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复制万族天赋〕〔星空蕴道〕〔尘梦问逍遥〕〔踏破太古〕〔至尊纹章〕〔重生哈利波特〕〔超级酷炫系统〕〔天行有数〕〔南山相思梨花落问〕〔洪荒世界之九龙金〕〔我是一株仙灵脾〕〔陛下无双〕〔斩尽天上仙〕〔我囚禁了一众魔头〕〔重生之都市仙尊〕〔剑破河山〕〔无限童年系统〕〔天降鬼才〕〔万古最强宗〕〔太荒吞天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谷主不按套路来 第13章 美人如玉
    上官寒并没有冒犯的意思,这真是天大的误会!

    他有些焦急,不知道说什么好,郑重拜见两位,说道:“陆少侠,误会!独孤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只是想报恩。”

    陆雨回头望她:“真的?”他不盲目,但是更相信她,这叫她更加惭愧。

    “不用你报恩。那个,只是恰好路过。”刘心竹得罪不起,人家可是跟着刺史大人一块儿来的贵客。

    上官寒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反常。昨日她在赛场上可威风了,就算面对杨旧那种身经百战的高手,都可以全身而退。怎么,自己很可怕吗?“是在下唐突了。抱歉。”他先赔不是。

    萧策察觉有异,转身回头看向他们这边:“知寒,这位是?”他这一问,门口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这边。

    刘心竹丝毫没准备,就被刺史大人点名,不知道如何应对,一时愣住了。陆雨抓住了她的手,安慰她:别怕。

    “二哥,这位就是独孤姑娘。”上官寒昨日在看台上就已经指给萧策看了,现在正式介绍认识。“这是我萧家二哥,萧策。我家在京师,现在暂住他的府上。上回你见到的,是我舅父家。”

    那时的刘心竹还不明白他介绍的这么详细做什么,一旁的陆雨、萧策、徐皓等人都已经看的明明白白了。

    徐皓邀请大家入内,即可开席。起初宴席上萧策与徐皓坐在主位,主客尊卑分次排序。后来酒过三巡,越聊越乱,大家不拘座位,各自安排。

    刘心竹惦记着要不要趁人多,让萧大人做主,拿回山庄。房契、地契都在手上,应该可以的吧。正要起身,看到陆雨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出去了,她立即追了上去。穿过游廊,就不见了身影。人肯定还在,躲哪儿了呢?

    “站住!”是陆雨的声音。

    刘心竹循着声音追过去,逮到一个中等身量的大胡子,眼神躲躲闪闪,一看就有鬼。“跑什么跑?”她声音不大,不想惊动山庄里的守卫。

    “你以为你蓄了胡子,我就认不出你了吗?关涛!”陆雨没有废话,直接拔剑刺向对方胸膛。

    刘心竹还没反应过来,关涛已经挣脱她的控制,反过来擒拿她做人质。刘心竹想都没想,下蹲避开擒拿,一腿扫过去,对方退开一步。陆雨的剑偏了,没有刺中。

    关涛不敢轻敌,转身就逃。他不过是听说萧大人在,过来露个脸,哪里知道就被人盯上了。还好反应快,不然就没命了。

    刘心竹这回不蒙了,一颗鹅卵石砸过去,刚刚飞上屋檐的人影直直地跌落在地。陆雨冲上去就是一剑贯胸,鲜血沿着剑刃流出,滴落在地,侵染一片。

    关涛难以置信,行走江湖几十年,竟会栽在两个年轻人手里:“你们是谁?为什么杀我?”

    “你可还记得陆茜?”陆雨胸口起伏,握着剑柄的手在颤抖。从记事起,母亲就告诉他:没有父亲,没有亲戚,只有仇人。

    “你是茜茜的儿子?我是你表叔啊!孩子,你要报仇去找徐皓,我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陆家的事啊!”关涛捂着胸口,疼的站立不稳。“茜茜也真是!大家总归亲戚一场,就算徐皓不要她,还有我们这些亲戚在啊!”

    刘心竹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你没杀他爷爷奶奶,你躲什么?”对!陆雨不是徐皓的对手,父子相残,只能是陆雨吃亏。这个关涛,临危不乱,还能扯徐皓下水,是个狠人。

    “有你什么事儿?”关涛恶狠狠地瞪着她,就是她坏事儿!

    刘心竹被他吓得浑身一抖,那是怎样凌厉又怨毒的眼神,像是地狱里的恶鬼,随时吃掉你。恶人,是从来不会讲道理的。他们只会想方设法占尽好处,绝对的利己。

    “以陆茜的行事作风,上门找人绝对不是第一步,第一步必定是找你这个亲戚。找你没结果,才会亲自上门找徐皓。”刘心竹这么一想,就豁然开朗。“你让陆茜去找独孤岚,是想借独孤岚的手杀了她,这样徐皓一不用娶陆茜,二不用休妻,一箭双雕。就算独孤岚不杀陆茜,气在头上,主动和离,徐皓也算如愿摆脱这段婚姻。至于陆茜,徐皓从未想过要娶她,只能自认倒霉,重新改嫁他人。好算计啊!真叫人长见识!”

    关涛疼的跪下,再不就医,他的老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他急了:“你到底是谁?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刘心竹冷眼看着他,厌恶道:“你不配知道。”

    陆雨再无犹豫,果断拔剑。鲜血飙出三尺,溅落在身。他怔怔地望着手里的绛云剑出神,没有半分大仇得报后该有的释然。因为他知道这里是明月山庄,要不了多久,徐皓肯定会找来的。

    “发什么呆?”刘心竹拉着他赶紧走。这里到处都是守卫,在这里动手简直太莽撞。

    两人匆匆到了门前,刘心竹才看到他袍子上的血迹,赶紧让他脱了外袍,装作喝醉。

    杨旧端着酒杯过来:“你们两个去哪儿了?”闻到一股血腥味,他皱起眉头,看向她臂弯里的袍子。

    刘心竹扶着陆雨,强作镇定:“二哥喝多了,吐了。我这就带他回客栈,有什么事儿回去再说。”陆雨很配合地伏在她肩头,半眯着眼。

    徐皓听说他们要走,过来挽留:“这么晚了,就别走了。客房早就准备好了。”他一招手,就过来一个家丁候在门口,听候差使。

    刘心竹不敢逗留:“他酒品不好,还是不打扰了。徐先生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她给杨旧递了个眼色:帮我。

    杨旧不明所以,还是站在她这边:“你拿着衣服,我背他吧。大家一起来的,一起走。”

    刘心竹只是想他救急,看在义结金兰的份上,放他们出门去,没想到他直接给了态度。这样的大哥,真是相见恨晚呐!

    此时,一个家仆过来在徐皓耳边嘀嘀咕咕,徐皓的脸色一点点往下沉:“知道了。你去收拾干净。”他看看杨旧,再看看陆雨,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对刘心竹说:“独孤姑娘,徐某人若是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海涵。”

    “没有、没有。徐先生你人很好,你们家的饭菜也很好。”刘心竹将陆雨托付给杨旧,抱紧陆雨的袍子跟绛云剑。“很晚了,我们该告辞了。”她朝几丈外的萧策致意,萧策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徐皓伸手拦住她的去路:“可徐某人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讨教独孤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诡秘之主〕〔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剑来〕〔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万族之劫〕〔平平无奇大师兄〕〔超神机械师〕〔绝对一番〕〔小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