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龙狂枭萧阳叶〕〔靠实力开挂〕〔谋断星河〕〔上门龙婿〕〔上门龙婿叶辰免费〕〔主角叫叶辰萧初然〕〔叶辰萧初然 叶辰〕〔上门龙婿全文免费〕〔我真的不想当医生〕〔芜卦〕〔唐晓晓韶华庭〕〔大佬又在套路小朋〕〔萧阳龙王殿〕〔萧阳叶云舒生而为〕〔都市玄医民工叶阳〕〔婚情不渝顾漓〕〔至尊龙婿〕〔叶辰萧初然全部目〕〔末日终战〕〔穿书后我成了女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燃情时速 第二百八十九章 公道
    <b>最新网址:邱于庭的车,没一会便开在了一条平坦宽阔的马路上,路两旁都是正在建设中的楼盘,因为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外面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只有偶尔经过他们旁边的车辆。

    施如锦侧头望向窗外,心里轻轻叹了一声。

    苏先生口中的那个主谋,并没有出乎施如锦意料。其实之前,她隐隐有过猜测,而今天,不过是从苏太太这边得到了证实。

    “雨衡在世的时候,跟她叔叔还有婶婶多亲啊,没想到苏达生这人心肠都烂了,”苏太太抱着刚才施如锦递过来的纸巾盒,一边擦眼泪,一边抽泣着道:“不就是老头子喜欢大孙女,没把他家那两个拿钱买的野鸡博士看在眼里吗,苏达生连这个都恨上了,一个做长辈的,不盼着孩子好,还非要把人往死路上推!”

    施如锦转回头,忍不住朝前面开车的邱于庭看了一眼。苏太太这话已经说到第二遍,虽然语言组织得不是很顺畅,不过施如锦也听明白了,苏太太如今坚信,苏雨衡被爆出绯闻的事,是由苏达生挑起。

    “于庭,前些年的事儿,我也就不说了,”苏太太带着哭腔道:“苏家那帮人,从老到小都没有人性,你岳父的车,明明白白有人动手脚,老头子非说是司机有抑郁症,自寻短见。我现在只信得过你一个,现在你岳父什么都不知道了,后头该怎么办,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乱了方寸,只能靠你帮我撑着……”

    话说到这里,苏太太又哭了出来。

    车里响起手机铃声,是从苏太太随身包里传出来的。

    又用纸巾抹了抹泪,苏太太拿起手机,等看到号码,表情立刻变了。

    明显整理了一下情绪,苏太太摁下接听键,语带恭敬地道:“爸,您这两天还好吗?”

    苏太太这一句出口,完全听不出刚才正哭着。

    施如锦刻意往旁边坐坐,今天听了太多苏家不可为外人道的秘闻,也只有两个字能形容——糟心。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苏太太这时赶紧回道:“哎呀,我不知道您今天会来,我刚离开医院,白天在病房,医生看我脸色不好,给我量了血压,说是有点高,嘱咐我赶紧回家休息。”

    接下来,苏太太便说起了苏先生近况,有些刻意地强调,苏先生目前病情暂时稳住,只要调理得当,不排除有随时醒来的可能。

    没一会,那头先挂断电话,苏太太握着手机愣了一会,脸上重又浮出一丝凄苦。

    “需要回医院吗?”邱于庭这时问道。

    苏太太往后靠了靠,一条手臂搭在额头上,闭着双眼道:“我不回去,从人出事,老头子只在抢救的时候来过一趟,今天心血来潮跑到医院,我不领他这个情,说不定他是带着杀人犯过来,就为了看你岳父死了没有!”

    施如锦听得出来,苏太太现在是认定了,苏先生的车祸,起自苏达生。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苏太太眼睛忽地又睁开,抓住施如锦的手腕:“我有眼无珠,把于贝儿当自己孩子,什么都由着她来,结果她居然是那种不入流的货色……”

    苏太太力气有点大,施如锦手腕被掐得生疼,不过考虑到人家情绪不稳,也没好意思抽出自己胳膊。

    “要不是林显文前段时间找到我老公,说出了真相,我根本不敢相信,于贝儿里居然和苏达生有染。我知道的,于贝儿活着的时候,对霍太太你嫉妒得要死,我当时糊涂,看她勾结林显文对付你,虽然觉得过分了点,也没去阻拦,现在才知道,于贝儿表面上是在对付你,其实是受苏达生的指使,存心把我老公牵连进去,就为要他坐牢,然后身败名裂!”

