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仲夏夜的秘密〕〔恋爱吗竹马先生〕〔法医王妃之邪佞王〕〔互换师生〕〔错嫁惊婚:景少追〕〔福妻高照〕〔在不懂爱情时爱上〕〔我爬出来了〕〔九零炮灰彪悍逆袭〕〔盛世玄凰〕〔清湛蜜事〕〔精英老婆火力全开〕〔将军,孤本红妆〕〔神眼通天〕〔豪门不败战神〕〔我真没有开挂啊〕〔纯情直男俏东家〕〔我有一个大世界〕〔奥法纪元〕〔斗欲封天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326章 情绪
    温鸣现在对小米都有了些战战兢兢的情绪,生怕一个不慎,又点着了小米心中的怒火,她这样的非常时期,容易动怒是正常,简直是喜怒无常。他得忍着也是必须的。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征求小米的意见,问她的意见是想到哪里住?他把几个人如果回去小米那里住的话会怎样,一一算给小米听,言下之意就是让小米跟着他回别墅。

    其实他还有个秘密没和小米说,他早把别墅的房间,改装出来一间婴儿房,装修得是活泼漂亮,现在就等着小主人入住了。

    小米掀起眼皮看了看他,二话不说,依旧搬回了老房子。

    温鸣也不再坚持,低眉顺眼地跟了过去。她没有直接赶他走,也算是个进步,他决定一步一步来了。

    院子左边的房间,本来住的是小米一家人,现在小粟出了国,虽然知道姐姐生产,可也没能赶回来。现在就剩小米一人了。跟着来的保姆月嫂和张阿姨,的确有些住不下,而且小米也没打算要那么多人。她看那月嫂还不错,就轻描淡写地打发走了温鸣精心挑选的保姆,这下,人员算是安置下来了,虽然房间有些小,不过也还行。只是,完全没了温鸣的地方。

    小米很足,孩子都是一直跟着她睡,那张宽大的床本来也可以容得下一个温鸣的,可是一想起纪萧,小米就有了心理障碍,那可是她和纪萧的床!何况她不是早决定和温鸣不想再继续了么?于是,温鸣被期期艾艾地再度赶了出去。

    还好墨子估计是看温鸣这阵子的表现,挺可怜的,就在右边房子里收留了温鸣。

    虽说隔了个院子,略微有些不便,可能在孩子和小米的身边,温鸣心满意足了。

    此时在某座岛上,夜色照在悬崖上的临海别墅上,那别墅像古堡一般神秘。整个岛其实就是一个私人空间,

    别墅的设计,很有艺术气息,一看就有迪拜的建筑风格,不像是地球上的建筑,抽象却合理。如果是白天的话,别墅靠近悬崖的一面能看到那陡峭的风景,另一面却是平静雪白的沙滩海洋。这片美妙的沙滩就伏别墅的另一边上,长年的海浪将黄灿灿的的沙粒冲刷成平整细腻的肌肤般柔滑,风的飘逸、月的变幻、山的幽秘、水的拂弄,在这里演练着各种变幻!经过千百年的筛炼,沙滩格外的松软湿润,海浪静悄悄的涌过来,又悄悄退去。

    夜色中,沙滩泛闪着朦胧的白光。河滩里流淌着潮润的风。溪流里,不时传来清亮的溅水声;护河林丛,偶尔会响起一、两声夜莺的鸣啭和蝉被惊扰了的沙哑嘶叫。那些棕榈树,随风轻摆,在这里,似乎随手都是美景,随心都能有美好的回忆。

    别墅的主人独具匠心地把海水直接引到别墅的海水游泳池里,碧海蓝天还有美景,简直舒适怡人极了。

    可别墅的房间里,此时和美景完全不搭的是,传来了一阵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音。还有人的怒吼声,那嗓音暴怒中夹杂着沙哑:“我说过!我再也不见这个女人!”

