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生悟道〕〔初唐闲公子〕〔我在仙界捡垃圾〕〔岳风柳萱全文免费〕〔神级狂婿〕〔攻略恶魔冷殿下〕〔欢喜苍梧〕〔一开始我只想当个〕〔重生成校草的亲闺〕〔乾隆朝的造反日常〕〔穿越诸天的僧人〕〔过早达到巅峰的我〕〔重生之创业人生〕〔柳萱岳风〕〔我在三国当谪仙〕〔我真不是仙二代〕〔仙侠世界里的男配〕〔劫生宝鉴〕〔荒古秘主〕〔我在东京真没除灵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狼战于野 第一百二十章 无情无义
    咻

    一声声破空声从身后传来。

    一道道黑色身影在青石板铺就的平整道路上狂袭着。

    陆无宽眼角余光一瞄,吓得胆战心惊,这些怪物一直跟在身后,盯着自己的目光,仿佛欲择人而噬的野兽般凶残,如果落入他们手中,最后的下场,可想而知,该有多么的惨烈。

    只是身后的咻咻的声音感觉越来越近了,到底能不能跑掉,这一刻的陆无宽,心里完全没有底。

    “老大,怎么办,要不跟它们拼了吧”一名修为内息境巅峰的帮众吃力的跟在陆无宽身后,后面一声声其他速度慢的兄弟传来的惨叫声,刺激着他们的大脑,没有人想死,所以他拼命的跟着陆无宽。

    “我们跟它们拼了吧,这样跑,我们肯定跑不掉的。”一个身穿麻布衣服的魁梧大汉,身后背着一柄纤细的长剑,沉声吼道。

    陆无宽没有话,因为他现在根本不想什么,拼拼个鬼,拼了就真的成鬼了,现在他只想赶紧回山,利用山上的传讯手段,通知总舵,汇报这里的情况,到时候再带着一票高手回来复仇

    身后的呼喊声,惨烈的吼叫声,一个个汉子眼看跑不掉,纷纷掉头,取出兵器,运转灵力,一阵阵五彩斑斓的光芒在怪物中闪耀着。

    这些帮众若不是看老大掉头就跑,也不会这么怂,他们都是敢杀敢拼的亡命徒,眼见自己快要被追上,呼喊上一群落后的兄弟,爆发出了生命中最后的璀璨,甚至性子无比刚烈的人,已经运转功法,燃烧了自己全身的精血,提升实力,想着死要拼掉一两个,这样才不亏,来世又是一条好汉

    其他兄弟看着一个锅里吃肉喝酒的兄弟已经拼命,越来越多的帮众怒吼着,不甘示弱的抽出兵刃,爆发灵力,向着怪物们冲杀而去,一阵阵刀剑的锋芒,一个个法术的光华在怪物群中爆发,伴随着惨烈的嘶吼,凄凉的惨叫,一个个好汉倒了下去。

    而那些模样丑陋的邪恶怪物也被突然而来的袭杀搞得措手不及,还硬生生被拼掉十来个,每一个怪物都被乱刀分尸,死状无比的凄惨,黑色的尸块伴随着腥臭的血液在四下的飞舞。

    那披着齐白时村长的怪物怒叫一声,全身爆发出黑色的光华,浓厚凝实宛若流淌的水银,黑光像是奔腾的河流,向着余下奋力拼杀的帮众冲刷而出。

    哗啦啦的声音拍打着耳膜,反抗的帮众被黑光淹没,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被黑光的威能化为一丝丝青烟,飘散开来,这个世界再没有一点存在的痕迹。

    陆无宽依然头也没回,而那两个喊着拼了的帮众也是运足内力,步法展开,奋力的跟着逃跑的老大。而身后的吼叫声也渐渐平息,只有诡异的平静,回头他们不想,也不敢

    突然,陆无宽时刻释放的感知,让他感觉到身后一道杀意袭来,甚至连头也没回,直接将落后半个身位的帮众给拉了过来,将之轻轻一甩,便挡在自己的身后,而那帮众显然也没有想到。

    噗嗤

    “老大,你。”那帮众只感觉到背后火辣辣的疼,还有鲜血渗出,当转过头的时候,却看到一个丑陋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是那个从女孩体内出来的男子,手中还拿着那个恶心的布偶。

    瞳孔慢慢的放大,他忘记了惨叫,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胸膛已经被一根细细的丝线穿透了过去,正当他想要反抗的时候,那布偶的眼睛突然发出猩红色的光芒,随后银光暴涨,四下乱飞,犹如狂暴的飞蛾,只是一瞬间,这名帮众便被布偶生出的无数银丝化为细碎的碎肉,银丝锋锐的光芒直接将碎肉化为血雾,只有血腥的气息染红了丝丝天空。

    另一个活着的帮众无比惊讶,完全没想到平时义薄云天的老大竟然会将出生入死的兄弟,拉扯过来,当挡箭牌。

    陆无宽依旧没有回头,“没办法了,只能这样,快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仅剩的一个帮众心中万分悲痛,心目中最为崇拜的老大,竟然会是一个如此贪生怕死的人,竟然舍得将兄弟作为挡箭牌,咬了咬牙,目光死死的盯着陆无宽的后背。

