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妃临天〕〔开局暴击百亿遗产〕〔这个王爷很荒唐〕〔神医佳婿〕〔独宠娇妻:总裁甜〕〔腹黑女人撩爱计〕〔近战狂兵〕〔曙光守望者〕〔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末日终战〕〔溺宠名流娇妻景宁〕〔萧辰〕〔医道人途〕〔这个大佬有点苟〕〔带着空间养萌娃〕〔夏阳〕〔我在斗罗的签到生〕〔废土虫群主宰〕〔神秘让我强大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谷主不按套路来 第7章 围杀
    洛清河命人熄灭所有烛火,关闭前后所有院门,全部撤退蛰伏。玫瑰镇的外来客一天没走,他就不敢懈怠。知道赤血剑在百花谷的人是兰雅,能将赤血剑与云裳的婚事捆绑造谣,且扩散出去的,就凭兰雅一人之力,还远远不够。相信此时,她家被飞贼频频光顾,应该也长记性了。

    看上去整个洛家,乃至玫瑰镇,都在他的操控范围。可他既不是镇长,也不是族长,镇上遇到头疼难缠的麻烦事儿,还都要找他决断。他不惹县衙,县太爷倒是清闲的很,惦记上他洛家祖产。

    打起来多好啊!最好打的两败俱伤。县太爷只需作壁上观,就可以除掉一批草寇,上报州府立功,顺带收了洛家万亩田地。好歹毒的算计,好狠的心。

    有时候很羡慕刘心竹,有一个与世隔绝的百花谷可以安身立命。若不是谷中收养的都是女孩子,又或者她把心一横,所有女子绝不外嫁,大抵没人能扰了她的清静。

    家仆来报:“爷,西北角有人翻墙进来。抓吗?”

    洛清河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慢悠悠地说:“不着急。等一等。”这个时辰敢上门的,都不是等闲之辈。“让他们逛一逛,别怠慢了。”

    等多进来几个再关门,横竖要打一场的,总好过一个一个来,车轮战太累。

    玫瑰镇地处平原,没有易守难攻的天险可以倚仗,更没有州府衙门的驻军可以调派。洛清河手里,只有一百来个亲自调教出来的洛家子弟。用他们对付那些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悍匪,无异于借刀杀人。

    还记得刘心竹第一次来到洛家的时候,就毫不掩饰地嫌弃:“你家防御也太低了。就几堵墙,如入无人之地。”

    那时候雪衣还小,走路摇摇晃晃,还没有拜她为师。见她一身浅黄色纱裙,直接冲上去,扑到她怀里要抱,揪她衣裳上面的绣花。

    她那会儿是抱着雪衣,坐在屋顶上,对他家的格局指指点点的。

    他就站在屋檐下,嫌弃回去:“你啰嗦个什么劲儿?这儿是我家。你伤势养好了,就滚蛋。”饭吃撑了,还嫌弃主人家来了。

    刘心竹很有信心:“我给你画图。你看过了再说。”

    当天晚上,洛清河图就收到了初稿。画的比例跟现实根本对不上,字也丑,勉强看得出来大致布防。外围挖了沟渠,说是城池都是这样的。还加了一道防护林,弓箭手可以直接蹲树上,居高临下射死那些偷家的。原本的院落也勾出迷宫,说是分散敌军主力。

    她很有成就感:“怎样?如果有流寇,响马什么的,百人之内,直接恁死在水里,都不会脏了你家大门院子。”

    那时候的他不屑一顾,打仗也打不到他家里:“浪费!我们正经人家,一对一比武,公平公开。哪儿来的大批外敌入侵。”还百人之内的敌军,说的跟战乱似的。

    刘心竹气他没有预防意识,一巴掌拍在桌面上:“那我自幼便是少主,谷里上上下下全都知道的!天晓得,突然来个师叔,带着师兄回来。现在除了师父给我的落英剑,我啥也没剩!天有不测风云,你不知道?”

    说到这个,洛清河更加不敢苟同。

    “你师父那是怕你一个人留在百花谷,孤独终老,才将位置传给你师兄。”洛清河觉得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大好年华不嫁人,跑去学什么侠客走万里路,是不是傻?也不怕遇到歹徒,劫财劫色。

    当时吵得厉害,现在想来,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雪衣都已经十二岁了,云裳都要嫁人了。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为了雪衣真的挖出一条护城河。而她竟然在成亲之后,又跑回来继承门派。他只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再有十年,大家都要老了。

    家仆匆匆来报:“爷,水里的快爬出来了。动手不?”

    “嗯。”洛清河提着佩剑,摸黑出门。

    卯时一到,天就亮了。既然他们这么有把握,可以在一个时辰内解决问题,那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有本事,能调动这么多人马;又是谁,想要趁乱围攻洛家。

    洛清河再次登上瞭望台,点燃火把。蹲守在树顶上,阁楼上的弓箭手们收到信号,直接对爬上岸的入侵者拉弓射箭。守住边岸,上来一个灭一个。对方竟然也有弓箭手,并且眼力极佳,能听声辨位,反射一箭。被射中的人,应声跌落。这叫洛清河大吃一惊,他得亲自上阵。

    弓箭手们看到门口灯笼被重新点亮,进入洛家的大门缓缓打开,立刻停下射击,暗夜中屏住呼吸,直接瞄准大门。这样的大门开了三扇,每一扇门都是通往大堂的路。与寻常不同的是,路上没有一丝灯光,且镂窗边上都有人持刀把守。

    即便如此,还是有人避开了弓箭,从院墙上以高超的轻功避开守卫,闯入大堂,站在洛清河面前。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没有多余的招式,招招夺命。如此凶残,根本不是比试武功。这帮人,是来抄家灭口的!

    此时的洛清河后背发凉,如果没有提前准备,是否今日洛家就要血流成河?

    来不及多想,他只身迎战。世人皆知洛家赤血剑威名,很少有人会提及洛家剑法。传到洛清河这一代,已经根本没人在乎洛家剑法。现在,宝剑在手,他是否还能重振威名?

    洛清河对付一个人游刃有余,十招之内,摸清对方武功来路,绝不恋战。虚晃一招,就去对付另外一个闯入者。拉开的三丈距离,正好给阁楼上的弓箭手瞄准、射击。而此人既然能第一个闯入,也不是好对付的,听到箭声便灵巧避开了。洛清河以一对二,略微有些吃力。

    他不想杀人,奈何这些人一心只想围杀他。待到再有人进来,他已经不想耗费力气,剑招变杀招,这才是赤血剑的该有的气概。

    “你们家主怎么没来?派你们来送死?”洛清河开始分散他们注意力,“是他一把年纪拿不起剑了?还是觉得我洛家好欺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超神机械师〕〔我真没想重生啊〕〔伏天氏〕〔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轮回大劫主〕〔第一序列〕〔诡秘之主〕〔我真是太阴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