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横空〕〔天命神魔之战〕〔斩云纪〕〔重回大明之还我河〕〔我的冥妻〕〔异世三国〕〔木榤:重开天门〕〔命运之传说旧约〕〔临神传〕〔诸天游魂系统〕〔种田在无尽海域〕〔凰途似锦〕〔乱世末路〕〔无上丹尊〕〔邪性老公太霸道〕〔女王大人饶命啊〕〔星宿天神〕〔恶魔就在身边〕〔战锤神座〕〔我成就了无敌至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葫芦娃捉妖记 020、逆转
    感受着血君那激动的情绪,疑惑的眼神。

    薛云不禁微微后退一步,双手顺势捂住腰间的玉佩。

    “你想干嘛,打劫吗。”薛云一脸严肃的问道。

    这……

    夜空下,紧张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叮,来自薛俊的怒气值+123。”

    “叮,来自雷虎的怒气值+99。”

    “叮,来自李小的怒气值+93。”

    “叮,来自……”

    薛云只看到一大怒气值到账。

    对方,包括己方的这些军士都对自己产生了怒气值。

    不过从面上来看,这血君的名字难道叫薛俊?

    血君,薛俊。

    “小子,我再问你一遍,你身上的玉佩到底是哪里来的。”血君全身戾气大盛,丝毫不想在玉佩这事上开什么玩笑。

    看着浑身杀气腾腾的血君,薛云心中也有点发怵。

    好歹是能干掉雷虎的存在,自己也不敢过度放肆。

    薛云小手放到玉佩之上,眼眸之中露出警备之意。

    虽然他害怕血君大开杀戒。

    但他更怕的是,这事连累到自己母亲。

    因为祝馨阮告诉过他,这玉佩是他从未见过面,就死去的爹留给他的遗物。

    所以,他怕这个血君是他父亲的仇人。

    关于父亲的事,祝馨阮从来都是闭口不提,每次都是说,时候到了,自然会知晓。

    久而久之,薛云也就不再问关于父亲的一切,但这不代表薛云不想知道。

    眼前这个血君刚才脸上突兀露出的那一丝激动的神色。

    看起来不像是仇恨,难道是父亲的旧交?

    可……薛云不敢赌。

    万一是伪装的怎么办。

    薛云眼眸之中的警觉被血君察觉,他收敛了杀戮,语气低沉道。

    “放心吧,只要你说出你和这玉佩之间的关系,今日我可以破例放你们所有人离去。”

    说着,血君放下高举的屠刀。

    直到这一刻,雷虎才感觉到那丝杀意的消息,额头之上早已是冷汗滚滚。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不怕死,只是有些时候怕也得上,这是一种信仰。

    薛云见血君连身上外放的杀气都收敛了起来,心中的警觉不自觉放松了一些。

    不过他还是沉默以对,没有开口。

    “你介意和我单独聊一会吗。”血君眼神散发悠悠红芒,直视薛云,目光仿佛要刺入薛云心底。

    沉吟几秒,薛云才开口道:“如果你愿意放他们离开,我就跟你走。”

    “薛云。”雷虎躺在地上大声想要制止,却被血君直接将长刀抵到脖子之上,动弹不得。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血君连看都没看雷虎一眼,双眼直勾勾盯着薛云。

    “遵守你的承诺,放了他们,我马上跟你走。”薛云一脸倔强,似乎血君不遵守承诺,他宁愿一死。

    看着薛云一脸认真的神色,血君略微沉吟了一下,便道:“退下。”

    随着血君的命令,那些将军士包围起来的黑衣人直接散开,露出一条道来。

    缺口有了,可所有军士都没有走,他们全部一脸正色的望向薛云以及等待雷虎的命令。

    “我们原地等你。”雷虎缓缓站起身来,语气坚定道。

    让一个少年换取他雷虎活命,让他苟且偷生,他雷虎做不到。

    听到雷虎肯定的回答,血君望向雷虎的目光不禁温和了一些,接着侧身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薛云顺着方向,和血君一起慢慢没入黑暗中。

    而雷虎等人则在原地等待。

    ……

    寂静无声的黑暗中。

    血君站在薛云跟前,其他黑衣人早已被血君呵斥退下,他的语气有些急切道:“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薛云眼神警觉,就那么静静的望着血君,没有回答。

    半响,两人沉默以对,默默对视,没有语言交流。

    最终,还是血君打破了沉默:“我知道你心里的担心,但如果我真的有心杀你,还需要把你引到这里来吗,连雷虎都不是我的对手。”

    就这一句话,终于让薛云放下了戒备。

    血君说得没错。

    他要是想害自己,何须这般复杂手段,刚才他就可以办到。

    不过自己为了母亲的安危,小心一些,也没错。

    “这玉佩是我自己的。”

    “你自己的?”血君神色又紧张了起来,目光直勾勾的望向薛云,想要迫切的知道薛云是不是在撒谎。

    “没错,这玉佩我从小就佩戴在身上。”薛云点头肯定。

    看着血君的神情和对自己的态度,薛云觉得,这个血君应该不像是自己父亲的仇人。

    否则看到玉佩直接杀了自己就是,还干嘛问东问西的。

    “真的是你的,那你娘……你娘是不是姓阮?”血君突然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整个人有些激动。

    “阮?”薛云眉宇之间生出一丝疑惑。

    自己的娘不是叫祝馨阮吗,为何又姓阮了。

    似乎看出了薛云疑惑,血君立刻追问道:“那你知道你爹叫什么吗。”

    “我爹……”听到爹这个词,薛云眼眶瞬间通红。“我娘从来不告诉我关于我爹的消息,说时候到了,我自然就知道了。”

    “你叫什么名字。”

    “薛云。”

    “薛云……”血君喃喃自语,不停的在口中重复着这个名字。

    “行了,你走吧。”

    突然,血君整个人气质瞬间再度变得冰冷下来。

    “我父亲……”薛云已经确定眼前这个血君定然认识自己的父亲,正欲开口询问,却被血君打断道。

    “你走吧,我不认识你父亲。”说完,血君转过身去,背对薛云,黑色的大氅随风鼓动,咧咧作响。

    见血君态度坚决,薛云无奈,咬了咬牙,只得默默转身,往雷虎等人的方向走去。

    待得薛云完全消失在黑暗中,血君才缓缓转身,望着薛云离去的方向,喃喃道:“像,真的是太像了。”

    血君抬头,望向被枞木囚牢的夜空:“是你吗,大哥,我知道,他一定是你的孩子。”

    好一会,血君才平息下来浑身的颤抖,伸手打了两个响指。

    “你们一路上保护好这个孩子,不得有任何闪失,我去王家村走一趟。”

    说完,血君身形猛然跃起,眨眼间消失在茫茫黑暗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