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萱〕〔紫玉公司〕〔神级狂婿〕〔神级狂婿〕〔一世豪婿〕〔一世豪婿〕〔上门赘婿〕〔上门赘婿〕〔上门赘婿免费阅读〕〔再活一万次〕〔穿越七十年代之歌〕〔最强穿越者〕〔司宫令〕〔透视医仙〕〔抢救大明朝〕〔轮回大劫主〕〔墨唐〕〔我这穿越有点怪〕〔诸天执道〕〔沈婉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狗血满天下 14 羞辱
    “还请仙长恕罪。”

    被御翎摆了一道的引路童子知道这次恐怕是自己看走了眼。

    他本是安门宗紫翠山的外室打杂弟子,这一次因着宗门大比人数不够,才被安排过来当引路童子。

    原以为御翎和当申两人出身下九流宗门,实力也不过一般,却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中了招。

    虽说只是个外室打杂弟子,但走出去也比一般不入流的宗门弟子要强得多。

    如今一看,这两人完全不似自己所想的那般不中用。

    也难怪,敢来参加这一次的宗门大比,没两把刷子的人怎么会轻易过来呢。

    引路童子跪在地上,依旧不得动弹半分。

    他当即摆低了姿态,向着御翎和当申两人告罪。

    “童子这是什么话,路在脚下,日后张开眼睛好好看便是,何谈恕罪不恕罪。”

    御翎声调微扬,带着笑意。

    只是越发让引路童子忌惮。

    因为他在白衣公子身上没有感受到半分灵力,但是自己不能动弹的身躯却在对方活落以后产生了变化。

    引路童子忍着痛意慢慢站起身,不过仍然半弯着腰。

    “请两位仙长好好休息,若是有什么吩咐,随时可以找我。”

    这话跟刚才的意思差不多,不过态度却是千差万别。

    当申一直绷着自己的脸,直等到那童子下去了以后才松开。

    “小师弟,你好厉害啊。”

    这里是安门宗,他就算对那引路童子刚才笑自己的行为有所不满,也不敢乱发作。

    更何况他分明感受那个人虽然实力不如自己,但身上却有安门宗统一的护身阵法。

    若是有人敢轻易对他们出手,恐怕安门宗第一个就会出来将他们扔出去。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家小师弟以连自己都没有看清的动作对引路童子出了手。

    当申虽然单纯老实,但并不意味着他傻。

    这里就他们三个人,自己没有出手,也不会是引路童子自己对自己出的手,这样一排除,就只剩下御翎了。

    只是,他家小师弟身上一点灵力都没有,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这样一想,当申也就直接问了。

    “有时候没有灵力也有没有的好处。”

    白衣公子撩起衣摆坐了下来,手中锦扇微摇。

    “方才那童子身上有护身阵法,想必大师兄也感受到了吧?”

    当申老实人点头.jpg

    “护身阵法能够感受到任何有攻击性的灵力波动,这是优点,同样也是缺点。”

    “此话何讲?”

    “大师兄忘了我身上没有半分灵力了吗?”

    “我当然记得,只是这跟……等等,你是说?”

    当申一开始还有些疑惑,为什么御翎会好端端的提起自己没有灵力的事情,这跟护身阵法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话说到一半,看到白衣公子那副运筹帷幄的样子,当申脑中当即精光一闪,突然顿悟了。

    如果说护身阵法只能感受到有攻击性的灵力波动,那么没有灵力的攻击呢?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御翎对引路童子出手却没有引起护身阵法起反应的原因。

    想必对方还在脑补自己小师弟是哪个低调的高手吧。

    当申笑得逐渐猥琐化。

    “大师兄以为我真的只是一个没有灵力的废人吗?”

    “没有没有,你怎么会是废人,别瞎想!”

    当申还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冷不丁就听到自家小师弟说什么废人的话。

    于是回答的话连思考都没有便脱口而出。

    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御翎神情平淡,并非丧气不甘的样子时,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或许他家小师弟刚才只是单纯的询问而已。

    联系到方才发生的事情,当申觉得自己可能要迎接一波冲击。

    “在飞仙门的时候,我每天都按照你跟师父给我制定的计划修炼,虽然从来没有感受到灵气,但我并非一无所获。”

    果然,当·老实人·申的预感成真了。

    “什么收获?”