    “老大不陆无宽,你太让我失望了”声音凄凉暗含一丝绝望,一点悲切,他绝望的再次看了一眼毫无反应的陆无宽,随后猛地停下脚步,看着那些追来的邪恶怪物,浑身爆发出耀眼夺目的金光,金色光芒犹如太阳的神辉,这一刻的他,不再是那个打家劫舍的盗匪,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血性汉子,怒吼一声:“我跟你们拼了”

    没过多久,他高昂的吼叫声渐渐转变,化为凄厉的惨叫声,逐渐的消失。

    陆无宽先是一愣,随后怒骂一声:“傻子玩意儿,混蛋死了也好,还可以替我挡一会儿。”

    突然,一道声音在陆无宽的耳边响了起来。

    “青山帮的人竟然如此怂包,出卖兄弟,倒是好手段。”村长齐白时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陆无宽的身后,两人之间只有区区一点距离。

    而陆无宽闻言,只是眼睛一睁,死死的咬了咬牙,一句话未,只是更加拼命的运转功法,身上爆发的内力光芒越发的璀璨夺目,对他来,现在只想保住性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狼卿悠悠的走在宽阔的道路上,欣赏着山间两侧郁郁葱葱的树木凤林,一颗心无比的自在悠然,这段时间的境遇倒是十分精彩,等回了宗可要好好的跟师姐聊聊,还有那个胖子,也不知道一手剑法是否精进了,金和烈风鹫也不知道现如今身在何方。

    “兄弟救我后面,后面都是怪物,怪物啊”

    突然,身后传来的急促的呼救声音打断了狼卿的遐想。狼卿心里有些疑惑,转过头,只看到后面,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狼狈无比的朝着自己这边跑来。

    陆无宽看到狼卿的时候,绝望的内心陡然间仿佛看到了一点点希望的烛火,但是这希望可不是认为这个乳臭未干的子,能够战胜这些怪物,只是期待他可以抵挡一阵儿,可以趁乱逃命。

    很快,陆无宽来到狼卿的面前,“兄弟,救命,救我”

    “嗯你是谁”狼卿一愣,眼前这浑身血气的人十分陌生,完全不认识。

    这人刚想些什么,可眼睛余光瞟到不远处,一道道身影出现,连忙一个闪身,躲在狼卿身后,狼卿顺着看去,一个个身影奔袭而来。

    陆无宽见状,刚想运转功法逃命,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一个手掌紧紧的抓住,狼卿回头一笑,“我可不是你的挡箭牌”

    一道身影第一个出现在狼卿跟陆无宽的面前。

    狼卿一看,顿时愣了:“咦,村长,你们这是”

    齐白时看到狼卿,脸上露出了一慈祥和蔼的笑容,:“看来,时也命也,你终究还是要死”

    狼卿闻言,十分疑惑,这村长怎么话没头没脑的。

    正待询问,突然间,身后的陆无宽挣开了狼卿的手掌,猛地一推狼卿的后背,想将其推到齐白时的身前,而他就可以趁机朝着前方逃命。

    而这时,狼卿反应过来,止住身形,手中光华一闪,一杆惊鸿在手,一声虎啸从虚空而出,伴随着浓郁的火焰气息,一个回马枪便朝着陆无宽后心刺去。

    “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竟然敢陷害我,不可原谅”

    一套招法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转圜之间的动作没有一丝停顿,如同千锤百炼了一般。

    陆无宽心中惊恐无比,只能逃跑,在看到狼卿的时候,心里陡然升起来一丝希望,如果有他帮忙抵挡一番的话,自己一定可以逃离这里。

    打定主意之后,趁着狼卿和齐白时话间,直接出手,想要将其推到前面,挡住后面的怪物,让他给自己抵挡眼前即将到来的一切厄难。

    突然

    一阵炎热的气息伴随的无比威猛的虎啸从后面袭来,陆无宽顿时大惊失色,后背霎时间大汗淋漓。

    陆无宽猛地回头,却看到那无比惊艳的一枪,朝着自己刺来,原本带着一丝庆幸的面色,猛然大变,惊恐之下,只能绝望的吼叫,“不”

    扑惊鸿手起枪落,火焰弥漫,直接刺穿陆无宽的心口,随后火焰犹如择人而噬的猛兽陡然大增威势,只是瞬间,一个活生生的人便消失在天地之间,一丝丝灰灰都没有留下。

    狼卿转过身子,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村长,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齐白时眉头一皱,倒是有些看不懂眼前的年轻人了,但随后笑了起来,“厉害,真的厉害,不愧是宗门弟子,心性也是果决狠辣”

    狼卿摆了摆手,道:“我只是很讨厌别人出卖我而已,尤其是这种陌生人,把我拖入危险的环境中,竟然还想拿我当枪使,这种无情无义的人死不足惜,村长,看不出来,你们村竟然藏龙卧虎啊,可以把一个修为不弱的修行者搞得如此狼狈。”

    齐白时静静的站在那里,负手而立,佝偻的腰身也是直了起来,一身衣袍咧咧作响,一派高手风范。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成为皇子的小妾后〕〔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