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蜀汉中兴〕〔八方圣皇〕〔神道狂尊〕〔我在星际开花店〕〔超神悟道〕〔男公主在女儿国〕〔异界债务系统〕〔这爱妃有毒〕〔相思劫了又劫〕〔重生之霖少夫人不〕〔狂妃来袭:王爷,〕〔夫人她成了大佬们〕〔三界淘宝店〕〔一路妃升〕〔超宠契婚:老公,〕〔宋锦〕〔魔法世界的邂逅〕〔超级兵王归来〕〔侯门有卿卿〕〔宿主她抢了反派BO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妻约:我老婆说得都对 第六十四章相互埋怨
    “老公,老公,你忍忍!”周瑾言趴在床上,疼的直嚷嚷,而方洁则是红了一双眼睛,“天杀的,太过分了,居然不让我们看医生。老公你怎么样了?”

    “哎哟哟,哎哟!”周瑾言疼的浑身都麻木了,听到方洁的声音就更觉得疼了,“你闭嘴!”

    “老公你忍着点,外面药房里也不肯卖药给我们,好在家里还剩一些消炎药,老公你先吃着。”方洁倒了水给周瑾言让他先吃药。

    可这小小的药哪有什么用啊,周瑾言不停的叫喊着,叫的方洁的心里也不好受,“老公你怎么样了?要不然我们去求秦叶?”

    “嗤,要是去求他有用的话,他会下封杀令?”周瑾言虽然疼的厉害,但是脑子却没坏掉。

    他现在早已经后悔了,原本是把周以沫喊回来是想给她个下马威,给自己的女儿出气,怎么到最后演变成现在这样了?

    他没料到秦叶竟然会来,他不是对那孽障没有感情吗?为什么会突然来了?

    还是他们都猜错了?秦叶对那个孽障有感情?

    “都是你,说什么家法!”周瑾言恶狠狠的瞪了方洁一眼,“我早就说过了,只要倩倩嫁过去将老爷子给控制住,而后将秦叶给挤出秦家就好,可你呢?偏偏要去打她的主意,现在好了?”跟那个孽障撕破脸了不说,还得罪了秦叶。

    那可是秦叶啊,他可是有名的睚眦必报,结果出了这事儿,将他给得罪死了。

    都是因为方洁在他耳边吹什么枕边风,让他几乎忘了,那个孽障不仅仅是周家的孽障,现在还是秦叶的老婆。

    就算秦叶不喜欢那个孽障,但是只要她一天还是他老婆,别人就不能轻易欺负了她。不然打的那可就是秦叶的脸了。

    “我,老公,这怎么能怪我呢!”方洁十分委屈,“这……你明明不是也同意了吗?而且妈也是同意了的!”

    提到用家法的时候,明明全家上下都是赞同的,怎么现在居然是她一个人的错了?

    “你还说!”周瑾言本身就疼的厉害,被方洁这么一说就更疼了。

    “儿子啊,你怎么样了?”老太太在门外等了好久,听到儿子儿媳妇在里面吵架,便急忙推开门,见到周瑾言身上那两道鞭痕,血肉模糊的模样,心疼的不得了。

    “哎哟喂,这天杀的,我就说她们娘俩就是丧门星,专门克我们周家的。老的好不容易死了,小的又作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这是要害死我儿子,害死我们周家啊!”

    老太太不停的哭喊,周瑾言听着就更疼了,但是碍于老太太是他的亲生母亲,又不能将火气撒在老太太的身上,只能转而骂方洁,“都是你这败家娘儿们,说什么打她几顿没关系,让她长记性,你是怕你老公

    死的太晚咋的?”

    “对,都是你。”老太太看儿子疼的厉害,再看方洁什么事儿都没有。不禁气不打一处来,“你说说你,我儿子被人打的时候,你跑的那么远做什么?他被打的时候,你怎么不上去拦着!”

    “我……”方洁有口难言。

    那可是鞭子啊,而且还带着小勾子的鞭子,被打下去那一鞭子,她一个弱质女流,不要命吗?

    “妈,对不起。我知道我应该及时冲过去的。但是秦叶那一鞭子太快了,我根本就来不及去救瑾言,您要是生气您就打我吧!那一鞭子打在瑾言的身上,疼的却是我的心!”