    “于贝儿到底是谁害死的,林显文还是苏达生?”施如锦干脆问道。

    苏太太到底松开施如锦:“我听我先生说过,林显文一口咬定,于贝儿是被苏达生派过去的人干掉的,好像……是嫌她缠人,不是说于贝儿当时怀孕了吗!”

    “林显文说这话,他有证据?”施如锦追问。

    苏太太回得十分笃定:“我先生信他说的是实话,苏达生从小被老头子惯坏,什么偷鸡摸狗的事都敢做。”

    驾驶座上的邱于庭问了一句:“总该有什么东西,可以印证林显文的话?”

    “有,林显文手里有一张于贝儿同苏达生在一块的亲密照,说是从于贝儿钱包里发现的,”苏太太说到这里,手扒在邱于庭座椅靠背上,又道:“最关键的,是林显文拿着于贝儿的手机,据说里面有能置苏达生于死地的东西,我先生本来打算出重金买下,他这人傻,还想给他兄弟寻一条生路……”

    苏太太话没说完,声音又哽咽起来:“林显文狮子大张口,我先生举棋不定,就去跟老头子商量,老头子说他会考虑,结果考虑到现在……我先生差点没了!”

    施如锦恍然大悟,显然是苏先生把事情捅给了苏以诚,由此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差点被发配绥元的苏达民,突然之间又重新上位,而苏达生为什么怒气难消,不顾大庭广众,对苏先生拳脚相加。

    这样看来,苏达生的城府欠了火候,没有继承到苏以诚的半分,甚至比不上苏先生。

    “林显文是怎么找到苏先生的?”施如锦不解。当然,她好奇的,是林显文这些年藏到了哪里?

    苏太太冷笑:“这人真不一般,他自己告诉我先生,他一直躲在一个别人找不着的地方,唯一做的事,就是研究苏家的人和事,最后才决定来找我先生,提出要做笔大生意,其实就是借机敲诈。”

    在这一点上,施如锦承认林显文是只老狐狸,要是贸然去找苏达生,林显文这时大概率已经死翘翘了。

    事情的脉络,施如锦也算搞明白了,索性便直截了当地道:“苏太太,我现在要找到这个人,您可以提供线索吗?”

    “我现在也找不着他,”苏太太回答:“我先生善良,看林显文过得潦倒,好心借了他一点钱,还让我给他找地方安身,不过这人品行太差,一有钱便大手大脚,回过头又死皮赖脸地跟我先生要,后来我先生受伤,也没再管他,要不是前几天于庭打来电话,说有人到我繁花城的一套房子里闹事,我都快忘了这事。”

    繁花城?

    邱于庭接过了话:“如锦,就是圆圆家对面那一户。”

    施如锦大吃一惊,所以说,那天她和圆圆在平台上看到的,那个睡着外面的人,竟是……林显文?

    “苏太太,你有没有办法找到他?”施如锦追问。

    苏太太又抽出纸巾,抹掉脸上的残泪,看向施如锦道:“他自己跑了,后面也没联系我们,我只听费展说,我先生给林显文的那张卡,已经只剩几块钱了。”

    “什么卡?”施如锦立刻问。

    “用我先生助理费展的名字开的借记卡,”苏太太回道:“林显文当时说他开不了银行卡,我先生又不想给他现金,怕他没完没了,所以折中了一下。”

    施如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对苏太太道:“警方这么多年一直没放弃寻找林显文,我相信苏太太跟我说这些,也是为了希望作恶者能被绳之以法。”

    苏太太:“……”

    话说到现在,有些东西,彼此便心领神会了。

    苏太太自然是觉得苏家人亏待他们夫妻,索性破釜沉舟,要找苏达生报仇。不过毕竟苏先生还躺在医院,苏太太不可能,或者说,不敢就此跟苏以诚翻脸,所以需要一个愿意出头,又能让她置身事外的帮手。