    似乎通报的人又说了些什么。这次,估计提议没被反对,那人退了出来。别墅过道的光线照到了他的脸上。他正是程川孤儿院的四大金刚之一中的老二,程宁。

    他表情严肃地走入了另外一间房间,房间里一片黑暗。他对着那黑暗中的人说:“他还是不肯见你,你有什么事,告诉我,我转告他吧。”

    他说着就打开了房间的灯。灯光照射在女子的脸上,从黑暗到明亮的忽然跳跃,让女子下意识地伸手遮挡了一下。她动作很快,可程宁还是看到了她脸上的泪水。

    程宁看着她,随手抽了张纸巾走过去,叹了口气:“四妹,你这是何苦呢……”

    孩子出生后,温鸣委屈着并快乐着,开始了他首为人父的生涯。虽然有月嫂和张阿姨,可他只要在,什么事情都想亲自尝试一下,完全发挥了不怕苦不怕累甚至不拍脏的精神。张阿姨有时看着这样的温鸣,心中都不由得感概,有时候人的成长,是需要契机的,没有那个机会,也许有的人就永远不会改变。比如说现在的温公子,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谁都不放在眼里,什么事对他来说都不是个事,现在小米来了,已经收敛了不少,那个能收住他的家伙生出来后,更是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温鸣为人态度谦和了不少已经是其次,关键是他现在的生活态度转变已经太多,比如现在,张阿姨看到温鸣主动给小宝宝换尿布的样子,简直是忍俊不禁,只见他嘴里念叨着:“乖宝宝,爸爸是第一次给你换尿不湿,要给点面子哦,否则妈妈生气了,宝宝就惨了,难说就没爸爸罗....”

    小米虽说是顺产,恢复得不错,可产后坐月子是一定要的,她此时还躺在床上休息,小宝的小床就在她休息的一边,温鸣在她躺的床的一侧,摆弄着那小萌宝,故意说给她听的话,她假装没听见,转过了头,闭上了眼睛。

    张阿姨听着温鸣的话感觉都有些凄凉,可那才几天的小婴儿怎么可能听得懂,他努力地挥舞着自己的小胖腿,机械地划拉着。温鸣才把尿不湿套进去一点,他一个折腾又松了。温大哥于是改变策略,先摆好尿不湿,然后再把小宝宝抱过去,小屁屁对准那玩意儿,好容易有个快要穿上的雏形,那小家伙一蹬腿,左边的又歪了,再扯扯,又没了样子。看着温鸣手忙脚乱,套上左边的,右边的被那坏小子又弄开了,忙着右边的,左边的又散了。这么小小的一个尿不湿,让温大人好为难,满头大汗。

    张阿姨上前:“温市长,还是我来吧。”她看到小米偷偷地转过了头,朝着这边看。

    温鸣摆摆手,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埋下头去继续研究:“没事,第一次做难点很正常,到后面熟练了就好了。”

    说话间,那小家伙脸上露出了诡异的表情,张阿姨才在心里觉得:“不好!”刚要说,可已经来不及了,那坏小子一泡尿兜头淋了温鸣一个畅快淋漓。然后表情松快地自顾自地遨游在自己作为奶宝宝的世界里了,满脸萌得让人恨不得咬一口的样子,只见他瞪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小手小脚乱七八糟地挥舞着,那无辜的样子,让人舍也舍不得骂,打也舍不得打,只一心不知道该怎么疼他才好。

    小米和张阿姨看着温鸣的样子,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见他脑袋湿答答的,就像被雨淋了一般,还不停地往下滴水,哦,错了不是水,是尿。一贯神一样的温鸣,居然有这样的时刻,简直让人都不敢相信。

    看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眼睛里还闪过了一丝做错了事情一般的慌乱。小米的心忽地刺痛了一下,可他那滑稽的造型,又让她忍不住扑哧一笑。

    她那灿烂的笑脸,无异于是世界上对自己的最高奖赏,温鸣也讪讪笑了,随手抓过床边的一块布,抹了一下脸,自我解嘲:“没事,童子尿。那可是好药。”

    张阿姨想笑又不敢笑,只好硬憋着,差点出内伤了。她强行抑制着笑意,赶紧上前去利落地把那小宝的尿不湿给换了。温鸣还傻傻地看着小米笑。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倒是张阿姨看不下去了:“温市长,您手里拿着的,是小宝的尿布......”

    平日里洁癖严重到谁用了自己的毛巾都会换掉的温鸣,居然拿着尿布擦了把脸,虽说是自个儿儿子的,可张阿姨觉得,他的发飙恐怕是难免的了......

    哪知道温鸣嘿嘿地笑着,又拿那块布抹了一把脸:“没事,我儿子的,又有什么关系!”