    房间里的几个老的急的跟热锅里的蚂蚁,门口两个小的却是面面相觑心思各异。

    周艺林摸了摸自己被踹的地方,心里暗想,还好是周以沫踹的,这要是秦叶用鞭子抽的,在床上哭爹喊娘的就是他了。

    看来秦叶是真宠那个死丫头呀,都肯为她得罪世交,以后不能在周以沫面前作威作福了。

    周以倩的脑海里反复播放着秦叶出现的画面,同样是老公,看看人家秦叶对周以沫宝贝的,再看看秦风那个混蛋。

    两下一比较,周以倩越发的讨厌秦风,越发的妒忌周以沫。

    “我亲爱的妹妹,你现在是不是特后悔跟秦叶退婚了?”知妹莫若兄,两人一口锅里吃饭二十多年,谁还不了解谁呀。

    这死丫头财迷心窍了才会被同样财迷的父亲忽悠,不要秦叶要秦风。结果,那小子还没正式跟她结婚就在外面瞎搞还弄的满城风雨。

    这就是贪心的下场,希望她经过这件事之后好好的想想,最好是跟秦风断了,再找个合心意的安安静静的过日子算了。

    “我为什么要后悔?”直接被自己的哥哥当面戳心窝子,周以倩气的差点吐血。

    这个败家子浪荡子,就知道吃喝嫖赌抽,跟秦风一个样。

    “你就嘴硬吧,别以为我没看见。秦叶出现的时候,你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怎么,亲眼看到他抱着别的女人离开,心里是不是特不好受。”周艺林不介意再往周以倩的伤口上撒上一把盐。

    “你们两个冤家,不知道你父亲现在很疼吗?还在这里吵。”门外的声音实在太大,方洁只好出来干涉。

    “不能怪我,是哥哥先挑衅的。”周以倩委屈的很,狠狠的瞪着周艺林。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今天的情况你也看见了,秦叶当我们一家跟仇人似得,我不过是给你提个醒,别好人坏人分不清楚,害的父母流血又流泪。”今天这出,可以说是因为周以倩而起。

    周艺林是在提醒父亲,别只顾骂母亲,罪魁祸首在这里呢。

    “你……我才没有。”周以倩气的脸色都变了,现在父

    亲有火没地发,周艺林摆明了是想将父亲的火往她身上引。

    “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方洁狠狠的瞪了他们两一眼吩咐道,“倩倩也别在家里待着,去秦家看看。逸林你有伤在身,回房间躺着去。”

    “我才不要去秦家。”周以倩扭头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她可还没忘了在秦风那里受到的欺辱。

    是谁说要给自己讨回公道,让秦风道歉,现在她老人家失忆了吗?

    “你……”方洁本想说她两句,但考虑到周瑾言的伤,怕这边跟周以倩争起来惹的他心烦,便由着她去了。

    “妈,你扶我回房,我腿疼的不行。”周艺林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这会就蔫了,靠在母亲的身上,有气无力。

    “你这孩子,不知道你父亲伤的很重吗?我给你叫个佣人扶你吧。”周瑾言疼的哭天喊地,方洁实在是走不开。

    “瑾言这里有我看着,你扶林林回去吧。”老太太心疼宝贝孙子,哪里放心将他交给那些笨手笨脚的佣人?吩咐方洁一定要照顾好孙子。

    “好的,妈。”方洁只得答应,扶着周艺林向他的房间走去,“走吧,小祖宗。”

    “妈,我这可是救你。”周艺林在方洁耳边小声的说,“你还没被那对母子给骂够?”

    提起刚才的事,方洁心里就来气。到底是儿子对自己亲呀,知道心疼她这个母亲,周艺林的一番话,让方洁的心里暖暖的。

    周以沫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她趴在床上,感觉到后背还火辣辣的疼,而大概是趴的太久了,胸前被压着,也是很疼。

    李思思坐在一边忙前忙后的,见到周以沫醒了喜极而泣,“你终于醒了,杀千刀的周瑾言竟然对你下这么毒的手。”

    她也是为周以沫的事去求蒋文轩才听他说周以沫出事了,吓的她当时魂都飞了,跑到医院的时候,秦叶守在这,她不放心,在这里守了三天。

    周以沫眨眨眼,除了疼还是疼,脑子有那么一瞬间是不清醒的,不过后来总算是缓过来了,拉住李思思的手,“哭啥,我……我命硬,阎王怕我克他不收我,死不了的。”

    “你呀,都这样了还说这种话。”李思思擦了把眼泪,心疼的说道。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她记得她昏过去之前,秦叶来周家了,然后救了她。现在自己在医院,是秦叶告诉她的吗?

    “我听蒋文轩说的。”李思思心里还是难受,之前周以沫在周家受尽了他们的欺负,现在好不容易嫁人了,还被欺负。

    秦叶呢,他干什么吃的?他不是s市最牛的人吗?怎么老婆被人欺负也能忍?

    这会李思思见周以沫醒过来了,想的就多了,尤其对秦叶的意见很大

    。

    “他知道了?”周以沫还真是有些意外,她在周家受伤的,知道的人少之又少,没理由蒋文轩会知道。

    蒋文轩过来看望她的时候,她还在昏迷,自然不知道原因。

    不过,这个不是重点,李思思现在就想知道秦叶为什么会任由周家人欺负周以沫,“沫沫,你怎么去了周家?秦少没陪你去?”

    “那群人渣肯定是蓄谋已久要对付我,骗我说前几天我卖给老太太的手镯是假的,老太太被辐射昏迷不醒,将我从公司给骗到周家的。”提起周家,周以沫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恨意。

    这个仇,她是无论如何也要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仙王的日常生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当医生开了外挂〕〔圣墟〕〔诸天尽头〕〔九星毒奶〕〔神秘复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超神机械师〕〔从斗罗开始打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