    “世人修仙,有以剑入道,以器入道,以药入道,各式各样,但归根究底,还是要以灵力支撑,可我在失去灵力的时候,那些灵气没有消失,它们依旧环绕在我周围,只要我需要,随时都可以用它们。”

    凡间、上神界、化神界,乃至往上,只要在这个位面中,到处都是灵气。

    御翎做为天道的存在,世间万物本就是应她而生。

    她看上去没有灵力,但只要她需要,那些灵气随时都会为她所用。

    “所以小师弟你,现在是什么水平?”

    当申听完御翎的话以后,由衷为对方感到高兴。

    但毕竟这种情况特殊,以前也没有发生过,所以身为大师兄,他还是在为小师弟担心。

    “打败师兄,绰绰有余。”

    “是吗!”

    当申的语气是惊喜的,但也只有这一会儿,因为很快他就想到自己的实力在宗门大比中一点看头都没有,就算御翎的实力打败自己绰绰有余,但不代表他在宗门大比中就可以笑傲群雄。

    “打败师父,手到擒来。”

    像是看出了当申的想法,御翎停顿了一会儿又加了一句。

    这话说得比刚才那句狂妄了些。

    事实上,每届宗门大比都是那些在收徒盛会上挑选出来的弟子在经过三个月的教导后的比拼,而飞仙门掌门人的实力就算远远不敌那些宗门大派的掌门人,但是比起这些弟子,绝对的高下立判。

    只不过当申却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御翎的话。

    他看向白衣公子的眼神带着犹豫。

    “师兄大可放心,我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

    饶是御翎又风轻云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当申也没办法放心下来。

    就在他还想对自家小师弟说些什么不必为了安慰自己这样讲的话时,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吵嚷声。

    由于他们二人并不是什么名门大派,所以住的地方也比较偏僻,当申一时还有些疑惑怎么会有声音传来。

    难道是刚才那个引路童子找了别人过来报复?

    那岂不是糟了。

    当申心里立马就紧张了起来,打算起身去查看一番。

    只是他刚要站起来的时候,声音的主人就已经不请自来了。

    来人是当申认识的。

    “我还以为是眼睛花了,没想到真是你啊。”

    声音带着修仙人士不应该有的尖酸刻薄。

    按理说当申一来上神界就被老头捡回去了飞仙门,几百年来除了在收徒盛会上跟别人打交道的机会多一点,其余时间他都是老老实实在西困山打工赚灵石修炼,是不应该会认识这样一个人的。

    不过话还要从头说起。

    飞升到上神界并不是话头。

    凡界才是一切最开始的时候。

    来人名叫当闵,与当申相识的时候,因为发现彼此的姓氏一样,就顺势结拜成了好兄弟。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二人相处得颇为愉快。

    甚至在遇到修炼上的瓶颈时,两人也会说出来相互探讨究竟怎样才能克服。

    不过这样的时间并没有过的太久,因为很快当闵就发觉当申的领悟力比自己要强。

    举个例子来说,就是当两人同时面对一件新事物时,当申永远要比当闵提前一步理解其中的奥义。

    只是他的领悟力虽然强,但无奈天资实在太差,因此在实力上依旧远远不如当闵。

    不过即使这样,也仍然叫后者产生了危机感。

    于是事情的发展就朝着戏剧化方向一去不返。

    当闵开始对当申有了防备之心,就连两人偶尔讨论修炼相关事宜的时候,当闵也不再如从前那般畅所欲言。

    这种情形发展到后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当闵甚至开始将当申当成了假想敌。

    他比从前更加没日没夜的修炼,企图赶在当申之前飞升上神界。

    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就算当申的实力差,天资也弱,但人家就是凭借着吊车尾的成绩跟当闵一同飞升了。

