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超天赋〕〔戬心我自混沌来〕〔诛天魔种〕〔垂钓之神〕〔天劫雷主〕〔超能力者的修仙日〕〔英雄联盟之无双大〕〔九境之主〕〔影祖〕〔天衍乱纪〕〔天地战记〕〔魔法科技大洪流〕〔我能看到准确率〕〔县令开了挂〕〔诸天老不死〕〔雁阵惊寒〕〔穿越者纵横动漫世〕〔都市大进化时代〕〔剑主八荒〕〔我打爆了诸天万界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谷主不按套路来 第10章 情断
    刘心竹一肚子火气,没处发作。她才刚刚跟她二哥说上两句话,轮的到她插嘴吗?春风化雨陆春霖,怎么就摊上徐皓这样的人家!爹爹虚伪,女儿偏执。不与傻瓜论短长,她很不屑地别过头,眼不见为净。

    “你那什么眼神啊?我说错了吗?上官寒不要你,你就来祸害我春霖哥哥。有我在,你休想!”徐雁抱紧了陆雨,生怕他们之间有半点牵扯。

    陆雨掰开徐雁的手。他从小独来独往,讨厌被不熟悉的人这样搂着,别扭。

    徐雁不撒手,就要抱着他。好几年没见着了,都要想疯了,才不要松开。

    陆雨觉得难堪,眼神向刘心竹求助,收到的却是人家嗤之以鼻,转过身去不看。

    徐雁嗲声嗲气地哄他:“春霖哥哥,我跟你一起回明月山庄,好不好?”

    明月山庄不欢迎徐家人,陆雨是不可能让她去的。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我还给你娘带了中秋节礼品,我们一起过中秋。你放心吧。我娘说我是开心果,我一定能哄你娘开心的。”徐雁开心的不得了。只要能跟他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了。

    陆雨的脸冷的都要结霜了。他母亲陆茜,生平最恨徐皓,见到徐雁,怕是要杀人。他用力推开了徐雁:“别碰我。”声音充满厌恶。

    徐雁茫然。她不知道哪句说错了:“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又莫名其妙生气?“我哪里不好,我可以改。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说话间,伸手去拉他袖子。

    陆雨不说话,连退三步躲着她,再也不敢让她接近分毫。

    徐雁急得要哭了。她大老远从并州来,就是为了拿到江雪剑送给他。陆雨无门无派,无人撑腰。如果有极品宝剑傍身,爹爹跟舅舅就不能再看轻他。可他倒好,什么都不争取,还要跟自己保持距离。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她鼻子一酸,旁若无人地哭了起来。

    两个随从也不知道怎么劝说,你看我,我看你。

    洛清河仰头望天,大半夜不睡觉,带人偷袭他家,这还委屈上了?这个徐雁,不会脑子有病吧?

    最先受不了的是刘心竹。陆雨是生性温柔的人,一般不发火。只有特别生气的时候,才会这样厉声呵斥。可惜这徐雁没什么眼力劲儿,都拒绝的这么明显了,还厚脸皮缠着人家。照这么下去,陆雨肯定吃亏。

    她叉着腰,骂道:“姓徐的!你是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我二哥在拒绝你的讨好,不明白吗?叫你不要碰他,听不懂人话吗?”

    徐雁气红了眼,拔剑指着她:“你滚!我不要看到你!”

    “好笑!这里是洛家,不是你徐家!你叫我滚?你谁呀!是谁大晚上的,趁着我不在,带着一伙人偷着跑进这里,打伤巡夜的洛家子弟。又是谁,刚才招呼人对我跟洛兄刀兵相向?最该滚出去的人,难道不是你吗!”刘心竹一顿指摘,都不带大喘气的,骂的徐雁插不上话。

    “你……泼妇!”徐雁急的跺脚,“都是你这个坏女人!我……”

    “你什么你?想动手啊?来啊!怕你啊!”刘心竹说着就要拔剑,手指刚碰到剑柄,被陆雨按下了。“说我泼妇?那你就不要站在泼妇面前啊,赶紧滚蛋啊!怎么?还不走,想留下来吃早饭啊?不怕我给你饭里下毒啊?”

    刘心竹骂人其实也没什么内容,全靠嗓门大,一口气喷过去,让对方插不上话,在气势上绝对的压倒对方。

    徐雁从小到大,都是爹娘手心里捧着,奶妈丫鬟们伺候着,何时被人这样谩骂过。她一手抹掉眼泪,鼓足了气力,对准刘心竹就是一剑。

    陆雨没料到她还要伤人,左手推开刘心竹,右手以绛云剑格挡。论武功,徐雁根本不是陆雨的对手,这一挡直接将徐雁的佩剑挡掉地上,震得她虎口生疼。

    “你为了这种女人,对我出手?你还是我春霖哥哥吗?”徐雁握着受伤的右手,神情几乎崩溃。

    陆雨无法面对她的感情,也不能有任何回应,只有一句:“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他此生都不会跟徐家的人,有半点关系。再也不见,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

    “我不!”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徐雁不能接受。“你是觉得如今的明月山庄配不上徐家?没关系的。我爹是声名赫赫的大侠,我娘根本就不会武功,他们照样恩爱。只要你愿意,我去跟我娘说。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我要什么都会给我。你什么都不用做,不用你去跟我爹提亲。”

    刘心竹被那句“提亲”吓懵了。她跟他……这怎么可能!就说哪儿来的这么深的执念,非要置自己于死地,原来如此啊!

    当初她拿到明月山庄,要求徐皓一家搬走,且永远不准回来。那个时候,徐雁就恨上自己了吧。这么说来,积怨已久啊!

    她见陆雨脸色极为难看,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才是。除了徐皓,还没有人能叫陆雨这么生气。大概,陆雨这一辈子的不开心,都是与徐皓有关。

    刘心竹扶着他,小声说道:“二哥,你先进去休息。这里交给我,我赶她走。”

    徐雁死死盯着她的手扶着陆雨的胳膊,眼睛都要冒出火来。可惜现在的她,既用不了剑,也用不了飞针。

    刘心竹转过身,面对徐雁,落英剑挡在身前:“他是从哪里看出来,他喜欢你的?”

    洛清河拉着她:“你少说两句。”别再激怒这个疯女人了。

    刘心竹不依:“今天不把话说明白,她以后还会纠缠我二哥。”有些事情不能说,可有的部分,还是可以说的。“姓徐的,我告诉你。你不是要讨好他娘亲吗?他们家其实除了他娘亲,还有好外公外婆几口人呢!只不过那些人都死在你爹手里。你去杀了你爹,就能讨好到他娘亲了。”

    徐雁怔怔地望着陆雨离去的背影:“她说的,是真的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见陆雨停下脚步,没有否认。她再也支撑不住,脚下一软,跌落在地。

    两个随从赶紧扶着她,劝她不要激动。

    徐雁摇头:“不可能!这不是真的!我爹是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为什么要杀害陆家人?如果是真的,春霖哥哥早就找我爹报仇了。独孤无竹,你骗人!你诬陷我爹!我跟你势不两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诡秘之主〕〔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剑来〕〔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万族之劫〕〔平平无奇大师兄〕〔超神机械师〕〔绝对一番〕〔从斗罗开始打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