    张阿姨像看天外飞仙一般瞪着完全变了样的温鸣,不知道是该笑一下还是赞赏一下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

    而小米在听到看到温鸣的这个样子后,心再度刺痛了一下。

    把他拒之门外也不对,可让他开门进来,似乎也不可能。到底要怎样才能是最好的选择?她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真的是愁生不愁养,似乎才是转眼间的时间,小宝就满月了。张阿姨对小米是尽心尽力的,但凡做月子有的规矩,她都坚定不移的执行,虽然月嫂有时候有些异议,可最终还是拗不过她。所以,小米算是做了个实实在在的土月子。现在终于刑满释放,憋屈了一个月的各种难受,终于可以释放,比如说终于可以洗头洗澡,终于可以不用出门还要全副武装戴上帽子,生怕吹一点点风,着一点点凉。一个月的时间里,连凉水都没摸过。

    虽然温鸣一心想当个好爸爸,可他毕竟是一市之长,现在他的“代理”市长的“代理”两个字早就在半年前就被抹掉了,工作也更加繁杂起来。经常性的出差,让他想尽些心力也尽不到。比如小宝的这次满月酒,他就远在千里之外的北国城市,是没法参加了。

    小米也不是喜欢大张旗鼓的人,她的朋友也不多,就叫了刘恋、杜子腾、毛笑笑几人,合着家里的张阿姨、那位吕保姆,还有墨子,打算举行个小型的宴会。

    说是宴会,其实也就是大家凑在小米的院子里吃个饭而已。

    本来是稍稍热闹一下的事情,结果却发生了意外。意外的原因是,吕东伦来了。

    住在省城里的吕东伦,自打见到了这个孙子后,就一直牵挂着,她不敢再贸然跑过去看,生怕又惹着小米,她现在对这个儿媳,是又怕又恨。儿子非要,打了证还说是要低调,连个结婚典礼也没办。他家人见人爱的温鸣,就这么悄悄地把终身大事给办了,真有些偷偷摸摸的味道,的确是够委屈的。那个艾小米是大姑娘的时候,没能进得了温家的门,可现在就算进了门,身份已经是个寡妇......想想吕东伦的心里还真的有些不平。可看在孙子的份上,她都忍了。她掐指算着这孩子也快满月了,就提前给家里的老头子探了探口风。老头子没直接支持,也没反对,她就知道老头子的意思了。只要她不闹出乱子,老头子其实也想她在孩子满月的时候,去表现一下。

    她也在心里一再地给自己鼓气,孙子人家已经给你生了,过去的事也摆在那里,现在唯一做的也就是积极点,尽量把矛盾和仇恨化解一些,就算不想成一家人,都成了一家了,她又能怎样。

    哪知道,吕东伦到了程川,发现温鸣居然在外地出差。想想她一个人去赴宴,而且还是个没有邀请卡的宴,吕东伦就有些心底发凉。不过,在胖乎乎的可爱孙子的摸样召唤下,吕东伦还是咬牙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到了小米她们住的那里。吕东伦留了个心思,先给张阿姨打了个电话,知道这个张阿姨现在未必肯帮自己,可至少能给个准信,她也就不管了!

    果然,张阿姨很为难:“吕主席,不是我不帮您,您要知道,温市长现在都看小宝妈妈的意思行事。她现在显然是没消气,您去了的话,末了可能大家都会难过,所以我想要不下次温市长在场的时候,您再来?这样的话有温市长在,也好有个缓解。”

    张阿姨也算是个看明白了的人,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句句在理。吕东伦辩驳不得。

    才一个月的时间,张阿姨看吕东伦是苍老了不少。只见她神情里更是飘忽着落寞:“要不,张阿姨,我就悄悄地在院子里看一眼,然后你帮我把个长命锁带给孩子.......”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起来,有时候人生真的是造化弄人。当你得意地在风头浪尖驰骋的时候,哪里想得到,当初被她踩在尘埃里的艾小米,今天她居然得去费时费力地讨好着呢.......

    张阿姨知道,对一贯颐指气使吕东伦来说,能这样做简直是做了翻天覆地的让步。听她说话的淤青,的确很可怜,她如果再拒绝,那就是自己不念及旧情了。

    张阿姨点了点头。

    所以那天,张阿姨悄悄地把孩子抱了出去,吕东伦等在离房子不远的地方,终于见到了孩子一面。

    孩子白白胖胖的样子,让吕东伦再度想起了儿的时候。就算在人前如何强悍的人,私下里也许都有个软肋。这时候的吕东伦,哭得很伤心。伤心得张阿姨都有些不忍心。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做人不要做得那么绝,那怎么会有今天这一幕!一家人和和美美好说好商量,这时候团聚在一起,该有多好!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平平无奇大师兄〕〔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烂柯棋缘〕〔小阁老〕〔超神机械师〕〔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伏天氏〕〔绝对一番〕〔当医生开了外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