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安琪〕〔神医狂妃甜且娇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图鉴〕〔明末枭雄录〕〔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武侠大系统〕〔近身狂婿〕〔我为天帝召唤群雄〕〔胖揍星际商人〕〔奋斗在瓦罗兰〕〔西游之绝代凶蟾〕〔大侠请选择〕〔极品医神当赘婿〕〔极品医神当赘婿李〕〔李石川吕紫烟小说〕〔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在都市当灵探〕〔我乃读书人〕〔末日天珠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金律师星光闪耀 第两百九十九章 狗粮后遗症
    “繁花,什么情况?怎么搞定的?”

    “她打了一个电话。”

    “可是,大仙女,人都没到,虞老板就给钱了?”

    “的确,她就打了一个电话,没超过五句话。虞老板就乖乖的把钱放到账上了。”

    “能治得了虞老板,果真也就只能是大仙女了,气场太大了,你别说,我算是知道你随谁了。”

    孟繁花看着那如汗,这家伙与她还真是口无遮拦。

    “我滴妈呀,这到底是一个神一样的迷幻结局,就打了个电话,完啦,这就完啦?早知道咱还折腾什么?直接拜托她打个电话不就完了?”

    “你先别说话了,让我想想。”

    突如其来的休息,让大家都面面相觑。

    该卸妆的卸妆,该撤设备的撤设备。

    林似桦让小敏先给李梨落卸妆,自己直接过来一把抓着她走了。

    在那如汗面前。

    “年轻人呐,就是,怎么说来着?”

    “桦哥独有的奔放。”

    小敏从那如汗身边走过的时候,补了一句。

    那如汗登时就乐了,把冷面小敏都整出这句奔放这句话来,林似桦和孟繁花这是撒了多少狗粮。

    小敏这是狗粮后遗症吧。

    公子翩翩,就这样拉着她。

    “大白天的,你这么拉着我干嘛?”

    “谁敢说什么?”

    拉就拉着吧。

    “怎么不去好好卸妆?”

    “你说呢?”

    她没办法拒绝他的眼睛,动情的眼睛。

    孟繁花全部实话实说。

    “所以陈导送她回去了?”

    “是,帮我还人情。”

    搞笑吧?她与父母之间不是人情就是偏执的执念。

    林似桦感受到她指尖冰凉,握的更紧了些。

    “陈导会处理好的。你放心吧。”

    “他们脑子都有病。你知不知道,他们都有病。”

    被他握在手心里,她的情绪突然就决堤了。

    眼泪簌簌的流,止都止不住。

    林似桦没想到她会突然崩溃,也来不及卸妆了,带她回到车上,她就在车上哭了个天昏地暗。

    小敏回到车上的时候,秋秋一直在车外抽烟,小敏问他出什么事情了,秋秋说姑奶奶哭了。

    小敏拿着化妆箱也是无奈,和秋秋一起站在那里,秋秋抽烟,小敏踢着脚尖上的小石子。

    “走吧,我们。”

    林似桦开了车门,秋秋开车,小敏想了一下,坐在副驾驶,装什么的不着急卸,孟繁花的情绪安顿最重要,她是主心骨。

    到了孟繁花所在的酒店,林似桦和小敏,秋秋一起上了楼。

    孟繁花好多了,回到房间,映入眼睑的是白葡萄酒酒瓶,落地窗边上的一堆酒瓶子。

    林似桦叹了口气,孟繁花也没有任何要遮挡的意思,本就是心烦意乱喝的,没必要扭捏。

    “习惯了,心烦喝了一点,别介意。”

    林似桦本来要说话,这气氛下的规劝,小敏觉得他们仨会被轰出去,林似桦的确心疼她,但是花姐姐的脾气暴躁,这时候针尖对麦芒可不是好选择。

    “桦哥,妆面先卸了吧,要不明天不好上妆了。”

    林似桦还要说,小敏又来了一句:“还有戏服,服装要还呢。”

    林似桦被小敏打退了情绪。

    翘着二郎腿给她卸妆。

    好不容易有时间,孟繁花开始收拾房间里的酒瓶,秋秋给她当下手。

    卸妆卸了多久,孟繁花就收拾了多久,林似桦又破天荒的卸妆没玩扫雷,所以时间过得特别慢。

    “小敏,还要多久?”

    “你再打两盘扫雷,就差不多了。”

    因为林似实在是太爱玩扫雷了,每天化妆看剧本,卸妆扫雷群,所以小敏已经练就了每天猜他几局自己能卸完妆的本领。

    林似桦有点不耐烦了,翘着的二郎腿,一直来回的换。

    孟繁花收拾的差不多,就坐在飘窗上看外面。

    这边妆面一卸完,林似桦迅速的去外间换了衣服。

    出来的时候已经从翩翩公子变成烟波江上使人愁的美少年。

    走到孟繁花旁边,扶着她的头发。

    秋秋仍旧在吃着狗粮,小敏一把拉他去了外间。

    他俩也没什么事情,秋秋去买了一堆零食,他俩开始开着电视吃零食了。

    “为什么不让我和她谈谈?”

    “她的套路诡异多变,说不定哪句话说到你心里你就和我分手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和她说话。”

    “她有那么厉害?”

    “孟栀一个电话就能让虞老板俯首称臣,你说厉不厉害?”

    “这个我的确没想到。”

    “如果我告诉你,有些人为了她,一辈子都没娶,即使她结婚了,都为她守身如玉,你觉得她厉不厉害?”

    “厉害。”

    “如果我告诉你,现在所有的师徒恋,办公室恋情,都是她玩剩下的,你觉得她厉不厉害?”

    林似桦已经不说话了。

    “如果我告诉你,她临走还挑拨了一下我们的关系,让我不知如何是好,你觉得她厉不厉害?”

    “我都没跟她说话,她怎么挑拨。”

    “她说,你眼里有故事。”

    孟繁花说的清淡,林似桦的心里咯噔一下。

    幸好没和孟栀谈话,这女人也太恐怖了。

    “放心,我没信。”

    “繁花,我。”

    “你不用说什么,我只想告诉你,别跟她说话,是为你好。没人能拒绝她的蛊惑,她就像一个魔鬼,能控制人的思想一样,再加上清绝的长相,没人能拒绝她。”

    她活成了一个传奇。

    林似桦坐在她旁边,她把头放在他肩上,这静谧就是最好的岁月。

    直到傍晚,秋秋疯狂的敲门。

    孟繁花开门的刹那,看见秋秋一脸焦急。

    “姑奶奶,你怎么不接电话。”

    “静音了,怎么了?”

    “把你电话给我。”

    秋秋对着孟繁花的脸解锁,直接打开了微博。

    看完之后,差点摔了手机。

    “不可能!肯定是造谣!”

    “我刚才打听过了,他们俩的经纪人都找不到他俩!”

    “什么?不接电话?”

    “不接。”

    孟繁花气的要死,不知道谁放了竺佳容和剧组里著名的妻管严俩人一前一后进酒店同一间房的照片。

    孟繁花知道这不可能,但是照片明显是刚刚拍的,就是今天剧组放假拍的,孟繁花看到竺佳容今天收工穿的就是这件衣服。

    竺佳容,和妻管严陈小鱼,出轨?

    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是太阴险了〕〔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轮回大劫主〕〔超神机械师〕〔美女总裁老婆爱上〕〔黎明之剑〕〔我真没想重生啊〕〔第一序列〕〔诡秘之主〕〔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