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且盼如意得长久〕〔超神悟道〕〔一胎双宝:总裁爹〕〔都市第一武神〕〔重生完美时代〕〔神豪从吹牛纳税开〕〔保安队长〕〔龙刺兵王〕〔恋爱笔记:栽到你〕〔太子陛下我要翻墙〕〔喜欢你我说了算〕〔挖坑的三小姐她有〕〔田园小女有空间〕〔妃要出位〕〔万古神婿〕〔孤儿大帝〕〔龙神至尊〕〔兽人管理局〕〔我只想安静的宅在〕〔战锤巫师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328章 过誉
    小米喜欢这样直来直去的女孩子。她带了些笑意:“那是杰森过誉了,我就是个普通人,做的也是普通事,没什么好夸的。”

    他们今天吃的是日本料理。罗曼达看她落座后,把作料递给她,让她自己调酱料。她笑眯眯地看着小米动作,忽然出其不意地问道:“听说您的孩子都有半岁了,不知道您先生在哪里高就呀?”

    小米怔了怔。她从来没有公开过和温鸣的关系,自然除了熟识的人,几乎没人知道两人之间的事。博艺是她后去的公司,更是没人可能了解。她喜欢这种谁也不知道她是谁的谁的状态,并不想公开自己和温鸣的关系。而且难说哪天离婚了,也还有个退路不是?

    听到罗曼达这般问,小米笑了笑:“他在政府机构,是个公务员。”

    既然有鸟人这样一个奇葩弟弟,那姐姐自然也有独到之处。只见罗曼达不动声色地说到:“您前夫是那么大的一个公司老总,怎么现任丈夫一下子只是个公务员?小米,你不觉得,这样跳跃也太大了吗?”

    这话其实说得有点过了,接连戳到了小米的两个痛处,一个是纪萧,一个是说她丈夫的身份。

    她沉默着,脸色也暗了下来。不过明显地还带了些自制和礼貌:“我不在乎那些,夫妻在一起,适合最好。”

    她眼睛的余光看到鸟人用手捅了捅姐姐,似乎不准她再说了。

    小米忽然觉得很疲惫,就算她怎么掩饰,其实他们还是都知道了,不是吗?她有些什么都不想说了。

    她的表情让那人精似的两姐弟看出了端倪。罗曼达倒是大方:“小米,上次我请了温市长去参加博艺的年会。我还一直奇怪,为什么能邀请到温市长那么顺利。原来是温市长是自家人哪。”

    说完她笑眯眯地补充:“上次年会我还来不及谢过温市长呢,本来是想带温市长去休息一下,避开那些敬酒的人,哪知道都怪我,我莽撞,被地毯绊了个大跟头,幸好温市长身手敏捷,捞了我一把,才免去了与大地亲密接触的机会。”

    她看着小米:“要知道那可是我与偶像的第一次拥抱啊,把我激动坏了,和追星似的。那种特殊情况,小米你能理解吧,只是不知道温市长的夫人,能不能谅解?”

    她狡黠地看着小米,也不点破,可却把上次小米驱逐温鸣的理由,做了个详细的辩白。

    小米瞬间明白,这是两个温鸣派来的说客。他忍了那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来表示清白了。

    小米笑得很淡然:“当然能理解,只不过夫妻间的事儿,我就不适合来做说明了吧。”她想起了第一眼看到的葡萄红的卷发,就有中熟悉感,原来温鸣那天抱着的是她!他们想现在就让她表态,她才没俺们傻,大家都绕着弯子,那她也就兜个圈子吧。

    俩姐弟眉来眼去地交流着想法。小米有些不耐,起身给他们时间:“我上趟洗手间。”

    两兄妹长吁了一口气,得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帮他们夫妻和好。知道艾小米是温鸣的老婆已经够让人震惊,听消息说两夫妻分居了完全是因为温鸣年会那天的义举救了罗曼达让小米误会,这个又让罗曼达很是惶恐,连带着鸟人也感同身受了。这次见到小米,本来想出来解释一下,化干戈为玉帛。让夫妻和好如初。要知道上次温市长请客和他们说明这些的时候,那幽怨的小眼神,看得两姐弟那小心脏拔凉拔凉的,当时就下了想尽办法,说破三寸不烂之舌也要把这对夫妻说和的心。

    哪知道看这情形,似乎有些不容易......

