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淘宝种田忙〕〔斗罗之天使与堕落〕〔现代手艺人〕〔我真是练气期啊〕〔傅先生的心肝是个〕〔拜师四目道长〕〔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农女有田有点闲〕〔空姐的神医保镖〕〔穿书后大佬让我养〕〔诸天之从国漫开始〕〔诸界之皇帝聊天群〕〔寒风知诗意〕〔八零团宠五岁半〕〔玄幻之翻书就变强〕〔我真没想当巨星啊〕〔我家夫人有点皮〕〔开局暴击百亿遗产〕〔重生家中宝〕〔重生后老公自己宠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冥神传 第82章 对不起,我是个记仇的人呢
    <b>最新网址:第82章?对不起,我是个记仇的人呢

    “至尊境?”

    谢枫出手时产生的真气波动让众人感到毛骨悚然,不是说这小子只是御空境吗?两个彪形大汉内心惊骇。

    “答对了,可惜没奖。”

    谢枫身形如鬼魅般消失,再出现时已到其中一人跟前,他的拳头上跳动着雷电的光弧,重拳落下,那名大汉脚步连连退后,嘴里‘哇’的一口鲜血吐出。

    他二人实力皆在真命境巅峰,根本不是此时的谢枫对手。

    不过两人也不是傻子,他们看出谢枫的状态并不能持续太长时间。

    两人互看一眼,身形暴退,同时下令让手底下的人冲杀,他俩可不想像同伴那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

    “不要怕,这小子肯定是吃了提升实力的丹药,他这状态持续不了多久的,我们耗死他。”两人向着手下喊道。

    “的确持续不了多久,但对付你们绰绰有余了,炼狱雷阵,启!”

    密林上方的天空瞬间暗了下来,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众人停下脚步,惊疑不定地望向那诡异的乌云。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雷云滚滚了?”退到后方的大汉疑惑道。

    另一人眉头紧皱,目光看向谢枫,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慌忙喊道:“撤,快离开这片树林!”

    四周都是引雷木,眼前这小子一招一式里又全带着雷电,定然修的是雷系功法,他虽不知对方是如何弄出这么大动静的,但却察觉到了危险。

    然而为时已晚。

    漫天雷霆已然降下,雨声、风声、雷声交织在一起,闪电在雷林中四处乱窜,像是着了火一般,雷电在林中如刀剑相击,震耳欲聋。

    一道道闪电犹如一条条金龙在树林中穿梭,把林中的一切焚烧殆尽,那些实力尚未达到御空境的人几乎是与雷电打个照面就没了。

    最终能坚持到阵法失效的仅剩数人而已。

    一具具烧焦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触目惊心,让人内心止不住的颤抖。

    剩下的人望向谢枫的眼神都变了,其中有两个神色痴傻,嘴里不断低声道:“魔鬼,你就是个魔鬼。”

    观其样子,神智受损,被电傻了。

    谢枫看着对面几人,并未再出手。

    大汉瞧见自己人不仅身上挂了彩,更是被吓破了胆,再看谢枫面色不改,心里打了退堂鼓,于是带着人撤退。

    在确定人都走了,谢枫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半跪在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炼狱雷阵能发挥这般威力,除了借助这片引雷木林外,更重要的是他动用了七级雷霆属性兽核做阵眼,能量源矿换成了真晶,故而才能威力倍增,镇杀那么多人。

    阵法反噬外加使用秘法的后遗症可不是闹着玩的,此时的谢枫已是强弩之末。

    他强忍着体内的伤痛换了衣物,头戴黑色斗篷,召唤出最后一尊石像,顺利回到了云海镇。

    乌岑听到下人禀报,面带疑惑走出门,见着谢枫十分虚弱的模样,连忙将他搀扶进屋里,询问道:“风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听完谢枫在镇外遭遇的险境,乌岑愧疚道:“都是我的错,我早该想到的,那么多人死在了葬龙谷,我没死,你又去而复返,他们肯定以为是我们做的手脚。”

    “乌大哥别这样说,是我自己的问题。”谢枫出城时就发现有人跟着了,他只是没想到对方为了对付他出动了那么多人。

    “你先养好伤,大哥帮你出气。”乌岑双手帮谢枫拉扯了一下被子,他的手早已在尘心的医治下得以再生。

    “谢谢大哥,先别急着去,这事没我哪行。”谢枫内心一阵感动,有种想把自己真名告诉对方的冲动。

    落寒谷、青木堂、赤练丹行、阳德药铺么,很抱歉,你们即将从云海镇消失了呢。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既然结仇了,不是你死,便是我死!

