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世战神〕〔诸天最强女主〕〔九零暖婚:重生甜〕〔凌天神尊〕〔农门娘子有点彪〕〔老祖出棺〕〔废土科技霸主〕〔仙灵养成手册〕〔开局就犯禁〕〔少年的不凡梦〕〔从火影开始的星空〕〔诸界真实降临〕〔邪眼末世录〕〔从卡牌开始的魔方〕〔跨界新人生〕〔军旗永辉〕〔科技入侵神话时代〕〔当厨师开了外挂〕〔我在东京教剑道〕〔我真不想读档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异界最强钞能力 第一百八十五章 巨大误差
    皇帝之所以对于张子明破解五行狱杀阵并且又可以逃出山河图的行为表现的比较淡定,并不是因为他觉得这一切都很简单。

    相反,皇帝甚至比张子明都清楚,能够破解阵法并且主动逃出山河图代表着什么。

    但是皇帝却始终没有表现出多么震惊的表情,甚至依旧称呼张子明为友的原因,是他隐隐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是前两年在与地界先祖联系,汇报自己不久就会飞升的事情时,听地界先祖偶然间提起的一件事情,是关于连墨家都不曾接触过的那虚无缥缈的天界的事情。

    据先祖所,在地界曾经有人目睹天界的无上存在,不知什么原因竟然陨落了,而且直直的穿透了地界的壁垒,掉落到人界去了。

    当时先祖的意思也只是让他留意一下,毕竟整个人界那么大,这个陨落者真的掉到圣武大陆的几率实在是太渺茫了。

    可是皇帝此刻看到张子明的所作所为,他越来越觉得,张子明可能就是这个陨落者。

    皇帝回忆起当时先祖告诫自己的话:“徇儿,若你真的在圣武大陆发现了陨落者,记住千万不要声张,一定要像对待普通人那样对待他。”

    “因为陨落者所代表的意义非同寻常,所以他一定非常警惕,万一你表现出知道他身份的样子,那么整个圣武大陆可能都会毁于一旦。”

    皇帝记得当时他曾有那么一丝的不屑,表示虽然是天界无上存在,但是终归还是陨落了,既然已经陨落,那就代表对方是个失败者,也许早就没了修为,应该不足为虑吧。

    可是先祖却异常严肃的告诉他:“徇儿,千万别以为陨落者就代表失败,因为真正的失败者连陨落的机会都不会有,而是直接死在天界。”

    “而陨落者更像是主动离开天界,所以即便因为跌落到了人界,一时的实力也许不强,但是他的底蕴依旧恐怖到了极点,千万不要与之为敌,否则必定给墨家带来灭顶之灾。”

    当时皇帝虽然嘴上答应了先祖,但是心中依旧有一丝不以为然,直到他今天看到张子明竟然真的破解了五行狱杀阵,甚至还可以直接逃出锁形山河图,终于让皇帝彻底对陨落者的实力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

    不用其他的方面,只单看这两点,就足以让皇帝知道,张子明所拥有的实力,绝对不是他甚至墨家可以觊觎的。

    此刻皇帝的心中已经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抱紧张子明的大腿,他不敢奢求得到陨落者的友谊,只不过希望再未来的某个时候,若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张子明能够顺手帮一下墨家或者自己,估计都是一件受用无穷的事情。

    所以在想通了这一点之后,皇帝不动声色的偷偷和张子明拉进关系,而且始终不提陨落者的事情,只是把张子明当做一个身怀绝技的高手而已。

    在皇帝看来,到目前为止,自己所有的决定都应该是正确的,既没有表现出什么认出了对方身份的异样,也没有过分的亲近,他始终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

    而此刻的张子明,却没有察觉皇帝的内心中已经上演完了一出大戏,他毕竟不是真的陨落者,所以并没有想太多,还以为皇帝毕竟是皇帝,见多识广,虽然自己表现的比较神奇,但是依旧不能让对方动容。

    其实他哪里是不能让皇帝动容,实在是皇帝已经被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不是靠着四阶修为极力收敛,此刻脸上的表情都快控制不住了。

    张子明将石碑的碎块按照之前的样子重新拼接好,然后又撑起一道保护罩,将石碑笼罩在里面,接着对皇帝道:“还要劳烦陛下按照五行相生的顺序,重新激活这个石碑。”

    皇帝被张子明的声音从沉思中唤醒,立刻点头表示:“没问题,你怎么我怎么做。”

    接着,按照张子明之前给出的详细明,皇帝又一次鼓荡起体内的灵气,开始模拟五行之力的运转轨迹。

    很快,被拼合在一起的阵法发出了璀璨的光芒,一如五大势力激活阵法将他们困住的时候一样。

    不过这次阵法虽然也立刻酝酿出了五彩斑斓的漩涡,可是始终被张子明撑起的防护罩困在里面,并没有什么浩大的声势,甚至就连漩涡都只有一个巴掌那么点大,而且所有的威力都没有泄露出来。

    接着,张子明又道:“陛下,麻烦你随便逆转一下五行之力,只要不是使用正确的方法都可以。”

