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人比我更懂火影〕〔深夜异闻〕〔仙尊奶爸在都市〕〔天行缘记〕〔拜见老仙师〕〔盖世〕〔异世界的战场生存〕〔阁下何故乘风起〕〔破晓的战旗〕〔大唐杨国舅〕〔农夫凶猛〕〔我真的只是村长〕〔NBA绝对防洪坝〕〔谜途〕〔市井之辈〕〔欢乐大暴走〕〔天患〕〔养丞〕〔一切从泰坦尼克号〕〔伏波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狼战于野 第四十八章烈风鹫
    “你--,你不是睡着了吗?”,精壮青年有一丝慌乱,似是无法相信狼卿像是事先察觉一般,防住了他的突袭,甚至擒拿住了自己的手腕。

    不过,精壮青年显然不是刚出道儿的雏儿,只是稍微惊讶一下,便回复了情绪,随即狞笑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自然是要杀了你!”

    精壮青年虽然手腕被拿住,又有一股滔天巨力狠狠捏住,但却没有丝毫担心,反而信心十足。

    狼卿看着精壮青年本来方正的脸目瞬间变得狰狞可怖,也是叹息一声,世道虽然艰难,但舍取却在自身一念之间。

    就在狼卿准备释放火焰之力,废除精壮青年的手臂,那青年手臂突然一震,一股黄色光芒闪过,手臂突然变细,宛如一根藤条,柔软无比,像是一条毒蛇,从狼卿掌中游出。

    “去死吧!”,精壮青年嘴上大喊,手臂瞬间恢复原状,继而将黑色匕首换到左手,随后背上长剑赫然出鞘,擒于右手,带着浓郁的黄色光芒,一剑刺向狼卿咽喉,左手黑色匕首像是毒蛇吐信,一刀割向狼卿双眼。

    “滚!”,狼卿突然沉声一喝,浑身火焰升腾,橙红色火焰宛如众星拱月,将狼卿牢牢的护在里面,随后变掌为拳,九牛之力猛然释放,不留一分,狠狠一挥,打落匕首,接着化拳为爪,一招青龙探爪抓向其喉咙。

    精壮青年见狼卿一拳打落匕首,而且自己握刀之手痛苦不堪,抖动不已,右手的长剑又被火焰牢牢挡住,不得寸进,心下大惊,没想到眼前之人年纪轻轻,却修为不俗,心中大为光火。

    精壮青年狂运功法,准备打出最强一击,脸上的惊讶收起,化为狞笑,可惜狞笑还没完全绽放开来,就看见其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w..一声骨裂之声伴随着其凄厉的惨叫,握剑的右手被一只泛着金光的兽爪折断,泛着黄光的长剑也叮当一声砸在地面之上。

    狠咬着牙齿,精壮青年凶性大发,浑身黄光一震,化为一个尖锐的土锥刺开金,左手化为利爪,还欲破开火焰,将狼卿开膛破肚。

    “轰!”,狼卿一脚带着重重烈火和九牛暴力,重重的踢在了他的腹部,瞬间,这人像是被迎面而来的陨石狠狠砸中了一般,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轰的一声陷入了山洞的山壁之内,像是一幅浮雕一般,奄奄一息。

    “去死吧!”,狼卿凶喝一声,虎头湛金枪傲然出现,一枪刺破其咽喉,划了一个对穿,精壮青年用手捂住咕咕冒血的咽喉,鲜血如注,将胸前的战甲染的通红,双眼冒出难以置信的光芒,直到意识消散的时候,精壮青年心中也满是不解的疑惑和凶厉的狠辣,一点没有应有的悔恨之意。

    “我--我-我做鬼也不放过---啊!”,在无比凄惨的吼叫声中,狼卿一把火将之付之一炬,化为漫天灰灰,被轻轻一扫,送出洞外,随后喃喃道:“我没有喜欢听完敌人谩骂的习惯!一路走好,黄泉路上,好好想想今日之所作所为!”

    狼卿强忍住心中的难受,之前只是杀了一些野兽,凶兽,从没有杀过人,这一次是第一次杀人,可是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杀人者人恒杀之,这等忘恩负义,蛇蝎心肠之辈,留着也只会有更多的无辜之人惨遭毒手,更何况这人还要灭杀自己。

    狼卿看着洞外漆黑的夜,听着滴滴雨声,脑中响起精壮青年死时的凶狠目光,片刻之后,只是低叹一口气,摸了摸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身旁的金,强颜一笑,道:“这次你表现不错,下次有好东西分你一份。w..”,金也是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兽瞳之中满含复杂之色。

    虽然平时心中想着虐待狼卿,已报前仇,可想起这段时日,山崖之上,每天的灵瓜仙果,还有浓郁的灵气,身旁这人虽然有时候话难听,可从上山以来,从没有为难过自己,在他受到伤害的时候,金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出手如风,打断精壮青年的手臂,虽然自己不出手,这人也不会出事,可心中的情绪让它难以自制。

    这一声叹息,为精壮青年,也为自己!兽之心不弱与人,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狼卿虽然年轻,可一路走来,没人照拂,唯有自身心谨慎,才可以活的更久,活的更好,现在有了好兄弟,有了一位照顾着自己的师姐,必须比之前更加心,只有活着,才能报答她对自己所有的好!

