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娇老公,今晚见〕〔婚不由己:沈少请〕〔如果不是遇见你〕〔重生之最强星帝〕〔韩三千苏迎夏〕〔国民影帝太会撩〕〔一夜强宠:禁欲总〕〔非洲农场主〕〔捡个大明星〕〔静静的你的爱〕〔文娱从综艺开始〕〔韩三千苏迎夏全文〕〔豪门龙婿〕〔直播间的神豪〕〔超级女婿〕〔临神传〕〔仙灵殿〕〔王道寒〕〔妖孽无上邪帝〕〔艾贝尔的黎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妻约:我老婆说得都对 第八十二章他关心她
    聊了一会天后,秦叶接了个电话去了公司,周以沫无所事事的趴在床上刷了一下视频。

    秦风跟周以倩的热度还是很强劲,仍然占据着热收榜的前三。

    不同的是,不再是绯闻,而是报道了他们结婚的消息。周以沫还特意看了一下留言,祝福他们的很多,也有询问他们婚后到哪里去蜜月等等,总之周以沫翻了好几页的留言,基本上没有尖锐的言论。

    花了不少的钱吧,周以沫嘲讽的勾起了唇角。这种东西不看也罢,周以沫将手机扔到一旁睡觉。

    晚上秦叶有应酬,让保姆去给周以沫做了晚饭。也许是在老宅担心白娇他们使坏太过紧张的原因,下午睡了半天的周以沫,刚吃完晚饭,她又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直到口渴,起来喝了水,她拿起手机一看,有微信消息。

    “以沫,身体好些没?我怕你在睡觉,就没给你打电话了。”是陶桃,周以沫请病假的事,陈冉冉在办公室说的酸溜溜的,她那口气分明在说周以沫压根没病,就是仗着秦太太的身份不想过去上班。

    很多同事听后都付之一笑,人都有妒忌心,但也有个度。跟自己实力上下差不了多少的人,也许会有人羡慕嫉妒恨。

    但像周以沫这种豪门太太,他们拿什么去羡慕嫉妒恨?自从她跟秦叶领证之后,连总裁看到她都要赔着笑脸。

    她喜欢上班就上,不喜欢就不来,谁敢有意见?

    可笑的是陈冉冉那个心机婊,还想借这件事煽动大家跟周以沫对立,办公室是不缺乏舔狗,只不过,现在舔狗添的也不是她而是周以沫好吧。

    得罪陈冉冉,大不了在工作上她给点脸色看。得罪了周以沫就是得罪了秦叶,账谁都会算。所以,一得知周以沫病了,很多同事都打电话或者发短信问候了。

    就连梅眉这个陈冉冉的第一舔狗也偷偷的给周以沫发了信息,陈冉冉知道后,气了个半死,而陶桃则拍着她的肩膀说,“孺子可教!”

    当然,在那些同事之中,问候最多的要数陶桃跟张浩然了,几乎是每天都问。

    周以沫回复陶桃之后,又看了下同学群,这几年也不知道从哪刮来的风,同学群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从小学到大学,甚至连幼儿园都有群,没事就发红包,抢红包。

    其实除了高中大学,其他的群里的同学,周以沫基本不记得几个,也不知道这些人每天怎么能聊的那么热乎。

    今晚的高中同学群好像格外热闹,周以沫看到有人艾特她,点开一看,便发现一群人正在恭维一个人,那人则一直都在发照片,各种国外的生活照,有单人的,也有男女的情侣照。

    照片上的女人年轻漂亮,打扮时髦,她依在英俊的男人怀里,戴

    着大大的太阳镜,却遮不住脸上的幸福和笑靥如花。

    周以沫一看到照片上的人,先是一怔,随即脑海里顿时就像有什么爆炸了,“轰”的一声,隐藏在心底深处多年的耻辱与怨恨瞬间喷涌而出。

    这两个人,男的是锡明洋,女的则是她高中到大学的同学曾爱爱,李思思跟周以沫说过,锡明洋跟周以沫表白的时候,锡明洋的母亲忽然出现,其实是曾爱爱通风报信的。

    那时候,因为周以沫跟曾爱爱走的近,锡明洋筹备那次世纪大表白的时候,有请她帮忙,她便借此机会将那件事给捅给了锡妈妈。

    原因很简单,她早就暗恋锡明洋了,接近周以沫跟她做朋友,也是因为锡明洋。她家的家庭条件比较好,在锡明洋出国后,她也跟着出国了。

    开始周以沫还不相信,后来同学圈里传出很多谣言来,说他们在国外已经同居了。再看到这些东西,周以沫就算是想给他们开脱都找不到理由。

    周以沫握了握拳头,曾经她真心以待,却也正是被他们伤得最深。紧紧地闭上眼,眼眶通红,攥着手机的手指都泛了青色,刚刚她也看到了,艾特她的人正是曾爱爱。

    所以,曾爱爱是在向她炫耀?

