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年的风正暖〕〔郭宋〕〔随身神泉有座岛〕〔从制卡世界开始打〕〔封神之问道金庭山〕〔快意乾坤〕〔超神学院里的奥特〕〔万古最强部落〕〔猎天争锋〕〔我在诸天为祖国事〕〔柯南之我不是蛇精〕〔取我匣中斩仙剑〕〔大山崛起〕〔全球刷怪〕〔我的手办有生命〕〔乡野小地主〕〔绝望世界中的神灵〕〔我,上门女婿〕〔不灭神莲〕〔X图鉴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狼战于野 第一百一十二章 归途之遇
    狼卿身化火光,离火遁法施展到极致境界,只见一道淡金色的火线在虚空中穿行,不一会儿,便看到一个身躯高大,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正气喘吁吁的躲在一颗巨大的树木背后,大刀牢牢的握在手上。

    狼卿解开离火遁法,步伐无比轻盈,落地无声,浑身气息收敛到了极致,左掌血红色的光焰凝聚在掌心之中,不露出丝毫狰狞的獠牙。

    就像一只捕捉猎物的野狼,狼卿心翼翼的靠近着,深怕打草惊蛇,慢慢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当二人就隔着一颗三人环抱的巨树之时,狼卿步法猛地一边,忽左忽右,残影道道,向着树子另一边的络腮胡子攻去。

    那络腮胡子正处在惊魂未定之中,身心俱疲,全身的感知正是最低迷的时候,直到狼卿扑来,他才察觉到已经有人来到自己身旁。

    感受到掌风从左面袭来,络腮大汉来不及细想,就地往旁边一个懒驴打滚,躲开化血神掌的攻击,随后一个后跃,整个人跃至半空之中,大刀向下,一招力劈华山,简单直接的向着狼卿的头顶砍去。

    这一刀势大力沉,虽然内蕴的力量十分磅礴,但是出刀的心却是犹豫了,因为他恐惧了,力劈华山这一招所有刀客的基础法门,习练容易精通却难,要想学会其精髓,只有一个诀窍,那便是心定,手稳,一往无前,无所惧,刀出如山,不动如山

    狼卿只是脚下微微一动,轻微的火焰一闪而灭,便轻易的躲开了这一招,随后狼卿趁络腮汉子落地未稳之时,化血神掌猛然施展,掌如连环,一片片血红色的气浪在身周涌现。

    一道道掌印攻向络腮大汉的周身要害之处,手中一把大刀舞的那是虎虎生风,一招一式一板一眼,将掌印格挡开去,但化血神掌残留的力量却在引动着他体内的气血,气血翻滚,犹如滚开的烈油,使得经脉器官一阵的疼痛。

    这种来自体内的痛侵入骨髓,侵入脑海,出刀的手越发的抖动,一刀接着一刀,随着格挡的化血神掌掌印越来越多,其气血的涌动就越来越湍急,浑身的青筋爆绽,就如蚯蚓在体内爬行,血管鼓动皮肤,一根根血红色血管出现在皮肤表层。

    络腮汉子惨呼连连,大吼道:“有种的,杀了老子,这么折磨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狼卿闻言,笑了笑,停下化血神掌的连击,道:“你这样的巨寇流匪,有什么资格英雄好汉,在你截杀无数无辜之人的时候,有想到过英雄好汉,在你淫辱妇女,害的他们妻离子散的时候,有想到过英雄好汉,你不管不顾带着人来截杀我的时候,有想到过英雄好汉”

    狼卿语气缓缓,不急躁,不怒吼,只是平静的诉着,一件一件的事情在眼前出现,年轻人的惨呼,妇女的惨叫,孩老人的泪水在络腮汉子的眼前一一流淌,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似不甘,似后悔

    话音落下,狼卿出掌更加猛烈,掌风呼啸,一个个掌印从四面八方向着络腮汉子轰去,只听到轰隆几声炸响,一股血红色风暴在其站立之处爆发开来。

    微风拂过,血红色风暴渐渐散去,只见络腮大汉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其双眼铮铮的看着天空浮动的白云,这一刻,他想到了家乡的老母亲,想到了那个怀着身孕还在田间劳作的糟糠之妻,因为自己不甘平庸,不甘被大户欺压,一怒之下入了青山帮。

    因为天赋出众,为人也是豪爽大方,他收到了帮主的重用,渐渐成为青山帮的核心团体成员,可这个时候的他,早已经忘记了曾经出人头地的想法,而是享受着生杀予夺带来的快感,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女人想玩就玩,这种极致**的逍遥日子使他沉沦了下去,犹如堕入无边地狱。

    有人,世界强加给你的东西,不能反抗的话,就好好的享受吧络腮汉子可谓是将这句话延用到了极致。

    家乡的老母亲不知安好否,想必现在自家的婆娘已经将自己的子女养大了吧,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改嫁没有,这一瞬间,络腮胡子想了许多,瞬间杂念丛生,随后眼前一黑,他再也感受不到世间的冷暖。

