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辰苏静〕〔全民领主之最终浩〕〔清除师兄计划书〕〔红楼之快活人生〕〔网游之强化系统〕〔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深渊归途〕〔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韶华缘梦录〕〔彤云〕〔我真不想谋反啊〕〔都市绝品霸主苏白〕〔绝品隐龙洛千帆林〕〔听说我渣了美人师〕〔木叶征服之最强雷〕〔凰女之海棠无香〕〔男人的江湖〕〔吾家娇女〕〔玄门第一相师〕〔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狗血满天下 16 五碗狗血:陵哥哥
    宿醉的感觉是很不好的。

    至少大皇子在第二日清醒过来的时候,仍旧觉得自己的头一阵一阵的发疼。

    他从来没有饮过这么多酒,昨晚宫人将他扶回去后,他便倒头睡下了。

    要不是大皇子妃在大皇子睡着后又替他简单地擦拭了身子,说不定他现在闻着都是一阵酒臭味。

    只是。

    封湖知坐在床上,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昨日寿宴散场后,他觉得有些烦闷,就想到处走走,于是就让大皇子妃带着孩子先回去了。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他遇见了朝惊。

    然后他在酒精的驱使下变得不像自己。

    甚至,还向对方表白了。

    ——

    “我好不好看?”

    “你不喜欢我吗?”

    “你喜不喜欢我呀?”

    “我好喜欢你,你不要不喜欢我好不好?”

    “我喜欢你的。”

    “我就是喜欢你。”

    封湖知的脑海完全被“喜欢”这两个字充斥,哪怕已经清醒过来,他都还能回想起昨晚他说话时的语气。

    只是这些都没有朝惊的话更让他感到难以接受。

    也不算难以接受。

    ——“只不过或许是殿下在还没有确认自己的感情时,朝缘就不幸去世了。”

    她并没有错的。

    正常人被自己心仪的人拒绝了,都会有失落的情绪,可醒过来回想起整件事情的封湖知,没有因为朝惊的拒绝而有所失落。

    甚至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昨天在抓住了少女的手后,仍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因为他心中藏着的那个人啊,从来都是不朝惊。

    她是,最没有办法吐言,最不能表露,最隐秘的。

    是早已死去的朝缘。

    封湖知站起身,由宫人伺候着穿了衣服后便来到了书房中。

    那幅曾经被大皇子妃发现的画像正摆在书桌旁边,画卷保存的非常妥善,一眼就能看出主人的珍视。

    大皇子轻轻打开画卷,画中人的样子一点一点暴露了出来——

    它确实有一张朝惊的脸,可是背景和衣服都不是朝惊所熟悉的。

    一树一树盛开的桃花前,穿着粉色衣裳的少女展颜轻笑,好看的眼眸中透着天真烂漫。

    朝惊没有在这样的地方出现过,她也不喜欢粉色的衣服。

    同时满足这两者条件的,只有朝缘。

    或许在所有人的印象中,朝缘一直都是文静柔和的大家闺秀模样,可是很久以前,她也是一个带着淘气的孩童。

    那时候小姑娘才十三岁。

    封湖知和其他贵族子弟一起踏春,走着走着他就偶然闯进了一片桃林,桃林中花叶翻飞,不知不觉间他就走到了深处,却没想碰见个小姑娘。

    他当然认得这人是朝缘。

    可对方跟平日里见到的稳重端庄的形象完全不同。

    玉雪可人的小姑娘顶着一头桃花站在树枝上,就这么俏生生的看着他。

    小姑娘身穿粉色的衣裳,几乎和那一树桃花融为一体。

    她就像是一朵桃花精。

    这样一个场景,他记了六年时间。

    当笔下画出朝惊的时候,他的内心深处却早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在他还来不及整理清自己的感情时,朝缘就已经死了。

    于是他不自觉将对朝缘的情感寄托在了朝惊的身上,甚至以为自己喜欢的就是对方。

    若不是昨晚被点醒,他又该什么时候才会认清呢?

