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神浮图〕〔全能麟少〕〔三生悟道〕〔颤栗俱乐部〕〔实况足球之超级球〕〔星武长空〕〔柯南之我的怪盗生〕〔狂战婿〕〔从诡异世界的庙灵〕〔在九叔的世界修仙〕〔大国传媒〕〔武御玄黄〕〔最强反派武道系统〕〔世子很凶〕〔我真不想当BOSS〕〔开局出生在庆余年〕〔浩瀚仙秦〕〔诸天神魔纵横〕〔重生南非当警察〕〔吞噬了99个世界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狼战于野 第六十四章 巫毒教余孽
    眼前的这个祭坛和周围的怪物跟昔日巫毒教的丧尸十分之像,狼卿心中充满警惕,感知力全力爆发,只见的祭坛顶上一个木头柱子上,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被一根粗大的铁链锁在柱子上,这人赫然就是不见了的映寒。

    狼卿心中一紧,最坏的情况发生了,映寒被这些怪物抓了,而四周皆是这些不知深浅的怪物,这些若是巫毒教的残存余孽,那肯定会有至少一名巫毒修炼之人藏在某处,狼卿不敢贸然行动,只能躲在街角处,偷偷的注意着祭坛的情况。

    祭坛之上火焰在映寒身后熊熊的燃烧着,映寒面上点点泪珠挂落,大眼睛中充满恐惧,呜呜咽咽之声在喉间涌动,可能因为长期的哭喊,映寒的嗓子已经沙哑了,狼卿的感知到这些,心中的怒火猛然升起,正当按捺不住想要冲出去救下映寒之时,一个身穿黑袍,头戴帽兜,脸上一个狰狞的鬼面具的人,佝偻着身躯缓步向着祭坛走去。

    狼卿强忍住怒火,眼睛牢牢的盯着黑袍人,黑袍面具人手持一根惨白惨白的骨杖,骨杖向天,嘴中念念有词,周遭的怪物也是跟着黑袍面具人的咒语而呼喊,这个咒语十分冗长,时而急促,时而舒缓,周遭的怪物也是时而惨嚎,时而低吟,随着咒语的念出,这些怪物一部分身上升起一条条绿色的雾气,雾气向着黑袍面具人的骨杖中涌去。

    不一会儿,整个惨白的骨杖便化为一根绿色雾气缭绕的祭祀之杖,而失去绿色雾气的丧尸都在微风中化为灰烬消散一空,只留下三具看起来十分健壮,皮肤上泛着点点绿光的男子丧尸,这三个丧尸拱卫着黑袍面具人,像是忠诚无比的狗!

    良久,咒语完结,黑袍面具人将手中的绿色骨杖向天一指,所有的绿色雾气扭成麻花状向着空中冲去,只见绿雾所过之处,天空中云雾飘洒,化为一道漆黑的漩涡,漩涡之中一双血红的双眼露出,这是一双默然无比的眼睛,没有任何的感情流露,唯有死寂,无边的死寂。

    这双血红眼睛无比巨大,每一个都有灯笼大,黑袍面具人看着这双血红巨眼,十分激动,将头上的帽兜扯开,露出一个锃光瓦亮的光头,头上光的十分洁净,光芒照射下来,像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光球,配上那个狰狞的黑色恶鬼面具,显得十分诡异。

    黑袍面具人对着天空中的血红巨眼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双手举过头顶,虔诚无比的拜了三拜,拱卫着他的三具丧尸也是双膝跪地,恶心的黏液掉落一地,拜完之后,黑袍面具人用十分激动而沙哑的声音道:“伟大的魔神大人,我是您最忠诚的子民,今日给您献上最鲜美的祭品,望伟大的魔神大人享用之后可以赐给我一点点神通之力,让我可以恢复昔日我巫毒教的无上荣光!”

    狼卿听着黑袍面具人的话语,心中暗道,果然是巫毒教的余孽,没想到时隔千年,竟然还有余孽残留,果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血红巨眼应该也不是什么好路数,只是看样子这个所谓的魔神于此地相隔无比的遥远,只能透过祭祀之力投影下来一双眼睛。

    而巫毒教的那个余孽全身的力量波动也介于内息境与神通境之间,只是不知那三具丧尸的战斗力如何,狼卿这边暗自琢磨着,另一边,那个血红巨眼听到黑袍面具人的话,只是微微一眨,瞬息之间,风云涌动,那个漆黑的漩涡反而越发微起来,支撑这个黑色漩涡的绿色雾气也是越发稀薄。

    血红巨眼的眼珠一动,向着祭坛上的映寒看去,看到映寒之时,这双眼睛突然爆发出无限的红光向着映寒缠绕而去,狼卿看到此处,不再犹豫,全身的力量悍然发动,焚引六诀飒然使出,只见双手只见印诀变换,一头头火牛,一只只火雀,一个个冥猿带着熊熊金色烈火向着黑袍面具人和三具丧尸冲去。