    谢枫躺在床上,手上拿着的是在古城得到的影分身,他看着上面的描述,神色显得有些激动,这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个自己啊。

    影分身,共分三阶段:幻影、幻体、影分身。

    幻影阶段,可分化出一个虚幻的身影,这个幻影跟身法武技产生的残影并不一样,幻影不像残影那样会主动消散,它能够分担本体所承受的部分伤害,相当于一个额外的护身铠甲。

    谢枫浏览一遍后目光又回到了幻影阶段,后面两个阶段一时半会儿可达不到,光这幻影就够他练上好一阵子了。

    万宝楼后院。

    自从他身体恢复如初后便开始在这练习影分身,经过十几天的练习,他已经能够勉强凝聚出幻影,不过凝聚出的影子持续不了几秒就消散了。

    “不愧是生灵系的圣级武技,果然比其他属性的难多了。”谢枫挠了挠头,感叹道。

    眼下他在此逗留的时间并不多,因此他放弃了继续练下去的念头。

    “不知你们准备好迎接我的怒火了没。”谢枫冷笑道。

    夜晚时分。

    十二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万宝楼。

    今夜,注定无眠,又会有人就此长眠。

    “你们是什么人?”

    庭院内响起一声呵斥,无数人从睡梦中惊醒。

    惨叫声不绝于耳,天上的月亮似乎见不得这血腥的场面,早早地躲进了乌云之中。

    “人都解决了吗?”

    “嗯。”

    “好,下一个目标,青木堂。”

    深夜的空中出现十二道急行的身影。

    除了谢枫,剩下的十一人中有一位至尊境,其余的全是真命境,此等阵容深夜偷袭,不少人尚未反应过来人就没了。

    很快,落寒谷、青木堂、赤练丹行的骨干高层全部陨落,无一幸免。

    其实这三家算是背锅侠了,那日截杀谢枫的都是阳德药铺的人,他们虽也猜测是万宝商会的人搞得鬼,但却没胆子明面与万宝商会交恶。

    至于谢枫,他们根本没想过葬龙谷中的事会与他有关,毕竟当时人都死完了,具体情况他们无从知晓。

    三方势力看到谢枫出城后也有派人跟踪他,他们本打算半路抢夺对方在拍卖场拍卖到的东西,但在发现阳德药铺的人后,他们选择埋伏在后面,都在想着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在发现谢枫以雷霆手段镇杀阳德药铺的人并且害怕石像的威力,只好放弃心中的贪念,他们知道此子不能惹!

    而阳德药铺不一样,翁阳德唯一的儿子翁宸莫名惨死在葬龙谷,他哪还会顾忌万宝商会,心中只想替自己儿子报仇,但由于一直没有机会,才迟迟未曾动手。

    谢枫独自一人离镇,让翁阳德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打算生擒活捉谢枫,逼问对方与万宝商会的关系,关系若好,便以此要挟乌岑,借机除掉对方,关系若是不好,便直接弄死谢枫,好夺取他身上的东西。

    不过那三名大汉怎么也想不到谢枫那般生猛,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掉他们其中一人。

    翁阳德发现派出那么多高手都抓不住谢枫便已经有些害怕,刚开始好几天都寝食难安,生怕对方来弄死自己,这样提心吊胆的过了半个多月,直到现在,他还睡不安稳。

    “这次就不用迷魂药了。”谢枫站在屋檐上,沉声道。

    “为什么?”乌岑疑惑道,前面三家之所以那么顺利,靠的就是尘心炼制的迷魂药,有这迷魂药,真命境都得迷糊上一两分钟。

    “因为我要让他体会到死亡前的恐惧。”

    谢枫说完手上凝聚起一团真气火焰,火焰化作一条火龙呼啸而过,翁阳德所在的大院刹那间火光冲天。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如此吵闹?”翁阳德左手撑着床,右手揉着眼睛,睡眼朦胧的说道。

    “老爷不好了,万宝商会的人杀来了,还有那小子!”门外冲进来一彪形大汉,正是那日截杀谢枫不成退走的两人之一。

    “什么!”翁阳德闻言身子一下子坐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外面要挡不住了,我们快逃吧。”大汉神色惊恐道。

    在葬龙谷死掉的巴洛两兄弟是翁阳德最强的两名至尊护卫,如今庭院内只剩一位至尊强者,而此时这名强者正被万宝商会的人拖着,无暇顾及他,真正让阳德药铺的人绝望的是,那至尊石像无人可挡。

    谢枫推开房门,眼神冰冷地望着屋里的两人,冷冽道:“逃?逃哪里去?”

    “那个...小兄弟,不,少...少侠,我与您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翁阳德颤颤巍巍问道。

    “无冤无仇?是啊,我们本来是无冤无仇,但现在不是了。”谢枫一步一步地走向对方。

    那名真命境的大汉强装镇定地站在翁阳德身前,沉声道:“你别...再...再过来了,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不想死就滚!”

    望着谢枫那杀人的目光,大汉吓得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求...求少侠不要杀我,我有好多钱,都给你,我把它们都给你,好不好?”翁阳德跪在地上,不断地求饶。

    “对不起,我是个记仇的人呢。”

    ...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我穿越成为一座山〕〔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黎明之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