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敢说我是女配!〕〔横推从拔刀开始〕〔魂穿尹志平〕〔种田系修仙〕〔在漫威收养鸣人是〕〔斗罗之圣剑使〕〔系统逼我找托〕〔太初〕〔大侠凶猛〕〔我老婆被夺舍了〕〔鸿蒙之帝尊传说〕〔纵横天下从铁布衫〕〔捡属性武道〕〔穿越诸天的僧人〕〔圣武称尊〕〔我的残爆人生〕〔我是王富贵〕〔我有无数技能点〕〔穿回来后偏执大佬〕〔重生八零做大佬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异界最强钞能力 第三十章 信息欺骗
    陈惜君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栽在永定府这么一个普通的地方。

    好吧,这里是比较繁华,她昨天夜里来逼问消息的之前,白天在永定府也好好的逛了一大圈。

    只是她怎么也想象不到,就在这么一个连牌匾都没有院子里,那个男人竟然从指间激发出一道银白色的光芒,瞬间洞穿了自己的胸口。

    如果不是自己在对方发动攻击的一瞬间本能一般的移动了寸许的距离,估计现在尸体已经冷了。

    这里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啊,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强大到可怕的男人存在。

    陈惜君感觉世界上最荒谬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了,能一击将自己打成这样的必然是三阶武者。

    可是自己已经够天才了,自从她父亲在她突破一阶武者的时候抛下她消失不见,她这十年来就一直拼命的修炼。

    就靠一股修炼有成之后要去寻找父亲踪迹的信念支撑着,年仅十七岁的她就踏入二阶境界,这速度和天赋几乎可以笑傲整个天下。

    这其中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陈惜君自己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怎么可能还有人能够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达到三阶的地步?

    要知道即便是她自己评估,要到达三阶的境界估计也还要至少二十年的修炼。

    而且即便她在四十岁的时候能踏足三阶,那也是足够让人惊讶的事情。四十岁的三阶武者,放眼天下最多也只有寥寥数人有此成就。

    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宗门和组织悉心培养的绝对核心人才。

    眼前这个男人有多大?怕是不到三十岁吧,这个年纪的三阶武者……

    陈惜君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不过现在疯不疯也无所谓了,自己被这个神奇的套环套住,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

    真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要杀要剐,那可都由不得自己了。

    “武圣刀……呵呵”果然涉及到这天下至宝的秘密的人,都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陈惜君像是已经认命了,露出淡淡的微笑。

    罢了,一会如果这个混蛋要侮辱我,自断心脉而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这个混蛋好像更看中她身上的灵石,陈惜君心里也想过是不是可以出卖一些有关灵石的消息,试着换取自己的安全?

    灵石虽然也算是这一界的宝贝,但是毕竟没有那么神秘,有手段和实力的话,还是可以搞到一些的。

    就在陈惜君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看到那个男人突然恶狠狠的走到自己跟前,一把捏住自己的脸道:

    “妞,长这么漂亮真舍不得杀你,不是吧?好,大爷我先玩你几天几夜再”

    “唉,来了”陈惜君轻叹,她深深的知道像她这样的女子,毫无抵抗能力的落入男人的手中会是怎样的下场。w..

    “永别了,爹,师尊”

    陈惜君正要凝聚真气震断自己的心脉,却愕然的看见,此刻捏住自己脸庞的男人,突然喷出一口鲜血。

    从他的胸口穿出一把带着血的长剑,剑尖正好停在自己的眼前,陈惜君甚至能嗅到剑上的血腥味,那是这个抓住自己的男人的血。

    “呃……啊”那个男人捂住自己的胸口,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就直挺挺的歪倒在地上。

    可是比这个男人就这样死在自己眼前更令她震惊的是,刺死这个男人的竟然是她消失了很久,日思夜想的父亲。

    “爹!”陈惜君顿时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和委屈,眼泪奔涌而出。

    “哎,惜君,我的好孩儿,苦了你了”陈惜君的爹也是一副感伤的样子。

    乒乒乓乓四声脆响,陈惜君的父亲干脆利落的挑开了紧紧束缚住她的磁性套环。

    挣脱了束缚的陈惜君立刻不顾身上的伤势,发了疯一般冲过去抱住她爹,大声嚎哭道:“爹!女儿好想你!女儿好想你!”

    呃……张子明在一旁看着女孩抱住一把椅子哭的肝肠寸断的样子,突然感觉经过自己调整之后的欺骗信息是不是可能,有点,嗯,不地道?

    可是现在欺骗信息已经按照他激发前设定的大致剧,本在少女的脑子里产生作用了。

    看着少女哭的快要断气的样子,估计在她的脑子里正上演着年度苦情大戏呢。

    要不要叫醒她?张子明仔细算了算自己还剩下的能源点,再看看已经露出幸福微笑的少女,果断地摇了摇头。

    “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爹,你这次回来不会再走了吧?”

    “爹,女儿这些年过的好苦,娘不在了,连你也不要我了”

    陈惜君抱着椅子倾诉着,脸上挂着没擦的泪珠,嘴角露出轻松的微笑。她的心中压抑了太多的痛苦。

    从七岁开始,她就生活在无尽的迷茫和恐惧之中。

    父亲离开时只给她留下了一个身世,一间宅子,一些银钱和一本名叫《气刀诀》的功法。

    她始终记得父亲离开前的那天夜里,本来应该是给她讲一些修炼界奇闻轶事,当做故事哄她睡觉的父亲。却郑重的对她道:

    “惜君,你要记得,我们始终是武圣留在人界的种子。”

    “当年武圣飞升之后,就将武圣刀传给了爹,本意是让我们这一脉能够参悟他老人家留在武圣刀中的灵气秘诀,好在将来有一天能够突破三阶飞升上界,可是爹却在一次与人争斗的时候不心遗失了它”

    “如今你已经突破了一阶武者的实力,爹也可以放心了”

    一边着,父亲一边用他的大手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脑袋,就在父亲的陪伴下,七岁的陈惜君安然睡去。

    可是第二天一早起床,陈惜君却发现她的父亲已经不见了,只留了一张纸条,有重要的事需要离开,让她自己一个人努力修炼。

    那时的陈惜君还不知道这一别就是十年之久,起初她每天都待在家里努力修炼着名叫《气刀诀》的功法,期待着父亲某一天推开门回来。

    她还幻想过,自己的功力大进之后,一定要给父亲一个惊喜,让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天才。

    可是渐渐的,陈惜君绝望了,父亲这一走就彻底杳无音讯,就连一封家书都没有寄回来过。

    终于,暗无天日的等待日子过去了三年,陈惜君的实力也已经稳稳的站在了一阶武者的巅峰,她决定离开这个家,去寻找她的父亲。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异界最强钞能力》,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