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麟少〕〔少年异人〕〔异界许愿神〕〔九叔的万界之旅〕〔神拳奶爸〕〔大魏影帝〕〔诡眼迷踪〕〔三国之关平当老大〕〔一剑安天〕〔当皇帝从捡破烂开〕〔我在水浒开了个挂〕〔仙农混异界〕〔我在斗罗召唤水浒〕〔我有一个特种兵系〕〔我有一个剑仙娘子〕〔穷三胖与富老王〕〔老子是魔法少女〕〔黄金之王的戏精日〕〔我在古代做储君〕〔红楼之贵女清缓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狼战于野 第六章 归来,女子
    阵阵热浪喷袭而来,狼卿险之又险躲过林中火球,转身立定,定睛向树林之中望去,只见一头浑身漆黑,眉心正中有着一抹雪亮的闪烁着微微光芒的洁白绒毛,外形与寻常的豹子十分相似的怪兽,这只怪兽浑身散发着雄浑的气势,接近内息境界的威压弥漫开来,狼卿一见此等境况,想都不多想,转身运起“游龙缓步枪”中的身法,飞快的逃离开去,连微风都发出了咆哮声,仿佛在叙着速度的魅力。

    豹子形态的怪兽见着猎物逃离开去,爪子在地上微微的摩擦,呲呲作响,身子猛的下伏,两只强健的后腿一蹬,如离弦之箭一般向着狼卿扑去,狼卿见状,身子猛地一扭,脚下一旋,方向顿时一变,豹形怪兽身子在空中腰部发力,前爪探出,速度猛然加快,咻的一声便是扑到了狼卿身前,少年只好止住身形,两只碧绿色的眼眸盯着豹形怪兽,不待多想,手中红缨精钢长枪带着一溜蓝色火光猛地向怪兽刺去。

    豹形怪兽见着长枪刺来,脑袋一偏,躲过枪锋,旋即身子一晃,身后豹尾便带着破风声扫向狼卿的腰部,豹尾带着的阵阵罡风,一股腥臭的气息猛然迸发出来,随后狼卿长枪一收,横挡住豹尾的攻击,旋即身子一转,猛然出腿,带着阵阵气浪踢向豹子怪兽的腰部,“咚”的一声闷响,一记结实的鞭腿便轰击在豹形怪兽的腰间,怪兽吃痛,猛地一退,张开血盆大口,吐出一个火球,炙热的高温蔓延开来,在空气中带出一条橙黄的光带,速度快的惊人,狼卿闪避不及,长枪斜放胸前,全力运起苍天倪云真炎法身,瞬间一座淡蓝色的狼形光影将之笼罩,砰的一声巨响,烟尘四起,火球和狼形虚影遽然的碰撞在一起,转瞬间,尘雾消散,只见狼卿衣衫褴褛,嘴角一丝殷虹的鲜血格外刺目,随之少年仰天大吼一声,已经变得非常虚幻,快要接近消散的苍天倪云狼王虚影猛地一缩,化为一抹幽蓝色的火苗,附着在红缨精钢长枪之上,浑身的内息运转到极限,一股脑的灌入长枪,旋即长枪向着豹形怪兽狂暴的刺去,双手一转,长枪带着幽蓝色的火焰疯狂的旋转,宛如飓风,将空气切割的忽忽作响。

    少年随后双手一松,手掌拍向长枪枪尾,接着身子一斜,右脚直接踢在枪尾,身随枪动,长枪的飞去的速度瞬间加快,宛如一抹银色的旭光,豹形怪兽本想躲开这狂暴的一击,奈何身子在风压之下,比之思维慢了一线,亮银色的长枪光芒在豹形怪兽眼瞳中蓦然放大,轰声响起,红缨精钢长枪带着火光凶猛的插入豹形怪兽的脑袋,整个枪身穿透而过,怪兽痛的大吼一声,前爪猛地扬起,决然的刺向狼卿的心脏,电光火石之间,狼卿身子一偏,躲过心脏要害,可惜爪子速度太快,没有完全避过,前爪擦着左边肋下掠过,带起一蓬血肉,一阵绿烟冒起,豹形怪兽爪中毒素蔓延开来,痛吼一声,狼卿来不及看豹形怪兽的情况,就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豹形怪兽看到敌人倒下,嘴角扯了一扯,紧绷的心弦一松,便是两眼一闭死了过去。幽蓝色的火光还在豹形怪兽的天灵里面絮絮的燃烧,散发出一阵炙热,没有丝毫熄灭的迹象。