    脑海中浮现着杨雨俏丽的容颜,狼卿放开心中的淡淡忧伤,脸上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转头对着金道:“睡吧!这一夜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了!”

    金闷闷的点了点头,身躯变为狗般大,趴卧在洞口一个阴暗的角落,狼卿看着金晶独角兽的所为,心中涌出一点暖流,随后深藏心底,摇了摇头,找了一处干燥的地面,慢慢的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唯有雨声阵阵,点点雷声相伴,这一夜,不同往常又无甚失常!

    雨声渐渐变,雨停了,夜过去了,东方地平线上透出缕缕红霞,一点紫红缓缓升起,由暗到明,微微一跃,一轮红日喷薄而出,顷刻朝霞满天,卧龙山脉变成金色的世界。西边深蓝色的天空两道彩虹从山的南面架到北面,整个场景令人感叹大自然的造化神奇。

    狼卿早早已经醒来,和金吃了一些清淡的早食之后,便出了山洞,寻到一个颇高的峰头,坐在上面,面向朝阳,苍天倪云真炎法身悄然运起,一个苍狼虚影将之笼罩,狼头昂扬,狼口大张,太阳紫气化为一道道光虹涌入狼王口中,其肩膀之上,一个五彩斑斓的雀鸟站立,嘴张开,狼口夺食。

    狼卿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彩,心中一阵不爽,但也无可奈何,这鸟来历不明,看样子很是不凡,就当日行一善了。

    不多时,太阳紫气收敛而去,阳光化为金色,一层层铺在山川大地,河流屋檐,将整个世界渡成亮澄澄的金色,绚丽夺目。

    狼影褪去,彩也振翼而飞,再次寻找自己的天地去了,狼卿恶狠狠地骂了几句这个吃食的鸟儿,随后笑眯眯的向着一旁的金道:“金,我来之前听卧龙山脉有烈风鹫出没,这可是难得飞行凶兽,人级上品巅峰,比你厉害多了,主要是它可以飞,可以飞哦!”

    金看见狼卿眼中冒出的熊熊火焰,心中一颤,这是贪婪的目光啊,随后蹄子在地上一甩,一条尾巴摇晃着向前方走去,不理睬这个傻子一样的人类。

    狼卿已经习惯了这个金晶独角兽的傲娇,跟上金的步伐,一边走,一边喃喃道:“可以飞啊,要是能勾搭到一头就好了,肯定比这个吃干饭的假坐骑好不少!”

    金听到狼卿的嘀咕,双眸一翻,一个标准的白眼甩了出去,狠狠吼叫两声,一尾巴扬起漫天尘土,飞向狼卿,狼卿见状,也是阴险一笑,运起炎阳圣典,一道橙红光芒化为火焰旋风,将尘土吹回,将金裹了个严严实实。

    “哼切!”金被尘土呛的咳嗽起来,一身威武的金色鳞甲瞬间了无光泽,一层灰蒙蒙的土坷垃附在身上,像是一头洗了泥浆浴的狗。

    狼卿看着金晶独角兽的模样,哈哈大笑,金运起兽力,金芒大作,将尘土驱散,恢复金光闪闪的模样,一张兽脸满是狰狞,牙齿紧紧的咬着,蹄子在地上猛刨,若不是打不过,金早就扑了过去,势要让这可恶的人类知道花儿为什么红!

    一人一兽边闹边走,向着烈风鹫可能出现的方向而去,烈风秃鹫是一种颇为罕见的巨大鸟型凶兽,人级上品巅峰,据是东方大陆西南唯一一种同时具有大鹏和风隼血脉的生物,虽然很是稀薄,但比起其他凶兽来,成长空间依然巨大,潜力无穷。因为如此,烈风秃鹫拥有了晋级地级凶兽的本钱!

    成熟巅峰期的烈风鹫很可能晋级地级,对凶兽来,一级一天地,这是一种本质上的变化,地级的烈风鹫身长能够达到七八米,身高三米左右,双翼展开能到达到十四五米的,凶兽志上记载,烈风鹫不仅可以在空中自由翱翔,而且可以借用巽风之力,提升一倍速度,很是了得。

    烈风鹫外形有点类似上古时代的始祖神鹰,颇长的颈部是一种鬃毛和羽毛的混合体,头顶有几片美丽的翎羽,一身青色的羽毛,身后类似于鳄鱼一般粗大的尾巴,上面排列着整齐的尾羽。一双巨大的翅膀,每个翼翅的顶端各有一个尖利的爪,金色呈钩状的鸟嘴,坚硬如同九天神铁,里面有着尖锐如利刃一般的锋利牙齿,脚下双爪强劲有力,覆盖着青色的螺旋花纹的如羽鳞甲,看起来十分凶猛。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狼战于野》,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