    这在后者看来是自己的耻辱。

    也因此,在两人到了上神界后,当闵就彻底跟当申撕破了脸皮。

    当初看到当申被一个不入流的门派捡回去后,当闵可是高兴了好一阵子。

    每年他最痛快的时候,就是收徒盛会的时候。

    尽管当申是飞仙门的首席大弟子,而当闵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在门派中连名字都叫不上的小弟子,但比较而言,他依旧感到畅快。

    因为当闵进的门派是排在二流的归古宗。

    二人各自进了不同的门派后,由于当闵的天资强,归古宗又不是对自己手下的人小气的,综合之下,当闵很快就出了头。

    于是每年的收徒盛会时,他都会自请前去挑选新弟子。

    目的,自然是为了欣赏当申那落魄的样子。

    此时当申看清了来人的样子,第一时间认出了对方是谁后,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变。

    他自问从没有亏待过当闵,根本不清楚为什么对方会变成现在这样。

    不过两人这莫名其妙的恩怨已经持续了几百年,到如今是没有缓解的可能了。

    当申并不想在这里跟当闵过多纠扯什么,只是他顾忌到在场还有自己的小师弟在,于是身体先于意识,就将御翎挡在了身后。

    “你来干什么?”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两人也就没有再维持表面友好假象的必要。

    当申有些冷声冷气的问道,看得出来见到当闵后他的心情很不好。

    而被问话的人并没有急着回答当申的问题。

    他饶有兴致的看了看被挡在后面的白衣公子。

    说实话,这样一个人,若不是在他身上没有感受到丝毫灵力的话,放在哪里都会是耀眼的。

    可惜。

    想到对方的实力,当闵不由得笑出了声。

    这笑声可不是刚才引路童子还带着收敛的笑。

    当闵的笑是赤裸裸的,带着一种看自不量力的人的讽意。

    可他大概觉得御翎连被自己多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于是很快就收回来自己的视线。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听到当闵的笑声,当申的态度立即就强硬了起来。

    对方可以嘲笑他,但不能嘲笑他的师弟。

    这样直白的袒护,不是瞎子的话都应该能看得出。

    当闵自然不是瞎子。

    只是他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看过这样的当申了。

    记得两人在凡间相识的时候,这个傻子就是这样,明明都不认识他,却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站了出来。

    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好的。

    他们是世间最搭档的伙伴。

    一个天赋高,一个领悟力强,双剑合璧有什么不好的呢。

    可是当闵不满足于此。

    成功者有他一个人就够了,他并不想要别人夺去自己身上的光环。

    所以当申的存在开始变得碍眼起来。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杀了对方。

    这样恶毒的念头时常会浮现在脑海。

    但到底他亏欠了当申一份因果。

    当初若不是当申及时出现救了自己,很可能现在他已经成了一抔黄土。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不能对对方下这个手。

    于是情势就变成了这样。

    “大哥何必这样急着赶人,难道不为我引见一番?”

    大哥这个称呼,是在凡间二人结拜以后当闵对当申的叫法。

    不过那时候当闵的语气还没有现在这样阴阳怪气。

    “我跟你不熟,也没什么好引见的。”

    “大哥这话如此见外,真是叫小弟好生难过。”

    他的语气越发阴阳怪气,摆明了是来找当申不痛快的。

    “你……”

    “师兄何必跟他人一般计较。”

    就在当申差点忍不住要动手的时候,御翎及时拉住了对方的衣袖,声音不徐不缓地道:“这位道友应当是……归古宗的弟子吧,何必劳烦我师兄引见,既然明日便是宗门大比,到时候道友自然会有足够的时间认识我。”

    白衣公子声音清朗,然而字里行间,眼角眉梢,对待当闵都是十足的轻视。

    “以道友的实力,明日扬名上神界确实不在话下,倒是在下急切了。”

    当闵一边说着一边似自嘲般笑了笑。

    只是他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觉得御翎没有实力,明日定然会在宗门大比上丢脸。

    毕竟扬名也不仅仅只有实力超群才会。

    像御翎这样连丝毫灵力都没有的人,去了也只是自取其辱。

    现在嘴皮子厉害一点又有什么关系,明日过后,怕是连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勇气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