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源剿匪记〕〔炼帝无双〕〔我是个戒灵〕〔拜师四目道长〕〔斗罗之极神斗罗〕〔我是平凡的富家子〕〔拳皇里的DNF分解大〕〔哈利波特之三代崛〕〔我用树枝造大炮〕〔重生南非当警察〕〔横推从拔刀开始〕〔我能无限刷属性点〕〔我的文字挂〕〔无限练习生〕〔影视世界旅行家〕〔从秦时明月开始打〕〔斗罗之我的系统有〕〔第五浩劫〕〔再活一万次〕〔全才相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狼战于野 第九十四章 逆转逆转再逆转
    随着两声惨叫响起,混战中突然又起了新的变化,原来乱成一团的黑衣人当中,突然有两人抛弃了各自的对手,越众而出,齐齐劈出一掌,那黄姓中年人脸色一晒,右手虚按,一个诺大的掌印从天而降,轰然巨响中,三个手掌已经重重的轰在了一处。闪舞网w..

    砰的一声闷响,黄姓中年人的身子竟然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口中鲜血不住的沁出。

    “什么内息圆满,分明是神通境的好手!”,那黄脸老者明老顿时大惊失色,喝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见那群黑衣人一个个从萎靡不振变得龙精虎猛,身上的气势也是变得迥然不同,十几个人联袂而出,神通境界的威压覆盖场中,转瞬之间,局势逆转,一众护卫被杀得丢盔弃甲,哭爹喊娘,仅仅只剩下几位修为深厚的统领还在苦苦支撑,腾出手来的黑衣人将明老和黄姓中年人团团围住,刹那间,各式神通啥然而出,场中顿时变得五光十色,宛若雨后彩虹般绚丽多彩。

    黑衣人狂风骤雨般的攻势连绵不断,顿时压得三人喘不过气来,只得奋力释放内息真力,运转神通苦苦抵挡周遭的强力攻伐,修为最为深厚的明老短短时间内都有一些不支之象。

    “花帮主,你这是何意?”,任番资不由得勃然大怒,身子一摆,化为一道残影向后退去,随后向着抱手而立的花帮主猛然大喝。余下众护卫见状,顿时团团将其护在中间,还有两人已经和那刘副帮主悍然交手!

    “何意?”,花帮主桀桀怪笑,“老任,老子养了你这条老狗这么久的时间,你这厮不知感恩戴德,还敢加老子价,如今也到了收获的时候了,至于那陈老那边,只要好处足够,他才不管谁是上头,也会老老实实的替我办事!”

    狼卿听到这里,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怪笑,摸了摸下颌,“原来是黑吃黑,狗咬狗这样的烂事,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这丧尽天良的人药贩子也终归自食恶果!”

    就在狼卿思量间,那场中局势却又发生了变化,从比丘庄庄内转出一人,白衣如洗,面色沉静,一头长发束起,手中提着一柄古朴长剑,脸上有着微微沧桑之色流转。

    仓啷一声,长剑出鞘,只是轻轻一抖,一道剑气喷薄而出,便迫退了大发神威的刘副帮主,“刘二狗,久违了!”

    刘副帮主刘二狗后退一步,长剑一甩,将剑气击散,运足目力,借着火光看清了那人的面貌,不禁瞳孔微微一缩,继而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风流不羁的卓大公子,怎么,卓大公子不去享受自个儿的荣华富贵,反而跑来这里当狗?难不成是那翠竹跟了老子,你头上一朵绿云挥之不散?哈哈哈哈!”

    卓大剑手眸中怒气喷发,沉声道:“良禽择木而栖,刘二狗,当年你我本处同门,我当你为至交好友,掏心掏肺,却不想你这杂碎竟然用下三滥的手段骗我未婚妻,欺辱于她,致使其愤而自尽,让我痛断肝肠,孤苦一生,倘若不是任庄主收留,只怕至今还在行尸走肉,如今正是卓某报恩报仇之机,新仇旧恨,正好一并来算!看剑!”

    一朵朵剑花从虚空而来,剑气纵横,银亮的光华如泼水一般,洒满场中,强烈的剑气逼退周遭战至一团的人,来势汹汹,那刘二狗也不是易于之辈,长剑一抖,同样激烈的剑华悍然相交。

    二人这一番交手与旁人不同,剑光闪烁,斗的无比凶狠,一招一式之间,尽皆攻向要害之处,二人原本就是剑修,又是至交好友,艺出同门,胸中所学大致相同,修为又无甚相差,两柄长剑叮叮当当,简直是剑光四射,泼水难进,出剑越发快捷,渐渐化为两团银色光华。

    “花梅三!”任番资冷冷的道:“当年你我二人偶的奇遇,你取功法,我拿了人药炼制之术,约定你为黑山帮帮主,我装为富家翁,暗里炼制人药供你修炼,如今你不顾兄弟之情,奇遇之恩,竟然要擅动刀戈,莫非真要撕破脸皮,拼的鱼死网破!”

