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人比我更懂火影〕〔深夜异闻〕〔仙尊奶爸在都市〕〔天行缘记〕〔拜见老仙师〕〔盖世〕〔异世界的战场生存〕〔阁下何故乘风起〕〔破晓的战旗〕〔大唐杨国舅〕〔农夫凶猛〕〔我真的只是村长〕〔NBA绝对防洪坝〕〔谜途〕〔市井之辈〕〔欢乐大暴走〕〔天患〕〔养丞〕〔一切从泰坦尼克号〕〔伏波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狼战于野 第三章 血战狼群(一)
    一条粗数十围的大瀑布,像一条发怒的银龙,从半空中猛扑下来,直捣潭心,水声轰轰,激荡起阵阵狂风,喷迸出如雹的急雨。 在明媚而耀眼的阳光照耀之下,仿佛是瑶池仙境一般散发着炫目的光芒,美丽的令人叹息!

    狼卿身着黑色长裤,**着上半身,摇摇晃晃的站立在巨大的青石最中间的凹陷处,任凭那从极高之处俯冲而下的瀑布狠狠地砸落在他的身上,握紧了双拳,幽绿色的眼眸中坚定中透露着一丝疼痛,少年紧紧咬着钢牙,强忍住水流带来的巨大冲击,一下,一下,从天而降的瀑布之水可不懂的可怜之,只会用着它的本能,尽全力的咆哮着。

    狼卿全身的肌肉并不突出,却健壮匀称,非常的和谐。温润的光芒云绕着古玉般光洁的皮肤之上,淡淡的光华游走流转,呈现出一种几乎完美的力量。看似细嫩的皮肤之下却隐藏着一种极为坚韧的肌肉线条,闪烁着奇异的光泽,却并不显得刺目,让人产生一种有无穷的力量的错觉,他就犹如一头刚成年的雄壮的野狼般,给人一种充满野性魅力的阳刚之美。

    在凶猛激流的不断地淬炼撞击之下,狼卿慢慢的有摇摇晃晃变得如老僧入定一般稳如磐石,疯狂的锤炼着自己的身体,在他的体内,由“ 青虹游气决”产生的带着一丝贵蓝色的真气正源源不断的生着缓慢却又坚持的奇异变化。

    狼卿自从成就“苍天倪云真炎法身”第一层之后,神识暴涨,依然可以做到内息镜才能做到的内视之法,细细看去,就感觉自己周身的骨骼以一种奇异的速度不停地离合,真气中一丝丝贵蓝色的气体也随之进入骨骼之后,渐渐的在脊椎之上尽然形成了一个淡淡的蓝色狼王虚影附立其上,却看不清具体的模样,只见这头狼王虚影眼眸微闭,一道狭冷的光芒彷如真实般出现在狼卿天庭之中,一股洪荒巨兽般的荒野气息渐渐在狼卿的身上升腾起来。

    狼卿的思维早已陷入一万物不见,心若大海的入定之中,静静的体味着全身上下每一丝奇妙的变化,无比沉醉的感受着实力随着时间慢慢增长的快感,原先那种对实力的把控不够的感觉也渐渐淡去,而头顶上不断下落的激流强大的冲击力量彷如不存在一般。

    时间在修炼中慢慢的逝去,狼卿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块古老的原石一般,在他身上感觉不到气息的浮动,无知无觉。都山中无岁月,确实不假,直至太阳落山,天空中缓缓的升起了一轮明月,一缕清润的光华洒落在少年的身上,沐浴在激流之下的狼卿突然睁开了双目,幽绿色的眸子中透出两道可怕的精光,一股残暴的森冷气息仿佛能够撕开密不透风的厚重水帘。

    “啊,,,,,!’,狼卿一声快意的长啸,整个人猛地从冷冷的瀑布之中冲了出来,脚下爆出强劲的力量,修长的身体向上方快速弹起,手中真气放出,一股青色光带将瀑布边竖立的红缨精钢长枪一卷而起,整个人在空中闪电般的连续踏步而上,突然一个折下,拧身一踢,将红缨精钢长枪枪尾倒飞而出,接着一个鹞子翻身便落在地面稳稳的站立在清澈的潭水之中,强烈的刺激让狼卿精神不由得一震,旋即右手向上空轻轻一张,红缨精钢长枪便落入手中,刚接住长枪,便一刻不缓的拉开架势,缓慢的演练起来“游龙缓步枪”枪法,从基础的刺、顶、射、击、舞、转、颤、挺,到稍微复杂的青龙探爪式,黑熊开山式,白虎破天式,紧接着“游龙缓步枪”中的仅有的三招进攻之势野全部演练出来,枪势锋锐于雄厚并存,圆融如一,时而如清风拂柳,时而如饿狼扑食,每一个动作都没有丝毫的犹豫与停滞,招与招之间,式与式之间,连绵不绝!动作中中正不倚,大气磅礴,没有一丝的阴毒与气,枪法即刚且柔,枪势恢弘,枪随意动,意与身随,已有一丝枪法大师的境界。

