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空隧道之云中谁〕〔我成了三爷的亲闺〕〔全职艺术家〕〔开局签到诸天万界〕〔极品佞臣〕〔时尚新教主〕〔运动发明家〕〔行走于诸天的长生〕〔那个顶流偶像有毒〕〔美漫大妖王〕〔穿书女配成了科技〕〔因为太怕死所以我〕〔变强从一亿次挥拳〕〔不死武皇〕〔乡间轻曲〕〔重逢1979〕〔我有一双波动眼〕〔赵旭〕〔美食从和面开始〕〔剑仙在此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狼战于野 第八十七章 人药
    下一刻,仆役打扮的狼卿端着瓶子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随手在地上摸了一些土灰,胡乱涂抹在脸上,把脸涂的花一道,白一道,一眼见到那十七名仆役已经走出去数十丈,急忙快步跟了上去。w..

    幸好那些仆役一个个的跟行尸走肉一般,只知道心翼翼的端着瓶子低头走路,竟然没有发现一个同伴已经死于非命。

    “来人止步!”一行人刚刚靠近一间模样普通的大屋,两个背负长剑的青衣人立刻闪身出现,冷漠的打量了这群人几眼,沉声道:“检查!”

    这群人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一个个神情木然的左手托着瓶子,右手高举,示意自己并无武器,狼卿低低的压着头,目光若有若无的瞟了大门上方一眼。

    门口似乎只有两个年轻的守卫,但是那看起来厚实笨重的大门上方,却赫然有着一个个漆黑色的孔,一眼看去,便知道这是一排排的机关暗器,这些洞中激射而出的强弓劲弩,金针飞镖加上剧毒,简直是见血封喉,令人难以闪躲。

    这个大户人家看模样应该是太平了许久,尽管守卫要求检查,但是却随意至极,只是在仆役身上胡乱拍打几下,便吩咐一声,放人进去了。

    厚重的大门缓缓的打开,发出吱呀的声音,前面的人鱼贯而入,除却狼卿,未曾检查的人也只剩下寥寥三人了。

    狼卿低着头,全身收敛气息,左手心翼翼的端着瓶子,一动不动,右手却是炎阳内力凝聚,只要稍有不对,便可以突而发难,转瞬之间便可以将这两个毫无防备的守卫当场击杀!

    这些仆役都毫无修为,这他一眼便瞧了出来,而这两个守卫修为也只是泛泛,约莫内息境七八重的样子,击杀不成问题,就怕打草惊蛇。w..

    眼见已是最后一个仆役,其中一名守卫突然看向狼卿,“喂,你怎么弄的脏乱不堪,这让大人看见,如何入的眼去”

    “嗤!”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响,不远处的一颗粗大的树枝啪的一声凭空断裂,带着枝条掉落地上,惊得两名守卫急忙转头去看。

    “怎么回事?”,两名守卫仓啷一声拔出长剑,其中一人飞身跃到树枝边,四处张望一番,这才低头捡起树枝打量了几眼,见无甚问题,顺手便丢到地上。

    “被虫子啃烂了,没什么问题。”那名守卫的长剑当的一声归入剑鞘,面色轻松的走了回来:“吓老子一跳,还以为有人闯入了呢!”

    “嗯!”另外一人点了点头:“没事就好,要是被大人们瞧见,可就不美了。”,刚要转头再去检查,却见到最后一名仆役已经穿过厚重的大门,走进了房间。

    “哎!刚才是不是还有一个人没有检查?”

    “算了,算了,多大点事儿,咱们还是商量商量,等接班的人来了,晚上去哪儿乐呵乐呵,那醉红楼的红可是鲜嫩的很啊!”,那捡树枝回来的守卫不在乎的摆了摆手,随后脸上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手肘撞了撞另一个守卫。

    身后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来,狼卿也是悄悄的松了口气。

    为了不想打草惊蛇,狼卿却是灵机一动,右手凝聚的炎阳内力全部逼入指尖,化为一道细如鱼线的劲力,向着不远处大树上一根被虫子啃咬过的树枝激射过去,只是一瞬,凝聚的内力顿时将树枝最后一点生机彻底摧毁,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从外面看起来,倒像是内部枯死一般。

    房间里空空荡荡,狼卿正在疑惑间,忽然见到走在最前面的仆役在墙上一按,墙面轰隆一声转动起来,露出一条黑漆漆的通道来。

    通道有些陡峭,而且很长,冒出一股寒气,狼卿借着墙壁上一排排火把的光亮,顺着狭长的通道一路前行,弯弯曲曲走了片刻,眼前豁然开朗,只见方圆数百丈大的大厅分成十几个房间,无数火把照的房间亮如白昼。几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在不同的房间里面穿梭来去,不时的在手中的书册上写写划划,也不知记录些什么

    “好大的手笔!”

    饶是以狼卿的见识心性,也不禁大大的震惊于这藏于地上的房间规模。最让人吃惊的,还有哪些大大的房间里,摆着许多装满绿色液体的透明大缸,绿色液体浓厚无比,看不清里面浸泡着什么?

