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劲天〕〔大明祥瑞〕〔我有座影视城〕〔全服最强散人玩家〕〔我真不是仙二代〕〔全职散人高手〕〔崛起从山谷开始〕〔诸天扮演〕〔我为暴君画红妆〕〔巫在回归〕〔太子妃天天挖坑埋〕〔把异世界神女变成〕〔我的丹田是漩涡〕〔仙凡神宇〕〔斗罗之武魂殿学长〕〔重生之辣媳当家〕〔重生七零之开挂人〕〔道长去哪了〕〔重生八零做大佬的〕〔封印使者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燃情时速 第二百八十章 糟心
    霍家门外,施如锦和霍巍站在车边,看着老佟和计小奇一块从后备箱拿出佟宝宝的东西,打打闹闹地往自己家走去。

    接着,他们又一齐瞧向小陈,小陈把车停进车库,开出自己的私家小吉利,显然疑惑于老板跟老板娘居然一道目送他下班,还迟疑了一下,等瞧见施如锦挥了挥手,小陈才赶紧扬长而去。

    再然后,两人既没有转身回家,也没有商量要不要回家。

    身上裹了羊绒围巾,施如锦也不觉得冷,低着头,脚尖在地上磨来磨去。

    佟家二楼的灯这时亮了,一扇打开的窗户后,传出老佟那两口子跟儿子逗乐的说笑,伴随着孩子开心的“丫丫”声。

    施如锦不自觉地望了过去,那种平凡而幸福的家庭生活,可以望见,却又似乎离她很远。

    身边的人说了句:“回去吧!”

    “你先进去,我在外面透透气。”施如锦回过神,声音平缓地道。

    “不高兴了?”

    “没有。”施如锦摇了摇头,视线从佟家挪了回来,却没有去看跟自己说话的人。

    “你就是不高兴了。”那家伙干脆转身,站到了施如锦面前。

    于是,从离开会展中心,施如锦第一次正眼瞧向霍巍。

    两人对视片刻之后,施如锦无奈地道:“我心情有点糟,现在就想一个人安静会儿。”

    “从刚才你坐进车里,就在躲着我,觉得我糟心?”霍巍问得直白。

    知道被霍巍看出来了,施如锦却还在硬撑:“没有的事,你进去吧!”

    “我哪里做错了,你说出来,我能改的,肯定改,”霍巍认准了施如锦在跟他生气,不过还是猜错了方向:“要是为了刚才那女的……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人。”

    “不能改……就不改了?”施如锦居然霍巍这话给逗笑。

    凝视了施如锦片刻,霍巍对施如锦道:“还是为了退役的事,是吧?我并没觉得勉强,这么多年了,我答应过你的事,有哪件没做到?”

    多少被霍巍的话触动到了,施如锦咬了咬唇,仰起头,望向挂在半空中的一轮弦月。

    “你看着我呀,天上黑乎乎的,有我好看?”一双手伸出来,捧住了施如锦的脸。

    施如锦愣住,目光再次和霍巍碰到了一块。

    “我听你的话,这一次真不跑了!”霍巍的脸贴得很近:“以后我都陪着你,我霍巍绝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施如锦眼神有些闪躲,霍巍态度如此诚恳,却让她心中的不忍越发强烈。

    “你……可以再考虑。”施如锦咬了咬牙,想要让步,话说出口,却又有些后悔。

    “你就是不肯信我?”霍巍眉心皱了皱。

    “对不起,我不是不相信。”施如锦终于对霍巍道了歉。

    问题并不在霍巍身上,施如锦已经为此纠结了好多天,尤其今天又听到邱于庭要离职的消息,施如锦承认,她现在压力倍增。

    霍巍能够结束车手生涯,回到博胜集团,按照霍夫人的遗愿,好好地将公司经营下去,而她也就有更多时间投入家庭……这些都曾经是施如锦设想中最好的解决方案。

    可是这个结果,似乎期待的只有施如锦一个人。

    施如锦现在进退两难,她可以顺水推舟,反正霍巍已经答应回来,一切都会按计划进行,有霍巍坐镇,或许能将邱于庭离开的影响,降到最低。

    可施如锦深深了解,那个迫于约定,放弃心爱事业的霍巍,将会多么不开心。

    “傻瓜,”霍巍明显一直在观察施如锦神色,这时干脆将施如锦抱进怀里:“老佟那家伙都说了,咱们女主外,男主内,我什么时候不听你的话?”

