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小毒妃〕〔儒雅随和的我不是〕〔异世的逆袭〕〔开局召唤黑影兵团〕〔坠苍穹〕〔听说我渣了美人师〕〔堕圣〕〔恶魔就在身边〕〔残魄御天〕〔我有一口大黑锅〕〔仙道灵途〕〔永序之鳞〕〔紫阳剑帝〕〔我师兄实在太谦逊〕〔神霄九宸〕〔三界云天〕〔风氏纪元之天忌〕〔武道横空〕〔天命神魔之战〕〔斩云纪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葫芦娃捉妖记 029、做人要低调
    其实,每一年的院试,或是每一个朝代,总会有那么一个万众瞩目的人。

    而这次,敲好,这个万众瞩目的人,就是薛云。

    白岩的提前打脸,大家无底线的铺垫,将薛云推上了云端之巅。

    人群中,有着一个群众跟周围的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人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笠之下,哪怕今日这般艳阳天,竟然都看不穿他斗笠上的黑色面纱。

    黑色面纱之下,微风袭来,一缕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荡,如果再披上黑色大氅的话,我想他的形象会更加具体。

    这个斗笠人双眸铮亮,盯着薛云的目光充满了复杂的神色,但有一点不变,那就是没有敌意……

    人群之中,白岩的身影早就被淹没了下去,纵使这些少年在不愿意承认,可也改变不了薛云两招秒败了白岩的事实。

    之前,他们叫得那么欢快,仿佛是自己动手和薛云挑战一样。

    可结果却是,赤裸裸的打脸,毫无情面的强势打脸。

    两招而已,就战败了白岩。

    要知道,抛开白岩的身份背景不谈,就单轮他的身份,也是高级天赋。

    那也算靠前的那一拨人了。

    结果就如此天赋的人,本来胜券在握的人,竟然两招就败给了薛云。

    这个结果,不得不让人惊悚,心中恐惧。

    这薛云到底什么实力?

    这是所有人心中此刻的问号。

    没人会相信一个中级天赋的选手能够越级挑战高级天赋选手。

    重点是这个中级选手两招秒败了高级选手,这太不可思议了。

    能够造成如此局面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薛云隐藏了实力。

    知道这一刻,众人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雷虎要推荐薛云成为五蕴学院的保送名额。

    原来人家有这个资本。

    要是知道,能够做到像刚才薛云那般两招秒败白岩的,估计也只有极品天赋的选手的能做到了。

    而极品天赋选手成为保送名额,也绝对没人会有意见。

    开什么玩笑,极品天赋啊,那可是万里都挑不出来一个的好苗子。

    这种天才少年被保送,这些渣渣少年敢有意见吗。

    没错,对于极品天赋来讲,极品以下,皆为渣渣。

    所有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想被无形的力量煽了几巴掌,啪啪作响。

    感情之前自己这堆渣渣,还质疑人家一个堪比极品天赋实力的人,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当然,有的人错了,会马上改正,而有的人错了,则会恼羞成怒,一错再错。

    “哼,薛云,你定然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才赢下这场比武的吧。”王厂声音高昂,故意让主席台上的大人物们听到。

    在他看来,这薛云怎么可能打败白岩,定然是用了什么阴谋诡计,自己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轨迹。

    但只要自己吼出来,引起大人物的主意,那么,主席台上的大人物一定会出面调查的。

    否则拿什么解释他一个中级天赋的垃圾,能够打败一个高级天赋的白岩?

    这不是开玩笑嘛。

    别人都是觉得薛云可能隐藏了实力,而王厂则认为薛云是作弊。

    所以,这就是死路不同,命运不同,结果不同,跟做生意一个道理。

    俗话说得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

    王厂的话已经引起了台上大人物的不满。

    “叮,来自白长峰的怒气值+333。”

    “叮,来自雷虎的怒气值+666。”

    “叮……”

    当然,这些怒气值都是针对王厂的,但整个事情由薛云引起,所以最终怒气值被薛云的葫芦系统吸纳。

    台上的大人物生气的原因很简单。

    薛云作没作弊,我们看不到吗,我们眼瞎吗,需要你一个小毛孩出来指手画脚。

    大人物一个都没表态,连秦丰都宣布薛云获胜了,你还这样出言质疑,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这些大人物不公平不公正吗。

    其中气得最惨的就要数白贺了。

    先是白岩惹是生非,然后被薛云干趴下,本身已经很丢他白家的脸了。

    现在竟然有人怀疑薛云作弊,而且在秦丰宣布了比赛结果之后。

    宣布比赛结果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所有大人物都认同了比赛结果,秦丰才会宣念。

    也就是说,在结果宣布出来的那一刻起,白贺在内,也是认可了这个结果的公平性的。

    现在倒好,人家老子,堂堂青山县将军都没说什么,你一个外人,一个小毛孩跳出来质疑薛云作弊。

    合着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白贺联合外人作弊打自己的儿子?

    没错,白贺的确不太喜欢他这个三儿子。

    纨绔、不上进、光得罪人。

    但毕竟是他儿子啊。

    所谓虎毒不食子,他在再怎么狠辣,也不可能联合外人来坑害自己的儿子啊。

    “叮,来自白贺的怒气值+999。”

    所以,这白贺是越想越气。

    终于,一直没有开口的白长峰开口了。

    “那小娃娃叫什么名字。”

    “回副院长,那小娃娃名王厂,西山镇王家村的人。”旁边,一名记载人员马上翻阅到王厂的资料,回禀白长峰。

    “嗯,这个小娃娃心术有待磨炼,不太适合学院的静心修行,让他多历练历练再来吧。”

    白长峰话音落下,记载员消声无息的在资料薄上,将王厂的名字直接划了一把叉。

    在广场中央的王厂,还丝毫不知道他此刻愚昧的举动,已经让他失去了进入学院的资格。

    这个资格可不单单是五蕴学院,而是整个青山县的所有学院。

    人就是这样,无休止的恼羞成怒,最终只会害了自己,或许怎么害的都不知道。

    犹如这王厂,自己害得自己失去了永远进入学院的资格,恐怕最后被淘汰的时候,他还会认为是自己的实力不够。

    殊不知,他就算今后再勤加苦练,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所以,做人,一定要低调啊,低调。

    当然,你如果实力强大到低调不起来,当我没说,比如薛云这种种子级选手。

    我特么倒是想低调啊,但是低调不起来啊……

    扎心了,老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