    花梅三冷笑道:“老任,此一时彼一时,而今我修为有成,你这边也是顺利参透人药炼制之术,我只需要坐享其成便可,这等好事,我又怎么会错过,如今黑山帮已经被我经营的铁桶一块,蒸蒸日上,帮主之位稳稳当当,只要今日灭了你比丘庄,当日奇遇便尽落我手。你放心,每年的忌日,我会给你纸钱供奉,让你在黄泉地狱活的潇洒滋润,也不枉你我相交一场。而今,你便安心上路去吧!”

    剩下的两名供奉虎视眈眈的盯着花梅三,花梅三却是视若无睹,不管不顾,大步向前走来,二人一左一右运转内力,使出招法齐齐攻向花梅三。

    花帮主嘿嘿一笑,身上气势勃发,一股深厚无比的内力化为气场将二人笼罩,身子猛然加速,双掌一番,两个巨大的掌印左右夹击而来,只听咚咚两声剧烈的声响,那两人被掌印瞬间击破,身子飞出,头颅呈后仰,随后噗的一声,鲜血如注向天而去,那模样凄惨无比,重重的摔倒在地,双手艰难的撑着地面,头颅不住的摇摆,那飞溅的鲜血化为朵朵血花儿,飘向天际。

    “好狠的手段,好毒的人!”任番资面色大变,“原来你一直在藏拙,原以为你只不过是区区神通初重的人,却不料已然到了神通高阶的层次!”

    花帮主停下身子,双手一抄袖,嘿嘿怪笑,点头道:“你这老狗本事低微,眼力却是不错,竟然一眼瞧出本帮主的修为境界,倘若不是修为有成,本帮主又岂会对你下手,谋夺你的人药!”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任番资缓缓点头道,“难怪,难怪,原来你竟是早有图谋,可笑我竟然蒙在鼓中!”,一张老脸气得发青,半晌才重重一顿足,喝道:“既然如此,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你们还在等什么?”

    道最后一句,他声音突然拔高,只见那混战的场中异变突起,四名黑衣人突然倒戈而向,向着身旁的战友疯狂攻伐,对方只是一个措手不及,便有四名黑衣人丧生在同伴刀下,做了那冤魂鬼头!

    得了这个空隙,明老和两个供奉顿时精神大作,明老大喝一声,手中印法不断,旋风般的冲进人群,双掌如风,劲气乱飚,转眼间连毙三人,局势顿时逆转!

    任番资哈哈大笑道:“花黑心,你却不知老夫早有防备,在几年前拜山的时候,便已经拉拢了你黑山帮几位核心帮众,只可惜如今只剩下四人,可即便如此,却也足够让你今日丧命于此!”

    花梅三微微一惊,却反而咧嘴笑道:“好个精于算计的老狗,即便如此,以本帮主如今的修为,这几个歪瓜裂枣你又能奈我何!”

    正在此时,最开始参战的客卿,却被暴起的黑衣人联手打成重伤,还在场外强行疗伤的黄姓中年人突然跃起,手中一道银光闪过,一柄染着剧毒的匕首已经刺中明老的后心,血光飞溅,深至没柄。

    轰然一声,明老直挺挺的倒地不起,身上黑气弥漫,一股腥臭的味道散发而出,七窍之中黑血流出,身上丝丝轻烟缭绕,剧毒爆发之下,明老就这样含恨九泉,完全没有再次出场的机会。

    场中,看到黄姓中年人突然暴起,击杀了明老,任番资大惊失色,喝道:“黄秋,你莫非也投了花黑心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黄秋缓缓转过身来,“庄主,黄某人并非叛徒,昔日投身庄主名下成为客卿,本就是帮主一手安排,何来投敌之呢!”

    看着局势再度变化,任番资转过头来,怒视着花梅三,只听花梅三笑道:“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没有惊慌失措,跪地讨饶,倒是出乎本帮主的意料啊!”

    任番资眼中没有了愤怒,也没有惧意,摇头叹息道:“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吗?”

    “什么?”见到这老儿至今为止依然在原地一动不动,跟之前判若两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花梅三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强笑道:“到了这个地步,你这老狗还在装神弄鬼,莫非还有什么后手吗?”

    任番资缓缓摇头道:“你可知道,当年为何我没有跟你争功法,而是仅仅拿了人药炼制之术吗?”

    花梅三心头猛然一跳,喝道:“为什么?”

    任番资眼神一凝,盯着花梅三,冷笑道:“因为,在当年,早在多年前,老夫的修为便远远的高于你啊!”

    “哈哈哈哈,这个世界,唯有自身力量才是最为靠谱的盟友,所以,你去死吧!”

    话音刚落,任番资身上气势勃发,属于金丹境界大高手的气势如渊如狱,一股浓重的黑风在场中肆虐,黑风化为风龙卷向着花梅三袭去。

    “任老狗,你竟然已达金丹之境!可恶!可恶啊!”,花梅三运足内力,神通悍然而发,一道道掌印从天而降,拍向飞速旋转的风龙卷,只听扑扑两声,无数大掌印便被消弭于虚空之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狼战于野》,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玄皇元龙传〕〔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饲养全人类〕〔伏天氏〕〔绍宋〕〔第一序列〕〔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