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萱〕〔紫玉公司〕〔神级狂婿〕〔神级狂婿〕〔一世豪婿〕〔一世豪婿〕〔上门赘婿〕〔上门赘婿〕〔上门赘婿免费阅读〕〔再活一万次〕〔穿越七十年代之歌〕〔最强穿越者〕〔司宫令〕〔透视医仙〕〔抢救大明朝〕〔轮回大劫主〕〔墨唐〕〔我这穿越有点怪〕〔诸天执道〕〔沈婉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狗血满天下 9 三碗狗血:祭天仪式
    因为这一异于寻常的事件,导致老百姓都将这件事和之前扈雍城发生的山洪联系了起来,纷纷表示这是天谴,是上天的惩罚。w..

    可是这样的太平盛世,又怎么会遭到天谴?

    尽管有不少人疑惑,可是仍然抵挡不住更多的老百姓认定这就是天谴。

    渐渐的,甚至有越来越多的百姓都纷纷请愿,要求当今天子举行祭天仪式,求上天不要再降罪下来。

    天子向来是君权与神权相结合,因此在听到大臣转告了老百姓的请愿,甚至有不少大臣也这样提议后,宫榷答应了。

    实话,不仅是老百姓觉得这是天谴,就连宫榷自己心里也这样认为。

    实在是两件事情发生的过于不同寻常了,让人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更何况还有老皇帝托梦在前。

    可是他自从和老皇帝在梦中交谈过后,就比以往更加注意了,按理不应该会发生这样的事才对。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宫榷第三次在梦中见到了老皇帝。

    “父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祥阙城会发生蝗虫灾害?”

    老皇帝听了宫榷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没有急着回答对方,而是问了他一个问题,“这段时间你和后宫那些人在相处过程中有没有发些什么不着边际的誓言?”

    这才真叫一语惊醒梦中人。w..

    宫榷即使在梦中也能感觉到额头冒出了许多冷汗。

    近些日子以来,他鲜少接触后宫的女子,唯一见得比较多的,就是李容姬了。

    他和李容姬在一起时了好些话,没准就有一两句又故态复萌。

    将自己的猜测都如实告诉了老皇帝后,对方又是一声冷哼。

    大概觉得自己生前看好的皇子如今却变成这副模样,很让他失望。

    老皇帝干脆背过了身子不再看他。

    “为今之计,你只有更加勤政爱民。从明日开始,你要吃斋十五天,再焚香沐浴,向上天祷告。”

    完这句话,老皇帝又叹了一口气。

    只不过这一次以以往听起来更加无力些。

    “垣君,这半年之内你不可再碰后宫的女人,若是再口无遮拦,纵然是朕,也帮不了你了。”

    宫榷又想起之前老皇帝的,天谴不仅会落在老百姓头上,还有可能会直接落在自己身上。

    他微微端正了样子,朝着老皇帝的背影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大礼。

    这虽然会耽误自己的计划,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宫榷只能答应老皇帝提出的要求。

    “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这一把老骨头早该走了,垣君,从此以后是福是祸要由你自个儿担着了,宫家的天下交到你手里,我虽然不放心,可也只能如此了。”

    明明先皇临终前是那样看好自己,可是如今却用着失望的语气对他出这番话。

    宫榷心里也有一种不出来的落差。

    可很快他的落差就被老皇帝的话打断了,“父皇,您要走了吗?”

    “停吧,不用送我了。”

    “父皇!父皇!”

    梦里面他再大声叫着,老皇帝也还是消失了。

    梦境之外,宫榷的一声大喊惊醒了守夜的太监,“皇上?”

    太监规规矩矩的跪在龙榻前面,低着头话的声音也不敢太大,生怕惊扰了宫榷。

    意识到自己已经清醒了过来,宫榷伸手一摸额头,冷汗将枕头都打得有些潮湿。

    “无事,你退下吧。”

    “是。”

    自从宫榷做完这个梦以后,就照着梦里面老皇帝的吩咐,像苦行僧一样过了半个月时间,而后焚香沐浴,在皇都最高的峰顶上举行了祭天仪式。

    仪式当天,山脚下挤满了老百姓,人人都在心里期盼着这个真命天子可以给历平朝带来好消息。

    当宫榷跪下时,身后和山脚下的人也全都乌泱泱跪了一片,每个人都默默祷告着。

    让人高兴的是,随着宫榷祭天祷告以后,蝗虫果然渐渐变少了,原本混乱的场面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朝廷派出的官员都在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善后事件。

    也是在这次以后,宫榷终于彻底信了老皇帝的话。

    只是宫里那些女人怎么办?他的计划不容有失,他绝不能功亏一篑。

    因为这件事,宫榷已经连续好几天愁眉不展,甚至比之前得知灾害时更加心焦。

    这副神情落在御翎眼中,以为他还在为政务而担忧,于是少女又劝慰道“如今灾情已经有所缓解,皇上可以放下心了。”

    清冽而淡漠的声音,却好像让宫榷看到了救星。

    他抬起头,看着御翎的眼神比以往更加真切热烈。

    “令羽,朕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

    “皇上但讲无妨。”眼见宫榷似乎还有犹豫,御翎给对方吃下了最后一颗定心丸。

    “朕如今要为天下祈福,上次祭天时,朕许下承诺,半年之内不近女色。你平时有空的话,就替朕多去后宫看看,将朕的心意给后宫嫔妃带到,若是谁短缺了什么,也可以直接跟朕。”

    听完宫榷的话后,御翎脸上闪过迟疑之色。

    “有什么问题吗?”

    “皇上,这些事情应该交由皇后来做,奴婢怕是不妥。”

    她的顾忌很有道理,可显然宫榷并不信任皇后。

    他不仅不信任,恐怕还防备的很。

    要是被皇后知道了他的真实想法,肯定会出来阻止。

    他不是没有对付皇后的能力,只是毕竟真动起手来,太过于兴师动众。

    而且也不划算。

    因此宫榷想来想去,这是能在自己不接触后宫妃子的前提下,又能让她们一颗心系在自己身上最好的办法。

    听到御翎的话后,宫榷脸色一沉,“朕妥当就妥当,若是皇后敢什么,就让她到朕的面前。”

    他明显已经做好了决定,见此御翎也没有再些什么。

    只不过,被困居深宫中却没有得到丝毫宠爱的皇后,一旦得知自己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连一个宫女都不如时,又会怎么样呢?

    会杀了宫女吗?

    不,不会。

    身居高位的人太懂得怎样解决掉事情的根源。

    她们就算疯狂,也会抓住目标,然后一击即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之狗血满天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精灵掌门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