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梦后我成了大佬〕〔我可以点化万物〕〔重铸刚明〕〔我的生活能开挂〕〔重生之网络争霸〕〔万界武侠大冒险〕〔地球经史〕〔倒霉特使〕〔不灭神莲〕〔从雾隐开始看世界〕〔我真没想当救世主〕〔我成了二周目BOSS〕〔重生之翻天记〕〔三国锋狼之签到成〕〔一卡在手〕〔贞观俗人〕〔世界之罪〕〔从火影开始签到〕〔群剑引魔传〕〔凌天剑意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第二百五十六章 纸飞机、魔法师和愤怒的苹果
    早晨六点五十八分,在手机定的闹钟响起前,米乔便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起。

    对于一个长年沉浸于技术的宅女而言,日夜颠倒已是习惯,以前她这时候经常都是还没睡觉。

    睡前看日出,睡醒看日落,对她来说是常态。

    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她每天都按着所在这家企业的上班时间来安排作息,相当规律,虽然算起来她其实不算是这家企业的人。

    在主卧的洗手间里洗漱好、换完衣服后,她便拿上自己的电脑包,走出了房间,和早已“整装待发”的高助理一起离开。

    在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高助理把车停到路边,然后去早餐店买早餐。

    虽然之前高助理说过每天早上可以提前把早餐买回来,但米乔第一天去实验室的时候听几个研究员都提起过那家公司附近早餐店的早餐味道很不错,所以她就让高助理早上去公司的路上,顺道到这家早餐店来买下早餐。

    在高助理排队买早餐的时候,米乔从包中拿出自己的软皮笔记本,取出里面夹着的一张纸,眯着眼睛看起来。

    这张纸明显是某个b5笔记本上拆下来的,上面密密麻麻地用黑色中性笔画了一堆堆各种样大小和弧度的圆圈或线条,而且布满折痕,看起来之前被折成过复杂的形状。

    前几天的早晨,她无意间发现了阳台上有一只纸飞机。

    她的第一反应,自然是附近的住户没素质,乱射纸飞机,本来想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但拿起来后,却被那纸飞机的折法给吸引住了。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种折法,折得很繁复,但看起来却并非是单纯为外形好看而繁复,这纸飞机依然有着非常优秀的空气动力学结构,几个复杂的折点似乎为了进行配重而设计,这让它看起来竟有种别样的“工业美感”。

    她拿到房间里“试飞”了一下,发现确实飞得十分地平稳,于是这纸飞机的来源范围,便要扩大到周边几栋楼的12层及以上楼层的人了。

    于是米乔没有立刻把那纸飞机扔掉,而是拆开来研究这飞机的折法,她并没有觉得这纸飞机有什么怪异,只是单纯看到一种新的、不错的折法,本能地就想学一下——虽然她本身其实对于折纸飞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兴趣。

    正常情况下,学会怎么折后,这纸也就扔掉了。

    但在拆开那张纸后,米乔却又发现了纸上乱涂的一堆圈圈和弧线,乍一看像是有人胡乱涂画的,像是在试下中性笔出水顺不顺一样。可多看几眼,又觉得这些圈圈和弧线,并不像是随手乱涂画的,有种莫名的……美感?

    她尝试着在其他的纸上模仿着画出同样类型的圈圈和弧线,愈加发现这些图案的难度。

    于是就这么琢磨着,这张纸就被她随手夹在了一本软皮本里,这几天偶尔拿出来看过两三次,想着这些图案到底代表着什么。

    不过她虽然有了很多的猜测,但却一直也没有一个靠谱的答案。当然,在她的猜测中,最大的可能性依然是——这些图案就是有人瞎涂画的,画下这些的人自己都不知道在画啥。

    高助理买完早餐上车,将袋子递给后座的米乔,扫了眼她手中那张画着怪异图案的纸张,虽然有些好奇,但一句话都没有问。他很清楚自己的工作是什么,只做职责范围内的事,限制好奇心,是他在做这份高薪工作时就知道的准则。

    接过早餐后,米乔把那张纸重新夹回自己的软皮笔记本里,然后随口问道:“高助理,我如果想查下咱们现在住的那个小区里其他住户的信息,有没有办法?”其实她自己动手也有办法查得到,但她之前就答应过“良先生”,除非得到他的允许,否则不会在网络进行超限度的活动。

