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年小妖爱上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氪金剑仙李太白〕〔近身狂婿〕〔万界之我是演员〕〔我真是个律师〕〔大神你人设崩了〕〔万界鸿蒙道主〕〔阿拉德的不正经救〕〔穿越从武当开始〕〔邪君的第一宠妃〕〔情深入骨,傅少的〕〔狂婿之死神归来〕〔我有一个搞笑的系〕〔被影视耽误的歌神〕〔李飞的搞笑日常〕〔决胜新金融时代〕〔星际大佬她只想种〕〔大明最后一个狠人〕〔这个学渣不简单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第二百六十四章 帮我查个人
    第二百六十四章帮我查个人

    向坤装作起夜尿尿,去洗手间转了一圈,冲了水后出来,凑到自成旁边看了一会,在他们再一次被团灭,水晶被推掉后,摇头说道:“我帮你玩一把?”

    自成奇怪道:“你不睡觉了?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没有,今天在飞机上睡多了。”向坤说着,接过自成递过来的手机。

    虽然工作后,向坤就基本没怎么玩过游戏了,但在大学的时候,他玩游戏的水平还是挺不错的。每玩一款游戏,都会先对这游戏的职业、技能设定做些研究,每打一个副本都会先对每个boss的机制进行解析,学习攻略,总结技巧。

    所以以前打团的时候,向坤大部分时间都是指挥,也总是能玩所有职业,缺什么就补什么。

    在自成的印象里,向坤在玩游戏的水平上就是比自己强,当向坤提出要帮他打一把的时候,立刻欣然答应,把手机塞到了他手里。

    而且自成也确实是和张倩、杨婕他们几个玩了这么几把,累得不行,拇指肚都搓肿了。

    向坤拿过手机,摘掉耳机,改为外放。

    张倩几人显然还不知道这边玩的已经换了人,一边排队,一边还在语音里讨论着上一局的情况。

    “小婕,你打野真的不行,下一局我打野,你还是去打上单。”说话的是张倩。

    “姐,你打辅助吧,选个肉点的,张飞好不好?”这是杨拙。

    “要不……我打辅助吧。”小声说话的是杨拙的女友小敏。

    杨婕有些气急败坏,对张倩反击道:“你打野也没有比我打的好吧!我1杀5死,你可是2杀9死,算净贡献,你是-7,我可是-4。”

    “你个亚瑟打野,死的少是正常的吧,而且你杀的那个人头,还是从我这抢走的呢。”张倩反驳道。

    “好了好了,我们真的要争这个么?”杨拙无奈道,明明她们俩就在一个房间,怎么还要在语音上吵。

    四人正说着的时候,忽然发现自成的号直接秒选了阿珂,召唤师技能也是惩戒,这是摆明了要玩打野了。

    “刘哥打野也好,那还是和第一局一样,我玩辅助游走,老姐玩上单,倩倩姐打射手,小敏还是去中路,这局好好打,不管赢了输了都睡觉。”杨拙担心张倩和杨婕又提出什么异议,赶紧选了个牛头确定。

    向坤其实从来就没有玩过王者荣耀这款游戏,他换了这么多部手机,就基本没有装过手机游戏。

    不过没吃过猪肉,却不代表没见过猪跑。

    他见的猪跑可太多了!

