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叶辰萧〕〔真火大道〕〔生存竞技场〕〔一剑长安〕〔穿越三国之山贼〕〔五代梦〕〔闺殊〕〔女神的极品狂婿〕〔宅童话〕〔斗罗之满级就下山〕〔承平伯夫人的客厅〕〔生活系神豪〕〔狙神的小祖宗野又〕〔快穿宿主超高冷〕〔我本狂婿〕〔少夫人今天又败家〕〔我诸葛宝宝不弱于〕〔木叶之打卡系统〕〔佛门世尊〕〔枯木大圣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异界最强钞能力 第一百八十章 抢夺山河图
    隶属于五大势力的三阶武者,还有一大半二阶武者全都分散出去追杀逃跑的人,只剩下八个二阶的随从留下照看昏迷的白淼淼等五人。

    苗成青回头望了一眼,然后稍稍挪动了身体,将云泓清和陈惜君的表情挡住。

    “既然最终还是功亏一篑,那么苗大掌柜要动手就动手吧。”云泓清又闭上了眼睛,他自知是绝对没办法逃出一个三阶武者手心的。

    陈惜君用愤怒的目光看着苗成青,她好不甘心,爹爹给自己的护符都已经如此强大了,却依旧没办法将那五个人杀死,既然他们不死,那就只有自己死了。

    陈惜君在体内暗暗凝聚起最后的一丝灵气,准备在苗成青出手的时候瞬间暴起,自己即便是死也要重创眼前的这个人。

    可是苗成青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云泓清瞪大了原本闭上的眼睛,也让陈惜君好不容易攒起的一股灵气差点散掉。

    “动什么手?我是皇帝的密探!”苗成青对着陈惜君挤眉弄眼,他明白对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事情会朝这个方向转变的。

    实际上如果没有昨晚皇帝到他房间中的一番推心置腹,他不定现在也像那些追杀出去的三阶武者一样,喝下药液变成了白淼淼他们的走狗。

    “一会我去把那几个二阶武者杀了,我们也赶紧跑吧。”苗成青看了看已经追远了的三阶武者们,轻声对陈惜君和云泓清道。

    云泓清显然还没有从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中缓过神来,陈惜君却突然问道“你不是喝了他们的药液吗?”

    闻言,苗成青立刻张开嘴巴,将被他用灵气包裹住藏在喉咙里的药液全部吐了出来“喝个屁啊,全在这了。”

    看到苗成青突出药液,陈惜君此刻才真正放下心来,既然没有被药液洗脑,那么他的话就是可信的。

    “赶紧的吧,时间很紧张!”苗成青催了一句,然后脚下一跺,瞬间转身冲向照顾白淼淼等人的武者。

    “登势拳!”苗成青的速度很快,当他冲到那些二阶武者身边的时候,甚至这些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也难怪,刚才他们这些三阶武者喝下药液被洗脑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些人中间竟然还有苗成青这么一个叛徒。

    苗成青的拳不算重,也不算快,这也是他功法的一大特色,所谓登势拳,取自一拳一登高的意思,当苗成青鼓动全身灵气认真起来出拳的时候,他的拳劲将会不断叠加,一拳比一拳快,一拳比一拳强。

    苗成青曾经达到过的极限是打到最后一个眨眼间能挥出一百记重拳,当时的敌人直接被他打成了漫天血雾。

    不过现在要面对的都是一些二阶武者,所以苗成青即便前几拳的力量和速度都一般,但是却也不是区区二阶武者能接下的。

    所以很快,当苗成青挥出第三十四拳的时候,八个武者已经全部被他打死,最后一个甚至整个胸腔都直接被打爆了。

    杀死这些武者后,云泓清已经背着云婉凝扶着陈惜君走了过来,苗成青正准备背起陈惜君赶紧逃跑的时候,却听她道“把图卷拿上!”

    苗成青一拍额头,自己真是糊涂了,竟然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东西。

    他看了看远处因为刚才的异动而反应过来,已经调转枪头,朝着这里冲了来的那些三阶武者,低声了一句“你们先走!”

    接着他就赶紧跑到昏迷的白淼淼身边,伸手在她的身上摸了起来。

    一边摸苗成青还一边喃喃自语“阁主啊,我馋你的身子很久了,之前听李守志那个王八蛋,哦不对,是张子明跟你有一腿还难过了好久。”

    “咦?怎么没有?明明看见她将图卷收起来的。”苗成青把白淼淼上上下下摸了个遍,却始终没有找到吸走了皇帝和张子明的那张图卷。

    “她是水形体!图卷在她的身体里!就在心脏附近!”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的陈惜君回头看到苗成青满头大汗的在白淼淼身上乱摸一气,就知道他肯定没明白其中的关键。