    闻言,皇帝迅速调整自己的灵气波动,确实是随便模拟了一套逆转轨迹,就朝保护罩中的漩涡拍去。

    受到逆转之力影响的漩涡陡然一震,但是因为这次皇帝排除的逆转之力并不是正确停止漩涡的那一种,所以在剧烈的震动之后,漩涡不仅没有缓缓停下,反而以一种极度疯狂的速度加速旋转起来,并且肉眼可见的不断涨大。

    接着,张子明立刻加大了能源的输出,甚至强行压缩保护罩,将原本只有一个巴掌大的漩涡进一步向内压制。

    可以看到,漩涡因为受到错误的逆转之力激发,此刻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虽然它想要不断膨胀变大,可是却被张子明的保护罩死死压抑住,甚至还在缓慢的缩。

    “指挥官,这个五行狱杀阵崩溃的威力过大,能源消耗太快了!”智脑突然在张子明的脑海中道。

    “重新评估阵法湮灭数据,忽略过程,直接告诉我答案!”张子明也感觉之前建立的模型有一些误差,只是不知道误差会有多大。

    “重新建模成功,预计压制阵法湮灭需要能源合计二十六万三千三百点,当前能源剩余合计二十万七千五百点。”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智脑的声音重新出现。

    “误差这么大?”张子明心中一惊,竟然相差了五万多点,这意味着最终当阵法彻底湮灭崩溃的时候,自己的防护罩必然无法压制住爆发出来的威力。

    到时候别是逃出锁形山河图了,自己和皇帝估计第一时间就会彻底蒸发的一干二净。

    “陛下!”此刻的情形已是十万火急,张子明只能大吼道:“我之前评估有误,现在的灵气不足以支撑压制阵法湮灭的威力,你还有没有灵石?我需要补充更多的灵气!”

    闻言,皇帝面露苦色:“所有的灵石已经被你吸收了,朕这里一颗多的都没有了。”

    “完了!”听到皇帝的话,张子明心中一惊,没想到最终自己仍然失败了,还是能源太少了,核心运算单元的修复只达到了百分之十五,算力竟然不足以支撑将五行狱杀阵湮灭时的威力精确的计算出来。

    他的心中蓦地生出一股挫败感,自己终究还是失败了,失败在这最后的一步上。

    这是张子明第二次感受到了挫败,第一次是在流云门,因为他对于这个世界的轻视,被真正的李大掌柜狠狠的教育了一次。

    可是这一次他已经很重视了,没想到依然会失败,张子明心中一叹,也许这就是他的命吧。

    不过随即,他的眼神又坚定起来,他要做最后的一搏,他准备在阵法湮灭的瞬间,直接将包裹着漩涡的防护罩也同时引爆,那么也许有机会让两股湮灭的能量会产生抵消。

    不过这种可能实在太低,除非经过精确到数点后上万位的缜密计算,否则只要有一个细微之处无法同步,那么两股湮灭的力量不仅不会互相抵消,反而会互相融合,让张子明和皇帝更快的死亡。

    不过再快也无所谓了,反正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几乎不会感受到痛苦。

    这种做法对于张子明来,是真正的理论上的可能,因为他体内飞船此刻的算力连正确计算出阵法崩溃时释放的威力数值都做不到,想要计算出让保护罩和漩涡同时湮灭并且互相抵消的数值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张子明只能赌,他只能凭感觉将繁复的数值输入到智脑之中,让智脑按照这个他随便输入的数值进行操作,期待那渺茫的奇迹。

    这种情况就仿佛一个人在大学参加微积分考试,然后闭着眼睛各种数字和符号一通乱填,最后还考了一百分。

    不过即便这么扯淡,张子明也要试上一试,虽然他感觉基本上也没什么希望,但是总归不能闭目等死吧。

    看此刻漩涡不断变化的情况,张子明估计距离阵法的湮灭崩溃大约也只有一炷香多一点的时间了,他一边用力压制住保护罩,一边转头对皇帝道:“陛下,这次我们可能真的没有机会了,不过最后能跟圣武大陆的皇帝死在一起,倒也算是一件幸事了。”

    张子明这么其实也只是想缓和一下心中紧张的情绪,毕竟他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最后就是等待命运的审判了。

    不过张子明的打趣却没有得到皇帝的回应,张子明看到此刻皇帝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仿佛在他的心中正在做着什么极度挣扎的选择一般。

    “陛下?你怎么了?”张子明疑惑的问道。

    皇帝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只不过在脸色有连续变换了数次之后,他突然呼出一口浊气,对张子明道:“友,朕还有一个办法,不过这么做之后,朕的性命就全交在你手上了。”<></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超神机械师〕〔庶女绝色,鬼帝大〕〔顾九辞霍明澈目录〕〔初笺〕〔伏天氏〕〔鬼医袅后〕〔圣墟〕〔大奉打更人〕〔无上龙神陆鸣〕〔苏茜〕〔总裁爹地天才宝〕〔妖孽修真弃少〕〔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