    而狼卿则化为一道火光,眨眼间便来到祭坛之上,映寒身前,随后狼卿举起右臂,只见右臂之上火焰凝聚,化为一道凝实无比的火焰长枪,火焰长枪攀附在狼卿右臂之上,手臂上青筋炸起,丹田中的内息真力快速的在经脉中流转,搬山填海神通练就的无比深厚的内力涌进右臂,使得右臂经脉都有胀痛的感觉。

    狼卿并三指为枪锋,手臂为枪身,一招白虎圣枪诀之破灵万钧两式结合而出,向着袭来的红光轰去,“轰!”的一声,火焰长枪和血红巨眼的发出的红光便不期而遇,两者悍然对撞,啥时间音爆之声炸响,火焰消弭,红光还剩下一丝继续向着映寒冲来。

    狼卿承受了红光的一击,内腹之中疼痛无比,整条右臂像是要断掉一般,手臂上一丝丝的血液渗出,染红了整条手臂,这还是有着搬山填海神通的加成,若是没有修炼这门神通之前,狼卿连阻挡这红光的资格都没有!

    虽然这道红光是这双血红巨眼相隔不知多远所发出的,但余下的威力依然有着神通境前期的威能,当真是十分可怕,这血红巨眼的修为简直如深渊一般,实不可测。

    狼卿看着余下的红光,眼神十分坚定,内息流转,炎阳圣典流转不息,止住右臂的伤势,剩下的左手也是并三指为枪锋,一枪向着红光刺去,这一枪神韵深藏于内,深厚无比的内力牢牢的护住狼卿的左手和手臂,这一枪刺去,枪锋所过之处,红光消失于无形之中。

    这一枪扑灭红光的威势,余下的威能向着天空的漆黑漩涡袭去,轰!的一声,枪锋之力飞到漆黑漩涡之处瞬间炸开,无数的火焰喷薄而出,火焰宛若明夷天火,焚烧天下,将所有的绿色雾气化为虚无,在绿雾被焚烧一空之时,天空中的漆黑漩涡哄然关闭,血红巨眼也消失在空中。

    狼卿看着血红巨眼消失,心中也是微定,毕竟这深不可测的魔神之威太过庞大,若不是这只是其相隔遥远的一丝投影,狼卿连在其面前蹦跶的机会都没有,一眼过,则身死道消。

    狼卿将这一抹淡淡的情绪压下,天空中的漆黑漩涡和血红巨眼消失之时,祭坛之下的黑袍面具人发出凄厉的嘶吼:“你是谁!竟敢破坏我的大事,我要将你抽筋剥皮,将你的血液喂狗,将你的骨头研磨成渣!啊!啊!啊!”

    狼卿面对刚刚将焚引六诀引来的火灵之兽消灭的黑袍面具人和三具身上微微有着黑色火斑的丧尸,眼神无比锐利,对于黑袍面具人的凄厉咆哮丝毫不为所动,少年面色一正,浑身内力爆发,无数的火焰的将之包围,像是火神下凡一般!

    一拳轰出,带着熊熊烈焰,狼卿对于这种没有人性的东西,一点话的**都没有,唯有灭杀,才能报映寒所受之苦,火焰拳头像是一道金色的箭矢,瞬息之间便来到黑袍面具人身前。

    黑袍面具人面对这威势无双的一拳,身影连忙闪动,躲开火焰的袭扰,枯槁的像鸡皮一般的双手飞速的结印,随后身形飘在三具丧尸身后,三具丧尸面对火焰之拳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吼叫一声便冲了过来。

    狼卿面对这三具丧尸,没有丝毫留手,搬山填海神通悍然发动,苍天倪云真炎法身也是同时运转,一个蓝色的狼王虚影将之笼罩,狼头傲啸,一拳之下,宛若天狼之爪,一具丧尸被轰飞,在丧尸的身上留下一个焦黑的斑点,发出丝丝烟气。

    剩下的两具丧尸继续不管不顾的向着狼卿攻来,狼卿的近身斗战之力全部爆发,身上火光缭绕,深厚如海洋的内力喷薄而出,形成一个领域一般的气场,气场之下,狼卿的身影像是搏杀九天的神龙,一拳一脚之间,和两具丧尸进行激烈无比的近身战斗。

    只见狼卿就像一只沐浴在火焰中的狼王,带着熊熊烈焰,无边威势,将两具丧尸打的节节败退,不一会儿,被轰飞的丧尸也加入战团,三怪一人拳来腿往,打的不亦乐乎!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狼战于野》,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