    霍巍的胸膛很温暖,这份温暖似乎有一种魔力,片刻之后,施如锦内心不知往何处释放的郁闷,渐渐平复下来。

    脸埋进霍巍肩膀,施如锦用双臂围住了他的腰。

    “妈!”霍巍冷不丁叫了一声。

    施如锦忙转过头,才发现是魏芸出来了,不免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松开了霍巍。

    “我还在说呢,刚才听到停车的声音,怎么两个人就不进来。”魏芸眼睛闪了一下,随即笑着催道:“好了,都进屋吧!”

    “这两个人,大晚上跑外头腻歪,老夫老妻的,演给谁看呢!”隔壁那栋别墅,有人在楼上吼了一嗓子。

    施如锦朝着声音方向瞧过去,佟家二楼的阳台上,老佟趴在栏杆边,正一副看戏的神情。

    “你怎么想的,跟他做邻居!”施如锦故意埋怨了霍巍一句。

    “是他非要缠上来!”霍巍说着,不知道从地上捡了什么,冲老佟那头扔了过去。

    眼瞧着老佟先是往后一退,转头跑回了家里。

    施如锦和魏芸都笑了起来,霍巍将手里抓着的一块小石子扔到地上,说了句:“这小子没种!”

    霍巍照旧晚上要训练,看时间的确不早,便先进去了,施如锦跟在魏芸后面,一块走到客厅。江启山休息得早,已经回了房,客厅的电视开着,沙发上放着魏芸刚开始打的毛衣。

    “你们要不要再吃点?”魏芸问了一句。

    施如锦回道:“都吃过了。”

    说着话,施如锦便坐到沙发那边,十分想跟魏芸聊一聊。

    “要说什么?”魏芸显然了解施如锦的想法,问了一句后,便坐到施如锦旁边,先是从茶几上拿了一副老花镜戴上,随后低头织起了毛衣。

    施如锦一直看着魏芸,她戴老花镜的样子,施如锦今天头一回见到,心情不免有些复杂。

    魏芸已经是奔六十的人了,可在施如锦心目里,她依旧还是当年那个见谁都笑盈盈,说话大声,走路带风的,年轻漂亮的护士阿姨。

    “这孩子,盯着我做什么?”魏芸终于注意到,施如锦在瞧着她。

    “眼睛看不清,就别再打毛衣了,外面都能买到的。”施如锦轻叹一声,忍不住劝道。

    “你和谯谯从小穿的毛衣,都是我打的,谁不夸我心灵手巧啊,”魏芸笑着道:“我呢,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把你跟谯谯以后的孩子们毛衣都准备好,省得再过几年,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了!”

    “您才几岁啊!”施如锦视线落到了魏芸手上,那应该是一件蓝色的毛衣,她前几天就瞧见魏芸让江启山帮她绕线圈,还以为是替远在美国的施谯谯打的,没想到,魏芸想得那么长远。

    “岁数真不饶人,”魏芸叹了一声:“前几年吧,我也以为,自己还挺年轻,可现在吧,看个书,看报纸什么的,都费劲了,我现在啊,心里真有种急迫感!”

    “要不,我陪您去医院看看?”施如锦不免心有愧疚,当初她把魏芸和江启山接过来一起住,是想好好照顾老俩口,可这些年她忙于工作,真正照顾到的时间少之又少。

    “那还不至于,人嘛,总是要老的,这是生理规律,”魏芸说到这里,放下手中毛衣,看向施如锦,想了片刻,道:“赶紧生吧,趁我还能帮得上忙,你这样拖下去,对自己和孩子都不好。”

    “我……”施如锦低了低头,她有一种预感,原本做好的打算,只怕又要推迟了。

    瞧了施如锦片刻,魏芸拉住她的手,问道:“咱们俩母女,用不着客气,对不对?”

