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来不易:剩女要〕〔欺世盗国〕〔困夏之城〕〔星际麒麟〕〔随身空间之九幽〕〔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天问九歌吟〕〔绝代枭神〕〔我点石成金〕〔巫妖之城〕〔地球最强修仙〕〔逆天毒医:邪王的〕〔我的人生从花钱开〕〔契约总裁:冤家甜〕〔至尊狂兵〕〔我就是超级警察〕〔完美隐婚,老公已〕〔猫系男友太难伺候〕〔时之弃子〕〔魔妃临世:邪王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谷主不按套路来 第16章 尘埃落定
    刘心竹昂着头,毫不示弱:“生什么气嘛!你在婚姻存续期间,的确是做过几年主人的。我也没说你是仆人啊!你要是忘了当初是怎样和离的,我也不介意向萧大人、梁大人陈述一遍。独孤家的人都还在,陆家的人,也还没死绝。”

    徐皓越是想证明他是宅子的男主人,她就越是生气。一个男人的脸皮得多厚,才能在扫地出门之后,霸占着前妻的房子,娶新妇啊?

    徐皓不跟她扯那些不相关的:“我不跟你这小辈计较,你叫你师叔过来说话。她要是将宅子给儿子,我无话可说。”言下之意,就是不承认师侄继承。他目光看向别处,言辞轻蔑:“你那封信,虽然笔迹是真的,还不知道怎么得来的。”

    “怎么得来的?你以为世人都像你这么自私自利,见便宜就占啊?”刘心竹以同样轻蔑的语气怼回去。她最讨厌别人冤枉她了,气的想骂人。此地不能开骂,她就开始掷地有声地数落起来。“我师叔指定我继承,你看不惯,难不成你觉得应该送你?你与师叔成婚五年,白吃白住也就算了,权当师叔豢养男宠,还想赖走一套宅子?分明是欺负当初我师兄年幼,没有将契书更名!”

    陆雨知道她是真的委屈了,拉着她的胳膊,安抚她。她回头看了一眼陆雨,这里最委屈的人,其实是他呀!她得沉住气,连他的账一并收了才行。

    梁功曹站在一旁被吵的炸耳朵:“两位,冷静。冷静一下。”

    徐皓怎么冷静,他大半辈子活的谨慎细致,到头来被一个黄毛丫头当面吼骂。气质修养此时都顾不上,他替自己委屈。旁人只道他的原配夫人是一代女侠,武艺超群,没人关心他过的好不好。

    “你嘴巴放干净些,谁是男宠?当年成亲的时候,她才刚刚买下宅子。她除了带儿子,家里里里外外都是我在张罗。花钱倒是大方,挣钱她就不会。”

    “就因为房契地契上写的是她独孤岚的名字,就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了吗?家里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从来不让她费心过。”

    “她江湖儿女,琴棋书画我从不指望。成婚之后针织女工她也不肯学,我都认命。那总得有点事情做吧,下个厨房,差点把房顶烧了。怀孕了都不知道,还跟人家比试武功……”

    “就生个儿子,还要姓独孤,说是她生的。难道不是我儿子?就算这样,我也没想过要和离。她倒好,气一上头,写个和离书,笔一扔,就带着儿子跑了。”

    他是真的没想到她会那么生气,一个月不见回家,他就开始到处找人,找了两年都没找到。也许在独孤岚眼里,他还不如她手里的鞭子,起码兵器她是从不离身的。

    刘心竹也算是开了眼界了:“啧啧!你这也算是娶了悍妇了,离了好。”招蜂引蝶,搞出人命,他还委屈上了?

    要不是陆雨抓不到他的把柄,他这个庄主早就戴着枷锁下狱了。义父说了,男人之所以见一个爱一个,就是因为见色心起,贪得无厌。改是不可能改了,削一顿比较合适。

    “所以你就去找陆茜啊!武艺没你高,又会弹琴,又会下棋,多适合你啊!那人家陆茜怀孕了,你怎么不娶她?因为秦海平家有钱有地位,所以秦汐可以什么都不会!”

    她特意打听了这位徐夫人,文不成武不就,单凭是秦家的女儿,便足以叫并州的媒婆踏破门槛。什么才学气度,什么秉性脾气,都不如一个门第来的诱人!

    “独孤无竹!”徐皓气红了眼,她到底还知道多少?