    封湖知看着手中的画卷,似是自嘲般笑了笑。

    因为是不能动心的人,所以这份感情一直被他死死死死地压在心中,半分也不肯让它跑出。

    可从始至终,他喜欢的,都是桃林中犹如精灵般的女孩子。

    大皇子又看了一会儿,之后就将手中的画卷慢慢收起。

    *

    日子就这样不疾不徐的过着。

    随着朝贡节的到来,诸位皇子都忙碌了起来。

    朝贡节,顾名思义,就是通过敬献礼物的方式,表示顺从或结盟的日子。

    每到这一天,各个附属国,或者实力不及的国家,都会派使者运送一批珍贵的宝物,前来朝贡。

    而这一次前来的附属小国中,有一位公主却看上了五皇子封取陵。

    公主姓南名姜,长相一流,身材一流,性格一流。

    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任凭南姜怎么明示暗示,五皇子还是风雨不动安如山,一点也没有要接招的意思。

    眼看着朝贡节要过去,他们要回到自己的国家去了,公主才坐不住开始主动出击。

    南姜特意寻了个时间,将约了封取陵出去。

    这一日是难得举国欢庆的日子,男男女女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一起外出结伴而行。

    在这一天,世俗所有的规矩都不再束缚众人。

    因此南姜和封取陵晚上一起出去也不算不妥。

    只是后者是在权衡之下才考虑赴约的。

    他对南姜并没有男女之意,也不想让对方误会。

    可是对方言辞诚恳,封取陵觉得如果要打消这位公主的想法,必须得自己亲自向对方说清楚。

    南姜是一个认死理的人,但同时她也是一个活得极其通透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封取陵可以容忍对方对自己进行的这么多的示好,因为她做事十分有分寸,不会让人感到厌烦。

    只是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五皇子,你们这儿真热闹,我还从来没逛过呢,今天难得有时间,你能带我逛一逛吗?”

    街上张灯结彩,人声鼎沸,哪怕是心情低落的人见了,也会不由自主受到感染。

    所以南姜这番话倒是出于真心。

    她并不是特意缠着封取陵陪自己逛街才这样说。

    只不过这样说的目的也包含了上述一点就是了。

    异国的公主站在身侧,脸上带着好看的笑容,眼底更似星河灿烂。

    “抱歉,如果公主今天约孤出来只是为了逛街的话,那么要让您失望了。”

    封取陵既然已经决定拒绝对方,就不会再做出让她人感到误会的行为。

    他的拒绝也是这样直白坦荡。

    五皇子是优雅的,如谪仙般的,可他看着南姜,同样也是冷淡的,没有感情的。

    他在说完这句话后,就打算进一步将话说开。

    只是还没等他来得及说出口,就察觉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袖,耳畔还有一道熟悉的声音,音调清软绵柔:“陵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啊!”

    少女好像是找了他许久才找到,声音里还有一丝惊喜。

    稍后又见她将目光看向了南姜,然而又拉了拉封取陵的衣袖问道:“这位是谁呀?”

    她的眼眸干净清澈,声音是纯粹的好奇。

    御翎今日没戴面纱,难得热闹的日子,丞相夫人也不拘着两个孩子出去游玩。

    不过朝惊是和封尧一处,而她却是一个人。

    这一回和上次对方在他面前摘掉面纱的感觉又不相同。

    御翎脸上略施薄妆,额头还特意点了一个红点,嘴唇殷红。

    陡然见到对方这副样子,又听到那如同小猫般清清软软的语调,使得封取陵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挥开对方扯着自己衣袖的手。

    明明还是一样的长相,可五皇子总觉得御翎和从前的朝缘有着不同。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刚才御翎的问题和动作,明显是来帮他解围的。

    能有一个体面而又不会伤害到异国公主的机会,封取陵并不会拒绝。

    他嘴角缓缓扬起一道好看的弧度,甚至还将自己的手放低了一些,好叫御翎可以更方便的牵住他的袖子。

    “这位是南国公主,南姜。”

    关于朝贡节,御翎还是有所里了解的,所以她并没有奇怪为什么其他国家的公主会出现在这里。

    只是听完封取陵的话后,御翎再次调转了自己的视线。

    她目光真诚地望着南姜,“你是公主,怪不得长得这般好看。”