    脑海中一片混沌,眼前都是雾蒙蒙的黑暗,没有一丝一毫的光明透出,仿佛灵魂出窍一般悠悠荡荡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之中,随波逐流,就在狼卿沉浸在这浑浑噩噩的飘荡之中,一个优美清凉犹如天上黄莺般动听的声音宛如在耳边轻轻的呼唤,呼唤着流浪的灵魂归来,在这温柔如水的声音里,少年奋力的睁开了沉重如铅石的眼眸,一道刺目的亮光映入眼眸,狼卿忙眯了眯眼,留出一道缝隙,摇了摇依然有些昏沉的脑袋,待得头脑清醒一些,适应了眼前的光亮之后,便完全睁开了双眼,碧绿色的眸子转动,观察着四周有些陌生的环境,只见一间简朴干净整洁的竹屋跃入眼帘,整个房间都透出一股墨绿色,令人十分舒适,除了身下的一张竹床之外,就只有不远处的一套翠竹桌椅,简单至极,却又不失质感,有一种异样的美丽,阵阵药香飘来,沁人心脾。

    门外一个蓝色衣裙的女子背影在阳光的照射下,宛如铺着一层金辉,圣洁的气息蔓延开来,一头青丝如瀑布一般垂落下来,乌黑如泼墨,顺滑如绸缎,闪烁着光泽,略显柔美,闻的身后响动,女子不由回转身来,霎时间,狼卿眼前一亮,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腰系软烟罗,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肌若凝脂,肤白如雪,头上一个镂空金叉挽起一个俏皮的发髻,一丝发丝从耳边垂落,平添一抹俏皮,秀魇如花,一对水莹莹的眸子点缀其上,美不胜收,口若含朱丹,指如削葱根,一颦一笑间顾盼生辉,莫不还真有一点娇艳欲滴的风情,看年纪也不是很大,与自己宛若。

    只见的眼前佳人眉头轻轻一皱,迈着轻盈的步伐向着床边的少年走去,“这人真是,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看,莫不是救了一个登徒子不成,但见此人眼中并无猥琐下流之意,只有纯粹的欣赏,还是不要错怪了”,杨雨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可不知此等姿态可是让前方少年欣赏不已,不一会儿,杨雨便是行到了狼卿身前,“你还看,有那么好看么”,少女抽了抽可爱的琼鼻,脆生生的问道,声音如水珠落玉盘,清脆悦耳。

    “姑娘生的貌美,子只是欣赏姑娘的美丽,并无冒犯之意,有唐突之处还望见谅”,狼卿收回目光,“好啦,好啦,人家又没有怪你”

    “多谢海涵,对了,请问是你将我救过来的吗?这儿是哪里?”狼卿含着感激之意问道。

    杨雨微微抬起秀气的下颌,秀眉挑了挑,檀口微张“不是我还有谁,我在林子里面采药回来,就看到你浑身血污的躺在一头豹灵兽旁边,不省人事,还好本姑娘善良仁慈,不想见你死在野兽嘴里。”

    狼卿听闻眼前少女娇俏的语调,也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容:“是是是,生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如今子身上也无甚值钱的物仕,唯有来日再报了!”

    “噗哧!”杨雨听他的好笑,也不再逗弄,“好啦,不逗你玩儿了,恩情什么的就算了,毕竟对我这话医师来,救死扶伤是应该的嘛,还有这里是天绝门商女峰,你是天绝门的弟子吗,是哪座峰的?何人门下呢?”

    “我是本门外门弟子,隶属斗战峰,还未进入内门,所以未曾有师尊,对了,还未请教姑娘尊姓大名,生好日日铭记于心,感念恩德!”狼卿正色道,可是神情之中却有一丝戏谑。

    “,我叫杨雨,是商女峰的弟子,都了没关系啦,你这人怎么,,,”话音未落,却是瞥见少年嘴角的一丝戏谑,本是聪慧之人,转瞬间便是明白了过来,“好啊,你子,哼,你的伤再有两天就康复了,本姐这两天还要下山采药,你自己好了之后就离开吧!”。

    话音落下,便是带着一阵香风离开了竹屋,徒留少年静静的修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