    小米才关上日式榻榻米推拉门的瞬间,似乎就看到俩姐弟脑袋凑在一起商量起来。她叹了口气,慢慢地顺着通道,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通道很宽敞,一边是日式榻榻米的房间门,一边都是些窗口,方便那些抽烟的人靠着窗口吸烟,每个窗口甚至还体贴贴心地放了烟灰缸。小米没意识地径直往前走,目光不经意一扫,落在了前方走道窗前吸烟的一个男人身上,那男人瞬间完全吸引了小米的注意力。她只是觉得自己瞬间没了呼吸。

    那身材,那举手投足,还有那抽烟的姿势,包括抽烟之间的停顿,每次吐出来的烟圈,站着的时候一只脚立着,另外一只潇洒随意地斜靠着…….种种种种,一模一样,简直是像透了某个人。那个人小米和他朝夕相对,熟悉得可以从人海就能挑出他,只是他总是那么狠心,从来不会到她梦里来.......

    她几乎可以断定,那就是他。

    她感觉胸口像窒息一般的疼痛。她三脚并作两步,快步冲到了那人的身后。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连腿都是软的,她的手搭上了他的肩头,带着哭音喊道:“纪萧......”她的声音颤抖,坐船哆嗦得似乎这个名字都快要叫不清楚了……

    她几乎可以断定,那就是他。

    她感觉胸口像窒息一般的疼痛。她三脚并作两步,快步冲到了那人的身后。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连腿都是软的,她的手搭上了他的肩头,带着哭音喊道:“纪萧......”她的声音颤抖,嘴唇哆嗦得似乎这个名字都快要叫不清楚了……

    画面像是慢动作回放,一个镜头接着一个镜头,那人的每一个动作,小米都死死地盯着,如果要加个形容词形容她,那就是贪婪地盯着,盯着他慢慢地转过了头。

    她的激动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眼泪像是失控了的水龙头,哗哗地往下流。这么长时间,怀着孩子独自跑到温鸣身边,就为了替他报仇,心中的委屈无人能知,还有如今失态的纠结,无人能解,可现在,只要他活着,小米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她什么都不想做了,包括和温鸣家里的恩恩怨怨,她都不想再去理会了,只要他还在,那一切就算不能解决的种种难题,对她来说,全部都只不过是简单的加减运算......

    她似乎已经听到了那优美的音乐声响起,阳光似乎在瞬间笼罩住了她的全身,直达每个角角落落,舒畅得让她想大叫,叫出这阵子憋屈在她心中的种种痛苦,现在,就等他转身认出她,给她一个拥抱。

    他缓缓地转过了身子,整个人面对面地站在她的面前。

    音乐声戛然而止,带着破碎的颤音。小米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脸上的泪水沟壑纵横,很是狼狈,还带着满脸的不知所措的表情。

    他不是纪萧。那白嫩的脸上,五官精致得让人觉得不真实,没有一丝一毫纪萧的影子。光同皮肤来看,他的肌肤同纪萧那小麦色的肌肤相比,完全是两个路线,细腻得似乎连毛孔都看不到。最主要的是,他的五官和纪萧也没有一丁点的相像之处,小米还是不死心,仔细地盯着他看,脸上的表情终于彻底失望,他绝对不是纪萧......

    那男人正好奇地看了看她,然后把目光落在她抓在肩头的手上,皱了皱眉头:“ha’shar(出什么事了)?”他的声音非常有礼貌,可明显地有些不耐烦。那声线低沉沙哑,和纪萧的声音也截然不同,听口音是地道的美语发音,小米觉得没去美国呆过一阵子,完全不可能说出这么地道的英语。

    她触电一般缩回了刚才鲁莽地放在一个陌生人肩头上的手。

    天堂到地狱之间只不过是一脚迈空的距离。小米从激动至极的情绪中回过神来。脸腾地红了,她涨红了脸,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情急之下,深深地鞠了一躬:“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她已经没什么力气呆在原地,说完这些,就踉踉跄跄地赶紧走开了。

    留下那位俊逸秀气的美男,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

    小米歪歪倒倒地进了洗手间,靠在墙上,平息了很久才缓解了她那快要跳出胸膛的心。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些活过来的小米终于有些想起了,房间里还有两姐弟等着自己去买单。

    脑袋似乎胀得快要爆炸,太阳穴上的青筋都在那里突突地跳,她的身体就像跑过了万里马拉松,疲累得没有一丝力气。她强作挣扎地走到洗手台,看着镜中的自己。绯红的脸,那忧郁疲惫的眼神,里面的伤痛似乎都还没有褪去。小米叹了口气,接了水就往脸上泼。那冰凉的水打在脸颊上,她才能让那胀痛的脑袋稍稍有所清醒。

    她平复好心情,在走廊里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拉开了榻榻米的房门。

    她的目光触及房间里的人时,刚刚收拢的情绪,瞬间破碎了一地。那种全身瘫软的感觉,让她打了个趔趄。

    靠近她的鸟人,迅速起身扶她:“小米,你怎么了?”