    这款游戏实在太火,他之前在各个咖啡厅之类的场所练习感官信息收集和处理能力的时候,就经常遇见有人在玩这游戏。

    即便没有刻意地去关注这款游戏的细节,长时间、碎片化的信息收集,也让他有了一个基本的认知,对游戏的机制、技能、战术有些了解。

    而且以前也是玩过lol、dota这些moba游戏,游戏模式并不陌生。

    刚刚在进入“超感状态”的间隙中,他也下意识地关注了几次自成的游戏情况,对这个游戏建立了一个基本的“认知模型”。

    这也是为什么他选择阿珂这个英雄的原因——刘闯刚刚玩这英雄最多,他对这英雄的信息收集的也最多。

    当然,向坤也并没觉得自己现在接手这个游戏,就能一个打五个,就能带张倩他们翱翔、起飞,哪怕他们打的级别不高。

    他帮自成玩这局游戏,主要只是要试验一下,依靠对碎片信息收集建立的认知模型,能够反向支撑他进行到什么样的操作。

    另一方面,也是要看看,他是否能通过对其他四人的认知模型,来对他们游戏中的行为进行一定程度的预测、判定。

    游戏一开局,向坤的阿珂和杨拙的牛头都被对方抱团来反野的四个英雄给干掉了,赶过来支援的亚瑟杨婕,也跟着gg。

    于是不仅上半区的野区被清空,人头也变成了0-3,开局大惨。

    “完蛋,又遇到高手了。”小敏在语音里哭丧着道。

    “稳住,我们能赢。”一直充当指挥的杨拙也不说话了,只是发了个系统提示音。

    开局不利,向坤却并不担心。

    刚刚上手这一下,已经让他明白,仅靠碎片信息的收集,仅靠“看过猪跑”,建立的认知模型并不能让他马上成为高手。毕竟现在对场上双方总共十个英雄的技能、被动机制,都只了解个八成左右。对技能的伤害、装备的加成、等级的加成、野怪和小兵经验的数据等等,认知模型和实际出现了一定出入。

    但是在这一场小团战后,他的认知模型迅速地进行了修正,并且也对那四个出现的对方玩家的操作习惯,有了一个基本的认知。

    随着游戏的进行,向坤的认知模型迅速地完善,在十分钟的时候,就已经可以通过小地图,准确地“预知”敌方英雄的运动趋势,知道他们在什么时候想做什么。

    至于己方张倩、杨婕等人在团战时的打法、站位,他同样也有一个非常清楚的判断和预知。

    这些都是建立在对他们四人的认知模型基础上,不同性格的人,在玩游戏的时候,都会有不同的对应行为。而且这些行为,也可以反过来,补充平常的观察信息,完善向坤对他们的性格认知。

    就好像张倩,在游戏里打法就明显更加地激进、冒险,但在危急的时候,依然还能保持相对稳定的操作,心理素质比较好。不过有些时候会太过行险,比如越塔击杀,很容易就没计算好血量,敌人没干掉,自己也gg;

    杨婕在没有发生战斗的情况下,正常发育时,思路还是比较清晰,操作也是中规中矩的,但一旦打起来,就很容易上头,失去理智,只盯着残血追;

    杨拙的观察力不错,对游戏也比较了解,而且有牺牲精神,不会过于专注于自身数据,而会把全场的胜负放在首位;

    根据他们玩游戏的风格,再综合他们具体的操作水平,向坤在团战的时候,能够一定程度提前预知到双方站位,以及开始团战后,各人的反应,然后快速地给出方案,综合自身的经济、伤害、操作,看自己该如何切入战场,发挥最大的影响。

    从头到尾,他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但玩起来,每次团战,却像所有人都在听他安排进行一般,连对方的行为都像是被他控制。

    于是从十三分钟后,一直被压着打的向坤他们,开始了反击,最后一波团战惊险获胜,成功将对方团灭后,虽然他们的总人头还落后,但却成功推掉了对方的水晶,拿下了这场胜利。

    对方水晶爆掉后,杨拙的语音忽然响起:“阿珂是向哥玩的吧?”

    在向坤边上看得满脸激动的自成愣了下,然后故意说道:“当然是我玩的啊,为什么说是向坤?”

    “嘿嘿,如果是刘哥,刚刚三杀的时候,肯定已经得意地放话了,不会这么安静。而且看阿珂这风格,感觉就像开了全地图一样,知道对方每个人的位置,总是能在恰到好处的时机出现,比较符合我向哥思维方式。嘿嘿,刚开始死的那三次,应该是刘哥玩的吧,八分钟、九分钟的时候变成向哥来玩,操作的差别太大了,我玩辅助跟在你边上,看得最清楚了!”杨拙十分肯定而且带着一丝得意的说道。

    自成一呆,旋即又委屈又愤怒地说道:“哎你个小杨真是太区别对待啦!怎么就死的三次是我玩的,后面三杀就向坤玩的?明明从头到尾都是他玩的好不好!!!”

    然后是杨婕和小敏惊讶的声音响起:“真的是向坤/向哥玩的?”

    张倩说道:“来来来,向坤再来一局啊!”