    听到她的话后,高助理点了点头:“明白了,我去办。”并没有问她为什么要查这些信息。

    ……

    星城市。

    刘诗铃这两天在幼儿园里没那么频繁地翻硬币玩了,一方面是幼儿园的老师跟她妈妈反应了,希望她能少玩甚至不玩硬币。因为幼儿园里最近掀起了一股“硬币风”,几乎每个小朋友都带着枚一元硬币,经常看到有小朋友拿着硬币在把玩。不过可不是每个小朋友都有刘诗铃玩硬币的技巧,绝大多数小朋友,硬币在手背上都放不稳,更别说用手指翻动了,所以经常可以看到弯腰到处捡硬币的小朋友,以及听到那清脆的硬币落地声,还经常有小朋友因为分辨不清哪枚硬币是自己的而吵架、闹矛盾。

    另一方面,却是刘诗铃自己除了翻硬币外,也找到了另一个玩弄硬币的办法。

    她发现她现在可以控制着光头叔叔给她的两枚“魔法硬币”,让它们紧紧贴在自己身上。

    比如把硬币放在手掌心上,然后翻手向下,可以让硬币“粘”在掌心而不掉下。甚至有时候状态好时,她可以距离那硬币2、3厘米的距离,就直接把它吸到掌心上。

    因为光头叔叔交代过她,会“魔法”的事情要保密,所以她只能在其他人没注意她的时候玩一玩,也不会在人前显摆。

    而且她在用这种方式玩硬币的时候,偶尔还会造成一些异象,比如活动室里的灯光出现微弱的明暗交替变化,教室的喇叭出现杂音,投影仪的画面有些干扰等等。

    所以在幼儿园的时候,她也不太用这种方式玩硬币,更多是晚上在被窝里练习。当然,她并不知道,每当这时候,隔壁屋里用手机玩游戏的诗铃妈妈看着460的网络延迟有多崩溃。

    除了硬币外,对那张已经布满折痕的“魔法a4纸”,刘诗铃同样有新的感应。

    她现在隐隐觉得,有些时候,好像有一根线连在她和那张魔法纸之间。

    所以当她把那张魔法纸折成纸飞机扔出去后,可以在空中微弱地控制着飞机的方向和飞行趋势。

    原本纸飞机只能飞10米远,在她的控制下,或许可以飞到18米甚至20米,原本飞行的趋势是向右前,在她的控制下或许可以变成正前。

    而且隐隐约约地,她发现和她自己所折的部分普通折纸之间,好像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好像也有一根更细的丝线把她和那些折纸给联系在一起。

    但或许是这些“丝线”太细太弱了,她不管怎么用力,都没办法对那些折纸造成丝毫实际上的影响。

    不过这种发现,依然让刘诗铃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她觉得自己又开发出了新的“魔法领域”。

    如果在下次见到光头叔叔之前,自己能够掌握这种新魔法的话,一定可以让光头叔叔大吃一惊。

    所以,现在她虽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其实目光一直锁定着不远处一位同班小朋友桌上的一只双头纸鹤——她只知道这是她折的,至于具体是什么时候折的,已经记不得了,反正能够隐约地感觉到自己和那纸鹤之间的“丝线”。

    刘诗铃眼睛慢慢地眯起来,集中意念,想着让那纸鹤动起来,动起来,慢慢动起来,只要动哪怕一丢丢就行。

    但盯了半天,盯得她视线都有些模糊,甚至有些眼花了,想流眼泪了,那双头纸鹤也没有一点动弹。

    就在她想要放弃,揉揉眼睛的时候,那纸鹤忽然离开了桌面,然后直往她而来。

    刘诗铃愣了一下,然后就听到一个有些怯怯的声音响起:“刘诗铃,这个纸鹤是我用娃娃跟小雪换的,你如果不同意,我就还给她。”

    她这才发现,那双头纸鹤的身上,有两根小手指轻轻地捏着,生怕接触的部位太多,会碰坏了一般,而那两根小手指的主人,则是站在她桌边,一脸忐忑表情的漂亮小女孩。

    刘诗铃知道,这是他们这个班级里最受欢迎的小朋友之一,不仅本身长得可爱漂亮,唱歌、跳舞都很厉害,还会用英文唱歌,而且总是有新衣服、新玩具,小朋友们都爱和她一起玩。

    当然,那是以前。

    现在最受欢迎的肯定是刘诗铃了,不过她其实对这一点并不太在意,现在她的目光已经是“魔法世界”的星辰大海了,是要努力提升自己,早日拥有能够帮上光头叔叔的能力。到时候,或许她就可以和光头叔叔一起去猎杀那些怪物了。

