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末路〕〔无上丹尊〕〔邪性老公太霸道〕〔女王大人饶命啊〕〔星宿天神〕〔恶魔就在身边〕〔战锤神座〕〔我成就了无敌至尊〕〔灵毅传〕〔焚天龙尊〕〔假装自己是魔王〕〔远征之王〕〔浪打桃花〕〔沧元图〕〔逆天灵变〕〔安晴传说〕〔史上最强人王〕〔我真的很强啊〕〔氪金女仙〕〔仙武医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逆流二零零二 第三十八章 得意洋洋与幸灾乐祸
    ps:争取用两天四章把这个情节写完,下面的情节不会再这么负能量了。

    天已蒙蒙黑,那只习惯于早出晚归泡小母狗的老狗终于回到了家,趴在门前一棵冬青树下的饭盆前摇着尾巴。

    可没等到狗食,却等来了人,许是终于记起了自己担负的看家职责,老狗象征性地汪汪吠了几声。

    几乎是同时出现的两拨人,一从屋西一从屋东过来。

    挺多人的。

    一拨是陈翔请来的人,二伯夫妻和大姑夫妻,还有大姑家刚好在家的二儿子一家三口。

    另一拨便是老光棍与四婶二姑,意外的是四叔也跟着一直来了。

    四叔比陈飞父亲小一岁,结婚和生孩子也都晚一年,生了一对比陈飞小一岁的双胞胎男孩,如今都在外打工。

    两拨人在看到对方时都很诧异,二伯等人不太明白为何两年都没走动,今天却主动把人都喊了过来。可既然都来了,为何少了二姑父却多少个老光棍?

    于是问着二姑父咋没来,眼睛还总是往老光棍身上瞥。

    二姑一方更是不明所以。

    这两家怎么拖家带口的来了?

    而且竟然是同时到的,这意味着什么?

    正各自打着招呼时,双方都走到了门口,在看到堂屋里的景象后,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陈飞面无表情地坐在桌旁的椅子上,李秀则是一脸哀恸地抱着遗像坐着后窗前。

    二姑四叔四婶相互看了一眼。

    陈飞站了起来。

    “都进来坐吧,今儿有极重要的事得好好谈一谈。”

    说完后向着陈翔使了个眼色,陈翔会意,悄悄移到了门口。

    一行人都进了门,凳子不够,有人坐也有人站着。

    气氛很不对。

    看起来没察觉到什么异常的老光棍才进门就嚷了起来。

    “大飞啊,你妈这事是成了吧?”

    “你从哪看出来的呢?”

    老光棍虚指着坐着的站着的人,继续嚷着。

    “要不是成了,你把大伙儿都喊来干啥?还有你妈抱着个遗像又是干啥?难道不是要交还给他们吗?”

    这番话让所有人的表情都很精彩。

    陈飞觉得老光棍的脑回路还真是清奇,每个人都感觉到不对劲,偏偏人家能如此联想。

    不过话又说回头,若不是脑回路太过“优秀”,怕是早上也不会上了他那种毫无技术难度的当吧?

    仍是那句话,这货到这么大年纪都娶不到媳妇不是没原因的。

    “哦,你说得对,不过还差临门一脚。”

    “啥叫临门一脚?”

    “就是……就是你气喘吁吁地跑了很远的路,终于到达目的地了,可门却闩着,那你是不是得使出浑身力气一脚把门踹开?懂了吧?”

    “懂了懂了。”

    “不就是钱么。”老光棍小声嘀咕着走向李秀。

    “秀啊,看看这是什么?”老光棍掏出一张纸得意洋洋地扬着。

    李秀陡然愣住了,双眼死死盯着那张转来转去的纸,连老光棍的称呼太亲昵都未意识到。

    欠条!

    她亲手打下的高利贷欠条。

    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不用解释哪怕一个字。

    可……钱已经借出去了!

    这可怎么办?

    李秀心里顿时慌乱起来,连抱着遗像的手都开始颤抖。不过随即又生出些许希望,就像是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一根树枝。

    儿子是知道这桩事的,先前又说出那样的话,那总归……总归是有准备的吧?

    ……

    二伯一方的人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毕竟离得这么远,哪可能知道纸上写得是什么东西。

    但陈飞知道啊。

    看着那张轻轻摆动的欠条,他的心里陡然生出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是如此强烈,让他瞬间口干舌燥起来,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唇。

    赖账!

    把欠条骗过来撕掉吞掉!

    以他对老光棍的恨意,此时非常想把这笔账给赖了。

    不过……尽管内心里的渴望非常强烈,但理智仍是浇灭了欲望。

    没了欠条,一样有证人证言,即便人家起诉你,一样是逃不了还钱,还会把自家彻底搞臭,连死去的父亲都跟着蒙羞,算是得不偿失。

    而且如果真坑了这笔钱,父亲的墓怕是真保不住。

    那就算了,这钱还是还,出气的方式另外找。

    “这是啥玩意啊?”他呶了呶嘴,向着老光棍懒洋洋地嚷着。

    以为陈飞是与自个儿“配合”的老光棍喜滋滋地晃动着欠条,显摆道:“欠条啊,你妈借高利贷打得欠条,但其实这两万七是我出得。嘿嘿……这临门一脚劲道够大吧?”

    “原来这样,够了够了。可是……不对啊,这等主意你能想得出来?”

    老光棍愣了片刻,大概是这话让他脑子转不过弯来,不知该怎么回答。

    毕竟在此人的心里,陈飞可是他的“内应”,那为啥会问出这样的话?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解了老光棍的围。

    来自于坐着的四婶。

    “嗨,陈飞啊,你问这些干啥呢,赶紧跟你妈核对一下这欠条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就赶紧还钱给人家,你不是把钱都带回来了么?”

    作为“始作俑者”,这会儿四婶自然得帮腔解围,否则万一老光棍这个憨货一个不小心把她供了出来,那可就难看了。

    陈飞瞅了一眼,没有什么表情。然后默默看了一眼欠条,与李秀对视一眼后,说道:“没错,确实是我妈亲手打的欠条。”

    “那就还钱吧,这没什么好说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这一次帮腔的是二姑。

    陈飞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神情很是为难。

    “可是……钱暂时拿不出来,带回来的钱……都用了。”

    一片哗然。

    先是老光棍得意洋洋的声音。

    “赶紧还钱,要么还钱;要么李秀跟我一起过日子去;要么就按这抵押的,把房子和宅基地估个价,先搬出来抵给我。”

    陈飞笑了笑。

    这句话仍是出现了啊。

    不过这一次,却是他有意引导出来的。

    老光棍的声音刚落,二姑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有些嘲讽有些幸灾乐祸也有些尖锐的声音。

    “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好,这明明欠着人家的高利贷,手里有钱却不还,还给家里装什么空调……这是你们配享受的东西吗?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条件,现在好了吧,两万七都用了,人家却来要债了,你们拿什么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