    狼卿将各种学会的枪法招式练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每一招都仿佛如使臂指,待得身上的气劲渐渐地消耗,这才从水潭中一跃而起,站立在潭边一块巨大的青石台上面,习练起了“青虹游气决”,慢慢的随着月光的渐盛,狼卿也沉入修行之中了。

    微风徐徐,清冷的月光淡淡的挥洒在天空之下,无数星星释放着无处收留的光芒,一股孤独寂寥的气息默默的散发着属于自己的一丝哀伤,漫天的形成随着玄妙的轨迹慢慢的移动着,一股心旷神怡的感觉油然而生。

    修炼完毕,狼卿缓缓的睁开明亮而凶野的双眸,静静站在青石台之上体味着刚才的一切,微风轻轻的吹拂着,吹动着茂密树林,发出一阵阵的“沙,沙”声响。狼卿面色平静,心中却在暗暗的整理着这几天的成就,仅仅几天时间就彷如从头修炼一遍这般,远远地超出以往两三年的成果,不可谓不神奇。静静的思索良久之后,狼卿跃然而下,闪电般的朝着山外奔行而去。

    狼卿缓缓的行走于郁郁葱葱的树林之内,心头正在盘算着“苍天倪云真炎法身”的神奇之处,就在这时,狼卿轻盈而灵巧的步伐猛地一顿,幽绿色的双眸猛然一紧,闪过一丝惊疑。虽然树林的枝桠繁茂如星,挡住了一部分的目光,但是淡淡的血腥之气却随着轻微的林间细风缓缓的飘来。

    透过层层浓密的枝桠注目望去,只见两只灰黑色的野狼正在用力的撕扯着一只奇怪的水牛状的尸体,那只水牛状的怪兽也是庞大,身长十米左右,又宽又大,大如铜铃般的双眸正流淌着猩红色的鲜血,头上一对锋利的大角闪烁着银润的光芒,但现在却被两只普通的灰黑色的野狼狂野的撕拉着自己的尸体,正所谓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突然,狼卿面色一紧,眉头微微一动,旋即身体极快的向左横移,右手中的红缨精钢枪闪电般的向右上方的一个黑影狠狠地刺去,带着一溜青蓝色的火光,“呜!!!”一声惨叫,一个巨大的身影便被红缨精钢枪的三菱枪头刺穿心脏,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便被一枪击杀,身体软软的耷拉在枪头之上,鲜血猛地流淌下来,狼卿缓步一退,右手横抡,一只巨大灰狼的尸体便被狠狠地摔倒了正前方的一颗粗壮的树桩之上,“嘭”的一声,随着四起的灰尘,早已魂归极乐。

    这时,前方不远处正在啃食着水牛般野怪的两只灰黑色的野狼听的声响也猛地向狼卿这方扑来,在离狼卿不远处,两只野狼口中长啸不断,长尾统统平翘,像一把把即将出鞘的长刀,一副箭在弦上、居高临下、准备扑杀的架势,狼卿定神一听,发现两只灰黑色野狼不断发出的长啸,他心中的弦一下子绷紧了,连忙无比警惕的看着四面八方。

    他知道,在天意大陆上,野狼这种最低等级的妖兽都是成群结队的,它们生性极为凶残,见到鲜血便会无比的狂躁,而且还极其喜欢主动进攻任何它们看见的生物,尤其麻烦的是它们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在狼王的带领下,一直以来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除非遇到根本无可匹敌的力量,否则猎物不死,它们绝不退却,疯狂的狼群数量越多,就越可怕,一般内息镜前期的强者都不愿与它们为敌,都很有陨落的可能,更遑论锻体镜的修者了。

    狼卿见到两只野狼一边不停地呼唤同伴,一边前爪不停地刨着地面沙尘,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心中便知道麻烦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以闪电般的速度击杀这两头野狼,然后极快的跑路,要是被狼群包围,便免不了一场血战了,还有可能交代在这葱葱郁郁的密林之内,这时,狼卿的心中突然间有了一股热血彭拜的感觉,这几天的神奇机遇,一路疯涨的实力无一不在刺激着那颗本就好战的内心,正好这几天对现有实力的把控一直做不到尽善尽美,那么就让一场战斗来完善它吧!

    想到这里,狼卿不待两头灰黑色野狼有进一步的行动,收起了微微有些激动的心情,整个人慢慢地沉入了一种平静的状态,在他的身体周围渐渐的升起一股凶野狂暴的气息,跟前方两头野狼的气息还有几分相似,两只灰黑色的野狼感受到狼卿身上的气息,简单的头脑中竟然有一丝惊疑不定的感觉,前爪不着痕迹的微微一退,它们受不得自己竟然对食物般的人类产生近乎胆怯的感觉,不由得大怒,两双冰冷嗜血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狼卿,喉中一声声低微的吼声,眼中唯有近乎疯狂般的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