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特战狂兵〕〔夺嫡〕〔帝师大人,你娘子〕〔五零的平凡生活〕〔重生年代福宝妻〕〔楚潇虞歌〕〔丁烈然儿〕〔我不想做佛系女配〕〔忠犬老公请多指教〕〔我老婆是大明星〕〔神厨狂后〕〔上门龙婿〕〔顾九秦峥〕〔美漫里的视频博主〕〔全球攻防战〕〔上门龙婿免费全文〕〔我成了大佬亲闺女〕〔诸界之深渊恶魔〕〔我成了霸总亲闺女〕〔那个学渣要上天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卡牌侦探 第三十四章:最不可能的可能(第一更)
    “我在想,这么漂亮的女孩为什么要到一线来工作呢?这里看似安详其实处处隐藏着看不见摸不着的危险,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恐怕还没找男朋友吧?

    佳怡宠物医院里也有几个男员工,长相很帅气,家里还不错,要不我牵线给她介绍一下?”

    “怎么?不走私了,改行当媒婆了?那也得你能出去才行,虽然目前没有掌握到你是主谋的证据,但你今天交代了那么多,足够让你喝一壶了。你最好还是老实一点的好,别想什么歪脑筋,否则后果自负。”

    不知为何周子居此时总觉得很不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身体提前预知危机,这是多年来他能够在战场上活下来的重要原因,他不知该怎么向龙山表达自己的想法。

    龙山不知想到了什么,此时眼眶都是通红的隐隐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周子居懊恼,怎么这个时候感性起来了,这时他看到了辛海芸忙碌的身影眼睛一亮低沉道:“辛海芸有危险了!”

    “什么?”

    龙山腾的一下站起来,目光凶狠地望向四周,凡是与他对视的人都能察觉到一股惊人的杀气,这才是刑警队队长龙山,周子居感到很欣慰,龙山总算醒过来了。

    监控屏前的几名警员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来看着他,以为他要下命令纷纷起身走过来,就连辛海芸也不例外,她是想到一个优秀的外勤,但不代表她不分轻重,不然也不会乔装打扮当一个视频检查员了。

    “那啥,我刚才想到了一个笑话,觉得很好笑所以才站起来,没什么事大家都回去继续工作吧。”

    龙山这会儿回过神来,朝大家摆摆手,让他们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脸色很尴尬。

    他恨恨地瞪了周子居一眼,他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还有这么坏的一面,不就发了一会儿呆吗,至于让他当众出丑嘛,真是的。

    龙山一肚子埋怨,不过他也知道如今正事要紧,他看向骆举语气很不善的道:“赶紧如实交代,你和佳怡的真实关系,否则我绝不饶你。”

    这话是龙山随口说出来的,哪知无论是骆举和周子居都异样的看着他,搞得他不解道:“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此时他已经意识到说了什么,但在骆举面前,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说错了的,否则那么多下属警员都在,他的面子往哪搁。

    “龙队长,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周子居眼睛一亮,伸出大拇指给龙山点赞。

    是了,打从一开始都是骆举再说,而我们只是听,或许骆举有演说的成分,让我们都相信骆举所说的一切属实,而他们之间有着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为了她,他可以粉身碎骨,她为了他,可以什么都不要。

    可这样的爱情故事只发生在电视剧,即使是电视剧里也没这样甜到让人牙掉的爱情故事,更何况这个爱情故事中还隔着一个陆东,那么就显得怪异了。

    三人行?三角恋?

    以骆举的说法来看,陆东是佳怡的表哥,可是他从骆举的语气中丝毫听不出一丝尊敬,而且刚才他也没有讲佳怡对陆东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这是第一个疑点。

    第二个疑点,让周子居觉得此事蹊跷,为什么身为智囊的骆举会那么安静,要知道我们可是没有给他戴上手铐,自始至终他都显得很平静,就好像是来这度假的。

    他来这的理由是找高律师,但除了进门的时候提过一句,自始至终都没在意过高律师的安慰,头一次见到这么主动投案自首的犯罪嫌疑人。

    这也是最让周子居不理解的地方,然而龙山无心的一句话令他眼前一亮,或许他找到骆举把罪名拼命往自己身上推的原因所在。

    最大的嫌疑人可能就是佳怡,无论他出于什么目的保护佳怡,都能让他在短时间内平安无事,最起码只要不能确定他不是主谋,那么从刑法上来说,就不会定的那么重,这才是他真正的打算吗?

    然而他失望了,只见骆举摇摇头道:“警官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我保护佳怡的目的,又或者说佳怡就是那个躲在幕后的那个人,因为她太可疑了点对吗?”

    周子居静静地看着他,就连龙山也在盯着他,这会儿他已经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也想知道骆举会说出什么话来。

    “如果我不是犯案人的话,我也会怀疑佳怡就是那个幕后,然而我可以拿我的生命发誓,佳怡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她很善良,跟她接触久了,就连警官您也会起想要保护她的心思的。”

    说到这里骆举脸上露出微笑,他将手中咖啡一饮而尽,杯子放在旁边桌子上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怀疑我也没办法,不过你可以审讯陆东,你可以问问他,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我现在在这里,陆东在派出所里,根本不可能有串供的机会,所以你问他证实一下比较好,省得一直冤枉我。”

    “不用你操心,劳资知道该怎么审讯。”

    刚才差点闹出笑话,龙山对骆举可是没什么好脸色,更何况这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谁知道说的真的假的。

    骆举耸了耸肩没有说话,周子居反倒若有所思,他想从骆举脸上找出哪怕一个微动作,然而他失败了,这让他感到很颓废,仿佛使出全身的力气打在海绵垫上,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没有新的证据的话,再审下去已经没有必要了,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在你没找到确切证据之前,人家也不会说,此时听得越多,脑子也就越迷糊。

    “我们现在要将你带回警局进行审讯,你可以申请律师不过会被驳回,最起码二十四小时之内你是别想出来了,更何况有了今天的笔录,判你个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是没什么问题的。“

    龙山笑得很邪恶,骆举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既然主动来到这了,他就没想过能从这里走出去。

    警与匪的对决,第一回合,他胜。第二回合,龙山胜,一胜一负,第三回合,就看谁的道行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