    没想到魏芸会这么问,施如锦愣了愣。

    “是不是我和你叔叔让你有很大负担,所以才不敢当妈妈,怕顾不过来?”魏芸瞧着施如锦问道:“有什么难处,你跟我说,放心,我们搁这儿也住得习惯,不会矫情地自己跑了,不过你得跟我讲明白,到底什么原因,犹豫到现在都不生孩子。”

    施如锦连连摇头,道:“妈,跟你们无关,我只是没有准备好。”

    “这事吧,也没有准备不准备的说法,”魏芸劝道:“你看以前生活苦,人家七个、八个的,不是照样都生吗,有我这个育儿专家,还怕照顾不了女儿和外孙,而且吧,早上你陪你叔叔去活动中心,霍巍跟我聊过,他明白你这些年辛苦,所以已经决定明年回博胜,让你不要太累。”

    “他真这么说?”施如锦吃惊地问道。

    “我还骗你呀!”魏芸好笑地道。

    施如锦不由往楼梯那边看了看,越发为自己刚才对向霍巍那无名之火,感到羞愧。

    “上去换衣服吧!”魏芸拍了拍施如锦肩膀:“白天出去,不是还抱怨衣服绑在身上不舒服吗?”

    “嗯”了一声,施如锦站起了身。

    魏芸放下毛衣,道:“我给你跟小巍热点牛奶,一会端上来。”

    卧室里,施如锦刚洗完澡出来,魏芸已经进来。

    “刚才我把牛奶给霍巍送去,看那孩子练得满头大汗,说是还要一个小时才结束,别看霍巍从小娇生惯养,真得能吃苦,今年的总冠军要不是他,老天都瞎了眼!”魏芸感叹道。

    为了魏芸最后一句,施如锦差点笑出来,等接过魏芸递来的牛奶,却在心里叹了口气,她不敢想象,那个目标明确、充满斗志、绝不言输的霍巍,就此停下来,三五年后,会不会连意志都要被消磨掉了。

    “对了,晚上你徐叔叔打来电话,说是一位小南村的老乡到他家做客,然后聊到一件事。”魏芸看着正喝牛奶的施如锦道。

    “什么?”施如锦随口问。

    “好像是前几天,那位老乡在博胜维科广场瞅见个人,像极了林显文,说是染了一头难看的黄发,怀里抱着个一看就不正经的女人,提着大包小包在逛街,”魏芸说道:“瞧见他的那位,跟林显文算是打小一块长大的,说是越瞅,越觉得就是他,人家知道林显文当年坐了牢,所以纳闷他怎么跑出来了,特意在后面跟了一会,那个像林显文的人花钱大手大脚,倒像是发了财。”

    施如锦立刻问道:“后来呢,有没有报警?”

    “老徐说,他老乡一直在国外打工,不知道后来的情况,”魏芸解释道:“我跟老徐说了,你认识办林显文案子的警官,他让你帮忙跟警方说一声。”

    “那个像林显文的人,后来去了哪里?”施如锦又追问。

    “好像是察觉到有人在后面,那家伙转头就跑了。”魏芸疑惑地道:“那天你舅舅不是说,林显文回蓉城了吗?这人胆子也够大的,居然还堂而皇之地到处跑。”

    略作思忖,施如锦立刻给徐父打了电话,了解过情况,又约好明天一早,约上那位老乡,一块去博胜维科广场保安部查监控视频,随后,施如锦便联络了睢队长。

    做完这一切后,施如锦对魏芸道:“警方一直在找林显文的踪迹,这个线索,睢队长说很有用,他明天也会去广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真没想重生啊〕〔伏天氏〕〔黎明之剑〕〔轮回大劫主〕〔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苏沫沫厉司夜小说〕〔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