    施如锦……正好符合了苏太太的条件。

    “我无意间发现林显文出现在繁花城,立刻通知警方,而之后,警方会顺着这一线索追查林显文,等他被抓获,供出于贝儿之死的真相,凶手自然会被找到。”施如锦这话,无非是给苏太太一个保证,绝不会将她牵扯出来。

    “你是个聪明的,”苏太太看了施如锦好一会,叹了口气:“圈子里都知道,霍夫人生前通情达理,做事光明磊落,她亲手教出来的儿媳妇,我自然信得过,所以于庭提出让我来跟你谈,我也没怎么考虑,就跟他过来了。说句心里话,我明白,只要抓住林显文,苏达生肯定保不住……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不是好胜心,我要给我先生和女儿讨个公道。”

    “会的,一定会!”施如锦拍了拍苏太太的手。

    霍家别墅顶楼的健身房,施如锦端着一杯牛奶,从门外走了进来。

    霍巍正在做力量训练,脸上、身上全是汗,瞧见施如锦出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停下来。

    施如锦也不打扰霍巍,将牛奶放到门边一张小桌上,随后自己走到窗前,欣赏起屋外的夜色。

    邱于庭将施如锦送回到车馆,便带着苏太太离开。

    下车之后,施如锦没有立刻去餐厅,而是回到自己在车馆的办公室,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拨通了睢队长的电话。

    两人在电话里谈了半个多小时,随后施如锦又致电老佟,按照苏太太提供的,从林显文搬进繁花城到他仓皇而逃的大致时间段,要求繁花城物业提供小区内部及三栋电梯间的所有监控,并尽快送交警方。

    等施如锦放下电话,背后全是汗,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

    对于施如锦来说,除了找出害死于贝儿的真凶,解开于桓心结之外,她更希望的,是将林显文捉拿归案,这个人就算没杀于贝儿,同样触犯了法律,必须受到严惩。

    “发什么愣?”霍巍突然出了声。

    施如锦回过神,冲着霍巍笑笑:“妈给你热了牛奶,赶紧喝吧!”

    霍巍停了下来,听话地过去取牛奶,随后走到了施如锦的面前。

    施如锦的眉头皱了皱,竟是因为闻到霍巍身上的汗味,让她有种不适感。

    “这什么表情?”霍巍一笑,显然猜出施如锦的想法,淘气地又往她跟前挪了挪。

    “一身汗味,别往前靠!”施如锦抱怨。

    “男人味道,你以前不是说好闻吗?”霍巍干脆一伸手,把施如锦抱进了怀里。

    “我什么时候说过!”施如锦回道。

    不知道为什么,施如锦觉得自己最近特别矫情,莫名其妙会受不了某种味道。

    好在没一会,霍巍将施如锦放开,喝着牛奶,问道:“今天到底去见谁了?我实在好奇。”

    犹豫了一下,施如锦回道:“有一些事……我答应人家,要保守秘密。”

    “我也不能听啊?”霍巍说着话,伸手在施如锦鼻梁上拧了拧:“不是说夫妻一体吗?你不许有事瞒我!”

    施如锦不说话了,笑着看向霍巍。

    两人对视片刻,霍巍耸了耸肩:“不说就不说!”

    施如锦又想了想,道:“等事情解决了,我一定告诉你,好不好?”

    霍巍这时已经喝完牛奶,顺手将杯子递给施如锦,说了一句:“只要你别瞒着我,跟别的男人跑了,别的事,我真不在乎!”

    “又在胡说什么?”施如锦睨过去一眼。

    霍巍笑了笑,转身又回到器械那边,说了一句:“刚才你到餐厅前,老袁又打电话骚扰我,问我面试的事,这老家伙大概筋骨好了,又开始对我指手画脚,我只好答应他会尽快,你看看,怎么安排时间。”

    施如锦想了想,回道:“明后天吧,我把人约到外面谈一谈,免得让邱总看到,挺不合适的。”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轮回大劫主〕〔苏沫沫厉司夜小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