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授徒十万倍返还,为师真没疯! 第七十章 红云老魔的宝盒
    咔嚓一声,宝盒开了。

    一股淡粉色的气体,瞬间充斥整个房间。

    陈凡愣愣的看着这被自己劈为两半的宝盒,有些懵逼。

    里边好像只有一张纸条,除了这纸条和周围弥漫的粉烟,好像真没东西了。

    一旁的李绾秋也很震惊,没想到这宝盒里竟然空空如也。

    两人完全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陈凡拿起那张纸条一看。

    上边写着:“敢挖老子的坟,老子坑死你,哈哈哈!”

    李绾秋接过这纸条一看,暗道不妙。

    “陈凡,你不会吸入这些奇怪气体了吧?”她不敢张嘴,用的是腹语。

    陈凡:“我可没那么笨,一点没吸,你放心。”

    “那就好,赶紧离开……”李绾秋想走,却发觉身体有些难受。

    她紧紧夹着腿,坐回原位,脸色瞬间涨红,红到耳朵根子。

    陈凡也扒拉着衣服,快热死了。

    他感觉体内有一团团火在烧。

    “没吸进去也中招,这红云老魔还真是厉害。”

    陈凡燥热无比,感觉身体沉睡的野兽就要苏醒了。

    他试着催动蓝海冰魄,给自己降降温。

    但二者压根就是不相关的两样东西,有冰魄在身也无法减除他内心的燥热。

    “不行,我的一世英名,绝不能这么没了。”

    他连忙想走,但这时李绾秋已经扑了过来,将他黏住。

    那女人味一入鼻,他原地起爆,再受不了了……………

    直到晚上,两人才消停下来。

    李绾秋哭红了眼,默默将自己闷在被子里。

    “可恶的红云老魔,竟如此歹毒。”

    “明天我就过去,把这家伙的骨头挖出来鞭打!”

    “还有这天杀的陈凡,位置找错了…………”

    她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害,不仅是身体上,更是心理上。

    她受不了自己居然被人从那里闯入。

    “昔日我造谣中伤他,没想到却印证在自己身上。”

    “贼老天,你可真狠啊!”她欲哭无泪。

    那时她想败坏陈凡名声。

    不仅造谣他和弟子有染。

    更造谣他有怪癖,不走寻常路。

    今天,就在刚才,当时的谣言竟然得到了印证!

    陈凡坐在墙角,有些恍惚。

    他真不想惹下桃花债,于是只好从别处出发。

    本来一次正常的交流就能解决这桃花毒,偏偏忙活到了晚上。

    被窝里,李绾秋越想越气,自顾自穿好小裙子,下床暴打陈凡。

    “你这家伙,故意如此折磨我!”

    “别说什么你没经验,你肯定是故意的!”

    陈凡理亏,任她出气,反正她的力气也不打,打不疼她。

    过了会儿,她才停下,瘫软着靠在另一边。

    “李仙子莫要怪我,我这不是为了咱俩的清白着想吗?”

    陈凡见她消停了,这才开口说话。

    “闭嘴!此事休要再提了!”李绾秋嗔怒道。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明日随我到红云老魔的坟墓,把他的尸骨挖出来碾碎!”

    “那大可不必,人都死了,碾碎骨头也没啥用。”陈凡咕哝道。

    “嗯?你这是在偏袒红云老魔?”李绾秋转过头死死盯着陈凡。

    陈凡被她盯毛了,只好硬着头皮点点头,明日随她去那红云老魔的墓地。

    这时,屋外传来风铃的敲门声。

    “主人,您没事吧?”风铃小声问道。

    自从李绾秋洗完澡回来以后,就一直和陈凡待在屋里,甚至还布了阵法阻隔外界窥视。

    这不免让她有些担心,怕自己主人吃亏。

    “没事!我与陈凡在此商议大事,现在快商量好了,你赶紧去准备晚膳。”

    李绾秋尽量用平常的声音语调说话,不想让风铃察觉不对。

    但风铃在她身边伺候多年,还是听出了异样。

    不禁在心里嘀咕:“主人的声音为何有些沙哑?”

    她虽然很想到屋里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但还是按捺住内心的好奇,自顾自下去准备晚膳去了。

    整个房间乱糟糟的,李绾秋不想让下人察觉异样,起身赶紧收拾。

    陈凡也立马跟着一起,很快就将房间收拾好。

    起身收拾的时候局部还隐隐作痛,李绾秋心里直将陈凡骂了个千百遍。

    ………………………

    与此同时,仙宫秘境中。

    “啧啧,又是一千年。”

    “也该是本座出去的时候了。”

    一处神秘的祭坛上,一道浑身隐没在黑汽中的身影喃喃道。

    他抬头望了眼明月,化作一阵风消失不见。

    过了一会儿,一个红衣女子来到此处。

    这人轻纱覆面,额间有一道淡淡的金剑印记。

    她看向那祭坛,眼中有些疑惑。

    “一股很奇怪的气息,不知是何人。”

    她正想上前查探一二,不过就在这时,后边突然来了两个人。

    “七哥,这林绯烟实力甚强。”

    “若不趁现在将其斩来,将来你必定没有机会入仙家洞天。”

    “当是为了自己,今日也得拿下她!”

    那日被林绯烟打得落荒而逃的九公主赵婉容找来了,还拉了个帮手,七皇子赵奉年。

    赵奉年看向林绯烟,开口道:“林仙子!本宫这厢有礼了!”

    林绯烟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赵婉容一眼。

    问道:“你是来找事的?”

    “不不不!舍妹之前得罪于你,是她的不是,我代她向你道歉。”赵奉年笑道。

    一旁的赵婉容闻言,气得直跺脚。

    “七哥,来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不是说要为我出头吗?”

    “九妹稍安勿躁!七哥也不是故意骗你的,谁让你有本事能找到林仙子。”赵奉年万分抱歉得说道。

    “林仙子,我想与你谈一笔交易。”

    “你支持我登基,将来我坐上皇位,必会善待你北山剑宗。”

    他想找林绯烟,是想将他拉到自己这里,成为他的幕僚。

    林绯烟笑着摇摇头:“当初在御花园,我师傅不是已经拒绝你了吗?”

    赵奉年:“你师傅他道行高深,自然不屑于此。”

    “他是他,你是你,你也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不是?”

    “不然。”林绯烟淡淡道,“师傅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们皇室自己过家家,我们没兴趣!”

    赵奉年呵呵一笑,脸上再没刚才的和煦谦恭。

    “九妹!你不是想报仇吗?”

    “现在可以了!”

    “人死了以后,她的储物戒归我!”

    赵婉容冷笑道,豁然变出战枪,准备战斗。

    “七哥只管拿去,我只想出一口恶气。”

    赵奉年手中也同样变出一杆枪,他们赵家以枪术闻名,大多以枪为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