    “来个毛线!赶紧睡觉了啊你们!明天还去不去景区了?说好了,要是起不来的,就自己在酒店待着吧,我们可不等的!”向坤说着,将手机还给了自成。

    他知道自己如果继续玩下去,随着认知模型的飞速完善,玩得会越来越来。不过通过这游戏的实验已经达成,没有必要再玩了。

    ……

    铜石镇某个占地极广的自建别墅内,穿着丝绸睡衣、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刘飞宝坐在书房内,用平板电脑翻看着下午让人查的一些信息。

    下午他的座驾在路上和人追尾后,发生了一些小小不愉快。

    虽然他的贵客齐总“严正警告”了他,让他不许去报复,但他还是忍不住心底的好奇,偷偷地吩咐了手底下的雇员去查一下。

    当然,他特别交代了,什么都不要做,也不要让对方发现。

    齐总对他的“警告”,还是很有威力的。真让齐总不快,这次的合作黄掉的话,那他恐怕连过年都过不好了。

    不过在铜石镇,他要偷偷查几个外地来的人,还是没什么难度的。更何况还知道了他们两辆车的车牌,查起来就更容易了。

    陪齐总吃完晚饭后,就有消息传过来了。不过他晚上一直在陪同齐总,所以也没功夫去查看。一直等到把齐总安顿好,他回到家来,才一个人到书房查看发送来的消息。

    刘飞宝的人,直接通过酒店的关系,确定了那两辆车的位置,然后再通过酒店的系统,找到了新入住的那八个人的信息。

    刘飞宝的人甚至用手机拍了酒店显示器上八个人的登记信息,然后通过他们的身份证,又查到了这八个人的工作信息和部分直系亲属的信息,整理到了一个文档中。

    看到张倩的名字后面那几个头衔,以及所属公司的股份关系,刘飞宝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表情微有些紧张。

    “是张宏朴的孙女?难怪了……”刘飞宝若有所思地点头,齐总虽然也算是富豪,有钱有势的大佬,自己得仰其鼻息,但和张宏朴、张家比起来,那还是小巫见大巫了。齐总忌惮张家,也很正常。

    不过刘飞宝目光下移,很快又发现了刘闯这个名字后面的title,发现了刘闯所属的公司,以及他父亲的名字。

    开连锁超市的?又一个大佬?

    刘飞宝的表情更紧了,怎么这样身家的两个富二代,到铜石镇来玩,坐着一辆速腾、一辆卡罗拉?

    再往下看,那个叫杨真儿的,虽然家世不如张倩、刘闯,但杨真儿的父亲,就已经是能敲打他的级别了。

    别看他之前牛皮吹得哐当响,说在铜石镇自己如何牛比,他就是道理之类,但他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对一般人可以吓得住,对上这些人,那他一个搞不好就要被人的捶成泥。这三家人加起来,齐总都扛不住,何况是他了。

    其他几人的信息看着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他的雇员还查到了那两个没有住酒店的人,一个叫游猛,一个叫梁玉珑,都是铜石镇的本地人,现在在新步行街那边开饭店。

    但别说齐总有过交代了,就是齐总什么也没说,刘飞宝也不敢有一点去报复的想法。本来只是一点小事,他赔了2000多块也就算是交代得过去了,互相之间后续如果没有交集的话,这事也就这样了。

    把文档关掉,准备起身去睡觉,但刚放下平板电脑,刘飞宝却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他重新坐下来,把平板电脑打开,调出那个文档,看着那八张证件照,眉头微皱。

    齐总齐豪国确实惹不起张家,比身家、比权势、比影响力,都比不过。

    但齐总主动上车的时候,那个叫张倩的女人才刚从前面速腾那边走过来,她并没有跟齐总说过一句话,甚至都未必看清了齐总的样子。

    而以他对齐总的了解,这家伙的性格一向是有点莽的,不至于刚一认出张家的姑娘,就给吓成那样。

    是的,齐总明显是被“吓”到了。

    刘飞宝越想越觉得奇怪,张家是nb,但也没nb到能把齐豪国吓成那样。别说张宏朴的孙女了,就是张宏朴这位商界大佬亲自出现在这,齐豪国也没道理会吓得如此失态。

    更何况,当时的齐豪国,还喝了不少酒,是有点醉熏的状态,更是容易冲动和莽撞,而不是秒怂。

    回想着在车上时齐豪国的表现,刘飞宝的脑海里冒出三个字:见鬼了。

    是的,齐豪国并不像是看到惹不起的人,怂了、溜了,恼羞成怒了,而有点像是见到什么恐怖的东西,直接被吓破了胆。

    那个时候能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那个连锁超市的二代,倒是和他们有直接的推搡,第一个跑出来对齐总出言不逊,但齐总没道理会被他给吓到。

    一切的转折,是从哪里开始?