    狼卿看着断了气的络腮汉子,没有一丝的同情和怜悯,手中火焰一动,一团淡金色的火焰落在其尸体之上,随着烟气升腾,络腮大汉的身形永远的消失在天地之间,唯有一团黑色的灰烬还在艰难的证明着他来过的足迹。

    少年清澈的眼眸中,露出复杂的神色,这一战虽然团灭了前来的青山帮众,可也使自己的杀性变得更重,不知道从何开始,已经如此杀伐果断了,狼卿缓缓的闭上双眼,心神沉浸下来。

    伴随着徐徐袭来的清风,狼卿的心越发的沉静,蒙在心头上的那一抹血红仿佛被轻柔的擦拭干净,整颗心通透,念头通达,只是一瞬间,心境顿时回复过来,比之前甚至犹有过之。

    收敛心神,狼卿收起脑中涌动的杂念,缓缓的长呼一口气,整个人变得轻盈起来,笑容重新爬上少年的脸庞,是那么的阳光,充满朝气

    寻到方向,狼卿向着天绝门的方向而去。

    归宗之路,他也不急,走走停停,享受的途中的一切。

    狼卿一身轻松,单独一人的归途,没有约束,随心随性而为。

    几日后,狼卿已经走了很远的路途,可是离天绝门却还是有一段距离,而他现在身处在一片茂密的森林之中。

    咻

    突然之间,他浑身汗毛炸起,感觉到一道危险的气息笼罩了自己。

    远方,一个黑点有点模糊,好像朝着自己这边飞来了。

    “什么东西”狼卿眨了眨眼,有些好奇的喃喃自语道。

    转眼间,也就是一刹那。

    噗嗤

    一口鲜血喷发出来。

    狼卿的身躯往后跌倒,重重的砸在了一片灌木丛的地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地面震出一个深坑。

    远方虚空

    两道身影凌空虚渡,其中一名青衣男子,一掌击出,整个天地恍然变色,于青衣男子对峙之人,更是握不住手中的长剑,直接脱手而出,如同流星飞射远方,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匹夫,你们一门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你一人苟延残喘,还是乖乖的跪下求饶,或许我心情好可以饶你一条贱命”青衣男子,面容十分俊朗,气度傲然,双手背负身后,站立在虚空中,头顶青天,脚踏大地,威严无双,给人一种煌煌天威笼罩其身一般。

    “玄无极,你身居高位,为什么要屠杀我区区宗的上下几百条性命,为何如此残暴无道”老者怒目而视,内心正在缓缓的流血,全宗上上下下,包括宗主在内几百条鲜活的生命,眨眼之间,就被眼前这个卖相十分不错的青衣男子屠杀的干干净净,鸡犬不留。

    玄无极看着眼前的老者,眼眸中波澜不惊,淡漠非常,仿佛没有情感一般,“也罢,既然你都快要死了,那我就告诉你,你们这些蝼蚁,我想杀就杀,这个理由可足够”

    “好好真是实力为尊,竟然如此荒唐的理由,我宗门便这样被灭绝”老者血泪纵横,心中十分不甘,大祸来的如此莫名其妙,却仅仅只是这个荒唐的理由。

    老者所在的宗门名为灵剑阁,一个正大光明,刚正不阿的剑修门派,门人虽然不多,但却个个都是高手,其综合实力不能弱,却被这个玄无极在一招之间连同山门毁于一旦,仅仅为了一个如此可笑的理由,就被其灭门,他心中岂可甘心。

    无论如何都要前去那个地方,告发玄无极的所作所为,要为灵剑阁上下五百余人讨个公道

    想到这儿,老者转身一动,剑光一闪,身影便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还想跑,看你能跑到哪儿去。”玄无极冷笑一声,平淡的面容逐渐狰狞起来,在他眼中,这老者如同蝼蚁一般,随手就能捏死,倒是看看还能跑到哪里去。

    数息之后,狼卿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气息微微一松,刚才两人气息太过恐怖,狼卿生怕遭受无妄之灾,连忙运转苍天倪云真炎法身的锁息之法,将自身气息牢牢的锁在体内,不动分毫,整个人看上去,犹如死了一般。

    到现在,他都记得,那个名为玄无极的青衣男子只是随意的一瞥,便让狼卿有种身死道消的感觉,那种生死一线的感觉难以表述。

    幸好苍天倪云真炎法身这门功**效十分不凡,其锁息之法居然瞒过了那青衣男子。

    狼卿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些,也将心中那死亡的阴影抹去,随后将目光盯住那没入到地面,只留下一个剑柄在外面的长剑,看了看天空,狼卿想起来,这长剑貌似是那老者脱手而出的佩剑

    狼卿双手抓着剑柄,猛然一用力,铿锵一声,将长剑拔了出来。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玄皇元龙传〕〔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饲养全人类〕〔伏天氏〕〔绍宋〕〔第一序列〕〔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