舅家出的,舅舅家根本没钱,母亲并没有去找舅舅和外公。

    这笔救命钱几乎所有人都想不到。

    是陈翔求回来的。

    那夜,在老狗的吠叫声中,陈翔忽然消失了。事后才知道,原来这小子半夜跑到镇初中的校长家,跪在人家家门口。

    后来被人发现,于是熟睡的校长被惊动,这才发现陈翔。

    然后陈翔一边哭一边给校长磕头。

    初中时的陈翔是校长的“掌上明珠”,一直被引以为傲,甚至是全校的骄傲。

    这是这所全县最偏僻的镇中学有史以来第一个不用中考就能被市中提前录取的学生。

    陈翔说需要两万七千块钱,否则他再也读不了书了,哪怕市中免他学费也读不了。因为全家都可能会死,如果校长愿意借给他,他会立下字据,将来工作后十倍偿还。

    最终那位他从未见过的校长在了解到内情后,拿了钱出来,并且当场撕碎陈翔立下的字据,还亲自把陈翔送回了家。

    真正救命的钱!

    陈翔也没让这位校长失望,在三年后的高考,陈翔在被戏称为地狱难度的江淮省,以全省一千出头的名次,跨进了位于皖省的九校联盟中的一所,照片被挂在镇中学的光荣榜第一位。

    又过了好几年,工作后的陈翔给校长带来二十七万,为此付出没买成房以及被丈母娘逼与女朋友分手的代价。

    唏嘘么?

    心痛么?

    每当想起这一幕幕,陈飞都会觉得心疼到不能自已。

    不过他回来了,这一世最亲的人再也不要经历这些痛楚了。

    绝望?

    绝境?

    都请离我远远的。

    给我离我在乎的人远远的!

    每一个对我好的人,我记着你,绝不会忘了你。

    每一个对我坏的人,我也会记着你,绝不会忘了你。

    ps:感谢“书友160710132354927”的打赏(数字太多了,标题放不下),破费了,万分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