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圣医〕〔先婚后爱:落跑娇〕〔诸天信条〕〔网游之超神大玩家〕〔我有一个熟练度面〕〔峡谷少女飞雷神〕〔皇帝群雄召唤〕〔英雄联盟之冥王乌〕〔救了一个濒死的公〕〔误上王榻:邪王请〕〔上门狂婿当奶爸〕〔唐时明月宋时关〕〔旧神的万界聊天群〕〔江峰〕〔魏卿卿容彻〕〔少年圣医林树穆婉〕〔盖世战神〕〔全天下都知道太子〕〔大佬的同桌超级甜〕〔是篮球之神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卡牌侦探 第七十四章:推论
    “死者嘴唇是紫的难道你不知道,当一个人的嘴唇发紫的时候,百分之六十的几率就是心脏病发作,无论是食物中毒还是其它,都不可能是这个颜色。”周子居点了根烟平静道。

    “百分之六十?就你这样的能找出犯罪分子来,鬼才信。再则,人家嘴唇发紫就不能是用了护肤品,例如润唇膏之类的护肤品,引起了皮肤不良反应,从而导致了嘴唇发紫的原因呢。”能跟在刘所长身边办事,年轻警官的思维自然不是一般警员可以比拟的。

    脑子微微一转便抓住了周子居话里的弊端,刘所长点点头笑而不语,年轻警官看到所长点头精神大振,他与周子居对视道:“死者或许没有外伤,但不代表没有内伤,只是从外面发现不了而已。”

    这个说法令周子居心里一动,对啊,死者很可能患有内伤,要不然怎么解释死者脸上满是血迹,而身上却一个伤口,甚至一个紫印记都没有,除了他的嘴唇有可能是心脏病复发以外,其它的死亡特征都很符合内伤这个条件,周子居静静地抽着烟没有反驳。

    他恼的只不过是年轻警官的态度,并没有轻视他们办案能力,专业毕竟是专业的,一眼就能发现许多他检查半天都未曾发现的问题,嘴巴里吐出一个烟圈思索着死者在被杀之前的十分钟内在干什么。

    地下赛车比赛刚结束没多大会儿,从时间上来说,那会儿他还在参加比赛或者说刚比赛结束,正是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会跟朋友联系聚会吗?

    “怎么?哑巴了?私家侦探?”

    年轻警官看到周子居不开口,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抽着烟,他显得很嘚瑟,刘所长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容,显得高深莫测。

    倒是刑警队李福天听着两人的对话皱了皱眉头,他能听出来俩人有些不太对头,前面的起因他没听到,且无论谁对谁错年轻警官的话都有点太过分了些。

    可是刘所长也没开口,这不由得让他安安深思,其中有没有所长的意思,官场上那些暗流也好,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他都不感冒,对他来说,破案就是他的使命。

    微微叹了口气,他没有出言提醒,也没有站出来当个英雄,那不是他该干的事,不过年轻警官的话语不光给了周子居灵感,还给了他一点思路。

    从警员初步给他反馈过来的信息来看,死者身上无伤,脸上满是血迹,嘴唇发紫可以暂时排除自杀的可能,可也有可能意外身亡,心脏病需要时时刻刻带着应急的药,也就是救心丸,如果死者在病情发作的时候吃不到救心丸这类药物的话,死亡原因很难定性。

    即使有人在这方面做了手脚,也无法将犯罪嫌疑人定罪,因为证据不足,说到药物李福天想到,得吩咐法医和警务人员注意寻找一下死者身上有没有救心丸这类药物,还有就是紫色的嘴唇到底是不是心脏病发作,只要确定了这两样,就可以初步得出一丝结论。

    “死者身上有没有药物?”

    一根烟都快抽没了,烟头烫了一下手指头,周子居醒过神来,想到了其中一个疑点。李福天听到此话看过来,周子居有所感应同样看去,俩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神中的欣赏,俩人想到一块去了。

    没错,现在找到药物是一个很关键的事,这能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确立关键的线索之一。

    “哦对了,光找到药物还不够,还需要找到死者是否有内伤,否则的话死者脸上的鲜血无法进行合理的解释。”周子居顿了顿继续道。

    李福天点点头道:“没错,现在法医正在验伤,外伤没有,现在就看有没有内伤,我猜测死者之所以会脸上有血,是因为心脏承受不住刺激,比如说……惊吓,不如说……当他受到某个人的威胁的时候,又或者有个人在扣住他的脖子,使其脖颈以上部位充血,体内血管不流通引起死者心脏病复发,间接导致了死者的身亡。”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周子居瞥了一眼李福天道:“这些都是凶手故意伪造的案发现场,因为那个哭泣的女人十分可疑,只有她一个人发现了死者的踪迹,虽然她哭的很伤心,可我有一种她是故意的感觉,可能是我多疑了,如果那个女人是凶手的话,那她为什么要杀掉死者呢?”

    “女人?你是说刚才女人吗?”

    李福天愣了一下,他来得比较晚,那个况澜什么情况他根本不清楚,此时听周子居提起来,才突然注意到他忽略了这么一个重要的因素。

    “对的。”

    周子居点点头道:“那个女人一直在撇清与死者的身份,从朋友再到恋人,这些承认过,也都否认过,完全无法确定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我们只能等待女警他们的询问,根据询问笔记作出最有利的猜测,不然我们忙活半天都是在瞎扯。”

    思考问题的时候,周子居烟瘾很大,刚抽了一根,这会儿又给自己点上,抬头看到李福天,扬了扬烟盒示意他抽不抽,李福天喉结滚动了下,最终还是笑着拒绝了,声称自己戒烟很久了。

    周子居也不强求,抿了一口吐出烟圈道:“药物,内伤,女人,总结起来,我们所发现的就是这三点线索,只要能找到其中一个,就能事半功倍。”

    “嗯,就……”

    李福天正欲跟周子居畅聊猜测和想法,俩人都是办案的专业人士,只是体系不同,俩人之间有着太过共同的话题要说,而且一个人思考琢磨,没有两个人相互交流来的思路清晰,有不对的地方可以提出来交流改进。

    年轻警官见俩人聊得那么畅快顿时不乐意了;“喂喂喂,你没事就在家歇着去,不要阻挡我们办案好吗?”

    一旁的刘所长没有发言,能坐在所长这个位置上,又岂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之辈,刚才也只是不满周子居的态度罢了,但他还是能够分得清轻重的。

    “谁在跟我说话,这里有其他人在吗?”

    周子居抽着烟无视他的存在,对于年轻警官他懒得搭理,他就是不爽这厮的态度,整天拽的跟兜里有百八十万似的,要是换做以前,早撸起袖子上去揍他了,现在随着岁月的历练也懒得搭理他那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