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官若离东溟子煜〕〔王爷独宠废柴女〕〔叶城〕〔神奇的冒险之路〕〔超级王者〕〔龙王殿萧阳〕〔龙王殿超级王者〕〔混蛋爹地,妈咪要〕〔赵全和孙晓云小说〕〔破梦者〕〔兼职科学家〕〔仙道灵途〕〔我的异能是雷霆〕〔我有很多身份〕〔校园修仙武神〕〔只为你回眸一眼〕〔从执掌十万亿神魔〕〔苦命后人被祖宗带〕〔绝世神皇〕〔顶级高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第176章 差点笑出声(为盟主飞山流雪加更)
    李石在摸鱼网咖门口默默地抽完了一支烟。

    在听完手下的汇报之后,李石对自己的判断陷入了深深的怀疑。

    富晖资本虽然在全国算不上什么特别顶尖的投资公司,但在京州这个地界,应该没有公司会不知道吧?

    然而,即使自报了家门,这位裴总竟然还是无动于衷、光速拒绝?

    这好像有些不合情理。

    毕竟在这个圈子里,类似的投资行为是很常见的。

    有风投找上门来,大部分人的选择都会是先谈一谈,看看对方开出的条件再。

    如果实在不满意、谈不拢,顶多就是一拍两散,以后再找合作的机会,也没什么损失。

    像这种问都不问就拒绝的,实在少见。

    李石毕竟是个成熟的投资人了,并没有被这个意外轻易打倒,他散了散身上的烟味,再度回到摸鱼网咖。

    李石注意到,裴谦已经停止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了,只不过依旧面色凝重地看着本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不是对自己的下属足够信任,李石甚至要怀疑裴总到底有没有接收到自己递出的橄榄枝了。

    “奇怪,他竟然对我的投资无动于衷。”

    “难道我的判断有误?”

    “这位裴总虽然暂时陷入困境,网咖在一直亏损,但他却依旧头铁,认为自己可以扭亏为盈?”

    “我能为他提供大量的资金和合作机会,难不成这位裴总认为绝对的控制权比这还重要?”

    “不管怎么,他看起来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不容许任何人插手。”

    “呵,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想吃独食,这可不是一个好企业家该有的想法。”

    从任何角度分析,李石都很难理解这位裴总为什么会如此果断地拒绝自己的投资。

    关键是拒绝得太干脆了,甚至连具体的方案都没问。

    李石只能想到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位裴总是个愣头青,是个非常偏执的人,对于自己的产业有一种强烈的控制欲,不想被任何人指手画脚。

    当然,另一方面也明这位裴总仍旧坚信着这家网咖的路线没问题,以后肯定能扭亏为盈,所以才不想跟别人分享胜利果实。

    虽然李石现在就可以直接找到裴谦清楚,但他并不打算这么做。

    好歹也是一家投资公司的老板,怎么能干这种没逼格的事?

    万一递过去名片,裴总再客套两句不买账,那岂不是尬住了?

    更何况按照之前的情况来推断,再吃一次闭门羹的可能性很大。

    “哼,年轻人,没有人能拒绝我的投资,你也不会例外。”

    “同样是投资,有些公司求之不得,有些公司欣然接受,而有些公司,则需要一些的帮助……”

    李石默默观察着裴谦,嘴角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

    ……

    6月24日。

    摸鱼网咖,旗舰店。

    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马洋推开车门下车,进入网咖。

    “马总,考完试了?考得怎么样?”张元看到马洋来了,热情招呼道。

    马洋找了个位置随便坐下,伸了个懒腰,大长脸因为打哈欠而拉得更长了:“一门不是很重要的课,及格没问题。”

    “我还把课下作业借谦哥抄了,至少帮他多拿到10分的平常分,我觉得至少一两个月内,他不会追究网咖和外卖的亏损问题。”

    张元肃然起敬。

    果然,这就是所谓的“朝中有人好办事”吗?

    之前张元还有些想不通,为什么马洋这样的人也能被委任摸鱼网咖总经理这种重要的职务,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

    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这么会让人觉得,马洋是依靠某些不正当关系才得到这个关键职位,但对张元来,跟着马洋这么一个领导,那也是很舒服的。

    至少不用担心被裴总问责!