    难怪她跟陆雨关系要好,难怪她只肯叫独孤月出来,怕是连她这身份都是假的!难不成她背后的人不是独孤岚,而是陆茜!独孤岚的脾气直来直去,有仇当天就报了。这样蛰伏算计的,只能是陆茜!他竟然凭着一封书信,就真的以为她是独孤家的孩子。民间能人异士多的去了,不乏伪造书信之人。

    “我在!”刘心竹甩开陆雨,不需要他扶着。什么江湖侠士,武林前辈,就是个对不起妻子,也对不起恋人,贪图利益的伪君子!

    徐皓厉声质问:“你到底是谁?为何而来?”他甩出九节鞭,立刻被杨旧按住手腕。

    刘心竹趁手拔出落英剑,也被陆雨抱住身子。

    梁功曹吓得脸都变了,步伐慌乱往后躲,看到萧策坐在上位不动如山,他必须稳住。他真的是怕了这些武林人士,说打就打:“这里是衙门,你们别乱来!决斗,去外面。”

    陆雨抱着刘心竹,退到五步开外,哄她乖。

    徐皓这才收了长鞭,别在腰间:“对不住。梁大人,让你受惊了。我们练武之人脾气冲,还请多担待。”在衙门动手,他是疯了吗?

    刘心竹拔剑只为防守,这就收剑,朝梁功曹再拜。到底是在州府衙门,还指望官府明断是非。

    再看徐皓,她就没那么好脾气了:“嫁妆就是新娘子的私产!怎么带来,怎么带走。我朝律法就是如此,不服你去京城告御状去!我们独孤家的房子,就不给你徐家的人住!”

    杨旧感觉到她已经被徐皓带偏了:“大家何必争得面红耳赤。徐先生只是不想搬家,又不是不承认山庄的主人是你师叔。你看,扯那么远,”他朝义妹眨一下眼睛,“最后还不是归结到宅子的问题上。”

    刘心竹立即闭嘴,出门前师叔有交代,莫要与徐皓辩驳,辩不过的。她转身朝萧策一拜:“萧大人,还请你做主。我愿意接受折价赔偿,但求收回家产。”

    萧策很佩服她能在如此盛怒之下,还能保持理智。看得出来,在家是有准备的,就是太年轻,容易被绕进去,也幸得有杨旧在一旁提醒。再过几年,这个徐皓,就不是她的对手了。

    徐皓极少被人这样针锋相对,一个十九岁的小丫头能有多厉害,身后一定有高人指点。这个幕后的高人不光知晓衙门办案的手段,还擅长狡辩,并且对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如指掌。陆茜没这本事,独孤岚粗枝大叶。这些年,他结交的人多,结仇的人也不少,会是谁呢?

    徐皓一时想不出对策,也不能一直杵着不吭声:“独孤姑娘牙尖嘴利,徐某无话可说。”

    “多谢。”刘心竹知道他不高兴,也知道他此时内心一定恨透了自己,怎么办呢?她是真的很穷,除了这里,她没有别的财产了。“还请徐先生收拾好所有不属于原来山庄的财物,尽快搬离。你也知道,我们兄妹三人,至今仍住在客栈。”

    徐皓懒得看她那张讨厌的脸,冷哼一声:“等独孤岚来了再说吧。”

    昨晚杨旧还有些担心辩驳,她不是徐皓的对手。现在看来,他只需要保护好她不被徐皓打击报复就行。

    萧策起身,伸手压了压:“不急。现在出了命案,怎么也得让衙门调查清楚。独孤姑娘要是不方便,可以先住我家。”

    众人俱是一惊,住萧大人府上?

    徐皓心里咯噔一下,有官府撑腰,宅子就算是他的,也不是他的了。萧策跟她不过一面之缘,能有什么交情?莫不是借此为上官寒报答救命之恩?不!萧策是连岳父都可以斩首的人,不可能为了这种小事自毁前程。

    梁功曹对独孤无竹重新打量一遍,除了模样生的俊俏,嗓门大,也没什么吧?难道是因为萧大人经常被夫人冷落,所以看上这个小姑娘了?不不不!萧大人与夫人青梅竹马,为了给妻舅减刑,都变卖家产了。就萧大人看夫人的眼神,谁也越不过去。

    “不用了,萧大人。我还是等梁大人将契书更换好了,再登门拜访。”刘心竹总觉得徐皓还有后招,不会这么简单就把宅子归还。如果住进刺史府,出入就不是很方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烂柯棋缘〕〔平平无奇大师兄〕〔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超神机械师〕〔绝对一番〕〔伏天氏〕〔小阁老〕〔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