    “哦哦!”被陈惜君一提醒,苗成青这才反应过来,于是他立刻提起自己的右拳。

    “阁主啊,跟了你这么久,让我打一拳不为过吧!登势拳!”苗成青叽里咕噜了一堆,接着就一拳直直的轰进了白淼淼的胸口。

    当他的手打入白淼淼的身体时,果然摸到了一个图卷,而白淼淼也确实厉害,即便是昏迷状态,也能一直维持她的水形体存在。

    苗成青将手抽出来,看了看手中抓着的图卷,确认了就是吸走皇帝的那个,接着他来不及再做什么,就撒开双腿跑了起来。

    “吗的,本来想顺手把那几个人都宰掉,可惜其他三阶武者快追上来了,来不及了。”追上陈惜君三人,苗成青骂骂咧咧了一句。

    陈惜君却摇了摇头道“你杀不死他们,刚刚你也打了白淼淼一拳,可是如何?还不是破不去她的水形体。”

    “也是哈!不这个,咱们现在要往哪跑?”苗成青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看依旧对他们穷追不舍的那些三阶武者。

    甚至因为他抢走了图卷的关系,五大势力剩下所有的三阶武者都放弃了追杀逃跑的其他人,全部汇聚在一起追了上来。

    “去京师!只有到那里才能安全。”云泓清突然了一句。

    当苗成青带着陈惜君三人,踏上逃亡之路的时候,对于皇帝和张子明来,其实才刚刚被吸进锁形山河图中不久。

    因为是独立世界的缘故,里面的时间流速和外面的完全不一样,具体而言就是山河图中的时间要比外面慢上很多很多倍。

    “我快坚持不住了!”张子明此刻依旧承受着五行狱杀阵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在他们的头上,有一个五彩斑斓的漩涡正不断想外播散出一圈圈的涟漪,奇怪的是漩涡有颜色,但是播散出来的涟漪却是无色透明的。

    “放弃吧……已经没有希望了。”皇帝面露苦笑,他是知道锁形山河图的,既然已经被吸进来,那就代表着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

    “放弃你妈啊,有你这么孬种的皇帝吗?”张子明怒喝一声,他坚持到现在,储备的能源都快消耗见底了,就换来皇帝一句颓丧的放弃,这让他如何不怒?

    “朕……”皇帝被张子明骂了一句,心中也一阵不爽,多少年了?上一个指着自己鼻子骂娘的人,此刻坟头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朕你个头啊,你要是还有什么手段就快使出来,老子一定有办法带你出去!”张子明继续怒骂道。

    “你……”虽然张子明这话的斩钉截铁,但是皇帝却是丝毫都不相信的。

    能抗住五行狱杀阵,并不意味着能逃出锁形山河图,两个东西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

    “能不能不要婆婆妈妈?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张子明真的无语了,这个皇帝怎么这么废,从头到尾一点用没有不,还一个劲的给自己传播负能量。

    皇帝也被张子明一连串的抢白搞的很无奈,他到没有什么气愤的感觉,只不过觉得这年轻人实在是毫无眼界,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了。

    张子明发现即便自己这么了,皇帝眼中依旧没有什么波动,他知道如果不拿出点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是没办法唤起皇帝的斗志了。

    好在他在抵抗五行狱杀阵攻击的之初,就已经让智脑对这阵法的攻击方式进行了解析,目前已经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原理。

    于是张子明一把拉起跌坐在地的皇帝,死死盯着他的眼睛道“五行狱杀阵,是利用五行相生的原理,最终形成蕴含五行之力的强大攻击!我没有错吧?”

    皇帝听到张子明出了这阵法的核心之处,心中不免有些惊讶,这个阵法他认识是因为地界的先祖曾经对他过,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也知道。

    不过皇帝转念一想,他连五行狱杀阵的强悍攻击都能抵挡住,有一些神奇之处也是正常的。

    可惜的是,即便知道这阵法的原理也于事无补,因为先祖曾经过,五行狱杀阵最强大的地方并不是强悍无比的攻击力。

    而是除了硬抗阵法全部的攻击和一个理论上的破解可能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将阵法停止。

    因为五行相生,生生不息,除非阵法耗尽自身的灵气,否则永远不会停止。

    原本皇帝是想通过捏碎手中的玉符,召唤上界先祖降临下来,让先祖来抵挡这个阵法的攻击,可是此刻所有的一切都随着锁形山河图的出现彻底化为了泡影。

    一想到这个虚空都能直接撕碎,形成独立世界的山河图,皇帝就感觉对方为了杀自己实在是舍得下本钱。

    想到这里,皇帝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他突然想起,白淼淼在丢出山河图的之前,好像是对这年轻人了什么。

    现在仔细想想,皇帝突然觉得这锁形山河图根本不是为自己准备的,反而是因为忌惮这个年轻人才舍出如此大的本钱。

    皇帝越想就越觉得有道理,因为单单为了杀自己的话,五行狱杀阵已经足够了,当时阵法被激活的一刹那,自己就已经被打成重伤,如果不是这年轻人抵挡住了后续的攻击,自己哪有机会召唤上界先祖?

    明白了这一点,皇帝的眼神突然活络起来,他朝此刻对自己怒目而视,努力抵挡着阵法攻击的张子明问道“你……究竟是谁?”<></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超神机械师〕〔大奉打更人〕〔顾九辞霍明澈目录〕〔伏天氏〕〔庶女绝色,鬼帝大〕〔圣墟〕〔无上龙神陆鸣〕〔初笺〕〔剑来〕〔鬼医袅后〕〔小阁老〕〔第一序列〕〔梦回大明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