    而其他的小朋友,则是她需要保护的群众。

    嗯,光头叔叔用弓箭,她用魔法,就像是动画片里的精灵射手和人类魔法师一样。

    刘诗铃的小脑瓜带里一边yy着自己身穿红灿灿、镶金边的魔法袍pk怪物的景象,一边对桌前的漂亮小女孩说道:“我给她的就是她的,她给你那就是你的,我没有意见。”

    漂亮小女孩松了口气,露出了一脸灿烂的微笑,脸颊上出现了两个可爱小酒窝:“谢谢你!刘诗铃!”然后拿着双头纸鹤回了自己的座位,仿佛那只纸鹤不是她用价值不菲的芭比娃娃换来,而是刘诗铃送给她的一般。

    看着女孩的背影,刘诗铃也是微微一愣,吸了吸鼻子,心下感叹:

    她笑起来真好看啊!

    还好我会魔法。

    ……

    “小苹果”的房间里,除了安静地坐在书桌前“看”一本盲文书的“小苹果”外,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在“偷偷”逗弄着鸟笼中的金闪闪。

    “不要用手指去碰它,‘金闪闪’大多数时候很胆小,但如果把它惹火了,它会啄你的。”小苹果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没有啊。”小男孩瞪大眼睛看着她说道。

    小苹果没说什么,继续用手指摸着盲文书进行阅读,但实际却是在通过“寄物感知”的方法在感知周围的情况。现在这个感知方法,给与的反馈信息已经越来越多,让她用得越来越得心应手。

    这个小男孩是他父亲堂弟的孩子,也算是她的堂弟,今天是和他哥哥、母亲过来做客的。

    他哥哥明年要考大学了,似乎有兴趣考李洋任教的这所大学及其专业,所以来走亲戚,拜个早年,顺便“咨询”一些情况。

    现在他哥哥、母亲和小苹果的父亲在客厅聊天,他则跑到小苹果的房间来看“金闪闪”了。

    这男孩过往给李洋的印象挺好的,是个很乖巧听话的小男孩,每次见面的时候都很有礼貌,从他母亲那听到的也都是好话,所以觉得让她跟女儿一块玩没什么问题。

    但很显然,这小男孩并不像在其他人面前表现的那么乖巧,在被小苹果说了一句后,他依然拿手去逗鸟笼里的“金闪闪”,甚至想去揪它的羽毛。

    “不要用手碰它!”小苹果再次开口,这次语气已经带了一丝的严厉。

    男孩收回手后,瞪大眼睛看着小苹果:“我哪有碰它,我坐在这里看手机,根本没有动过呀!”

    “不要说谎。”

    “我哪有说谎,你又看不到,你凭什么说我有动它?”就在说这话的同时,他还故意伸手往笼子里去碰金闪闪,不过这次金闪闪没有躲,回头一啄,差点啄到他的手。

    小苹果起身,直接走过去把金闪闪的鸟笼提了过来,放在自己身边。整个动作非常快速,一点也看不出视力有障碍的样子。

    那小男孩也看得一愣,下意识地伸手在小苹果面前晃了晃。

    小苹果并没有和这种熊孩子相处的经验,秀眉微皱了一下,但还是没有说话。

    小男孩没有再去弄金闪闪,眼睛在小苹果房间里四下梭巡着,看到了那放在桌边的cpu木雕,好奇地伸手去拿。

    “不要碰那个。”小苹果无奈出声,然后提前把那cpu木雕拿回来,收到抽屉里。

    小男孩瞪大眼睛看着她:“你并没有瞎吧?”

    小苹果没有理他。

    小男孩若有所思道:“我知道了,你为了不去学校,故意装瞎!”

