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辰苏静〕〔全民领主之最终浩〕〔清除师兄计划书〕〔红楼之快活人生〕〔网游之强化系统〕〔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深渊归途〕〔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韶华缘梦录〕〔彤云〕〔我真不想谋反啊〕〔都市绝品霸主苏白〕〔绝品隐龙洛千帆林〕〔听说我渣了美人师〕〔木叶征服之最强雷〕〔凰女之海棠无香〕〔男人的江湖〕〔吾家娇女〕〔玄门第一相师〕〔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狗血满天下 19 五碗狗血:你爱我像谁
    “御姑娘,你怎么样了?”

    身后跟着的九王府的下人看见御翎在前面摔倒了,连忙赶过来扶起对方。

    这声音也惊醒了还在呆滞状态的官席单。

    他看着御翎只觉得喉咙发紧,好半天才冒出声音来:“阿……壁。”

    惊讶和复杂的情绪并存。

    他后知后觉想要代替那些冲上来的下人去扶御翎。

    然而。

    女子好看的眉头一挑,脸上露出笑意,摇了摇头:“看来你也和他们一样,将我认成了岑壁姑娘,是吗?”

    她的声音既熟悉又陌生,仿佛隔了亿万光年才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让他原本沸腾起来的心脏噗嗤一声,被浇上了冷水。

    连带双手也因为紧张而微微蜷缩。

    “你什么?”

    御翎脸上笑意未变,她直视着对方复杂的眼神:“我,我不是你们口中的那位姑娘,我叫御翎。”

    “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任何一个和岑壁打过交道的人看到御翎,也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更何况是官席单。

    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对方还在责怪自己,所以才会假装不认识他。

    可是,他们是谁?还有谁也碰到过她了吗?

    “你是睿王爷吧,我认得你,刚才我也在贤茗茶馆,看到你和十四王爷一起进来的。w..”御翎站稳后便让扶着自己的人退了下去,此时狭窄的巷口处,只有官席单和她面对面的站着。

    而减一在看到官席单出现在巷口的时候就暗道一声不好,只是他没有阻止的机会了。

    难道五王爷和岑壁姑娘的缘分真的是上天注定吗?

    减一叹了口气,看来回去这顿处罚是免不了的了。

    甩了甩脑子里多余的想法,他又打起精神在暗处继续观察着两人。

    官席单在听到御翎提起十四的时候,几乎在瞬间就想到了官席越,“你是和老九在一起的?”

    “官席越?对啊,我们在二楼。”

    女子话的语气和眼神都太过坦荡,让官席单原本就被浇上冷水的心再度冷静了下来。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还是,你在怪我,我知道以前的事是我错了,我悔了,我真的悔了,只要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什么都依你,我不会再惹你伤心了,好不好,阿壁?”

    尽管他刚才默认了自己的身份,从头到尾却没有自称一声本王。

    他只恨不得当时剖开自己的心来,让对方看清自己的真情实意。w..

    这副痴情的面孔确实诱人,试问有哪个女子能不对一个这样仪表堂堂,却又一往情深的男子动心呢?

    “你很爱阿壁姑娘吧?”御翎走动了起来,到一半又转过身,那张脸离官席单非常近,又非常远,“那位阿壁姑娘,当真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吗?我只是有点好奇,能让几位人中龙凤的王爷如此倾心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以及,对于一个明确知道自己不是别人的女子来,被当成她人还是有些不高兴的啊。”

    御翎的好奇和不高兴都是明明白白摆在了脸上,她没有因为那番深情告白而矢口否认自己刚才的话。

    “你们……不只是长得一模一样,就连神态举止也都相同。”

    官席单终于没再起让御翎原谅他的话了。

    “真的吗?可惜我没有机会见到她,不然我真想看一下是不是当真像你们的那样。”

    女子的不高兴似乎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单纯的没有一丝阴翳,周身上下全是光明笼罩。

    这种光芒太容易引诱他人了。

    “御姑娘以前是子林城的人吗?”

    官席单没有继续纠结对方是不是岑壁的话题,从刚才短暂的对话中,他了解到官席越和官席禧两个人已经知道御翎的存在,并且似乎有意试探了对方。

    又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御翎身后跟着的下人和那在暗处的减一,既然官席越在试探过后还做了这么多安排,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他将自己眼底浓热的情意藏了起来。

    不能吓到她了。

    “不是,我半个月前才到这里的。”

    “来子林城探亲吗?”

    “我没有亲人在这里,我是逃难来的。”

    御翎完这句话似乎不想再下去了,而官席单也善解人意的就此打住,并另起了一个话头。

    “原来是这样,御姑娘这是准备回去了吗?”

    “是啊,不过我还想再顺便逛一会。”

    “既然这样,我作为东道主,倒是想自荐一回给御姑娘带带路,不知可有这个荣幸?”

    “你们当王爷的,讲话都是这么文绉绉的吗?”

    女子抿唇一笑,官席单望过去,只见她眉似远山含黛,双瞳剪水,顾盼流莹,一颗心顿时也变得酥酥软软。

    “不过看在你态度这么诚恳的份儿上,我就姑且给你个机会吧,前方带路。”

    “好。”

    官席单的脸上扬起了这些日子以来最真切的笑意,他感觉自己像是浸泡在暖洋洋的水中,哪怕遇到任何风险,也不会再害怕了。

    “你们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的安危,要是九王爷怪罪起来,就是我让你们走的。”御翎临走前回过头来对着后面跟了自己一路的下人们道。

    “待会本王亲自送御姑娘回去,你们都回去复命吧。”

    官席单对待别人可不像对待御翎那样温柔,尤其是这些人还是自己的情敌派来的,瞬间就拿出了属于王爷的气势。

    那些下人听到后者的话心中暗暗叫苦,谁不知道如今九王爷和睿王爷为了一个女子闹翻了,而眼前自己王爷让他们护送的人又被睿王爷劫了胡,两个人的仇只怕越结越深。

    只是作为下人就算再不情愿,此时也不敢真的拒绝官席单的命令。

    他们诺诺的行了一个礼后就回去了。

    暗处的减一在刚才官席单看过来的一眼时,就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也不能再跟着御翎,于是同那些人一起回去了。

    看着御翎身后的尾巴都被打发掉了,官席单的心情好了一点,他带着御翎一边走,一边介绍子林城的一些趣事,两人明明只认识短短时间,却好像已经相识多年,不知不觉,御翎话中已经带了几分亲近。

    ------题外话------

    官席越:或许你听过收藏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之狗血满天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