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萱〕〔紫玉公司〕〔神级狂婿〕〔神级狂婿〕〔一世豪婿〕〔一世豪婿〕〔上门赘婿〕〔上门赘婿〕〔上门赘婿免费阅读〕〔再活一万次〕〔穿越七十年代之歌〕〔最强穿越者〕〔司宫令〕〔透视医仙〕〔抢救大明朝〕〔轮回大劫主〕〔墨唐〕〔我这穿越有点怪〕〔诸天执道〕〔沈婉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狗血满天下 19 完
    距离那天御翎和宫榷的谈话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w..

    宫杳也逐渐坐稳了皇帝的位置,而御翎也离开了“令羽”的身体。

    只是跟上个世界不同的是,御翎这一次并没有消除“令羽”的记忆。

    阿血知道这件事,只是并不理解。

    它发现在这个世界中,御翎做的很多事情自己都不理解。

    于是坚决贯彻系统守则的阿血依旧勤学好问,“宿主,你为什么不把她的记忆消除掉啊?”

    难道不用担心因为外来人造成的记忆会引发混乱吗?

    “因为她才是这场狗血中最重要的一环啊。”

    撇去这个位面原本就没有女主角的情况,就算真的有,对于御翎来也没关系,上一位面中只是经过多方考虑最后才消除了女主角的记忆,而这个位面中根本不需要。

    就在阿血听完御翎的解释后仍旧不知所以时,“令羽”已经端着药走了进来。

    只不过她端着的盘子里还放了一把刀。

    对方想要做什么?

    阿血跟着御翎在半空中静静地看着“令羽”一边将药喂给宫榷,一边淡淡着御翎临走以前没有完的真相。

    “奴婢和皇后做了一个交易。

    只要奴婢帮她将药放在您在年宴上的吃食里,等您瘫痪以后,就属于奴婢了。”

    拥有以往记忆的“令羽”在话的时候情绪上并没有很大起伏。

    “当时皇后娘娘看着奴婢的眼神,就像您现在这样奇怪。”

    对于这句话,“令羽”并没有想要详细展开的意思,而是又了她是怎样借着宫榷的势力将宫杳扶上了位,又是怎样让对方答应她继续照顾宫榷。

    “可是这还不够。”

    这句话落,阿血才察觉出问题来。

    “宿主,她”

    “我将她前世的记忆也一并给她了。”

    直到这个时候,关于这个位面中隐藏的剧情才显露了出来。

    原来当初宫榷无意中得到的祭天秘籍就是出自“令羽”父亲之手,“令羽”的父亲的确是有真材实料。

    所以宫榷对“令羽”的不同,有很大部分都出于此。

    她在宫榷心中向来都是特别的,因为她是那个人的后代,不定什么时候对方就能够帮助自己得道成仙。

    前世今生,宫榷都知道这个清冷的少女是喜欢着自己。

    喜欢到超过自己的生命。

    两者相加,所以才有了“令羽”在后宫中的独特地位。

    只是已经拥有了所有记忆的少女,她这样深藏在心中不被表露出来的情感,怎么甘心明明已经被对方察觉出来却还是要被人利用。

    所以她,还是不够。

    她要的,是宫榷牢牢记住自己。

    完刚才那句话,“令羽”手中的药也喂得差不多了。

    那张清冷而好看的脸上露出了与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的笑意。

    那样好看而动人心魄。

    可是她的笑意却让宫榷有一种直觉般的不详之感。

    她想要做什么?

    在看到少女轻轻放下碗,拿起刀子后,宫榷想,难道她还想要杀了自己吗?

    可是很快,“令羽”的话就让他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她,“请皇上,永远的记住我吧。”

    这似乎是她第一次没有在宫榷面前自称奴婢。

    接着,“令羽”就慢慢站了起来,在宫榷面前将身上的束缚一件一件扔在地上。

    然后用那把锋利无比的刀子在身上划过。

    “你要做什么?”

    宫榷又变成像以前一样不能动弹了,只不过这一次他还可以话。

    面对“令羽”的行为,宫榷躺在床上终于狠命叫了出来。

    他想去阻止,可是身体根本无法移动一步。

    他只能这样睁着眼睛,一遍又一遍大声质问着对方。

    宫榷多希望少女能够像以往任何时候一样,听到自己的话后停下手中的动作,然后一脸冷清的告诉自己,她是在开玩笑。

    可是寝殿内弥漫的血腥味,以及落在地上沉重得令人作呕的东西,都在告诉宫榷,“令羽”并不是开玩笑。

    她真的选择了这样决绝而残忍的方式,在报复自己。

    宫榷明明可以闭上眼睛,可是他却像是自虐般的看着逐渐变成血人一般的少女。

    她仍旧笑着。

    “不,别笑了,求求你别笑了。”

    你疼不疼啊,你住手好吗?

    “求求你,不要这样。”

    不要用这样残忍的方法死去。

    “我不想看着你死,过去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计较。”

    我什么都不计较了。

    “你不是等我瘫痪了就属于你了吗?我答应你了,我是属于你的。”

    不要死。

    住手。

    住手。

    “住手啊!”

    宫榷躺在床上哭的不能自己,他的枕头上都已经被泪水全部打湿了。

    他苦苦的哀求着对方,哪怕声音已经嘶哑了,哪怕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一点属于帝王的尊严。

    他什么都抛弃了,只要面前这个少女能够停下手中的动作就好。

    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对方。

    什么都可以。

    只求对方能够活下去。

    此时此刻,阿血才明白了御翎口中所的最重要的一环是什么。

    最后一碗狗血,就是对于宫榷最特殊的人,亲手剜去她在对方心中的位置。

    真正的痛苦,是诛心。

    或许连宫榷自己都不清楚,他对于“令羽”是什么情感。

    一直以来对方在他心中都是最特殊的存在。

    可他当真对这个满心爱慕自己的少女一点情感都没有吗?

    他不知道。

    直到现在这一刻他仍旧不知道。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在火中煎熬,痛得要死。

    宫榷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阻止对方了。

    他躺在床上,眼中都是不受控制流出的眼泪,身体随着“令羽”的每一个动作而痉挛着。

    就这样,在“令羽”以极其惨烈的方式自残而死后,宫榷也疯了。

    他变成了皇宫中最可怜的疯子。

    而之前自愿来到庵堂修行的安贵嫔,早在得知宫杳上位后,就将那枚皇后当初送给她的腰牌投入了大火中。

    一个时代至此终结。

    至于疯了的宫榷,余生都活在冰冷的皇宫中。

    他活到了一百岁,死后被宫人用草席裹着尸体扔到了乱葬岗。

    后世史书上对于宫榷的记载,不过寥寥一句。

    乾定帝,生于xx年,死于xx年。

    宫榷临死之前,宫家的气数就差不多尽了。

    而等他死后,宫家彻底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新的王朝代替了旧的王朝。

    所谓惩罚,怎么会仅仅针对个人。

    其人无言德,祸及子孙。

    本该是可以传承几世的王朝提前覆灭。

    ------题外话------

    明天下个位面走起。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之狗血满天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精灵掌门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