    她强作镇定地一笑:“哦,没事,崴了一下。”

    刚才她在走廊里碰上的那个人,此时正在座,定定地看着她。触及她的目光,他再度皱了皱眉头。

    罗曼达赶紧起身向那位男的介绍:“龚总,这位就是我和您提起过的那位主编,艾小米。”说完又向楞在门口的小米招手:“小米,过来呀,来见过我们的新老总龚总。”

    新老总?对了,小米记了起来,博艺被一家公司叫什么龙港的收购了,传闻中总公司派来一位总裁,叫做龚龙,原来就是这位......

    她往前走了几步,微微欠欠身子:“龚总您好。”她过去还是很能说的,可是现在自从家里发生了那么多事,她越来越不说话,看起来就一副不善言辞的样子,就算这种接触到高层的非常时刻,她也没想多说点为自己谋取点印象分。反而是还沉浸在刚才的惊吓中,有些心不在焉。

    小米说完后退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一言不发地开始吃菜。

    龚龙刚从过来,在程川也没什么熟人,于是正好来了这家餐厅,独自吃饭。哪里晓得居然意外遇上了鸟人一家姐弟。俩姐弟于是盛情邀约他一起共进午餐。一个人吃饭是最为难过的了,而且,龙港刚刚收购了博艺,他对企业内部的一些运作方式,也需要从侧面了解一下。杰森和罗曼达两人一个隶属文化传媒,一个隶属公司对外的部门,是了解公司很好的人选。想到这些,他也就同意拼桌了。

    哪知道,两姐弟席间说还有一位同事,等那人拉开门进来,他看到了在过道和自己拉拉扯扯的那个女人。于是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是什么样的女人,会那样哭哭啼啼地拉着一个男人,当时她第一眼看他的那种目光,就像是生死离别一般,可稍后看清楚后,那失望的表情,连他都不忍,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居然能让这个打扮入时,像个白领一般,文质彬彬的女人,如此失态?他充满了好奇。

    小米落座后,能感觉到龚龙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凉飕飕的。也是啊,第一次见面自己就认错人和他拉拉扯扯,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吧。所以用异样的目光看她,那也是再正常不过。她能理解他对她的印象不好。也懒得试图去做些什么改变这种局面。反而是事不关己地吃着菜。

    那目光独自凉了一会儿后,果然忍不住发话了,说话直接得不拐弯:“艾小米?”他带着询问的语气,目光扫过她的左手无名指:“结婚了吗?”他的国语带着明显的口音,有些字词咬音不准,用的是粤语的音。他原来会说国语,小米默默地想。那刚才还那么矫情地说英语,都差点让她误会是认错了国际友人,把脸都丢到国外去了,原来还在亚洲,真是万幸……

    她看看自己空空的无名指,有些无语,不是她不想戴结婚戒指,而是那戒指实在是太显眼,不适合平常上班人士戴。何况,她和温鸣这种摇摇欲坠的关系,谁知道哪天有个闪失就离了?那她不是又得到处去昭告?

    她有些苦笑,这位龚总问话问得那么直接,直接得居然没意识到这样贸然问一个女人结婚了没有,本身真的很无礼。他显然潜意识里把她当成了一个随便大路上就会去拉男人的人,所有才会那么无所顾忌吧。之所以问她结婚了没,难说是再确认一下她是不是他想象的那种花痴而已。他那目光带着某种含义扫过她的无名指,满含深意,会不会在她回答过后,又会加上一条罪状,那就是认为她结婚了不戴戒指还不安分......

    “恩,结过了。”小米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也懒得过多去揣测这个初次见面的老大,就老老实实地回答。他怎么想是他的事,她怎么做是她的自由。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烂柯棋缘〕〔平平无奇大师兄〕〔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绝对一番〕〔超神机械师〕〔伏天氏〕〔小阁老〕〔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