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授徒十万倍返还,为师真没疯! 第五十一章 愤怒的李绾秋
    “什么?”

    “鉴宝大会!”

    “陈凡这厮要请天下所有修士,品鉴本座的靴袜?”

    李绾秋坐在龙椅上,半晌说不出话。

    “这家伙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简直臭不可闻,简直是人间败类!”

    她气急败坏,起身来回踱步。

    “可恶!可恶!我一定要杀了这家伙!”

    “可我打不过他啊!”李绾秋粉拳紧握,肺都快气炸了。

    金庭下,那高冷的女魔头说道:“主人,要不然咱们去请乾国第一神偷出马?”

    “这第一神偷号称能钻进储物戒里偷东西。”

    “她没准能将您的靴袜偷回来!”

    “让这奸贼的奸计无法得逞!”

    李绾秋深呼吸几口,稍微平复了下自己的心绪。

    “乾国第一神偷?”

    “那家伙靠谱吗?”

    “陈凡可不是一般人,连本座都不是他的对手。”

    “等闲人可近不得他身。”

    那女魔头笑道:“这第一神偷号称连国库里的宝贝都能偷出来,应该不成问题!”

    “这乾国第一神偷是男的还是女的?”李绾秋又问。

    “女的,而且是个年轻人,拥有传说中的虚空神体,所以连别人储物戒里的东西都偷得出来。”那人回道。

    “女的就好。”李绾秋点点头。

    要是这小偷是个男的,她可不愿再有人触碰自己的穿过靴袜。

    “给我下重金聘请她,务必要将本座的靴袜偷出来!”

    “是!”那人拱拱手准备行动去。

    不过李绾秋像是想起了什么,立马叫住她。

    “等等!”

    “不止是靴袜,还有一副火鸾内甲。”

    “本座的火鸾内甲也在这厮手中。”

    这名为风铃的心腹闻言,大眼一瞪。

    “内甲………”

    “主人,这厮把您的内甲也夺了去。”

    “难道还…………”

    “放肆!不准瞎想!”李绾秋怒道。

    “本座的虚无神功天下无敌,那姓陈的自然奈何不了我。”

    “内甲只是不慎被他扯落,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

    风铃连忙低头认错:“属下该死!”

    “陈凡这厮属实可恨,假以时日,必要他好看!”

    “去吧!去吧!”李绾秋摆摆手,一屁股重重的坐回龙椅上。

    “陈凡啊陈凡!你可真有你的,居然想出这么个歪招对付我!”

    “就算乾国第一神偷能够将我的靴袜内甲盗回。”

    “天下人也知你亵渎于我!”

    她粉拳紧握,恨不得立马冲到北山剑宗暴打陈凡一顿。

    鉴宝大会的消息传遍天下,举世皆惊!

    无数人蜂拥前往南城想要参加这鉴宝大会。

    一向冷清的南城,一时间成了全天下最热闹的地方。

    此刻,青云份上。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陈凡却在呼呼大睡。

    “师傅,该起床吃饭啦!”

    苏清瑶嚷嚷道,一脸嫌弃得将陈凡昨天没换下的臭袜子拿出去洗。

    来青云峰好几天了,陈凡说好要传她功法的,却又没了下文。

    她整天不是在做家务,就是在遛鸟喂鸟。

    其实陈凡这是在考验他。

    他收徒弟其实对天资什么的倒不是很看重。

    唯一一条,那就是必须有孝心,尊师重道他才敢收。

    他可不想稀里糊涂的养一只白眼狼给自己找不快。

    就这几天的观察来看,苏清瑶虽然嘴上一直在抱怨,但行动上倒是不错的。

    突然,他猛地从床上坐起,似乎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是我的错觉吗?”

    “有人?”

    在那一瞬间,他感觉有人在靠近自己。

    但在神识的笼罩的范围内,又没有什么异样。

    与此同时,北山剑宗外。

    空间黑洞凭空出现,一个少女从中钻了出来。

    少女心有余悸得望向北山剑宗的位置,轻吐了一口气。

    “开什么玩笑,居然让我来偷这种人物!”

    “我刚靠近还没伸手他就察觉到异样了。”

    “偷不得,偷不得,回头别把自己给搭进去。”

    她手一挥,身前又出现一个空间黑洞。

    她缓缓走入其中,连带空间黑洞一起消失不见…………

    黑棠崖,宫殿之中。

    风铃一脸严峻得走进大殿,抬头看向李绾秋。

    “如何?东西偷到手了吗?”李绾秋满怀期待得问道。

    “没有。”魔将风铃摇摇头。

    “第一神偷说陈凡太厉害了,她很难得手,所以选择了放弃……”

    李绾秋冷哼:“还号称第一神偷呢!敢情也没点本事。”

    “主人,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那家伙召开鉴宝大会。”

    “属下誓死不会让主人受辱的,到时定要到场阻止!”

    李绾秋深吸一口气,手指来回再扶手那儿上下点动。

    “罢了!罢了!”

    “这次算我输了一阵。”

    “你可敢去北山剑宗找他,替本座送一封书信给他?”

    风铃目露坚定之色,认真得回道:“属下愿为主人出生入死!”

    “好!你且送信给他,顺便让他也回封信。”

    李绾秋当场变出笔墨纸砚,开始写信。

    很快信就写好,交与了风铃。

    ……………………

    几日后,北山剑宗。

    “臭小子,你赢了。”

    “李绾秋派人过来了,要不要见一见?”

    虞芷兰突然出现再青云峰上,问陈凡。

    陈凡微微一笑,他早知会是这么个结果。

    李绾秋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很快,魔将风铃来到陈凡面前。

    “陈长老,我家主人命我转交一封信给你!”

    风铃还是第一次见到陈凡,她本以为是个猥琐大汉,没想到是个年轻俏郎君。

    陈凡打开这信一看,李绾秋开门见山,直接说双方议和。

    她承诺立马发动势力,将那些谣言澄清,并且公开道歉。

    而相应的,陈凡不得召开这鉴宝大会。

    同时要将她的内甲靴袜奉还。

    陈凡看完这信,立马到书房也写了一封信,要风铃带回去。

    …………………………

    黑棠崖,风铃将信奉送给李绾秋。

    李绾秋看完以后勃然大怒,一把将这信揉成一团。

    “这家伙可真敢想。”

    “叫本座赔偿一千万精神损失费不说。”

    “还拒不归还本座的内甲靴袜!”

    “而且竟还想邀我单独见面!”

    风铃低着头,咕哝道:“这家伙指不定有什么特殊爱好……”

    “主人,要不咱和他拼了吧!”

    “发动魔道势力,奋力一搏!”

    李绾秋银牙紧咬,她经营多年才有如今的势力。

    陈凡看不透陈凡,不敢拿这些年的心血来赌。

    她内心懊悔不已,悔不该幼稚的想出那法子惩治陈凡。

    结果到头来,让自己陷入一个艰难的处境。

    :五更奉上,,,求票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