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代枭神〕〔吃亏的我成为了强〕〔仙魔编辑器〕〔镇世仙尊〕〔从执掌鸿蒙开始垂〕〔这个女仙不好惹〕〔帝武逆神〕〔我吞噬了亿万强者〕〔白锦无纹香烂漫〕〔逐月剑之夜小鱼〕〔超级金币兑换系统〕〔绝世至尊奶爸〕〔祖宗在上〕〔再争之世〕〔这个世界太危险〕〔神仙也要修炼〕〔耀世神阳〕〔万象天劫〕〔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女神拿下外挂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秽土之神 第二十一章 绑架冯迪(一)
    “我尊敬的雷纳德公,好久不见!”奥兰多笑着向雷纳德公爵行了一个贵族礼。

    “奥兰多,别来无恙,听说贝奇离家出走了,你要知道,当初你已经同意和布拉格家族联姻,现在反悔可已经来不及了。”雷纳德不悦的说道。</p>

    “雷纳德公,我今日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奥兰多子爵显得非常谦卑。</p>

    “哼,随我进来,我正想听听你要怎么解释。”雷纳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p>

    “嗯?这个女孩是你的随从吗?”这时雷纳德看到了奥兰多身后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穿着仆从的衣服。</p>

    “不错,雷纳德公,别看她的年纪小,却非常能干。”奥兰多心虚地说道。</p>

    那个少女正是换了仆从服装的鬼书,此时她正借着奥兰多仆从的身份来到公爵府以便绑架冯迪,从他的嘴里拷问出犯罪的线索。</p>

    经过贝奇和鬼书的讨论,她们达成了共识,绑架冯迪看上去虽然简单暴力,但可行性也最高,虽然公爵府上可能有着高阶圣职者,但是以鬼书的身手和完美隐藏的气息的能力,完全可以在他们察觉之前顺利将冯迪绑架出来。</p>

    至于贝奇则为了不让公爵府中的高阶圣职者察觉到她的亡者气息,选择在府外接应。</p>

    在绑架成功后,冯迪作为一个贵族少爷肯定受不了严刑拷打,马上就能坦白自己的罪行,之后只需要把冯迪招供后的罪证交到阿法利亚王国的裁判所,这样只会受到布拉格家族的报复而不会得罪圣光教这样的庞然大物。网</a>

    然而奥兰多子爵心中却非常忐忑,他怎么也想不到离家出走没几天的女儿回来时竟然变成了死灵,甚至还加入了一个神秘组织。</p>

    贝奇那个不孝的家伙,竟然逼迫我拖住雷纳德公爵以便那个叫做鬼书的女孩绑架冯迪!她的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或许已经没了吧,毕竟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了死灵!</p>

    奥兰多知道自己眼前六十多岁的老人是整个芒耶城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和他作对往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已经被施加了血咒,若是稍稍表现出向雷纳德告密的迹象就会整个人腐烂,化为一摊浓水!</p>

    顺带一提,血咒只是鬼书为了控制奥兰多子爵随意编出来的一个东西,奥兰多本不会被这种程度的谎言骗到,然而在亲眼看到女儿已经成为了死灵生物之后,奥兰多内心的防线已经彻底被击破了。</p>

    鬼书看着奥兰多和雷纳德进入了会客室,而她此时作为仆从,站在门前等待着。</p>

    要尽快想一个办法找到冯迪才好。</p>

    鬼书打量着眼前的走廊,公爵府真的太大了,华丽的地毯向着四周延伸着,每隔几步的墙壁上都挂着镀金墙灯,它们用魔晶供能,被刻上了特殊的符文,闪烁着耀眼的光芒。</a>

    正当鬼书想偷偷离开这里,脚步声从她后面传了过来。</p>

    “你是奥兰多府上的侍女吗?”一个阴柔的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p>

    鬼书回头一瞥,看到了一个年轻男子,深陷的眼窝,高挺的鼻梁,看起来帅气但是气质上却有些阴厉。</p>

    “我的确是奥兰多大人的侍女,不知您是?”鬼书心道不妙,自己每和这个男子说一句话都要浪费绑架冯迪的时间。</p>

    “哼,奥兰多那个老家伙倒是很会享受。”阴厉男子不禁打起了鬼书的注意。</p>

    不得不说,尽管现在的鬼书穿着朴素的仆人服装,但是未施粉黛的脸庞上却有着十六岁少女即将成熟的魅力,披肩散开的金色长发和雪白修长的脖颈无不散发着青春的气息。</p>

    “跟着奥兰多那样的老家伙有什么好的,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吧。”阴厉男子笑着将魔抓伸向鬼书的手臂。</p>