    服务生已经端来一杯冷饮,马洋一边喝着,一边感慨:“话虽这么,但我们还得再接再厉。”

    “原本指望着外卖扭亏为盈的,结果现在倒好,外卖也跟着一起亏钱……”

    张元听到这话也觉得有些担心:“是啊,前两天裴总在这拿个本子写写画画,表情超严肃,也不知道是在写些什么。”

    自从上次把陈垒送走之后,马洋就有点一蹶不振。

    裴谦为了让他重新找到事情做,特意把摸鱼外卖的重任交给他。

    马洋刚开始确实是斗志昂扬,又是招聘送餐员、买洗碗机,又是找人开发第一版的app,结果最后发现,根本没什么人点餐……

    白养着一群人,又多了一笔开销。

    当然,也不能完全没人点摸鱼外卖,还是有一些喜欢这个口味的顾客,只不过很难收回成本。

    问题是多方面的:

    裴总很排斥发传单之类的“地推”宣传方式,所以到目前为止知道摸鱼外卖的人并不多;

    摸鱼外卖的app只提供自家餐品,并没有整合其他商家,对一般顾客的吸引力严重不足;

    都是家常菜,菜品比较单一,而且定价上也比一般的家常菜要贵不少。

    总之,因为曝光度和一般消费者观念的问题,摸鱼外卖根本没有满负荷运转,很多员工都没事做。

    按照原本的规划,送餐员可以一次送好几家,收餐员也可以一次收好几家的餐具,但现在因为顾客太少,都是一套餐具就跑一趟。

    餐具虽好,但难免会有破损、丢失的情况,按照裴谦的要求,即使出现类似情况,也不会去追究顾客的责任,除非发现五次三番刻意损毁的情况。

    虽然暂时没有这种故意找茬的顾客,但偶然出现的餐具损毁,也还是让马洋感觉肉痛。

    按这种情况来看,赚钱那是基本不可能的。

    两个人都有些沉默。

    马洋喝着饮料,环顾网咖里的情况,眉头突然皱了起来:“奇怪,怎么感觉今天店里的人特别少?”

    张元一愣:“哦?是吗?”

    他本来没注意,毕竟摸鱼网咖白天一直人不多,上网的人常年就那么十多个,喝咖啡的人数也差不多。

    今天又是工作日的上午,人少一点是很正常的。

    但马洋这么一,张元确实注意到了,今天的人好像格外得少!

    网咖区就只有两个人在玩,而咖啡区这边的顾客,只有一个人。

    “可能是凑巧吧。”张元道。

    两个人正纳闷,网咖的门开了,一个摸鱼外卖的外卖员手上拿着好几张传单,神色匆匆地跑了过来。

    “马总,张总,出事了!”

    “你们快看这几张传单!”

    马洋和张元有些不明所以,从外卖员手上接过传单。

    虽然摸鱼外卖目前的经营状况不太好,但也还是有一些顾客的,显然,这个外卖员是出去送餐,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什么。

    有好几张传单,有网吧的,也有咖啡馆、酒吧的,其间夹杂着几张重复的传单,可能是外卖哥在匆忙之间拿重复了。

    马洋和张元两个人把这几张传单在桌上铺开,挨个查看。

    网吧,充值优惠、限时打折!

    咖啡馆和酒吧,也有酒水折扣、第二杯半价之类的活动!

    马洋有些费解:“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外卖员还稍微有些喘:“马总,这些,这些店,都在我们周围啊!”

    张元眉头一皱,瞬间意识到情况不妙!

    仔细一看还真是,这些店确实都在摸鱼网咖旗舰店的周围,距离都不远。

    马洋的大长脸也瞬间绷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难不成是在针对我们?”

    他想了想,又摇头:“不对啊,我们好像也没得罪什么人吧,也没跟他们打过价格战,这些店至于如此针对吗?”

    马洋心中纳闷,按理,要是摸鱼网咖红红火火、抢了别人的生意,那也就算了。

    关键现在摸鱼网咖都冷清成这样子了,还搞这种针对,有意思吗?

    张元的面色更加凝重:“不一定啊。”

    “摸鱼网咖虽然在亏损,但只要我们的店还在开着,跟这些店就有竞争关系。不定,他们就是想落井下石、不看到摸鱼网咖倒闭不罢休呢?”

    “而且,网吧、酒吧、咖啡馆,这么多家店一起搞优惠活动,就好像是有默契一样……不定这背后有人推动!”