    “这些都是什么?”

    浓郁无比的药味和夹杂在空气中点点腥味,让狼卿似乎想起了什么,这种味道杨雨曾经给他闻过,好似是毒药的气味。

    狼卿飞快的抬起头来,元神之力全力运转凝聚在双眼之中,眼瞳之中有着火光闪现,运足目力往房间里的大缸瞧去。

    只是一眼,却是让狼卿顿时目瞪口呆,全身血液几乎快要沸腾起来,怒火熊熊燃烧,只能努力的克制着。

    那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大缸中,盛满了绿色的液体,液体冒着点点热气,在绿液中,赫然浸泡着一个大约两三岁的白嫩幼儿,双眼紧闭,绿色的液体中涌出丝丝黑气,从幼儿的七窍之中涌动,这幼儿全身蜷缩在一起,一动不动,似乎僵死了一般。

    这个房间里共有六个大缸,不出意外的话,就有六个幼儿在饱受摧残。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狼卿内心又惊又怒,心中涌出极度的不安和愤怒,强自按捺住想要出手的心思,跟着那些仆役继续前行。

    越往前走,幼儿的个头就越一些,走了四五个房间之后,已经是初生的婴儿。最后一个诺大的房间里,一共十八个大缸,刚好与狼卿这一行仆役的人数相等。

    “放下就可以了!”房间里站着三个人,一名长须老者正站在一个大缸旁边,聚精会神的往大缸里投入一些不同的药材五毒之物,身后站着一个青年人,恭敬的伺候在一旁,看样子像是这老者的助手,看到一众仆役走了进来,便吩咐了一句。

    另外一名青年助手似乎压根没有看到人过来,专心致志的看着老者的一举一动,见老者投入不同的药材之后,那绿色液体突然沸腾起来,绿色液体之中冒出浓郁的黑气,化为一道道粗大的黑蛇钻入婴儿的七窍,那黑气钻入七窍之后,那婴儿发出凄厉的吼叫,那声音,笔墨难形容,就像地狱之音,无比凄惨。

    那些仆役像是听惯见惯了一般,听到这凄惨无比的吼叫,神色不变,一动不动,像是行尸走肉,狼卿双拳紧握,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点燃最后一丝清明。

    那认真的青年待婴儿平静下去,转头对着老者道:“师父,这个试验是成功了吗?”

    “嗯?还差一点。”老者拍了拍双手,随后捋着自身的长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一批送过来的婴儿质量都还不错,十八个婴儿,有五六个的资质都还不错,不过距离造就先天神体金丹还差了一些。”

    “先天神体金丹?”

    狼卿微微皱眉,似乎在天绝门时,杨雨师姐和自己闲聊的时候曾经提起过一种无比惨绝人寰的一种修行手段。

    要知道,婴儿初生之时,天生便有一口无比纯粹的天地清气藏于腹中,是为先天真气,这先天真气在体内运转不息,浊气不侵,五毒不近,这是天地对生灵的眷顾。

    随着时间的增长,婴儿慢慢长大,这先天真气便会逐渐消散,还于天地之间,只有得天独厚之人可以残留一些存于体内,形成一种先天体质,这种人可称为修行天才,天生对灵气亲和,金木水火土,风雷阴阳力。

    “这些婴儿,难道他们是想自己造就修行天才?可这手段也是太过恶劣了一些?”

    “或者这些是打算将这些婴儿通过炼制,化为修行天才,随后卖给那些从培养死士的势力?”

    诸多猜测一一浮上心头,狼卿内心中反而变得冷静起来,只是悄悄的关注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仆役们将瓶子逐一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一个个转身离开,狼卿刚要跟一起出去,却听到背后一个年轻的声音问道:“师父,您这个婴儿该标价多少?

    “先天火行金丹,标价不得低于二十万人级上品灵石。”

    “其余的先天双属性,或者三属性的金丹,标价不得低于五十万人级上品灵石。”

    “好的,师父,那其他的呢?”

    “其他的都是残次品,不过效用还是有一些,针对性的培养几年,吃掉之后应该也可以增加不少底蕴,看看有没有人要吧,出价不要太低就行。”

    “吃?”

    这个字,让狼卿的内心深深的被刺痛了,这些人做得居然是杨雨师姐曾经提起过的人药之术!

    所谓人药之术,便是将初生或者幼的孩童通过各种毒药炼制,激发体内的潜力,使得先天真气遍布全身,随后通过毒性将之浓缩凝聚在心脏中,成为一颗“金丹”,修行之人挖出心脏吃掉,相当于天材地宝,可以增加底蕴,帮助突破境界,尤其是那些卡在晋升边缘许久的人来,这些“金丹”其妙用无穷。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狼战于野》,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玄皇元龙传〕〔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饲养全人类〕〔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第一序列〕〔绍宋〕〔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精灵掌门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