    “请您自重,您就不怕我向奥兰多子爵告状吗?”鬼书想尽快摆脱阴厉男子的纠缠。</p>

    “哈哈哈!你以为我是谁?我会怕奥兰多,只要我一开口,奥兰多怕是求着将你送给我。”阴厉男子说着开始大笑起来,越发想要得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单纯的侍女。</p>

    “你给我听着,我可是布拉格家的第三个儿子,冯迪·布拉格!”阴厉男子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得意地看着鬼书。</p>

    鬼书的瞳孔一缩,本来就水汪汪的眼睛此时睁得更大,显得极为震惊。</p>

    “你就是冯迪?”鬼书心里一阵窃喜,眼前这个情况就和主上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一样:刚想睡觉就有人递了枕头过来。</p>

    “不错,看起来你是听说过我的名字啊。”冯迪对于鬼书的反应相当满意。</p>

    她是因为偶然见到了大人物而感到极为震惊吧,毕竟她本该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不错,遇上了我就是她一生当中最幸运的时刻。</p>

    “站在这里多没意思,奥兰多还要和我父亲商讨好一会儿,不如先去我房里休息一会儿吧。”冯迪用他灼热的目光从头往下扫视着鬼书。</p>

    “竟然您是冯迪少爷,我我自当听从您的命令。”鬼书故意摆出一副欲羞还迎的样子,若是苏克在一旁必定要赞叹她的演技。</p>

    “哈哈哈,好啊!我绝不会亏待你。”冯迪笑着说道,本以为还要花一番力气才能逼迫眼前这个少女就范,没想到她却这么上道。</p>

    昏暗的卧室里,贴满了昂贵的瓷砖,窗帘被紧紧地拉上,魔晶驱动的灯光正在一闪一闪跳跃着。</p>

    墙上挂着两副油画,分别是两位青春靓丽的少女,她们都穿着贵族服饰,带着透明的白色头纱,第一幅上的女孩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而第二幅上的女孩的表情却略显忧伤。</p>

    “这是?”鬼书看着油画问道。</p>

    “她们是我的前两任妻子。”冯迪答到。</p>

    “前两任妻子?可是我听说”</p>

    “不错,她们已经死了,但是我非常想念”冯迪的话语里似乎透露了一些不舍。</p>

    但是我非常想念她们的身体,以及她们被玩弄时绝望的眼神!</p>

    冯迪舔了舔嘴唇想到。</p>

    “时间不多了,不如我们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吧。”冯迪看着鬼书年轻的躯体,心中一片火热,仿佛有什么东西快要迫不及待冲了出来。</p>

    “你说的对,时间不多了,告诉我你是怎么杀害你的前两任妻子的。”此时的鬼书一改刚刚娇羞的态度,用冰冷的语气说道。</p>

    “杀害?这是谁跟你说的?”冯迪察觉出了一丝蹊跷,但是心中的那一片火焰只是告诉他马上推倒眼前的少女。</p>

    “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东西!”冯迪一把抓住了少女的手腕,想将她往那张华丽的大床上拽,可是无论他使用了多大的力气竟然不能拉动那个少女一分一毫!</p>

    “你你是什么人!”他的心头一颤,内心的火热退却,终于发现眼前的少女不是一般人。</p>

    “啪!”只见少女左膝一抬,直接命中了冯迪的肚子。</p>

    “好痛!”他只来得及呻吟一声便双眼一翻,吃痛得昏了过去。</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绝对一番〕〔小阁老〕〔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