    马洋如临大敌:“那怎么办?”

    张元眉头紧锁,思考良久。

    “不好办,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

    “这几家店率先开始价格战,不管是网吧、酒吧还是咖啡馆,全都搞降价,而且在拼命发传单。”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网咖附近的几个路口都已经被他们给占住了。”

    “这样一来,想到我们网咖消费的人,必然会看到他们的传单和促销广告。”

    “这一带的客流量本来就不大,被他们全都吸走之后,我们这里自然会变得更加冷清了。”

    马洋恍然之余又有些气愤:“怪不得今天网咖人这么少!”

    张元继续道:“还不止如此!”

    “我感觉对方是有备而来,这一招直接打在我们的软肋上了!”

    “按照裴总的规划,我们网咖从一开始就是高端定位,所以定价比较高。”

    “对方想把我们拖下水,跟我们打价格战,这件事情很难处理。”

    “如果我们不降价,那么在价格方面就有巨大劣势。”

    “打个比方,我们原本的价格比其他地方高40%,但我们有更好的环境和服务,有不少顾客会乐意多花点钱,享受更好的服务。”

    “可现在对方烧钱降价,我们的价格比他们高60%以上甚至更多了,顾客还会愿意多花这么多钱买我们的环境和服务吗?”

    马洋皱眉道:“那,我们也降价呢?”

    张元又摇头:“不行!我们走的是高端路线,降价会损伤口碑,更何况同样是烧钱,我们一直在亏损,怎么烧得过他们?”

    “而且,你忘了上次我们提出降价的时候,裴总是怎么的了吗?”

    马洋哑口无言。

    之前摸鱼网咖刚开始亏损的时候,张元就曾经提出过降价的策略,被裴谦直接给否了。

    这次再提,估计还是一样的结果。

    但不降价又不行,摸鱼网咖旗舰店现在完全处于被包围的状态,这些店只要在摸鱼网咖附近的几个路口疯狂发传单,就可以把大部分的客流量截走。

    就算有少数土豪对摸鱼网咖非常忠诚也没用,毕竟完全不考虑价格的顾客终究是少数,大部分人还是要考虑性价比的。

    张元面色严肃:“报告裴总吧,这事不是我们能做主的!”

    ……

    出租屋里,裴谦正在美美地睡觉。

    电话响了。

    裴谦在梦中被吵醒,非常不爽。

    不过一看是马洋打来的,考虑到他刚刚把课堂作业借给自己借鉴,裴谦还是原谅了他。

    “怎么了,老马?”

    电话里,马洋快速地将摸鱼网咖遭遇的重大危机给讲述了一遍。

    “谦哥,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

    “我和张元分析,这一切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肯定有人在背后搞事!”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马洋的声音很是焦急。

    裴谦瞬间睡意全无。

    还有这种好事???

    裴谦差点笑出声,这个周期的亏损压力本来就很大,他还在纠结着到时候能不能成功制造亏损。

    结果,刚想睡觉就有人来送枕头了啊!

    目前摸鱼网咖旗舰店一个月亏损三十来万,但这是在酒水和网咖业务有一定收入里的前提下。

    陈垒虽然走了,但影响仍在,有不少老顾客没事的时候还是喜欢到摸鱼网咖来坐坐,所以网咖的亏损和最开始相比,降低了不少。

    现在周围的店搞起价格战,摸鱼网咖的客流量被截断,这意味着裴谦在结算前又能少一些收入了!

    如果这些店能够坚持下去,那就意味着下个周期,摸鱼网咖的收入还将继续暴跌,那真是……

    太棒了!

    目前距离结算只有一周了,摸鱼网咖的收入有一部分打水漂,可能会达到七八万块钱。

    千万别看这七八万块钱,不定少收入这七八万,盈利就变成了亏损,这可是天壤之别啊!

    裴谦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马洋听到裴谦那边沉默了,更觉得事态严重:“怎么办,谦哥?”

    裴谦揉了揉自己止不住上扬的嘴角,用尽可能平静地语气道:“不用慌,这种时候,一动不如一静。”

    “你们什么都不要做,我自有安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当医生开了外挂〕〔仙王的日常生活〕〔圣墟〕〔九星毒奶〕〔超神机械师〕〔神秘复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诸天尽头〕〔伏天氏〕〔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