    没有恭维,也没有谄媚,少女就这样语气平缓,眼神清澈的看着南姜说道。

    这让异国公主因为刚才对方的出现产生的细微不悦彻底消失。

    南姜的确是一位通透的人,在她看出御翎和封取陵之间似乎关系匪浅的时候,就将自己对五皇子的心思收了起来。

    她确实是喜欢对方,可对方对她的态度和对这位小姑娘的态度却大不相同。

    南姜可是位公主,什么样的东西没有。

    这样心里已经有了其他人的男人,她就算丢了一个,也总会遇见一个心中只有她一人的男人。

    异国公主个性可爱,敢爱敢恨,在坦荡收下御翎的赞赏,并表达了自己对对方的喜欢后,就没有再多纠缠封取陵。

    她带着自己身边的人朝着另一个反向走开,就算不能收获一个心上人,这节日还是要好好过的,毕竟这么精彩。

    *

    人海人海之中,封尧和朝惊也看到了封取陵。

    两人都看出对方是被南姜拉出来的,关于这位公主最近一直在向封取陵示好的司马昭之心,封尧已经从头到尾原原本本告诉了朝惊。

    就在他们难得良心发现,想要上去替对方解围的时候,就看到一位女子从后面拉住了封取陵的衣袖。

    两人离得非常近,而五皇子也没有挥开对方,反而任由对方靠近。

    其中可见亲昵。

    只是女子一直背对着两人,因此封尧和朝惊都没能看到对方的正脸。

    而前者在看到御翎的时候,眼神微眯。

    封尧想不明白,为什么最近总是会碰到像朝缘的人。

    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女子,背影和朝缘也很相像。

    在他身旁的朝惊则是略微沉吟,“我认得这身衣服,临出门前,姐姐就是穿的这一身。”

    她说的姐姐就是御翎。

    由于御翎比她出生的月份大,所以两人在府里都是以姐妹相称。

    只是她却又奇怪,“怎么姐姐会和五皇子殿下相识。”

    从御翎被认回来后,除非是某些特殊的场合,不然对方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样的话,御翎又是怎么认识五皇子殿下的呢?

    在他们这个角度看过去,虽然看不到御翎的正脸,可是却能看出对方并没有戴面纱。

    无论是封尧还是朝惊都没有见过御翎没戴面纱的样子。

    然而她却这样出现在了封取陵身边。

    两人对视一眼,就准备过去看看情况。

    只是人实在太多了,又因为一个活动,造成人群一阵窜动,等到封尧和朝惊两人走到封取陵刚刚呆过的位置,原地已经不见两人的身影。

    另一边,被顺利解围后的封取陵正跟御翎并排走着。

    牵着的衣袖早已放了开来。

    封取陵今日没带下人,所以陌生的人群中只有他和御翎两个人。

    朝缘和他们在一处玩的时候,因为年纪小,长得又乖巧,所以平日里叫起大家,都是哥哥长哥哥短的。

    这是朝缘才拥有的特殊权利。

    不然一般女子在皇子面前,都是要尊敬的称呼一声殿下的。

    所以小的时候,她经常叫封取陵“陵哥哥”。

    然而这样的称呼,随着少女的长大和“死亡”,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这样叫了。

    今天突然听到对方这样的称呼,五皇子有些愣神。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再一次叫起这个称呼,竟然是在这种场合。

    如是想着,封取陵不禁微微侧过头看了一眼对方。

    却见少女扬唇一笑,额心一点顾盼生姿,“五皇子为何这样看着我?”

    她又变了称呼。

    从陵哥哥到五皇子,一下子生分了许多。

    对方和刚才的样子很是不同。

    她仿佛突然从朝缘变成了御翎。

    尽管知道御翎就是朝缘,可封取陵还是不由自主将她们当成了两个人。

    五皇子收起了侧头的动作,目光直视前方。

    “你我自幼相识,不必叫得这样生分。”

    这是还默许对方叫他陵哥哥,而非五皇子。

    他的声音落在嘈杂的人群中显得有些小,可却足够让御翎听清。

    随即他又问起了御翎当初在战场上究竟是怎么死里逃生的事情。

    因为少女在他面前的不隐瞒,所以五皇子知道朝缘就是御翎,才会有此一问。

    对于这个问题,御翎将当初和丞相解释的那套说辞又重新搬了出来。

    不管封取陵相不相信以朴云道长的能力,究竟能不能令人起死回生,反正少女都将所有的事情推给了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