    周以沫闭了闭眼睛,压下心头那一抹恨意,再睁开眼睛时,她看着微笑着搂着曾爱爱的男人,此刻心里只觉得讽刺,锡明洋究竟有多不要脸,才会一边和曾爱爱秀着恩爱,一边给李思思打电话说还爱着她,并且还亲自去找她?

    没有再看下去,她不想再看到那两张脸,她会觉得恶心。

    这时,微信提示音响了一下,周以沫原本不想看,但也不知道怎么,她在锁手机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刚好瞥了一眼,于是,秦叶两个字蓦地撞入眼帘。

    周以沫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都快十一点了,他怎么突然给她发起了微信?

    点开了对话框,便见他只发了两个字,“睡了?”

    犹豫了一下,回复道:“还没。”

    她等了一会,见秦叶没有再回应,这才松了口气,将手机放在了一边。

    仔细回想了一下跟秦叶相识的点点滴滴,除了那次逼她签合同结婚霸道些以外,别的时候都还过的去。

    尤其是,他还救了她,还给她做饭吃。他可是堂堂的秦少耶,亲自下厨,啧啧啧,真老公只怕也没有几个能做到的。

    要说,他这个人除了冷点外,其实也还真不错。

    呸呸呸,周以沫想些什么玩意呢,思想健康点好吗?

    这时,手机又响了。

    “身体好点没?保姆有没有给你上药?”距上一条消息已经过了十五分钟,秦大少爷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嗯,已经上过了……你不用担心。

    ”原本她不想打最后几个字的,但是鬼使神差的,她还是按下了这几个字。

    这次,秦叶回的很快,“早点睡!”

    “你也别太晚,少喝点酒。”周以沫趴在床上,咬着唇纠结着,按下这几个字后,她又觉得不妥,连忙又给删了。因为她看这对话,怎么看怎么像个管家婆。

    可是不回又似乎不礼貌,她又重新编辑了。但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该这么回。

    正在想词,但不知道是不是心慌的原因,手一滑,竟然给发出去了。

    太丢人了,周以沫条件反射的丢掉手机。

    “嗯,知道了!”秦叶秒回。

    完蛋了,周以沫只觉得心房那里像是有只小鹿,到处乱撞,让她心烦意乱,她索性关了手机,眼不见心不烦。

    与此同时,s市中心最繁华地带,一家名叫神话的高级会所内,高档安静的包厢,烟雾缭绕着。

    “秦少,你这一晚上都盯着手机,有些不正常啊,是不是看上哪个妹子了?”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拿着一杯红酒,眯着眼睛看着正低头看手机的秦叶嘿嘿笑,“我这会所里的妹子虽然不出、台,但个顶个的漂亮,以秦少的魅力,随便看上哪个妹子,那妹子还不哭着喊着要爬霍少的床?”

    “蒲哥,你就瞎掰掰吧,你这里的姑娘也叫漂亮?说老实话,这资质真是不如以前了!”说话的是蔡家明,说的很是唏嘘,“几年前那才叫环肥燕瘦,个个如花似玉啊。”

    “说的也是,现在不像以前,生意不好做了。”蒲志刚感叹道:“上面查的紧,钱少了,漂亮姑娘们也不来了。”

    “对了,我记得几年前你这有个小姑娘,一到周末就来跳舞的,那真叫一个水灵漂亮,怎么后来就不来了?”蔡家明一脸怀念。

    “是啊,那小姑娘确实漂亮,舞跳得也好!”蒲志刚点头,又看着秦叶笑道:“秦少你是没看见,要不然你肯定也会喜欢那小姑娘的!你都不知道,当初好多人就是为了看她跳舞来的,一到周末,我这里连站都没地方。”

    “是吗?”秦叶等了半晌,见也没消息来,也就放下了手机,拿起桌上红酒啜了一口品着,他似乎并没有在听蒲志刚与蔡家明的对话,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三个是同学,不过,秦叶跟蒲志刚没有跟蔡家明走的近。蒲志刚家里有些门路,毕业后就开了这家会所,蔡家明是个玩家经常来。这家会所一开始做的也是风生水起,不过这两年因为政策原因,走了下坡路。

    秦叶不好此道,蒲志刚以同学为名多次邀他都被他拒接了。今天他拉上蔡家明一起,正好今晚他闲着没事,也就过来了。

    酒也喝了,旧也叙过了,秦叶起身准备离开。

    蒲

    志刚原本也就是为了和秦叶攀交情,霍连城今晚肯赏脸过来,已经让他喜出望外,而且时间也确实不早了,他也不好再留秦叶。虽然他也叫了几个会所的花魁过来,打算伺候秦叶,但自始至终,秦叶正眼都没看那几个女人一眼,蒲志刚就知道肯定是没看上。

    蒲志刚一想也就明白了,秦叶何等家世,什么样的绝色美女没见过,他会所里的这些女人档次确实低了,眼珠子转了转,蒲志刚突然计上心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仙王的日常生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当医生开了外挂〕〔圣墟〕〔诸天尽头〕〔神秘复苏〕〔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剑来〕〔相府嫡女:王爷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