    那个戴着眼镜的光头高个过来的时候?

    是了,他过来把我们推开后,齐总在我们身后就没了声音。

    再然后,就直接上车,缩在位置上,一副恨不能立刻跑路的表情。

    那个光头有什么问题?

    刘飞宝翻看着平板电脑上,那个名叫向坤的人的信息,第一眼他都没认出来那大头证件照就是下午看到的那个光头大汉。还是后来通过排除法,先确定其他人对应的资料,再仔细看那人的照片,才隐约看出了点相似来。

    祖籍是刺桐市,不算游猛、梁玉珑这俩本地人,是那八个在酒店登记的人中,唯一的本省人。

    看他的家庭、工作情况也都很普通,而且是在it公司工作的?不看这些信息的话,还以为这家伙是健身教练之类的。

    这家伙的力气是有点大啊,他的司机那么高的个、那么大的块,都根本推不过他,直接被一扒拉,就到了一边。

    但要说齐豪国是被这光头给吓的,那也说不过去。

    难道这光头还能是什么洪水猛兽么?或者有什么隐藏身份么?

    下午的时候,他对这光头开口要三千私了的维修费,那是相当不爽,想着一定要找回这场子来。但是现在经过齐总的警告、看过张倩刘闯等人的来头信息后,他已经没有一点怒气,没有任何想要找回场子的想法了,而只有好奇,非常的好奇。

    到底是什么把齐豪国吓成那样的?

    看着平板电脑上那文档记录着的,那八个人常住的城市,刘飞宝拿出手机,找了半天,找到了个号码,拨了过去。

    没多久,手机接通,那边传来了热情的声音:“刘哥!你终于想起老弟我了!”

    “哈哈,秦老弟,这么晚打电话给你,没吵到你休息吧?”刘飞宝笑着说道。

    “哎!这算什么晚啊?你是知道的,我开酒吧的,这时候对我来说,才小黄昏啊!刘哥打电话给我,莫非是打算过来玩?”

    “回头这边事情忙的差不多了,估计会去叨扰你啊!”

    “哈哈,那我就恭候刘哥大驾了!”

    “对了,今天打电话给你,其实是有点事想请你帮忙。”刘飞宝说着,报了个小区的名字,然后问道:“这个小区离你那近么?”

    “呃……还行吧,不算远。”

    “我想查个人,你要是有空的话,看看能不能找人帮我查一查。我这边只能查到一些比较粗略的信息,感觉不是很靠谱。”

    “刘哥……想查什么人?”那边的声音似有些犹豫。

    刘飞宝报了个具体的通信地址:“名字叫向坤,一个光头,戴着眼镜,看起来高高壮壮,好像是it公司的白领,搞技术的。但我觉得这人可能还有些其他什么来头,你如果有门路的话,帮我查一查,当然,要找可靠的人,别被对方发现了。”

    对面一下没了声音,刘飞宝停了一会,又随便找了个借口,补充道:“放心,我不是要对他做什么,其实就是有些好奇而已。那人最近到我们镇上来了,我一个侄女喜欢他,一副非他不嫁的架势,我觉得这光头看着有点神神秘秘的样子,不太放心,所以想查一查。这事帮我办好了,回头我去找你喝酒,你知道我这个人做事是什么风格的。”

    他没有直接承诺给多少报酬,但他知道对面的秦东懂他的意思。

    然而对面依然没有回应,等了快半分钟,就在他都以为通话已经断掉,又喂了两声的时候,对面终于有了回应:“刘哥,你是不是……惹到那个光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伏天氏〕〔精灵掌门人〕〔我真的不是气运之〕〔皇兄万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