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冥妻〕〔我真不是大佬〕〔衍仙纪〕〔万界降魔传〕〔大帝要回家〕〔血帝神尊〕〔巅峰仙道〕〔守护传〕〔境界提升太快怎么〕〔神魔之上〕〔召唤大渊之黑暗暴〕〔亿万界天道聊天群〕〔九境之主〕〔信息全知者〕〔君御诸天〕〔脉破八荒〕〔帝凰之泪〕〔剑仙在此〕〔吾家上仙是只鸟〕〔临神传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偷香高手 第1554章 苦主的愤怒
    单宫女仿佛不知道耶律洪基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继续说道:“两人之后用酒对饮,一会饮酒一会弹琴,一直到院鼓敲了三下,命令内侍出帐,当时是奴婢值帐,没有听到帐内弹琴饮酒声,反而听见笑声。于是奴婢偷偷地从帐外偷听。听见皇后说:‘可以封你做郎君’。赵惟一低声说:‘奴才虽然健硕,但只不过是小蛇,自然敌不过可汗的真龙。’皇后说:‘虽为小猛蛇,却赛过真懒龙。’此后只听见‘惺惺若小儿梦中啼而已’。”

    耶律洪基一张老脸快涨成绿色了,单宫女仿佛就在描述一场活春--宫,什么“惺惺若小儿梦中啼而已”,分明就是女子极度快乐时发出的声音,特别是什么“真懒龙”、“小猛蛇”之类的字眼,更是刺激得他几欲发狂。

    单宫女接着描述当日情景:“院鼓敲了第四下,皇后令奴婢揭帐,说:‘赵惟一酒醉不省人事,替本宫叫醒他。’奴婢叫了很多遍他才醒,于是起身告辞,皇后赐给金帛一箧,赵惟一谢恩而出。”

    “酒醉?”耶律洪基牙齿仿佛都要咬碎了一般,语气森然无比。

    单宫女继续说道:“那天过后皇后非常想念他,所以作《十香词》赐给赵惟一。赵惟一在教坊朱顶鹤面前炫耀《十香词》,朱顶鹤夺其词,后与奴婢惧怕连坐找到魏王,请魏王代为转奏。”

    耶律洪基往旁边看了一眼,一旁的耶律乙辛急忙说道:“臣得到消息后,知道事关重大,不敢有丝毫怠慢,所以上报给皇上定夺。”

    耶律乙辛顿了顿,又拿出一副诗词递了过去:“皇上,这首词也是娘娘即兴发挥的。”

    耶律洪基接过来一看:“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君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哼,皇后一天到晚就喜欢整汉人这些玩物丧志的东西。”

    见他没看出什么,耶律乙辛只好替他指了出来:“这几句诗里面正好藏着赵惟一的名字。”

    这句话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耶律洪基彻底抓狂了,直接一掌拍在茶杯上,连手被刺破了血也毫不在意:“赵惟一不应该进宫的时候就被敬事房给阉了么,为何还能秽乱后宫!”他虽然是个昏君,却并不是傻子,很快想到一个关键所在。

    这时耶律乙辛不慌不忙答道:“据微臣调查,当日赵惟一进宫时的确被送进了敬事房,可是正要被阉之际,内承直高长命来带走了他,应该是赵惟一送了大量财物给他,所以高长命保他留一个完全之身。”

    “高长命在哪里,带他来见朕!”耶律洪基素来宠爱皇后,此时甚至心中还抱着一丝幻想,希望这一切只是个误会。

    可惜耶律乙辛打破了他的幻想:“臣派人去捉拿高长命的时候,发现他见事情败露,已经畏罪自杀。之前他带走赵惟一的事情,敬事房的那些人都可以作证。”

    如果宋青书在这里,自然知道他们口中的高长命就是当初带自己进宫的那位太监,同时惊叹耶律乙辛的心狠手辣,毕竟之前与那位高公公对话来看,应该也是耶律乙辛的人,没想到最终成了对方手中一个弃子。

    耶律洪基终于火山爆发了:“给朕将高长命鞭尸,挫骨扬灰!敬事房当日值班之人玩忽职守,全都处死以儆效尤!派人捉拿赵惟一,朕要将其凌迟处死,至于皇后萧观音,投入天牢,由知北院枢密使事耶律乙辛,同知北院枢密使事张孝杰一起审讯;另外暂时罢免北府宰相萧匹敌的官职,萧家之人没有朕的手谕,不许出府门一步,否则格杀勿论!”

    “遵旨!”耶律乙辛低头领旨,嘴角微微上扬,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他计划发展,甚至比他的计划发展得还要顺利,毕竟他没料到赵惟一居然真能这么快取得皇后的信任。

    如今北枢密使耶律仁先老矣又远在边疆,南院大王萧峰已经垮台,北府宰相萧匹敌因为此番女儿萧观音一案,估计也是抄家灭族的结局,整个辽国可以说已经尽在其掌控之中,耶律乙辛又如何能不得意?

    如今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将赵惟一灭口,免得到时候他吐露出和自己的关系,更何况一同办案的张孝杰是自己人,想将此案办成铁案再容易不过。

    且说沈璧君寝宫之中,宋青书对这突然到来的危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正犹豫是顺势被他们带走还是反抗逃出去,毕竟不同选择代表着后面不同的应对方案。

    不过他忽然心中警兆大起,原来一个侍卫忽然一刀往他后腰捅了过来。

    这下不用做选择题了,宋青书不至于危险降临还要继续扮演赵惟一的身份,这些人明摆着就是要杀他,如果束手就擒那才是真的傻。

    之前那侍卫原本狞笑着等着血光乍现,忽然发现自己的刀动不了了,低头一看,原来刀尖居然被对方两根手指轻轻捏住,任他如何加力也无法移动半分。

    “怎么可能!”他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宋青书已经动了,房中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气势汹汹的御前侍卫纷纷倒了一地。

    萧十一郎原本正在和沈璧君说话,下一刻发现宋青书身边的侍卫倒了一圈,生死不知,不由得寒意大冒,他之前虽然注意力不在那边,可能在这一瞬间解决那么多大内侍卫,这人的武功实在太恐怖了些。

    不过畏惧这个词并不存在于萧十一郎的字典中,他只是震惊了一瞬间,然后下一刻便拔刀往宋青书扑了过去。

    宋青书此时却没有心情与他纠缠,既然这么多人来抓自己了,显然苏荃那边更危险,几招逼退了萧十一郎,然后身形一闪消失在皇宫里众多宫墙之中。

    当然临走之前还对沈璧君传音入密,告诉她不用担心,自己会回来救她。

    此时沈璧君还处于深深的震惊之中,前一秒刚好看到一群御前侍卫气势汹汹来抓人,后一秒对方就打败了所有人成功逃脱,其中还包括武功高强的萧十一郎,要知道当初萧十一郎来劫持自己之时,沈家的护卫在他面前可谓是不堪一击。

    “这人到底是谁?”此时萧十一郎也是一脸惊惧地来到沈璧君身旁问道,“武功居然高到这个地步!”

    “不知道。”沈璧君摇了摇头,轻声答道,她之前虽然知道对方武功高,却没想到高到这种地步,虽然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她心中依然充满了雀跃。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法爷永远是你大爷〕〔绝对一番〕〔小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