    小苹果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没有说话。

    “把你刚刚那块木头借我看下,不然我就告诉叔叔,说你其实没瞎!”小男孩自以为抓到了这位堂姐的把柄。

    小苹果插在外套口袋里的右手紧紧握着那个小黄人木雕,忍耐着自己的情绪,她现在只希望时间能过快点,让这个堂弟赶紧走。她并不想叫父亲来处理,虽然她知道父亲一定会向着自己,但到时候因为这点小事和亲戚闹起来,万一坏了父亲的名声的话,是她不想看到的结果。

    不过小男孩并没有因为她的沉默而偃旗息鼓,反而是一边盯着她,一边偷偷伸手去开那放着cpu木雕的抽屉。

    通过“寄物感知”,小苹果自然查知到了这个动作,她有些出离的愤怒了。

    这一刻,她的脑子里冒出了个想法,下一瞬间,在小苹果的思维感知领域内,一个“八臂八眼的怪物”仿佛受到感召般,脱离了那囚困它的牢房,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头顶着天花板,俯瞰着那小男孩。

    小苹果抬眼看向了和她相聚不过一米多的小男孩,表情冷漠,眼中更是冰冷,仿佛有乌云在汇聚,雷霆在酝酿。

    虽然她实际上依然什么都看不到,但眼睛却准确地锁定住了小男孩的双眼,和他有了瞬间的“对视”。

    小男孩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呆滞。

    在意识中,小苹果在即将要给那出现在身边的“八臂八眼怪物”下“命令”的前一刻,忽然想起了向坤曾经跟她说过的一些话,想起了父亲过往对她的殷殷教导,怒气慢慢地平息,那“八臂八眼怪物”也好似从来未曾出现一般,在她的感知领域内瞬间消失。

    小男孩猛地回过神来,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冷汗,有些茫然地看了看眼前正端坐着“看书”的小苹果,莫名地感到有些心慌。

    “你喜欢听相声吗?我给你讲段相声吧。”小苹果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

    小男孩不知道怎么回答,愣愣地点了点头。

    然后小苹果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起她过往听过的一段相声,是以数学为题材的新时代相声,而与此同时,在她的感知领域中,有十三个小黄人凑在身边,似乎在帮她演绎着这段相声,在房间中到处奔走。

    不久前,在向坤的刻意引导下,小苹果终于通过她手中的那个小黄人木雕,在那特殊的感知状态下,与其他在向坤那里的十二个小黄人木雕建立了深度联系。

    就像当初感知到“八臂八眼木雕”时,她觉得感知到了一个多臂怪物。在感知到十二个小黄人木雕时,她则是感知到了十二个欢乐无比的小黄人。

    她是知道向坤做了那么多个小黄人木雕的,所以这次的感知,也让小苹果一下意识到,她之所以能在那特殊的感知状态下,感知到这些各种各样、仿佛不存在于他们这个世界、这个维度的“怪物”,很可能是因为向坤。

    向坤很可能就是那些怪物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出入口,也是她那特殊感知能力的源头。

    在有了这个念头和想法后,她发现自己不再只是能感知到那些“怪物”了,那些“怪物”甚至能够响应她的“召唤”,来到她的身边,只是持续的时间不会非常久,整个过程需要她保持着高度的注意力。

    小苹果短短一个相声,不过五分多钟的时间,就让那小堂弟笑了几十次,完完全全地沉浸到了她所营造的氛围里。

    不过这个笑声也吸引了外面客厅李洋的注意,他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其实不太喜欢和不很熟的人接触,虽然那是自家亲戚,但来往的次数不多,她并不熟悉。所以觉得聊得差不多了,便很巧妙地提出自己一会还要去学校开会,于是那堂弟妹也知趣地起来准备告辞。

    在叫小儿子出来后,他妈妈也是奇怪地问道:“你刚刚和你小俊姐姐聊什么呢,笑得那么开心?”

    小男孩还没来得及回答,拿着盲杖起身走过来一副要一起送客模样的小苹果却是抢先笑着道:“我在讲一些有关数学方面的趣事,小弟对数学真的很感兴趣,也很有天赋,婶子寒假可以给他报个奥数竞赛班,多给他买些参考书,一定不要让他浪费了这个天赋!”

    “我……我没……”小男孩听得目瞪口呆,张嘴想反驳,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驳。

    他老妈倒是听得很高兴,连连点头答应。

    “他最开始可能在兴头过后会打退堂鼓,婶子你和九叔作为家长,一定要帮他坚定住信心,千万不能让他半途而废,日后后悔,埋怨你们也埋怨自己,浪费了他的天赋。”在他们一家三口出门的时候,小苹果还在苦口婆心地说道。

    李洋教授也随口说道:“你们那里我知道有个奥数班办得不错,有几个老师是全国都有名的,回头我把电话发给你。”

    “放心吧三哥、小俊,我一定不会让这小子偷懒的,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望子成龙的母亲感激地回应道。

    她的身后,年长的男生正斜眼看着表情呆滞的弟弟,憋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精灵掌门人〕〔皇兄万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